小說

《青藍冰水》Chapter 12-清醒

漾彩星 | 2021-08-06 15:00:02 | 巴幣 0 | 人氣 63

連載中【原創】長篇小說《青藍冰水》
資料夾簡介
由於他的出現,停擺的人生再次轉動。 無依無靠的17歲少女,某天搬入了25歲的成年男子家,展開同居生活。兩人的共同生活即將掀起波瀾!

  床上的少女緩緩睜眼,印入眼簾的是一大片紫黑色的天花板,右側還透進月光殘影,順著呼吸,空氣中瀰漫一股刺鼻的藥水味。

  喉嚨好乾。

  這裡是哪裡?好暗……現在是晚上?

  手掌緩緩撐起搖搖晃晃的身體,她的腦袋仍有些昏沉。

  寂靜的深夜時刻,萬物都陷入沉睡,毫無聲響的空間,就連一根針掉在地上都能變得刺耳。

  迷濛的視線逐漸對焦,望向角落的時鐘,半夜三點,又往下方看,還在昏睡的腦袋頓時驚醒,內心再次掀起波瀾!

  害怕面對的那個男人──孟河空,就坐在一張軟皮沙發上撐頭熟睡!

  他、他怎麼會在這?自己不是在奶奶家嗎?為什麼……

  季月曦嚥下口水,像驚弓之鳥般小心翼翼地環顧四周。

  一旁吊掛的點滴、空氣中的藥水味、身上的病人服……她很快就明白,自己正處醫院中,看來她應該是昏倒了。

  但她是怎麼倒下的?他又怎麼找到她的?自己去了哪裡,應該沒有人知道才對。

  雖然費盡苦思去猜想,依舊想不透事情的來龍去脈,最後季月曦選擇放棄。

  畢竟比起這個,現在更重要的是解決口乾舌燥的問題,喝水要緊!

  季月曦從左側慢慢掀開棉被,在移動中又不斷朝孟河空的方向望去,深怕一點聲響就會喚醒對方。

  冰涼的觸感接觸到腳底,站穩雙腳後,她才敢邁步朝飲水機的方向走。

  只是沒料到,咫尺的距離,一陣頭暈目眩卻突然竄入腦內,重心不穩的她向右一傾,臂膀擦撞到了飲水機,「匡噹」一聲,就這麼狠狠跌坐在地!

  「好痛!」屁股著地的痛楚很快就從神經反應出來,不禁哀號數聲。

  眼前的男人聽聞聲響,頓時驚醒,看到女孩坐落於地的狼狽模樣,他很是訝異,一個箭步就上前攙扶。

  「喂,妳還好嗎?」

  「嗯……」季月曦點點頭示意沒事,下意識拉住對方的衣服作為支撐點起身。「我沒事,謝謝你。」

  她的尾音逐漸小聲而模糊,取代而知的,是一臉征征地盯著眼前的人!

  因為當她好不容易站穩步伐,仰頭的瞬間,孟河空已經一手帶起五十公斤都不到的她,對方沒意識到的力道,因為一個攙扶,讓兩人的距離倏地拉近。

  只差幾公分就能埋入胸襟的距離,以及對方身上濃厚的香菸味、被大掌輕擁的腰間逐漸發燙,不知道是不是身體不適的關係,腦袋昏昏沉沉的,只感到一股燥熱,呼吸跟著急促起來。

  猛然推離那寬大的身體,好給自己一點喘息空間,只是孟河空滿腦子只想讓她躺回床上休息,反倒對突如其然的反應感到奇怪。

  「妳還站不穩吧?離這麼遠怎麼走啊?過來。」說罷男人又擁得更緊了。

  「我、我沒事啦!」再次推開約莫一隻手臂的距離,雖然想靠自己的力量前進,卻不料向前幾步,身體便搖晃的要站不住腳,男人看不下去只好再次將女孩往身上攬,這十足嚇到了季月曦,不斷張著嘴亂叫。

  「嗚、嗚哇!你幹嘛!我可以自己走啦!」

  「妳好吵,不要大半夜鬼吼鬼叫的。」

  半推半就下,明明僅需幾分鐘就能到達的位置,如今更拖去三倍的時間。

  最後妥協的季月曦被扛到床邊坐下,臉上那股羞赧一直沒有消退,心臟也好像在玩雲霄飛車似地直蹦蹦跳。

  好險現在燈是關著,不然她的表情一定很奇怪!

  「妳剛剛是想要喝水嗎?」

  「嗯。」季月曦有些諾諾地點頭。孟河空一個箭步,走向飲水機,不一會兒就將倒滿水的紙杯遞給她。

  將溫水一飲而盡後,她慌亂的心神,這下才漸漸安定。

  「還要嗎?」男人又問一句。眼看對方搖頭,僵硬地道謝後,就埋入床中,他搔搔頭,再次走向沙發。

  「那個……」過了半晌,季月曦有些沙啞的聲音從棉被裡發出,「大叔,你睡了嗎?」

  「怎麼?」雙手交叉的孟河空闔著眼回應,熟料對話到此就斷了,正納悶對方有什麼話要說時,少女又再度開口。

  「對不起,給你添麻煩了。」

  「嗯。」孟河空一愣,應了聲。

  「還有……對不起我騙了你。」

  「嗯?」

  「就是……我、我,嗯……」

  聽聞少女似乎不知所措的口吻,男人打岔道:「我不知道妳要說什麼,但既然租下了那間房,就好好待到合約滿為止。」

  「可是我──」還反應不過來的季月曦急著回答,熟料對方又繼續說:「沒有什麼可是,給我堅持到底啊,難不成妳想違約嗎?」

  少女聽聞,從棉被中露出一雙大眼,有些不可思議地望向眼前的男人,但對方早已注目著自己,兩人對上了眼。

  「妳想說什麼?」那雙細眼沒有一絲不悅,只是表現得理所當然。

  「沒有。」季月曦拎著棉被搖頭,不斷思索對方剛才的話語。他怎麼知道她要說什麼?一直打斷沒講完的內容,又這麼說的意思難道是……

  「很好。」孟河空滿意地讚賞了下,「現在很晚了,趕快睡吧。」

  「啊,好。」對方又躺回床褥中,臉上不禁有一絲喜色。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大叔,謝謝你,晚安!」

  「嗯。」

  在男人回應之後,兩人不再交談。夜去晨來,轉眼間已是隔天。

  麻雀在樹枝上四處高歌,窗外的暖陽大刺刺地曬在床上的女孩身上,季月曦一睜開眼,便趕緊起身,想要找尋孟河空的身影。

  只是放眼望去,排除樓下的人車雜音,房內竟是如此地安靜,男人早已離開病房,只剩她獨自一人。

  大叔去哪了?昨天他說的那些……這不是在做夢吧?她真的可以繼續住下去嗎?她有好多事情想確認,想知道這些並不是自己有所誤會。

  拉開棉被往床下走,季月曦踏著赤腳就急忙往門口奔去,然而在開門的霎那,臉龐先是撞上不明物體!

  重心不穩的她,因反作用力向後倒去,接著又一把被拉回,這才穩住步伐。

  「月曦?沒事吧?」

  望向來者,宋楚桓正身穿校服,擔憂的拉著自己的手。

  「學長!你怎麼會在這?」季月曦很是訝異,一張嘴闔不起來。

  「我們都知道妳住院了,今天還是有點放心不下,所以過來看看。妳已經能下床了嗎?」

  「嗯!抱歉讓你們擔心了。」女孩點點頭,但目光不斷四處張望,又向男孩身後探頭,似乎在搜索什麼。

  「怎麼了?玟星她說家裡有事,會晚點來。」

  「不是,我──」

  「喂,不要都擋在門口啊。」說時遲那時快,孟河空冷不防出現在門邊!

  只見他嘆口氣,手裡還拿著一個便當跟一袋塑膠袋,準備走入房內。

  「妳光著腳想去哪裡?昨天的折騰還不夠嗎?」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