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遊戲王Anime 第四十五章 至死不渝的愛 

丹雀 | 2021-06-26 19:09:30 | 巴幣 1028 | 人氣 65





  「証岳、今天去商店街的時候記得和朋友說一聲,我們明天就要去新的地方了。」

  我手裡拿著最近一直獲勝的牌組,和父親點頭後便往常去的卡牌店。

  自從那天之後,那名少女就再也沒有出現過了。

  什麼最強的守護者,將三魔神解放才能特殊召喚的怪獸根本不值得。

  我用著新配好的牌組,再度登門挑戰當地的冠軍,只要對方沒有召喚出強力的怪獸,我就能贏了。

  「喂!你的回合結束了嗎?怎麼都不出牌?」我困惑的看著遲遲沒有動作的對手,只見對方突然激動的說:「那、那天的少女來了!就是和你約好要決鬥的那位!」

  我反射性的從座位上跳起然後轉身,親眼目睹一名面容憔悴,步伐不穩的一跛一跛朝著我走來的少女。

  「為、為什麼身體變成這樣了還要來?」不知道是因為等待已久的人終於到來,還是因為見到對方如此痛苦卻還是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比起一開始瞧不起、鄙視的心態,現在只希望對方能好好的休息,不應該因為自己說的那些話而來。

  我趕緊向前攙扶住快要跌倒的她,她則是在我的耳邊輕聲地說:「我們約好了,來決鬥吧……」
 


  「決鬥……」方証岳站在舞台上緩緩地從決鬥盤抽出了5張手牌,站在他對面的則是淚流滿面的夏婉芸。

  在方証岳受到反轉的當下,這一場決鬥的人選早已站在指定的位置。

  他們互相對望著彼此,直到方証岳從手中召喚了一體怪獸到場上。

  「我從手中召喚『西蒙 LV3 (ATK/1200)』,這張卡召喚成功時,將一張『核心鑽』加入手中。接著發動魔法卡『核心鑽』,從牌堆特殊召喚『顏面─螺巖 (ATK/1500)』。覆蓋兩張牌,結束這回合。」

  方証岳一氣呵成的完成布局,雖然場上兩體成員的攻擊都低於2000分,但是卻有著無限的可能性。

  「輪到我了,抽牌!」夏婉芸對於方証岳使用「動漫牌」應戰,已經不會感到驚慌失措。

  「我召喚『太陽電池人 (ATK/1500)』並發動怪獸效果,將牌堆的『電池人─角型 (ATK/DEF 1000/1000)』送入墓地。接著發動魔法卡『充電器』,支付500分生命值特殊召喚墓地的『電池人─角型 (ATK/1000)』,這張卡召喚、特殊召喚成功時,可以從牌組將一張『電池人』之名的怪獸加入手中,並且此卡的攻擊力與守備力變成兩倍。」

  夏婉芸將「電池人─單四型 (ATK/DEF 0/0)」加入手中後,立刻說道:「戰鬥階段,我用『太陽電池人 (ATK/1500)』攻擊『西蒙 LV3 (ATK/1200)』,再用『電池人─角型 (ATK/2000)』攻擊『顏面─螺巖 (ATK/1500)』。」

  對方第一回合召喚的兩名成員,沒想到下一回合就被送進了墓地。

  夏婉芸在場上覆蓋兩張牌後,結束階段場上的「電池人─角型」因自身效果而破壞送入墓地。

  「在妳的回合結束時發動陷阱卡『紅蓮的意志』,這回合因戰鬥破壞而送入墓地的『紅蓮團』或『大紅蓮團』成員特殊召喚到場上。」

  方証岳場上再度出現「西蒙 LV3 (ATK/1200)」,彷彿剛才的戰鬥只是一場幻覺。
 
  方証岳 生命值7200分/手牌2蓋牌1‖夏婉芸 生命值7500分/手牌2蓋牌2
 
  「抽牌,此時發動『西蒙 LV3』的效果,將此卡送入墓地,從牌組特殊召喚『西蒙 LV5 (ATK/2400)』。」

  「我要發動反擊陷阱卡『神之通告』,支付1500分生命值,特殊召喚的怪獸無效並破壞。」

  「沒用的,連鎖發動反擊陷阱卡『魔宮的賄賂』,對方發動的魔法或陷阱卡無效並破壞,之後對方可以抽一張牌。」

  方証岳輕鬆的擋下對方的攻勢,利用「西蒙 LV5」特殊召喚墓地的「顏面─螺巖 (ATK/1500)」後,從手牌亮出了一張卡片說道:「發動魔法卡『等級上升』,將場上的『西蒙 LV5』送入墓地,從牌組特殊召喚『西蒙 LV7 (ATK/2800)』。」

  「一口氣從LV3升級到LV7!」場外的汪聖凱訝異地看著那氣勢非凡的男子,然後轉頭望向班上的同學要如何接招。

  「我將場上的『顏面─螺巖』解放破壞對方場上的『太陽電池人』,接著進入戰鬥階段,用『西蒙 LV7 (ATK/2800)』直接攻擊玩家。」

  「發動覆蓋的永續陷阱卡『攜帶型電池』,從墓地將『太陽電池人 (ATK/1500)』與『電池人─角型 (ATK/1000)』特殊召喚到場上。接著發動各自的怪獸效果,將牌組的『電池人─單四型 (ATK/DEF0/0)』送入墓地,然後將牌組的『充電池人 (ATK/DEF 1800/1200)』加入手中。」

  「由於戰鬥捲回,我選擇不攻擊,並進入主階二。在場上覆蓋一張牌,結束這回合。」

  這時場上的「電池人─角型」因自身效果而破壞再度回到了墓地。

  「方証岳這小子應該是在提防夏婉芸手中的『誠實』,所以才用『顏面─螺巖』的效果破壞對方的怪獸,現在對方場上再度出現怪獸,所以就停止了攻擊。」同樣為D班的丁敏豪,對於剛才的戰鬥如此分析著。

  後頭的胡智壢卻對方証岳的舉動感到困惑,於是開口說:「真是奇怪,當時我被控制的時候,你們不是說過『受控制者』只會不停地進攻,有什麼牌就打什麼牌,但是現在受到對方影響的方証岳卻沒有選擇繼續攻擊,反而由攻轉守?」

  「聽你這麼一說,確實非常奇怪。」同為C班的洪曉萱也點頭表示。

  「輪到我了,抽牌!」夏婉芸看了剛抽到的牌一眼後說道:「我召喚『電池人─單四型(ATK/0)』接著發動怪獸效果,特殊召喚墓地第二體『電池人─單四型 (DEF/0)』到場上,接著將兩體4星怪獸進行疊光超量召喚『NO.101沉默榮譽方舟騎士 (ATK/2100)』。」

  「連鎖發動覆蓋的陷阱卡『巨神封印之矢』,選擇對方場上一體從額外牌組特殊召喚的怪獸發動,該怪獸攻擊力變成0且效果無效化。」

  「既然如此,我用『太陽電池人 (ATK/1500)』攻擊『西蒙 LV7 (ATK/2800)』,此時發動手中的怪獸效果,將『誠實』送入墓地,場上一體光屬性的怪獸其攻擊力上升對方怪獸的攻擊力數值。」

  方証岳的猜測是對的,不過「誠實」並不是只有在對方攻擊時才能發動,自己的怪獸攻擊也是可以使用的。

  「我在場上覆蓋一張牌,結束這回合。」
 
  方証岳 生命值5700分/手牌1蓋牌0‖夏婉芸 生命值6000分/手牌2蓋牌1
 
  「抽牌!」這瞬間方証岳的臉色突然大變,將抽到的卡片放到決鬥盤上,然後開口說道:「我召喚『顏面─青龍 (ATK/1800)』,接著將這張卡進行疊光超量召喚『螺旋四天王─亞迪妮 (ATK/2500)』。」

  「竟然用一位成員進行超量召喚?」曾經使用「進化」牌組的盛錸感到訝異地看著場上的超量成員。

  「『顏面─青龍』作為『螺旋四天王─亞迪妮』的超量召喚時,可以當作兩位成員使用。」方証岳補充說明,然後繼續說道:「『螺旋四天王─亞迪妮』不會被對方的卡片效果破壞,另外移除一個疊加素材,該次戰鬥階段這張卡可以攻擊兩次。」

  「超量成員……」學生會長與吳玖栖互相交換了眼神,彼此點頭認同了對方的想法。

  對於「動漫牌」來說,額外牌組的「融合」、「同步」、「超量」和「連結」都具有不同的含意。

  從以前到現在的觀察下,每位穿越者的額外牌組最多只會出現2種類別的額外成員,不過「超量」成員幾乎沒有人持有過。

  「戰鬥階段,我用『螺旋四天王─亞迪妮 (ATK/2500)』攻擊『太陽電池人 (ATK/1500)』,接著再攻擊『NO.101沉默榮譽方舟騎士 (ATK/0)』。」

  頃刻間,夏婉芸場上的怪獸全被破壞送入墓地,生命值也受到3000分以上的大傷害。

  僅用了一張牌就扭轉了劣勢,還取得了主導權,難怪「超量」成員幾乎沒有人持有過。

  「輪到我了,抽牌!」夏婉芸望著對方場上那攻擊力2000分以上的成員,低聲地說道:「我會試著追上你的腳步,所以我不會放棄的。」

  「我發動魔法卡『充電器』,支付500分生命值,從墓地將『太陽電池人 (ATK/1500)』特殊召喚到場上,此時發動怪獸效果,將牌組的『電池人─單三型 (ATK/DEF0/0)』送入墓地。」

  「接著將場上的『太陽電池人』解放上級召喚『充電池人 (ATK/1800)』,這張卡召喚成功時,可以從手牌或牌組特殊召喚一體『電池人』到場上,我從牌組特殊召喚第二體『電池人─單三型 (DEF/0)』。」

  「充電池人」依照自己場上表側表示的雷族怪獸數量提升300分的攻擊力與守備力,雖然場上有兩體雷族怪獸,但是仍低於對方100分的攻擊數值。

  「還沒完,我將手中的『雷源龍─雷龍 (ATK/DEF 0/2000)』送入墓地,選擇場上的雷族怪獸『充電池人』其攻擊力上升500分;另外,發動額外牌組的怪獸效果,當有雷族怪獸從手牌發動效果時,將場上的『電池人─單三型』解放,從額外牌組特殊召喚『超雷龍─雷龍 (ATK/2600)』。」

  「沒想到她竟然擁有並駕馭了『雷龍』!」曾經去挑戰E班的狄仁邱,見到班上同學的蛻變,不禁感嘆了起來。

  「為了能陪在他的身邊,每天都不停地找我練習,不停地嘗試所有的可能性,現在就是發揮出成果的時候了。」A班的代表選手夏瑋雄,也是夏婉芸的親哥哥,正注視著自家的妹妹,勇往直前的邁出一大步。

  「發動墓地的陷阱卡『巨神封印之矢』的效果,當對方從額外牌組特殊召喚怪獸的場合,這張卡可以在自己場上蓋放。」

  「戰鬥階段,我用『充電池人 (ATK/2900)』攻擊『螺旋四天王─亞迪妮 (ATK/2500)』,再用『超雷龍─雷龍 (ATK/2600)』直接攻擊玩家。」

  「發動覆蓋的陷阱卡『巨神封印之矢』,將『超雷龍─雷龍』的攻擊力變成0且效果無效化。」

  「主階二,我將場上的融合怪獸『超雷龍─雷龍』和手中第二張『雷源龍─雷龍』除外,從額外牌組特殊召喚融合怪獸『雷神龍─雷龍 (ATK/3200)』。」

  由於「巨神封印之矢」回到場上蓋放的效果已經發動過,所以沒辦法再次觸發。

  「另外,當『雷源龍─雷龍』被除外時,從牌組將第三張『雷源龍─雷龍(ATK/DEF 0/2000)』加入手中,我結束這回合。」
 
  方証岳 生命值5300分/手牌1蓋牌0‖夏婉芸 生命值2000分/手牌1蓋牌1
 
  夏婉芸再度取回了主導權,雖然彼此的生命值有些差異,但是場上有兩體攻擊力大於2000分怪獸的夏婉芸,仍有機會贏得勝利。

  「抽牌,我召喚『顏面─朱雀 (ATK/1700)』,接著將這張卡進行疊光超量召喚『螺旋四天王─斯都曼多 (ATK/2000)』。」方証岳再度使用一位成員召喚出了新的超量成員,然後開口說:「發動『螺旋四天王─斯都曼多』的效果,移除一個疊加素材,該次戰鬥階段這張卡可以直接攻擊對方玩家。」

  「可以直接攻擊玩家?」所有人全望向舞台上的夏婉芸,因為她的生命值剛好就是2000分,受到對方的攻擊後,就輸了這一場比賽。

  「我不會讓你得逞的,發動覆蓋的陷阱卡……」

  「沒有用的,『螺旋四天王─斯都曼多』不會成為對方的卡片效果對象。」

  「不、我要發動的卡片是『和睦使者』,這回合我不會受到任何的傷害!」

  「主階二,從手中發動魔法卡『落雷』,將對方場上的所有怪獸破壞!」原本打算將這張牌當作殺手鐧使用,不過眼前的情況已經容不得留牌了。

  「連鎖發動『雷神龍─雷龍』的效果,這張卡被效果破壞時,可以將墓地兩張牌除外代替破壞。」

  夏婉芸將「充電器」與「神之通告」從墓地中移除後,方証岳便結束了自己的回合。

  「抽牌,我用『雷神龍─雷龍 (ATK/3200)』攻擊『螺旋四天王─斯都曼多 (ATK/2000)』,然後在場上覆蓋一張牌,結束這回合。」
 
  方証岳 生命值4100分/手牌0蓋牌0‖夏婉芸 生命值2000分/手牌1蓋牌1
 
  「抽牌,發動魔法卡『一時休戰』,雙方從牌組抽一張牌,直到對方回合結束為止,雙方不會受到任何傷害。」兩人從牌組抽了一張牌後,方証岳立刻將卡片放到了決鬥盤上。

  「召喚『顏面─白虎 (ATK/1600)』,接著將這張卡進行疊光超量召喚『螺旋四天王─基米花 (ATK/2200)』。這張卡表側表示存在時,對方不能指定此卡作為攻擊對象。」

  「輪到我了,抽牌!」夏婉芸二話不說直接將手中的怪獸卡送入墓地,說道:「發動『雷源龍─雷龍』的效果,將此卡從手中送入墓地,選擇場上的雷族怪獸其攻擊力上升500分;接著發動『雷神龍─雷龍』的效果,手中有「雷族」怪獸的效果發動時,可以破壞場上一張卡片。」

  夏婉芸瞬間就破解了對方戰術,並且還提高了自己場上怪獸的攻擊力,不過對方已經發動「一時休戰」,所以她在場上覆蓋一張牌後,也結束了自己的回合。
 
  方証岳 生命值4100分/手牌0蓋牌0‖夏婉芸 生命值2000分/手牌1蓋牌2
 
  「抽牌!發動魔法卡『投幣式販賣機 (自創卡)』,支付4000分生命值,從牌組抽取2張牌。」方証岳不惜支付代價,從牌組抽取卡片後,笑著說道:「我召喚『顏面─玄武 (ATK/1000)』,接著將這張卡進行疊光超量召喚『螺旋四天王─龜亞姆 (DEF/2800)』,這張卡不會被戰鬥破壞。」

  方証岳將最後一位四天王召喚到了場上,雖然該成員不會被戰鬥破壞,但是「雷神龍─雷龍」的能力卻能輕易破解。

  「我在場上覆蓋一張牌,結束這回合。」

  「輪到我了,抽牌!」夏婉芸看著對方場上的超量成員以及蓋放的卡片,也許那張牌是專門針對「雷神龍─雷龍」所放置的卡片,又或者是虛張聲勢。

  「我將手中的『雷鳥龍─雷龍』送入墓地,將除外的融合怪獸『超雷龍─雷龍(ATK/2600)』特殊召喚到場上,此時發動『雷神龍─雷龍』的效果,破壞對方場上一張卡片。」

  「連鎖發動覆蓋的反擊陷阱卡『超量反射』,以場上超量怪獸為對象的卡片效果發動無效並破壞,然後再給予對方玩家800分的傷害。」

  雖然和預想的一樣是張針對牌,不過沒想到那張牌還具有給予對方玩家傷害的附加效果。

  「我結束這回合。」
 
  方証岳 生命值100分/手牌0蓋牌0‖夏婉芸 生命值1200分/手牌1蓋牌2
 
  「那麼輪到我了,抽牌!」方証岳再度流露出喜悅的笑容,將手中唯一的卡片放到決鬥盤上說道:「發動魔法卡『強欲而金滿之壺』,隨機將額外牌組六張牌裏側表示除外,從牌組抽兩張牌。」

  「接著發動魔法卡『遭受捨棄的垃圾』,我方場上存在原卡名為『螺旋四天王』超量成員的場合才能發動,選擇對方場上一張卡送入墓地。」

  洪曉萱看著場上的「超雷龍─雷龍」就這樣被送入墓地,皺起眉頭對著一旁的胡智壢問道:「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總感覺方証岳召喚出超量後,整個人都變了。」

  「這不是妳的錯覺,因為我也感覺到了。從一開始謹慎小心的他,現在就和當時的我一樣,為了取勝不惜犧牲一切。」胡智壢同意對方的說法,擔心地望向決鬥舞台上的兩人。

  「我發動『螺旋四天王─龜亞姆』的效果,移除一個疊加素材,選擇對方場上一張裏側表示的魔法或陷阱卡送入墓地。」

  「連鎖發動陷阱卡『百雷之雷龍』將墓地的『電池人─單三型』特殊召喚到場上,接著將同名的怪獸盡可能從墓地特殊召喚,這時我再發動另一張陷阱卡『雷之裁決』,我方場上有『雷族』怪獸召喚或特殊召喚時,可以破壞對方場上一體怪獸。」

  一瞬間,夏婉芸的場上出現了兩體攻擊力2000分的怪獸,而對方場上則是空無一物。

  「呵呵,真是厲害。」方証岳笑著將手中的牌放到決鬥盤上,滿意的說道:「我發動魔法卡『活命水』,我方場上沒有怪獸時才能發動,從墓地特殊召喚『西蒙 LV5 (ATK/2400)』,接著發動效果特殊召喚『顏面─螺巖(ATK/1500)』。」

  由於「活命水」的關係,除了此卡特殊召喚的怪獸外,其他的怪獸都不能發動效果,所以「顏面─螺巖」不能解放自己,破壞場上的成員。

  「戰鬥階段,我用『西蒙 LV5 (ATK/2400)』攻擊『電池人─單三型 (ATK/2000)』,接著再用『顏面─螺巖 (ATK/1500)』攻擊第二體『電池人─單三型 (ATK/1000)』,結束這回合。」

  回合結束時,「西蒙 LV5」因戰鬥破壞對方怪獸,而升級成「西蒙LV7 (ATK/2800)」。

  「輪到我了,抽牌!」夏婉芸看了手牌一眼,然後將那張牌亮了出來說道:「我發動魔法卡『黑洞』,破壞場上所有的怪獸。」

  「哈哈!沒想到她竟然在這時候抽到解場卡!」坐在二樓觀眾席的欄杆上的少年,見到了這一幕,開心的笑著。

  「我結束這回合!」
 
  方証岳 生命值100分/手牌0蓋牌0‖夏婉芸 生命值300分/手牌1蓋牌0
 
  「抽牌!」方証岳輕聲一笑,說道:「看來勝負已分了!」

  這時在場的所有人全盯著他手裡的那張牌,雙方的生命值如同殘燭的火苗,只要微風吹過就會熄滅。

  「這張牌只能將墓地不同屬性的『螺旋四天王』共四名除外的場合才能發動,我從手中特殊召喚『獸人軍主帥─羅傑儂 (ATK/3000)』。」方証岳將最後的王牌召喚到了場上。

  一名坐在玉座上如同王者存在的男子,用左手倚靠著自己的臉頰,眼神銳利的直盯著前方的決鬥者。

  「這張卡不會成為對方的卡片效果對象,且一回一次不會被戰鬥和卡片效果破壞,另外一回一次將除外的一名『螺旋四天王』返回額外牌組,可以從手牌、牌組或墓地特殊召喚一名『顏面』到場上。」

  「這、這就是方証岳真正的王牌嗎?」聽完效果的說明後,狄仁邱害怕地望向夏婉芸,認為這樣的對手已經不可能打贏了。

  「婉芸……」身為哥哥的夏瑋雄也擔心的皺起眉頭,雖然知道她不會就此放棄,但是眼前的障礙實在是太過於龐大了。

  「場上沒有任何卡片、手裡只有一張牌的妳,已經沒有任何的勝算了。」方証岳充滿自信的說道:「戰鬥階段,我用『獸人軍主帥─羅傑儂 (ATK/3000)』直接攻擊玩家!」

  「發動手中的成員效果!」

  「莫非是『小精靈』或『止戰鐘擺』?等等……」

  在場的所有人全瞪大了雙眼,因為夏婉芸剛剛說的是「成員」而不是「怪獸」。

  一名擁有特殊髮色、呈現四葉草型紋章的雙瞳和與人類不同的不變姿容的長髮少女,平舉著雙臂、堅定地站在場上不為所動。

  「對方直接攻擊時,我方場上沒有任何卡片且手中只有這張牌才能發動,此卡特殊召喚到場上,對方戰鬥階段結束,之後從牌組將一張『紅蓮團』之名的卡片加入手中。」

  「沒、沒想到,夏婉芸會擁有『動漫牌』……」江玟霖看著場上的長髮少女,然後轉頭望向吃驚的方証岳。

  「那些牌應該是方証岳給她的吧!」蓓雅保持著沉穩的態度,如此分析道:「之前聽丹楓說過,他們在上一次決鬥時,方証岳用『禮物交換』互換了彼此的卡片,那之後方証岳好像沒有將那張牌拿回來的樣子。」

  感到吃驚的方証岳,似乎回想起什麼,就這麼結束了自己的回合。
 
  「場上沒有任何卡片、手裡只有一張牌的妳,已經沒有任何的勝算了。」方証岳充滿自信的說道:「戰鬥階段,我用『FGD五帝龍 (ATK/5000)』直接攻擊玩家!」

  「發動手中的怪獸效果!」

  「莫非是『小精靈』或『止戰鐘擺』?」

  「不是,我發動的怪獸效果是『逆轉的輝煌女神』!」病懨懨的少女,吃力的舉起手中唯一的卡片。

  「什麼!難道妳要召喚出『門的守護者──雷風水魔獸』!」在場的所有男孩以及關心少女狀況的店員全嚇了一跳。

  「呵呵……那張牌沒辦法用這種方法召喚出來的,所以我要特殊召喚的怪獸是『殭屍君 (ATK/2000)』。」

  「『殭屍君』?」在場的男孩都一頭霧水,為什麼要召喚出一張沒有任何效果的怪獸出來,但是方証岳卻流下了淚水,低聲地說:「我結束這回合……」
 
  「抽牌!發動魔法卡『愛的戒指』!」

  夏婉芸將剛才透過「妮亞」檢索而來的卡片發動,這張牌可以無視召喚條件,從手牌、牌堆或雙方的墓地特殊召喚一名「西蒙」到自己的場上。

  「接著發動魔法卡『融合』將場上的『妮亞』與『西蒙 LV5』進行融合召喚『西蒙與妮亞 (ATK/2800)』。」

  夏婉芸望著場上那兩名有說有笑的少年少女,感到一絲的欣慰。

  當初方証岳與她交換的牌是一張魔法卡,之後他認為只有這張牌是不夠的,所以又將另外兩張牌交給了她。

  夏婉芸的牌組裡沒有「西蒙」,不過只要他們聯手一起決鬥,就能發揮出強大的作用。
 
  方証岳 生命值0分/手牌0蓋牌0‖夏婉芸 生命值300分/手牌0蓋牌0
 
  方証岳身上的黑色斗篷在決鬥結束後,緩慢的飄散開來,在他還有意識的最後一刻,對著眼前的少女輕聲地說道:「至死不渝的愛,我也是一樣的。」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