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遊戲王Anime 第四十六章 尚未結束的決鬥

丹雀 | 2021-07-03 23:58:40 | 巴幣 18 | 人氣 85





  黃褐色的書桌上擺放著攤開的筆記本,還有一台正在充電的筆記型電腦,身後則是一張樸實的單人床,床邊的牆頭上貼著幾張動漫人物的海報宣傳圖。

  這裡是現實世界,也是我的房間。

  輕輕觸摸著桌上的筆記本,那粗糙又有點滑順的真實感,很明顯自己並不是在作夢。

  看了幾眼以前在筆記本上所寫的文字後,我愣了片刻,就在此時我的房門突然傳來敲門聲。

  「丹楓,有朋友來找妳喔!」許久沒有聽見那熟悉的聲音,母親告知我一聲後便離開了。

  我趕緊把房門打開,想要再見到許久不見的家人,想要好好地擁抱對方,告訴他們我有多麼的想念。

  只是在我眼前的是一名綁著雙馬尾的少女,她對著我露出開心的笑容,手裡拿著一副卡牌,貌似想和我說些什麼。


 
  豔紅色的秀麗長髮與漆黑色的斗篷,冷豔般的少女站在決鬥的舞台上,左手戴著決鬥盤、右手則拿著5張手牌。

  「我召喚『日向夏帆 (ATK/1600)』並發動成員效果,從牌組將三張裝備魔法卡給對方選擇,選擇的那一張加入手中,其餘的放回牌組重新洗牌。」

  「丹楓,妳不覺得這和我們第一次決鬥的時候很像嗎?只是這一次我們的角色有所顛倒了。」綁著雙馬尾的蓓雅試圖讓遭受反轉的丹楓,能夠回憶起以前的時光。

  只是對方完全不理會蓓雅,將選擇的裝備卡加入手中後,冷冷的說:「我將『調教咖啡廳的工作服』裝備在『日向夏帆』身上,此時裝備成員不會受到對方特殊召喚成員的效果影響。接著在場上覆蓋一張牌,結束這回合。」

  「輪到我了,抽牌!」蓓雅看著對方場上那位,和自己一樣綁著雙馬尾的金髮少女,然後說道:「我發動魔法卡『卡通目錄』,從牌組將『卡通世界』加入手中。」

  「我支付1000分生命值,從手中發動魔法卡『卡通世界』。」蓓雅將自己最重要的牌發動後,繼續說道:「我方場上沒有怪獸,只有對方場上有怪獸時,從手中特殊召喚『卡通電子龍 (ATK/2100)』,接著再從手中特殊召喚『卡通美人魚 (ATK/1400)』與『卡通神鷹女郎 (ATK/1300)』。」

  「卡通神鷹女郎」從手中特殊召喚時,若場上有其他「卡通」怪獸,可以選擇對方覆蓋的一張牌破壞。

  蓓雅將對方唯一的蓋牌破壞後,說道:「我將場上兩體等級4的怪獸進行疊光超量召喚『No.39 希望皇 霍普 (ATK/2500)』,接著進入戰鬥階段,我用『No.39 希望皇 霍普 (ATK/2500)』攻擊『日向夏帆 (ATK/1600)』。」

  「發動『日向夏帆』的成員效果,將自身一張裝備卡送入墓地,取代一次破壞。」

  由於「卡通電子龍」在特殊召喚的回合不能攻擊,所以蓓雅在場上覆蓋2張牌後,便結束了自己的回合。
 
  丹楓 生命值7100分/手牌4蓋牌0‖黃蓓雅 生命值7000分/手牌0蓋牌2
 
  「抽牌。再次發動『日向夏帆』的成員效果,從牌組選擇三張裝備卡,由對方隨機挑選一張加入手中。」丹楓將「女僕頭飾」加入手中後,立刻召喚了一名成員到場上。

  穿著白色短袖制服和黑色長褲的金髮男子出現在場上後,突然把身後一名正在哭泣的金色雙馬尾少女拖了出來。

  「『積極自我表現的提諾 (ATK/1800)』召喚成功時,可以從手牌特殊召喚一名『調整咖啡廳』的成員到場上,然後我將協調成員『哭哭的日向夏帆 (ATK/1000)』與4星成員進行同步召喚『工作中的日向夏帆(ATK/2600)』。」

  「發動覆蓋的陷阱卡『卡通手提箱』,我方場上有卡通怪獸,對方把怪獸召喚、特殊召喚時,那些怪獸回到牌組。」

  「我連鎖發動送入墓地的『哭哭的日向夏帆』的成員效果,支付500分生命值,以場上的『日向夏帆』為對象當作裝備卡使用。」

  蓓雅望著對方那4張手牌,若有所思地回想著學生會長告訴她的情報。

  丹楓的動漫牌組和其他人不一樣,沒辦法添加其他的卡片進行強化,就算想要查看牌組的組成也只會顯示已經使用過的卡片。

  如此有個性的動漫牌,讓丹楓嘗到了無數次的敗北,但是她未曾放棄決鬥,仍使用那副牌組進行挑戰,最後終於有了一定的水準。

  當時她悄悄地告訴大家,她的動漫牌就像是獨一無二的存在,每一張牌僅有一張不會有重複,所以每次手中有較實用的成員效果時,總是會猶豫出場的時機。

  目前丹楓解鎖的卡片種類為26張,成員卡 (怪獸卡)和魔法、陷阱卡各11張,另外4張為額外牌組的同步成員。

  「發動成為裝備卡的『哭哭的日向夏帆』成員效果,將此卡送入墓地,從墓地把可以裝備在成員身上的魔法卡裝備。覆蓋一張牌,結束這回合。」

  對方沒有進入戰鬥階段便結束了回合。

  畢竟蓓雅場上兩體怪獸的攻擊力都高於丹楓場上的成員,再加上「No.39 希望皇 霍普」可以取消對方兩次攻擊宣言,如此銅牆鐵壁的佈陣,丹楓會選擇結束也是理所當然的。

  「輪到我了,抽牌!」蓓雅看著對方場上的兩位成員,以及蓋放在後台的一張牌,然後說道:「戰鬥階段,由於對方場上沒有『卡通世界』,所以『卡通電子龍 (ATK/2100)』可以直接攻擊玩家,接著再用『No.39 希望皇 霍普 (ATK/2500)』攻擊『日向夏帆 (ATK/1600)』。」

  「發動覆蓋的陷阱卡『麻冬的反擊』,對方成員攻擊我方『調教咖啡廳』的成員時才能發動,對方場上表側攻擊表示的成員全部除外。」

  「什麼!」蓓雅驚訝地看著對方發動的陷阱卡,隨後卻笑著說道:「如果是原本的妳絕不會這麼容易就被摸透。」

  「連鎖發動覆蓋的反擊陷阱卡『卡通恐怖』,我方場上有『卡通世界』以及卡通怪獸的場合,對方發動的卡片效果無效並破壞。」

  蓓雅輕鬆破解了對方的反擊,完全掌握了決鬥的主導權。
 
  丹楓 生命值3600分/手牌4蓋牌0‖黃蓓雅 生命值7000分/手牌1蓋牌0
 
  「抽牌。發動『日向夏帆』的成員效果,從牌組選擇三張裝備卡,由對方隨機挑選一張加入手中。」

  「等、等等,妳不是只有4張裝備卡,為什麼可以發動效果?」依據之前的情報來說,丹楓的牌組裡只剩下「工作用的白色大腿襪」和「工作用黑色女用皮鞋」才對,但是當蓓雅見到對方拿出三張魔法卡時,著實嚇了一跳。

  莫非丹楓在這一場決鬥中又再一次強化了!

  「我從手中召喚『提諾 (ATK/1700)』並發動成員效果,將墓地的協調成員『哭哭的日向夏帆 (DEF/1600)』特殊召喚到場上,接著進行調星同步召喚『工作中的日向夏帆 (ATK/2600)』。」

  穿著水藍色制服的雙馬尾少女,一臉傲驕的再次回到了舞台上,這時丹楓分別將手中的兩張裝備魔法卡放到了決鬥盤中。

  「發動『工作中的日向夏帆』的成員效果,將此卡身上的一張裝備卡送入墓地,將對方場上的一位成員破壞。我把『女僕頭飾』送入墓地,破壞對方場上的『No.39 希望皇 霍普 (ATK/2500)』。」

  蓓雅手中僅有一張牌,場上沒有任何的蓋卡,只能任由對方的效果,將自己場上的超量怪獸破壞送入墓地。

  「戰鬥階段,我用『工作中的日向夏帆 (ATK/3400)』攻擊『卡通電子龍 (ATK/2100)』,再用『日向夏帆 (ATK/1600)』直接攻擊玩家,結束這回合。」

  「輪到我了,抽牌!」蓓雅看了眼手中的牌,若有所思的沉默了起來。

  一旁觀戰的吳玖栖與學生會長也靜靜的望著蓓雅,比起其他的學生和E班的同學,貌似還多了一分不同的心境。

  終於有所行動的蓓雅,將一張卡片放到了決鬥盤的插槽中,然後說道:「發動魔法卡『卡通翻頁』,自己場上有『卡通世界』的場合才能發動,從牌組選擇三張卡名相異的『卡通怪獸』,對方隨機選擇一張,然後特殊召喚到場上。」

  蓓雅很快地從牌堆中拿出了三張卡,彷彿在使用這張牌時,就已經知道要選擇什麼卡牌了。

  「由於選擇的怪獸是『青眼卡通龍 (ATK/3000)』所以特殊召喚到場上,接著將場上等級8的『卡通怪獸』解放特殊召喚『卡通混沌士兵 (ATK/3000)』,然後發動怪獸效果將對方場上的『工作中的日向夏帆』除外,結束這回合。」
 
  丹楓 生命值3800分/手牌3蓋牌0‖黃蓓雅 生命值4100分/手牌0蓋牌0
 
  「抽牌。從手中召喚『秋月紅葉 (ATK/1600)』並發動成員效果,從牌組將『星川麻冬(ATK/DEF 500/1500)』加入手中。接著將場上兩名4星的『調教咖啡廳』成員進行疊光超量召喚『惡的櫻之宮莓香 (ATK/2000)』。」

  「超量成員……」蓓雅看著經過反轉後的丹楓,和上一場的方証岳一樣,召喚了新的額外成員。

  「戰鬥階段,我用『惡的櫻之宮莓香 (ATK/2000)』攻擊『卡通混沌士兵 (ATK/3000)』,此時發動效果移除一個疊加素材,將與此卡戰鬥的對方成員其攻擊力減半,這張卡上升其攻擊力數值。」

  丹楓輕而易舉的將蓓雅的王牌送入墓地,在場上覆蓋一張牌便結束了回合。

  場上除了永續魔法卡「卡通世界」外,就沒有任何的卡片與手牌的蓓雅,只能賭在這一次的抽牌。

  因為她清楚地知道,下回合除了攻擊力高達3500分的超量成員外,丹楓一定會再召喚新的成員到場上,那時自己就會輸了這場決鬥。

  在眾目睽睽之下,蓓雅從牌組抽了一張牌。

  「發動裝備魔法卡『漫畫掌』!」蓓雅指著對方場上的成員說道:「自己場上存在『卡通世界』才能發動,將此卡裝備在對方一體怪獸身上並獲得控制權,此時該裝備怪獸視同卡通怪獸。」

  在關鍵時刻,蓓雅抽出了能夠逆轉的牌。

  「戰鬥階段,我用『惡的櫻之宮莓香 (ATK/3500)』直接攻擊玩家!」
 
  丹楓 生命值100分/手牌3蓋牌1‖黃蓓雅 生命值4100分/手牌0蓋牌0
 
  經由「漫畫掌」裝備的怪獸視同「卡通怪獸」,所以只要對方場上沒有「卡通怪獸」就能夠用該怪獸對玩家直接攻擊。

  面對這樣的場面,受到反轉的丹楓依舊保持著冷酷的樣貌,絲毫不覺得自己面臨一場苦戰。

  「抽牌。」她平靜的從牌組抽了一張牌,然後說道:「發動場地魔法卡『調教咖啡廳』,一回一次我方場上沒有成員時發動,從手中特殊召喚『星川麻冬 (ATK/500)』,這張卡特殊召喚成功時,從墓地將2名『調教咖啡廳』成員加入手中。」

  「從手中召喚『積極自我表現的提諾 (ATK/1800)』,接著發動效果特殊召喚協調成員『哭哭的櫻之宮莓香 (ATK/1800)』,然後將場上的協調成員與『星川麻冬』進行調星同步召喚『工作中的櫻之宮莓香 (ATK/2300)』。」

  一連串的連續動作,讓蓓雅不禁流下了冷汗,莫非她真能打破現在的局面?

  「『工作中的櫻之宮莓香』的效果是依照墓地『調教咖啡廳』的成員數量,每有一位就提高100分的攻擊力,目前墓地有4名成員,所以提高400分的攻擊力。」

  蓓雅清楚的知道她一定不會就這樣結束,於是望向了她上一回合所蓋下的牌。

  「發動覆蓋的魔法卡『被親吻的提諾』,以場上一名『櫻之宮莓香』為對象發動,該對象的攻擊力加到『提諾』身上,直到回合結束為止,但是此回合只能用此效果提升攻擊力的成員進行攻擊。」

  「積極自我表現的提諾」在場上和墓地時,其卡名視同「提諾」使用,所以攻擊力變成4500分,完全超過了「惡的櫻之宮莓香」的3500分攻擊力。

  「這就是妳現在的實力嗎?」蓓雅看著對方,上一回才召喚出攻擊力最低可達3000分的超量成員,現在又出現攻擊力超過4000分的成員。

  丹楓攻擊後便結束了自己的回合,此時場地魔法卡的效果發動,因為同步召喚出一名成員,所以可以從牌組抽一張牌。

  「輪到我了,抽牌!」

  這時「積極自我表現的提諾」的攻擊力變回了1800分。

  蓓雅看著手中的牌,露出了笑容並開口說道:「卡通怪獸的共通點是在召喚、反轉召喚和特殊召喚的回合,不能進行攻擊宣言。所以就算我召喚了新的怪獸,也只會被妳一直破壞,直到生命值歸零為止。」

  「所以當時的那場戰鬥,理論上會是我輸了決鬥……」蓓雅說道這突然停頓了一下,才繼續往下說:「但是現在我說什麼都不能輸給妳,所以我要發動魔法卡『影子卡通』,我方場上存在『卡通世界』的場合,選擇對方場上一體怪獸才能發動,給予對方玩家該怪獸攻擊力數值的傷害。」

  丹楓 生命值0分/手牌3蓋牌0‖黃蓓雅 生命值3100分/手牌0蓋牌0
 
  丹楓身上的黑色斗篷在決鬥結束後,緩慢的飄散開來,原本一臉冷酷的她,逐漸露出開朗的神情,對著眼前綁著雙馬尾的少女,笑著說道:「這真是一場精采的決鬥!」

創作回應

夜梓的臨殃
真的覺得這場決鬥超精采!!
2021-07-06 17:24:12
丹雀
感謝您的稱讚!不枉費我趕在最後一刻把它寫完。 (汗
2021-07-06 21:42:10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