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青藍冰水》Chapter 5-引導

漾彩星 | 2021-06-24 15:00:02 | 巴幣 0 | 人氣 31

連載中【原創】長篇小說《青藍冰水》
資料夾簡介
由於他的出現,停擺的人生再次轉動。 無依無靠的17歲少女,某天搬入了25歲的成年男子家,展開同居生活。兩人的共同生活即將掀起波瀾!

  隔日,季月曦又吃一頓豐盛佳餚後,才知道不是自己的味覺出問題,更不是腦海裡的錯覺,是這些飯菜真的都有股家鄉味!

  她不明白房東怎麼能做出奶奶專屬調味的料理,但儘管釐不清原因,卻也因為再次的搭話,進而意外了解一點他的事情。

  孟河空,職業不詳,興趣不詳,看似三十歲的邋遢外表,其實才二十五歲,身高177公分、時常抽菸、擅長下廚、個性慵懶、好像還有點溫柔……

  季月曦越是發現這個人的另一面,就越想了解他。

  是因為有熟悉感嗎?其實也說不上來,只知道,這種感覺讓她有種歸屬感。

  時光飛逝,一週、兩週、三週,又一個月過去。

  孟河空與季月曦在不知不覺中,已經養成沒有口頭約定,卻會固定每周吃上幾次飯的習慣。

  但在校園中,她與唐玟星卻有一道隔閡,她們的話題隨著上次季月曦的拒絕而逐漸減少,談話總是不自然,其中還夾雜尷尬,最終只要兩人單獨,就會僵持不下,誰也沒有開口突破這道看不見的牆。

  眼看情況每況愈下,季月曦更常將晚餐時間拿來當作避風港,宋楚桓則將一切看在眼裡,思索著該如何從旁幫忙,讓少女們重修於好……

  直到某一天,那是個陰雨綿綿的日子。

  季月曦趁著假日,到超市採買晚餐材料,當她仔細挑選馬鈴薯時,右邊的肩膀卻頓時一沉。

  少女疑惑回身,卻瞠大雙眸,對來者備感訝異。「桓學長!」

  「下午好!」宋楚桓莞爾,向她揚手。「妳也來買晚餐嗎?」

  「嗯!學長呢?」

  宋楚桓聞言,舉起手上的冷凍食品,上面正大大寫著「茄汁炒飯」四個字。

  「吃、吃這個不健康吧?」

  「沒事,這樣就夠了。」他說的自然,又指指少女手邊的提籃,「妳呢?自己煮嗎?」

  「不是,是房東……」季月曦一愣,「我、我只是順道幫忙跑腿而已!」她趕緊改口。

  真希望學長別再問了,真怕同居的事被發現!

  宋楚桓揣測她的表情,又是那張極力想要隱瞞的臉,這還不詭異嗎?

  想歸想,他只是笑而不戳破,接連點頭道:「嗯,既然看妳搬家後也過的不錯,那我就放心了。不過……」他頓了頓,「倒是有一個人很擔心妳,每天都很緊張喔。」

  她一秒便明白對方指的是誰,小巧可愛的面容上,頓時染上一絲苦笑。

  宋楚桓看對方愧疚的神情,頓時收起平時溫暖的笑容,淡淡道:「月曦,雖然妳可能覺得什麼事都能默默接受,但也別忘了妳不是孤獨的,身邊還是有很多在乎妳的人,不需要太勉強自己,所以……偶爾也找人聊聊吧?不然一旁只能看著妳的人是很可憐的。」

  「可是我……」季月曦抿抿嘴,話語懸了一半便不再說。宋楚桓說的話,讓她感到困惑,難道當自己妄下結論去處理事情的時後,也已經在不知不覺中,替身旁的人製造更多麻煩了?

  男孩輕拍少女的頭,像是在安慰一般,讓季月曦不禁抬眸,臉蛋充滿悲傷,似乎還有著說不出的苦楚。「學長……」

  「好啦,別想太複雜,早點跟她把話說開吧,我去結帳了。」宋楚桓點到即止,又予以她一抹溫柔親切的微笑。

  而季月曦只是靜靜望著對方消失在人群中,心中蒙上一片名為迷惘的霧霾,她垂著眼,握緊雙拳,沉重感頓時席上。

  宋楚桓說的那些,她竟然無力反駁。

  難道她一開始就做錯了嗎?

  原本以為善意的謊言,只要瞞得住,就可以不傷害誰,但如今反倒讓情況往更糟的發展邁進了。

  雖然他說不用想太多,但是現在……應該怎麼做才好?

  「喂,妳再不吃,飯就要冷了。」就在這時,一抹與之相反的成熟聲音入耳,驀地喚回季月曦走失的神。

  不知道什麼時候買完食材,也不知道何時換好衣服,季月曦發覺自己已經坐在家裡的餐廳,雙手拿著碗筷,並盯著眼前的食物發愣。

  她愕然抬眸,卻見孟河空正用一臉奇怪的表情揪著自己。

  「真難得,在這個時候發呆?」

  孟河空少見地提問,平常他都是回答問題的那個。要不是因為這女孩總是津津有味地稱讚自己做的飯有多好吃,現在卻一反常態的心不在焉,讓他不禁好奇起來,才會脫口問出。

  「沒、沒什麼。」她低頭故作冷靜,機械式地夾起眼前那道清蒸魚肉來吃。

  然而,一口嚥下嘴裡的食物,腦海中卻忽然想起已逝的奶奶,以及從前她哭喪著臉訴苦的回憶……

  奶奶!我跟妳說啊──

  「我……」季月曦征愣半晌,眼前逐漸模糊起來。

  「我?」孟河空疑惑,抬起頭,只見對方一副咬牙忍淚,不再接話的模樣,直接倒抽一口氣!

  等等,這是要哭了的意思?是他害的嗎?但他根本什麼都沒做吧?

  不知該做何動作的孟河空僵在原地,深怕多說句話就會惹得季月曦嚎啕大哭。

  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似乎是想了一遍人生跑馬燈,又好似是等到桌上的熱食都逐漸變涼,他才故作鎮定地偷撇了眼少女,只是她惡狠狠地瞪著食物,似乎不想讓眼淚流下來。

  「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半晌過後,少女用有些在憋氣的口吻問話,讓孟河空嚇一大跳。

  「什、什麼?」他趕緊遞了一張衛生紙。「比起那個,妳的眼睛……」

  「我沒有哭。」季月曦吸吸鼻子,倔強地轉移視線,想抹滅自己慌張的行為。

  「那……妳想問什麼?」孟河空實在是對此無解,他不再追問,只是撐著頭反問。

  「就是……如果你有個很重要的朋友,她因為你的狀況不好而擔心你,但自己卻不想因為私事,而成為對方無意義的負擔,所以選擇一筆帶過……」季月曦抿抿唇,口吻漸漸沉重起來。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這樣反倒讓彼此的相處尷尬了,甚至漸行漸遠,好像再也回不去當時的關係,這種時候應該……怎麼做比較好?」話落,她面有難色,惴惴不安的目光不斷游移。

  「啊?」孟河空不太置信自己聽到了什麼。一下是廚師,現在又要加上心理分析師的職責嗎?這女孩真麻煩……

  輕嘆一口氣,他想了想方才的問題,開口道:「還沒試過不能確定什麼吧?」

  「……什麼?」

  「說出來。」男人將雙手交叉在胸前。「適時的坦誠是必要的。既然是很重要的事,對方又把妳當朋友,多少一定會擔心,因為她想成為妳的依靠。」

  季月曦似懂非懂地皺眉,孟河空見狀,搔搔頭,繼續道:「要是一直選擇不說,假裝沒事,那不就等於把對方的苦心踩在腳下嗎?」

  「但我沒有這麼想!」季月曦慌了,極力搖頭反駁。

  「妳不是對方,不會明白吧?」

  換來的是一陣靜默。

  「我是不知道妳跟朋友吵了什麼,但要是故作堅強,把什麼話都悶在心底,只會造成反效果。過度的獨立,才會讓人更擔心,而且會把身邊的人推得更遠。」

  「所以我應該找對方講開嗎?什麼話都說出來?」

  「誰知道呢……坦率點沒有什麼不好吧?」

  「但是對方會聽嗎?」

  「如果是在意妳的人,會吧。」

  別忘了妳不是孤獨的,身邊還是有很多在乎妳的人,不需要太勉強自己。

  過度的獨立,才會讓人更擔心,而且會越把身邊的人推得更遠。

  原來是這樣……她好像明白了。

  當自己太想把一切都表現得像沒事一般,反倒弄巧成拙。當時宋楚桓的意思就是指這個吧?

  但她居然像個傻瓜領悟不出,甚至鑽牛角尖到旁人看不下去的地步,也難怪自己會陷入孤身一人的處境,不如試著解釋清楚,也許情況並沒有這麼糟。

  如果是玟星……一定會聽的,要相信她!

  季月曦似乎明白什麼,一把擦去眼眶周圍的淚水,原先失神的雙眸再次燃起光輝。

  「我知道了,謝謝大叔!」

  「誰是大叔?我也才二十五歲好嗎?」孟河空實在是哭笑不得,上一秒這女孩還哭喪著臉,下一秒卻又豁然開朗,實在有夠奇怪啊!可是……

  看著季月打起精神的表情,以及準備享用美食的模樣……算了,偶爾聽人述說煩惱,就當日行一善,也算是好事一樁吧?

  「唉,趕快吃吧!菜都冷了。」再次拿起碗筷,他率先夾菜享用。

  女孩點點頭,似乎是恢復食慾般,大口大口地把飯塞入口中。

  她的心裡已有答案,腦袋也重複播放孟河空和宋楚桓說過的話語,內心升起一絲信心。

  伴隨美食的安慰下,看似孤寂的長夜,也安穩地過去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