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NEW【受刑人】1.哥哥(5)-妳還是這麼喜歡貓咪嗎,筠萱?

暮羽 | 2021-06-01 19:21:06 | 巴幣 214 | 人氣 86

連載中(NEW)小說
資料夾簡介
一起殺人案件,兩個家庭的破碎。 多少人因而受到了牽連,而與這起案子相關的人又各自隱藏了什麼秘密? 誰是被害人?誰又是加害人?

※本作經鏡文學授權刊載
作品最新進度請至鏡文學觀看

  『都還好嗎?』

  凌晨一點零二分,原本應該已經入睡的小儒竟然在此時傳了訊息。

  『你怎麼醒了?』

  『想著你的事情,睡不著。』

  看著螢幕上跳出的文字訊息,廖俊哲不禁露出一抹微笑。

  『我沒事啦……只是太久沒回家有點不知道要說什麼,尤其又看到爸媽老了許多,說真的,實在是有點不好受。』

  『別自責了,這也不是你願意的。』

  小儒的安慰並未對他起一絲作用,相反地只覺得心中的罪惡愈擴愈大。

  『剛剛回到家時媽煮了一桌菜和我一起吃,我們一邊吃一邊聊著天,不知怎麼聊的,她突然叫我要常回家啊……我當下真的不知該如何回覆她。』

  『沒事的,你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要是能回家誰不想回家呢?』

  『你就別安慰我了,你明知道我是為了什麼才不想回家的!』

  他的話似乎讓小儒登時不知該如何做回應,只見自己的訊息很快就被已讀,但一分鐘過後卻仍不見對方的回覆。

  『好啦……你別想這麼多,時間也晚了,明早不是還要上班?快睡吧。』

  『好……晚安。』

  他傳了一張晚安的貼圖後便關掉手機螢幕,隨意將之丟到床鋪上,轉頭看向仍挑夜燈勤奮讀書的弟弟。

  因為家裡房間數少,無法讓他們三兄妹每人都擁有一間房間,以前他還在家時是自己和妹妹各有一間房間,而弟弟平常是跟妹妹共用書房,就寢時則和父母一起睡。

  但自從他出社會工作後,原本的房間就讓給弟弟使用,所以今日回來只能跟廖辰安擠同一張床。

  「這麼晚了還在念書?」看向掛在牆壁上的時鐘,一點十七分。

  但對方似乎因為戴著耳機所以沒有聽到問話,於是他只好起身走到書桌前想一探弟弟究竟在讀什麼科目。

  「好啊!原來你根本就沒有在讀書。」

  「幹!你沒事湊過來衝三小啊?嚇死我了!」

  本以為弟弟是在為什麼科目的考試而熬夜苦讀,未料他其實在看奇幻小說。

  「這麼晚了還以為你是在用功讀書,結果只是在看課外讀物!」廖辰安的成績一直都是他們三兄妹中最優異的,從國中時期就很常擠進校排前二十名,偶爾還會拿到前三名的優異成績,因此一直都是父母心中最盼望能出頭天的孩子。

  「我讀不讀書干你屁事啊!倒是你,這麼晚還不睡覺是在幹嘛?莫非剛剛才跟女友甜言蜜語完?」

  「是又怎樣?」他一副相當理所當然地回答。

  聞言,廖辰安癟了癟嘴低頭咕噥著:「哼……有女友就了不起啦……人家我就單身狗一隻……」

  「你現在才高二就想談戀愛,未免也太早了吧!」

  「哪裡早啊,班上一堆班對不說,也很多同學都有男女朋友了,不過算了,反正我也對女朋友這種生物沒多大的興趣。」

  這回反倒讓廖俊哲感到相當意外,驚訝於本該對愛情蠢蠢欲動的高中生竟然會說出對愛情沒興趣這種話。

  「廖辰安,你是生病了嗎?你這年紀不是應該想交女朋友想到要發瘋了嗎?」他一邊摸著弟弟的額頭測量體溫,一邊問道。

  「你才有病啦!」廖辰安將他放在額頭上的手用力甩開:「學校女生我都看不上,沒興趣!」

  啊,原來是眼界太高。這時廖俊哲才恍然大悟。

  「好啦沒關係的,以後上大學多的是女生給你挑。哥我就先睡了,你自己也早點睡啊。」他拍了拍弟弟的肩膀說道。

  「閉嘴!」廖辰安不悅地再次揮開他的手,看到他如此小孩子氣的舉動讓廖俊哲忍俊不住,搖搖頭心中暗自嘆道:果然還是個青澀的高中生啊。

  「倒是你……」未料,在他即將要閉上眼睛時,坐在書桌前的廖辰安忽然又再次開口。

  「如果有女友的話,為何不跟老爸老媽講?他們不是一天到晚想著要幫你找對象嗎?」

  聞言,他愣了一回,將身子翻向牆壁,沉默幾秒後才緩緩回道。

  「總是有些無奈的地方啊。」





  隔日一早,他們全家準備前往殯儀館祭拜妹妹。

  廖俊哲忍著有些暈眩的感覺,一手用力捶打痠痛的肩臂,掛著重重的黑眼圈一臉哀怨瞪視站在自己前方正扣上安全帽扣環的弟弟。

  「幹嘛這樣看我?」廖辰安一臉莫名其妙地問。

  「你應該向我道歉才對。」說完,原本在扭動脖子的他突然一個閃到,痛得他頓時說不出話來,只能嗚咽幾聲。

  「蛤?」

  「你……你的睡相實在是……有夠差的……」好不容易將脖子調整回來的他哀怨地說:「一直在床上翻來翻去不說,中間還被你的腳踹了好幾下,肚子、肩膀、鼠蹊部都被你踹過一輪了……」

 因為廖辰安那差勁的睡相讓他整夜都不得好眠,無時無刻不提心吊膽自己的小弟又要對他暴力相向。

  「哎呀……我竟然還踹到你鼠蹊部啊哈哈哈哈……」弟弟不客氣地朝他大笑一番。「誰叫你平常做太多壞事,回來被我懲罰只是剛好而已。」

  「廖……辰安!」

  「你們兩兄弟別再吵架了,趕緊上車走吧。」父親一邊發動老舊機車的引擎一邊皺著眉頭喊道。

  家中的老車早早就被賣掉,但由於到殯儀館還有一段不短的距離,所以今日他們是以家中僅有的兩台機車代步。

  「你這次竟沒有嚷嚷要騎車?」當行駛到前面路口等待紅綠燈時,廖俊哲問著坐在後座的弟弟。

  「拜託,老爸老媽都在,我膽子可沒大到敢在他們面前無照駕駛!」

  「沒想到你還是蠻聽話的嘛。」

  「閉嘴,綠燈了啦,趕快專心騎!」廖辰安用力將安全帽的遮罩拉下,撇頭不願再跟他多說一句話。

  見小弟兀自鬧脾氣的樣子讓廖俊哲覺得有些有趣,行駛在路上的同時心中也不禁感慨,果然還年輕的年紀想說什麼就說什麼,不必拐彎抹角去多加揣測自己言語有無失當。

  「等等待轉直走,第二個路口右轉,數來第五個掛著藍色大招牌的那間就是我們要去的殯儀館。」發現跟丟前方父母機車的廖辰安好心出聲提醒他,似乎還聽到他在語末時不屑地哼了一聲。

  停好機車,拉鬆安全帽的扣環,將頭上的安全帽取下看到醒目的殯儀館招牌時,廖俊哲仍覺得這一切都如夢一樣不真實。

  一直待到自己走進殯儀館裡親眼看到廖筠萱的靈堂,心中的幻想立刻被無情敲碎。他曾想過新聞報導的一切都是假的,其實這都是妹妹和家人設計要騙自己的橋段,而當他走進殯儀館時會看見健康的妹妹朝自己尷尬地笑了一下,為她那惡劣的玩笑感到些許愧疚。

  然而,迎接自己的卻是掛在相框裡,將妹妹那溫暖的笑容印在冰冷相片上的遺照。

  他一時有些無法接受,只覺得這中間一定有哪個環節不小心出錯,環顧四周拼命想尋找藏在自己心底角落許久的那抹身影,但最後只看到佝僂蒼老的父親拿著一炷香朝自己走來。

  「俊哲,給你妹妹上柱香吧。」

  他愣愣從父親手上接過線香,機械式地轉頭凝視那用黑色緞帶綁起的遺照,照片裡的年輕少女剪了時下流行的空氣瀏海,留有一頭秀長的黑髮上戴了一頂白色棒球帽,身著的白色T恤寬鬆地紮進靛藍色的牛仔寬褲裡,手上更抱著一隻黑白毛色相間的貓咪甜美地對鏡頭燦笑著。

  「哥,我想養貓咪。」

  「別傻了,家裡沒有錢也沒有地方養,爸媽絕對不準的。」

  廖俊哲猛然想起自己高中時,才國小三年級的妹妹用著娃娃音向他苦苦哀求道。

  「哥哥你看,那隻貓咪跟我們走了耶,牠是不是想要跟我們回家啊?哥哥你就幫幫我,拜託看看爸爸媽媽嘛!他們不是都很聽你的話嗎?」

  「我到底要說幾次,爸媽絕對不會允許我們養一隻貓的,他們要養我們三兄妹已經夠辛苦了,怎麼可能還有餘力去養一隻畜生!」

  妳還是這麼喜歡貓咪嗎,筠萱?

  他沉痛地閉上雙眼,一股難以言喻的酸楚頓時湧上心頭,那時自己向廖筠萱破口大罵的情景歷歷在目,當時年幼的妹妹被他的怒吼嚇得開始低頭啜泣,深深覺得帶了一個大麻煩的他只得半哄半騙好一段時間才成功將妹妹帶回家,未料妹妹回家後仍將此事告狀給父母親,為此他還被雙親唸了好一頓。 

  自小就覺得廖筠萱是個麻煩,長大成熟後雖然跟她關係有變好,但倒底也不是很親,總是聽聞做哥哥的會格外疼愛自己的妹妹,但顯然他應該是個例外。

  「俊哲,你還好嗎?」見他呆立在靈堂前許久都未有動作,母親不禁有些擔憂地問。

  聞言,他立即收起原本混亂的思緒,露出一抹苦笑回道:「沒事……就是想起以前的一些事而已。」

  重新整理好自己的思緒,廖俊哲拿起線香抬眼與相片中的妹妹相視。「筠萱……現在妳所有經歷過的苦難都沒了……好好的……到另一個世界生活吧……」

  他從未想過才短短的一句話竟讓他哽咽到一度無法言語,抬手握拳抵在唇邊努力將破碎的嗚咽聲吞進喉頭,低頭奮力壓下悲憤的情緒,好一陣子後他才終於撫平情緒,再次抬眼望向妹妹的笑容。

  「我……也不會……不會輕易饒過那個殺害妳的兇手……我一定會……一定會要他付出代價!」

  最終他還是沒能克制住淚水,在眼前視線模糊之前匆匆上前將線香插進香爐後,便兀自走到後方拿下眼鏡,用手背狼狽地擦拭眼角。

  大約過了一個小時後,家中的親戚也紛紛來到妹妹的靈堂前上香,長輩們看到他們時都難掩悲痛,尤其自小就很疼妹妹的大舅更是一度難過到說不出任何話,跟她一起玩到大的堂表弟妹也是在靈堂前痛哭失聲,幾位阿姨也擁著傷心欲絕的母親好言安慰著,而這時他才發現父親不知什麼時候離開靈堂了。

  「哥,我們去燒紙錢給二姊吧。」廖辰安拿著一袋紙錢走過來對他說道。

  他點頭答應後便走在小弟身後,因為妹妹的靈堂位置安排的較裡面,走出時必須穿過不同家庭的靈堂,途經的過程也清楚看見每一個靈堂前的家屬神情哀慟,刻意壓低聲音的竊竊私語、壓抑的啜泣聲、跪倒在靈堂前的放聲痛哭,又或是神情木然地凝視死去親人的遺照,這般令人窒息的氛圍只讓他想趕快逃離這裡,遠離這被悲傷壟罩的所在。


歡迎到鏡文學點及最新進度喔~~(現在那邊連載的進度剛好要開始解一些伏筆了~)
也歡迎底下留言,或追蹤粉磚和IG喔~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