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長篇 不平凡魔法師 039 雙方皆輸

肥宅鯊J shark | 2021-06-21 19:42:09 | 巴幣 2182 | 人氣 237

連載中不平凡魔法師
資料夾簡介
不平凡三個字是好是壞?沒有才能卻依然想證明自己的魔法師

  希望、絕望,如果沒有希望就沒有絕望。

  難道是一開始擁有希望的我錯了嗎?

  手中唯一的希望被徹底粉碎,迴盪在我心中的只剩下絕望,如果此時身體能馬上痊癒,或許還能夠燃起更多的希望,但是不管怎麼想都是不可能的,迎面而來的就只有絕望。

  左手基本上全廢,比賽結束後如果沒得到治療,估計未來再也沒辦法使用左手,而且現在不只左手沒辦法使用,只要身體動一下,左手就會連帶受影響,疼痛就會再次衝上腦。

  所有人看著已經不可能取勝的少年流露出同情的眼神,希望他趕緊投降離開場上,這樣左手才有可能痊癒。

  就算如此,艾爾夫在所有人的注視中站了起來,但是站起來已經耗費所有力氣,雖然人偶還沒完全碎裂,意識卻已經飛走。

  「哥哥…夠了吧…」溫蒂在一旁忍不住流淚,都已經變成這樣居然還想繼續戰鬥,「你已經證明自己很強了…夠了吧…」

  ~★~

  我們四個在精神空間內安靜地看著艾爾夫,沒有人想出聲說話,就是安靜地看著艾爾夫努力拼命。

  透過契約能夠了解他到底受到什麼樣的苦,心中又是靠什麼堅持。

  心裡層面較為脆弱的紅抓著霞,不太敢直視艾爾夫現在的慘狀。

  情感方面對艾爾夫比較平淡的碧也露出焦躁的表情,平時沒什麼反應的安此刻也是焦躁不安。

  當艾爾夫的劍破碎時,霞在心中不知道該對他說加油還是勸他放棄。

  碧環視三人,「該做決定了,是要做正確的選擇還是錯誤的選擇?」

  碧的聲音迴盪在整個空間,現在就是該做決定的時候。

  紅率先伸出手,隨著她的動作,手背上張開一個魔法陣,「我想要幫助艾爾夫…」

  安看見紅這樣也馬上做出決定,黒銅色的手背上同樣張開魔法陣。

  「碧妳呢?」霞做出同樣的動作後看著碧,碧早已清楚三人會做出這樣的決定,自己則是還沒想好,猶豫著要不要做錯誤的決定。

  但是何謂錯誤?

  碧看見艾爾夫努力地站起來,明明都已經失去意識,卻還是站直著身軀面對敵人。

  「碧該做決定了。」霞再次詢問。

  「…對我而言開心才是最重要的,與其無聊的活著,不如開心的活著。」碧伸出手張開魔法陣,「一定要讓我覺得開心。」

  四人的魔法陣開始相互共鳴,魔法陣逐漸變大並且延伸出許多的魔法陣,空間開始扭曲,出現一個人型大小的裂縫。

  「以精靈女王之名,命運之人回應我們的呼喊吧!」

  ~★~

  為了什麼?不管是為了什麼,我現在要做的就是用戰鬥來證明自己,不管要賭上性命也好,還是左手,我要做的就是戰鬥。

  拼死拼活的戰鬥讓我腦內的思緒變得混亂,然而這些思緒伴隨著數道光芒消失。

  當我的視野變得清晰時,我趕緊站起來環顧四周,卻沒有看見泰拉的身影,只看見四名女性以方形包圍著我。

  身上原先雜亂不堪的衣服消失不見,變化成純白樸素並且整齊的衣服,傷痛同樣消失不見,而我在無法理解的情況下站在原地環顧四周。

  進入這空間後有種熟悉的感覺,好像進入過好幾次,可是印象中都只有黑與白而已,這裡卻是有各式各樣的色彩以及數以萬計的魔法陣,並且充滿著龐大的魔力。

  我猜測這裡大概是精神空間,那她們是誰?在我疑惑的時候,站在我左前方的藍髮美女向我走近。

  「認不出來我們是誰嗎?」她每踏出一步,白裙胸口的部分就大幅度搖晃,她胸口的波濤浪湧對我造成視覺上的衝擊,沒想到女性的胸部可以那麼大,忍不住別過頭不去看她。

  在我別過頭的瞬間,另一個同樣巨大的存在出現在我身邊,我趕緊退一步查看,看見一位酷似南方國家的人,她黒銅色的皮膚以及深邃的五官對我而言有點特別,不自覺被她吸引住。

  她看見我這樣,只是笑笑地看著我,我感覺自己的臉現在肯定是紅到發燙。

  「不要一直盯著霞和安的胸部看。」我往聲音的來源看過去,一位綠髮的小個子女生不開心地看著我,聽到她說的話我馬上理解理解她們是誰。

  「紅、霞、安、碧?」我按照每個人的氣場喊了一遍,他們被叫到都給我一個肯定的答覆。

  「為什麼我會在這裡?」我詢問他們,碧首先開口。

  「我們正在決定重要的事情,所以才將你拉進這個空間,目的就是要五個人集結在一起,並且確認你的想法。」碧翹起二郎腿看著我,「將你拉進來是第一階段,第二階段便是確認你的意願,同時選擇權也在我們手中,如果覺得你不是能背負精靈界未來的人,我們便會取消這個魔法。」

  碧說完的時候看著另外三人,忍不住嘆口氣,「然而他們三人都有可能無條件支持你,只有我有可能會認真考慮,沒有我,這個契約也不可能成功。」

  碧認真地看著我,要我給她一個答案,然而聽完後我就知道這個龐大無比的魔法不是普通的魔法,是真正會影響到精靈界未來的魔法。

  這個魔法不是像之前一樣,我想要努力就待在精靈界就好,如果我做錯決定的話…如果我失敗的話…

  「放輕鬆一點。」霞來到我的右手邊摸摸我的頭,像是要安撫我緊張的情緒,「不論做什麼決定我們都不會有異議,你就靜下心來慢慢思考就好。」

  「嗯…」霞說的同時毫不在意地黏著我,我試著往左想離開霞身邊,然而左邊還有安,霞認知到我在遠離她便露出微笑黏得更近,安看見後做出同樣的舉動。

  「你可不要想逃,好不容易可以變成人形,不好好接觸一下怎麼可以?」霞帶著幾分魅力的聲音在我耳邊說道,安點點頭表示同意。

  「喂!現在是在做重要的決定,不要在那邊親親我我。」碧不開心地說著,同時瞪著我身旁的兩人。

  「沒關係,精神空間的時間十分緩慢,就算拖個幾小時也無所謂。」霞看向紅,「紅要不要也過來呢?」

  「我…」紅有點躊躇,「我靠近一點就好。」

  紅的外型我好像有點印象,火紅色的長髮以及瞳孔,卻有點想不太起來,紅發覺我在盯著她馬上迴避,最後走到我身後不讓我看著她。

  「碧妳要不要也抱一下艾爾夫?或是坐在艾爾夫的膝蓋上當抱枕。」霞拍了拍我的膝蓋,帶著幾分嘲諷的眼神看著碧,「艾爾夫你覺得呢?」

  「什麼?」

  「你覺得碧貧瘠的身材像不像抱枕呢?」霞輕鬆地詢問我。

  我看著碧憤怒的表情不敢說話,碧走過來用力地打了一下霞的胸部,我清楚看見霞的胸部浮誇地晃動,「不過就是脂肪而已!我不過是人型態比較扁平!有什麼問題嗎!」

  「哼哼,在人類社會中胸部可是很重要的,等同於身份地位,妳這樣扁平毫無起伏的胸部只有可能是僕人而已,搞不好還沒有人想讓妳當僕人,或是有特殊癖好的才會。」霞比著碧平坦的胸口說道,而我一個旁觀者來說碧的確是過於平坦,完全是幼兒體型。

  「那又如何!我是精靈!人類社會的規範對我來說毫無意義。」碧說的話不是沒有道理,是讀過人類社會書籍的霞才會得出胸部跟社會地位的關係,在精靈界是毫無影響。

  雖然我不太確定胸部與社會地位之間的關係。

  「是嗎?」霞看向我身後的紅,「可是連紅的都比妳大。」

  「妳這傢伙…」

  碧無法忍受霞繼續挑釁她,還刻意選年紀比她小的紅,順帶一提,紅的胸部就是剛剛好,不會讓人覺得太大或是太小。

  而在他們吵架的時候,安伸出手碰觸我右邊的肩膀將我拉近,我頭部隨即感受到一股柔軟,向上看就能看見安露出幾分幸福的微笑。

  「舒服嗎?」安開口問道。

  「嗯…」我不敢想像現在的畫面,別開眼不繼續看著她的眼睛。

  如果可以我是想從她身上離開,然而安的力量比我想像中還大,導致我沒辦法反抗她。

  我躺在安的懷抱中看著紅在一旁勸架,明明剛才是在痛苦的戰鬥中,現在居然能夠放鬆一下下,但是我遲早要回去面對。

  「不好意思演了一齣鬧劇,目的是為了讓你放鬆一點緩解緊張,有成功嗎?」霞湊近詢問我。

  「嗯,我覺得放鬆許多。」我誠實地回答霞。

  而霞的說詞並未讓身後的碧感到開心,「下次再這樣我一定不會手下留情!」

  碧雖然生氣,但她沒有扭頭就走,而是不開心地看著我,要我給出答案。

  我離開安的懷抱坐直身軀看著他們,「如果這個魔法成功的話,我還有你們會發生什麼事情?」

  「你會得到不屬於人類的力量。」碧簡短地回答我。

  「不屬於人類…」

  「同時你會與精靈界的關係將會更深,我們和精靈界的未來以及命運從此以後都跟你連在一起。」碧看著我說道。

  「選你自己想要的就好,我們不能夠強迫你承受精靈界的未來。」霞溫柔的像是對待小孩一般對待我。

  如果我現在接受的話,將會得到我無法想像的強大力量,同時我將會真正地背負精靈界的未來,清楚精靈界現況的我早已下定決心要改變精靈界。

  「我願意更改契約並且背負精靈界的未來。」

  「這就是你的決定嗎?」霞溫柔地詢問我。

  「這就是我的決定。」我肯定地回覆。

  「既然如此。」霞看著身旁的碧,「再做一次決定吧。」

  碧沉思片刻,看著其他三人,「解放真名吧。」

  聽到此話的霞率先靠近我,握住我的手,同時我的手背與她的手背張開同一個魔法陣,然而我的只有四分之一而已。

  「吾為海洋之王米雅蒂妮,願時時刻刻守護著你,並與你一同作戰直到生命終結為止。」霞笑笑地看著我,「說點什麼回應我。」

  「我、我會永遠與妳一起的。」

  「聽起來真不錯。」

  伴隨著我的回應,契約正式成立,再來就是與其他三人。

  「大地之王芙達諾姆。」

  「請多多指教…」

  當我回應安的時候,她厚實的嘴唇吻上我的臉頰,與此同時契約成功。

  「芙達諾姆!」米雅蒂妮不開心地向芙達諾姆大喊。

  「先搶先贏。」芙達諾姆緊緊地將我抱在懷裡。

  夾在她們中間的我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此時溫暖的小手握著我。

  「炎熱之王沙羅曼,在此宣示生命與你同在。」看著紅握住我的手,在我腦中模糊的記憶逐漸鮮明。

  「啊!該不會我之前昏倒的時候,妳變成這個模樣進入精神空間?」

  「啊…」沙羅曼有點猶豫的看著我,「差不多是那樣…」

  「之前的事就算了吧。」碧走到我的面前,伸出自己的手,「天空之王涅耳瓦,如風一般伴隨其左右幫助你,同時要求艾爾夫也能夠做到伴隨其左右,讓我見證快樂。」

  「快樂?」我疑惑地問。

  「怎麼?不願意嗎?」碧故作不開心地準備將手抽回去。

  「不不,我願意!」我趕忙伸出手握住她。

  此時我手中的魔法陣才正式成為一體,同時整個空間開始劇烈搖動,數以萬計的魔法陣開始劇烈發光。

  「既然要做就做到做好。」涅耳瓦轉過身看向遠方。

  「加油!」沙羅曼帶著幾分元氣為我打氣。

  芙達諾姆讓我站起來,微笑地看著我就像是在為我加油。

  「我很期待你的未來。」米雅蒂妮對著我說。

  最後整個空間開始崩裂,出現一個裂縫將艾爾夫帶走,在魔法陣消失的途中,白色突然竄入。

  「這就是你們做出來的決定嗎?」白色的人影看著在場的四人,「已經沒有回頭路了,我們能做的就是眼睛朝著前方向前行,並且陪伴在他左右。」

  白色人影說完後就消失,明顯就是不要干涉他們。

  「就像她說的一樣,這條路已經是條不歸路,我們現在能做的就是陪伴在他身旁。」說出這句話的米雅蒂妮能夠清楚感受到精靈界的魔力正在被艾爾夫所使用。

  ~★~

  「站著失去意識…算了,給他最後一擊吧。」泰拉自言自語地靠近艾爾夫,準備用巨劍給予他最後一擊。

  突然,艾爾夫的身體爆發出魔力,無數的魔法陣從他腳下張開,很快的整個場地全部都是魔法陣,從未見過如此光景的泰拉愣住了,她無法理解現在的狀況是怎樣。

  但擁有實戰經驗的泰拉很快回過神來,如此複雜繁瑣且數量眾多的魔法陣,最有可能的就是國家級魔法,可以直接將一個國家毀滅的魔法,只是如此弱小的艾爾夫怎麼可能有能力展開這樣的魔法陣。

  跟泰拉同想法的魔法師都趕緊站起來準備使用防禦魔法,唯有一人不同。

  「父親大人請您小心,我馬上展開魔法陣!」埃爾哈德看見艾爾夫的狀況就打算張開防禦魔法,然而父親大人只是伸出手制止,並從位置上站起來緩慢往前。

  「好美…真的太美了…沒想到你居然有辦法精靈化…」埃爾哈德第一次看見父親大人如此雀躍的模樣,就算是埃爾哈德和大姐成為S級魔法師都未曾那麼開心。

  父親口中的精靈化又是什麼,埃爾哈德從來沒有聽過這個名詞。

  而是場上的魔法陣在短時間內全數完成編制,在完成的瞬間就開始移動,全部回歸到艾爾夫的體內。

  同時艾爾夫的右手手背上出現一個極度複雜的魔法陣,並由此蔓延出如同生物一般的紋路至全身,紋路散發出強烈的白光。

  不同於紋路,艾爾夫的身體表面出現火紅色的魔力,魔力逐漸彙集在劍柄上,最後凝聚成劍身。

  此時的艾爾夫讓讓泰拉喘不過氣來,完全不能理解他為什麼突然擁有那麼多魔力,就算是某種流派的特殊招式也無法強化那麼多。

  艾爾夫無視泰拉的經驗,將劍舉起擺出上段的架勢,強大的魔力開始彙集於劍上,泰拉也不再做多餘的思考,而是馬上編制自己所學的最強魔法。

  ----------(艾爾夫)

  全身的疼痛一瞬間內消失無蹤,能夠感覺到是霞的魔力…不,不只是霞的魔力,而是我自身的水屬性魔力和精靈界的魔力融為一體,數量龐大的魔力一瞬間恢復我的傷口。

  同時土屬性魔力增強我的肉體,讓我的身體不至於被龐大的魔力摧毀。

  然而我無法好好操控風屬性魔力,有可能是因為我和碧之間的關係還不夠穩定,就算如此也沒關係。

  攻擊力最強的火屬性魔力凝聚於劍上,這一劍將會是我目前能夠揮出的最強攻擊,然而我只能夠揮出一劍而已,就算是被土屬性魔力強化,此刻的我只是凡人而已,如果這一劍沒有將泰拉擊倒,倒下的便會是我。

  ----------

  艾爾夫身上的紅色魔力瘋狂地膨脹,最後凝聚於劍上,競技場內的魔法師們都趕緊張開防禦魔法,以免預備好的防禦魔法被打碎。

  而與他對峙的泰拉趕緊準備魔法,如果只是防禦就會敗北,清楚這點的泰拉不打算使用防禦魔法,而是打算使出全力攻擊。

  弱者為何此時能夠爆發出如此強大的力量,我無法理解,是一直以來都隱藏著,現在才打算使用嗎?

  然而思考再多都沒有意義,現在要做的就是使出全力迎擊,擊倒被祖父大人認可同時身為強者的艾爾夫才有意義。

  大地伴隨著泰拉噴湧而出的魔力開始劇烈搖晃,然而壓迫感依然沒有艾爾夫高。

  艾爾夫身上的火紅色魔力乾淨無比,卻像是神話中的地獄焰火一般,無視周遭的人們狂妄地四處奔騰。

  四處奔騰的魔力逐漸變化,化為世上最強大的火焰匯集於劍上,此刻場上所有的火屬性魔法師都不禁被震懾住,包括埃爾哈德。

  這強大的力量勢必有副作用,但這名少年完全不想管,就是單純地向前行證明自己。

  「火神流…」火神流,講求攻擊的流派,原本應該是十分講求第一擊的流派,現在的我則是只剩下一擊而已。

  當我看見泰拉沒有選擇閃躲,而是打算面對面硬碰硬的時候,我知道這是我唯一的勝算,我需要的是完美的一擊,何謂完美?

  我想就是我練習最多的一道斬擊,不能夠稱作是完美,但那是目前我能夠使用最好的斬擊,由上而下,沒有過多技巧的斬擊,「焰爪!」

  火焰伴隨著斬擊噴湧而出,泰拉早已做好準備。

  「埋藏於地底深處的力量,回應我的呼喚為我使用,『山嶽•全型崩壞』!」

  大地隨著泰拉的魔法崩裂,魔力依然沒有那股火焰強大,但光是魔力不能夠判斷勝負。

  面對著如同巨型魔獸噴出來的烈焰,泰拉伴隨魔法揮出強力的一擊,地面發出低鳴且同時出現大規模龜裂。

  我要贏,為了不辜負信任我的人以及我要證明自己!

  我要贏,為了證明給祖父大人看!

  此時已經不只是招式之間的碰撞,同時是信念的對決。

  然而這場對決並非是公平的。

  源自大地的強烈一擊與純粹的精靈之火相互碰撞,兩者的相互碰撞引起強烈的魔力爆炸,將周圍的防禦魔法逼至極限紛紛破裂。

  競技場受到影響搖晃不止,不只是外頭的人感覺到不妙,甚至是更遠的遠方。

  而競技場裡頭並沒有好到哪裡,所有人都被吹得東倒西歪,而場地上飛舞的沙塵讓人無法判斷勝負。

  等到沙塵緩緩落下後,只有一人站著,舉起武器向人們說明他的勝利。

  而敗者已倒下,同時人偶完全粉碎。

  勝者的臉上滿是疲憊同時感到不甘,她看著倒下的人淡淡地說道,「如果你從一開始就使用全力的話,我早就落敗。」

  閃耀的金髮此時沒有過往的驕傲,更多的是面對堅強意志以及死亡的感覺。

  在那火焰之中,她清楚感受到強烈無比的信念以及面對火焰時不自主的恐懼,如果剛剛被火焰擊中的話,我有可能就死了…

  「這根本稱不上是勝利…」泰拉帶著幾分失落說道。

  並且清楚知道,自己依然是沒有證明給祖父大人看。

  雙方皆輸。
----------
  不好意思慢了這麼多天,在思考怎麼寫,寫出來以後又感覺有很多不足,有點進入死胡同的感覺,這是思考過後的成品,感覺上還是有許多不足。

  往好處想,今天是鯊鯊的生日,而且還有新歌

REFLECT - Gawr Gura

  明天我盡可能寫完040

創作回應

卡在槍機裡的香腸
看來這場精彩的決鬥並沒有真正的贏家呢
2021-06-21 20:47:01
肥宅鯊J shark
如果能讓你覺得精彩我覺得很不錯。

就像故事中的內容一樣,我覺得只有表面上的贏家
2021-06-21 21:03:35
老天兵
感覺精靈女王的真名有點難記,希望平時還是叫假名就好
2021-06-21 22:14:54
肥宅鯊J shark
之後會做調整,真名以及綽號對他們來說有著不同的意義
2021-06-21 22:30:28
Eevee
但也有雙方皆贏的感覺! 艾爾夫得到了支持 泰拉知曉自己的不足!
2021-06-23 01:17:44
肥宅鯊J shark
這個想法滿特別的,只是我覺得當下輸的心情會大於贏
2021-06-23 08:33:22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