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NEW【受刑人】1.哥哥(4)-都好久沒跟你吃飯了

暮羽 | 2021-05-28 19:00:10 | 巴幣 20 | 人氣 85

連載中(NEW)小說
資料夾簡介
一起殺人案件,兩個家庭的破碎。 多少人因而受到了牽連,而與這起案子相關的人又各自隱藏了什麼秘密? 誰是被害人?誰又是加害人?

※本作經鏡文學授權刊載
作品最新進度請至鏡文學觀看


  「這麼晚才回到家一定餓著了吧,我煮了一些菜,你快趁熱吃吧。」

  久未見面的母親面容更顯得滄桑,臉上的皺紋不僅多了好幾條,雙眼下的眼袋更是變得腫大,而原本圓潤的身形也瘦了不少,這讓他不禁感嘆才兩年多的時間竟能讓一個人老化得如此快。

  「妳就別忙了啦,媽,我剛剛在車上有……」本想著自己在上高鐵前還有去便利商店買便當充飢,正要開口拒絕之時肚子卻不爭氣地發出好大聲響,激烈地向他抗議。

  「好吧,我想我是有些餓了。」

  他隨著母親走到狹窄的飯廳裡,看到在昏暗的燈光下有四道菜色擺在餐桌上,不禁皺起眉頭抱怨道:「妳這也準備太多了,我一個人怎麼可能吃得完……」

  「媽來陪你吃啊,都好久沒跟你吃飯了。」她快速將電鍋裡的飯添進兩個飯碗裡。

  聞言,廖俊哲下意識地抬頭看向掛在牆壁上的時鐘,現在都已經晚上十一點半了,雖然這個時間吃晚餐對自己來說是很稀鬆平常的事,但對於家中父母這種生活作息如此規律的人來說,怎麼可能會在這個時間吃飯。

  「妳都這時間吃飯嗎?」

  「沒有啦,是剛剛太忙了,本來是想隨便去外面買個宵夜止止飢的,但想著既然你今天要回來,我不如煮幾道菜等你回來一起吃。」她緩緩拉開飯桌前的椅子坐下,夾了其中一道菜放到嘴中咀嚼後說:「幸好飯菜都還沒冷掉,快趁熱吃吧。」

  母親的話不禁讓廖俊哲心中感到一陣酸楚,眼角更泛出些微淚水,他趕緊在被發現之前摘下眼鏡迅速用手揉了揉雙眼。

  「怎麼了?」母親一臉擔憂地問。

  「沒事……就是有東西……飛進眼裡了……」他有意迴避此問話,快速拉開椅子坐下,重新戴上眼鏡後迅速掃了桌上的四道菜色一眼,分別是鳳梨蝦球、清蒸鱸魚、炒高麗菜跟青椒牛肉,每道菜皆是他愛吃的,尤其鳳梨蝦球這道菜是平常不太做飯的他在每次出去吃熱炒時必點的,就連小儒有空時也會為他下廚做這道菜。

  已經許久未吃到母親手藝的他趕緊夾起一顆放進嘴裡,咬下外酥內軟的蝦球第一口時,炸得金黃酥脆的麵衣及蝦仁的甜鹹味道倏地滿溢口中,絲毫沒有外面餐廳炸的那種油膩感,配上酸甜的鳳梨以及美乃滋更讓這道菜吃起來較為清爽,這般如此清爽而不油膩的鳳梨蝦球至今也只有母親才做得出來,他自己的手藝就甭提了,就連擅長廚藝的小儒親自炸的鳳梨蝦球也讓他不甚滿意。

  「媽還記得你以前很愛吃鳳梨蝦球,這麼久沒回來還是一樣愛吃嗎?」

  「當然,外面炸得多油膩啊,還是只有媽你炸得好吃。」

  「既然喜歡那就多回家啊,媽都幫你做。」

  聞言,他不禁愣了一回,同時也在與母親的視線對視時想起自己當初為何如此抗拒回家的原因。頓時不知道該怎麼接話的他只得將頭埋進飯碗裡,一連扒了好幾口米飯,藉以發出一些模糊的「嗯喔」單詞來回應母親的問話。

  「工作應該很累吧?聽說你一天到晚都在加班。」

  「還好啦,就一陣一陣的。」

  「身體要自己顧好啦,一直熬夜很容易出狀況,有去做健康檢查嗎?以前就跟你說別去做什麼工程師了,看看你現在總是日夜顛倒的,以後老了身體毛病就會一堆,如果當初聽我的話去考個公務員過個朝九晚五的生活不是比較……」

  「媽。」他忍不住停下碗筷,打斷母親的話。「我自己的身體自己最清楚,平常都有在注意,倒是媽妳才更需要去做檢查吧。」

  「媽還不就是高血壓,我自己現在是有在注意飲食啦,真的不行就只能吃藥了。」

  久未見面的母子兩人在聊完工作及日常生活瑣事後,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要說什麼,在這安靜的飯桌上,廖俊哲曾有幾度想要開口問起妹妹的事情,但好幾次都在瞧見母親那憔悴的面容後便打消念頭。

  「媽……」最終,他還是鼓起勇氣開口提起。「既然我現在都回來了,筠萱的後事之後就由我來操辦吧。」

  「喀咚──」筷子輕碰到瓷碗的清脆聲音迴盪在狹小的飯廳裡。

  「筠萱她……怎麼會發生那種事情?」

  話了,母親的眼眶迅速泛紅,眼淚簌簌落下,發出幾聲聽了令人心痛的嗚咽抽泣聲,有些狼狽地用袖口擦拭臉上落下的淚水。

  見狀,廖俊哲趕緊抽了放在餐桌上的幾張衛生紙遞給母親。

  「嗚嗚……我也……也不知道為何會……嗚嗚……發生這種事……嗚……怎麼會這……樣……我也不知道……嗚嗚……筠萱怎麼會和那男的認識……嗚嗚……」

  母親斷斷續續的話語聽得讓他心裡難受,但向來在朋友之中擔任安慰角色的他,如今卻一時之間也不知該如何安慰母親,只能選擇低頭沉默。

  「媽,妳別再哭了,會哭壞身體的……這樣筠萱她……看了也會很難過的……」最後他從牙縫間硬是擠出了幾句勸慰。

  「筠萱她……她才二十歲的年紀啊……就這樣被人……嗚嗚……怎麼能這樣呢?她還年輕啊!為何要殺我的女兒呢?嗚嗚……一個女生漂漂亮亮的竟然還被分屍……那個兇手怎麼可以……可以這麼狠心?為什麼……嗚嗚……」

  母親講到後來開始有些歇斯底里,甚至不甚將餐桌上的筷子撞到地上。忽然,她因情緒一個太過激動而喘不過氣來,見母親如此難受,廖俊哲趕緊替她拍胸順氣。

  「媽,可以了,妳別再說了,這樣傷身子……」

  「我現在再怎樣都沒有筠萱當時經歷的那般痛苦……想到她那樣慘死……那樣被殘忍的對待……那種痛……嗚嗚……」

  「媽!」

  「老媽!」

  未料母親一個傷心竟昏厥過去,他趕緊站起身推開椅子扶住險些暈倒在地的她,同時一個熟悉卻又有點陌生的聲音自他背後傳來。

  「你是又……又說了什麼事情讓老媽傷心到暈過去?」從黑暗角落裡緩緩走出的男孩憤怒地朝他質問,但現下的他根本沒心思去搭理對方,連忙揹起母親走到她的臥室,推開房間的門後才發現原本以為在家的父親根本不在臥房裡。

  「你不回來老媽平常都還好好的,但你一回來就出事,真是災星!」

  「廖辰安,你是說夠了沒?可以閉嘴嗎?」替母親蓋上被子後,他轉身朝跟著自己走進房間的小弟破口大罵,瞧見對方那副似笑非笑的神情更惹得他生厭。

  「怎麼會夠,你就只會讓老爸老媽傷心難過,也只有在這種時候你才肯回家,還算你的良心沒有被狗啃。我在想啊……要是姊姊沒死的話,我看你會就此跟我們家永遠斷絕往來了!」

  「你說話放尊重點,別因著你是家中老么,家裡的人都寵你就可以這樣胡說八道,我怎麼可能會跟家裡斷絕往來,你們可是我的家人啊!」

  「是嗎?那你說說為何直到現在你才肯回家,你壓根就是……」

  「俊哲、辰安,怎麼這樣吵吵鬧鬧?」

  忽然一個蒼老而低沉的嗓音打斷他們兩兄弟的爭吵,轉頭一看,才發現父親不知何時已經站在臥室門口。

  「你們兩兄弟這麼久沒見,怎麼一見面就開始在吵架?還有,你們在我和媽的房間裡做什麼?」

  廖俊哲看向站在門口的父親,發現他也變得憔悴蒼老許多,原本就不高的個頭如今更顯矮小,頭上原本茂密的黑髮卻已白髮蒼蒼,難看的皺紋及黑斑更是張狂到佈滿全臉。

  看著看著,他眼眶竟不自覺開始泛紅,一絲不捨在自己心中盪起漣漪。

  「老媽剛剛暈倒了,大哥把她揹到床上。」廖辰安看著他似乎沒有要回話的意思,就先跟父親說明剛才發生的事情。

  「她又累壞了……你們兩兄弟先出來吧,讓你媽好好休息。」話了,他們三人趕緊帶上門離開房間。

  「爸,你有吃了嗎?剛才媽煮了很多菜。」

  「吃了,我現在沒什麼胃口,你們兩兄弟幫忙一起吃吧,吃不完就丟廚餘吧。」父親說完便脫下外套掛置在衣架上,再緩緩走到浴室裡沖澡。

  「你吃得下嗎?」伴著水龍頭出水的嘩啦聲響,廖俊哲瞪著小弟問。

  「……剛好我也讀書讀到餓了,就勉為其難陪你吃吧。」廖辰安無禮的搶先走到餐桌前,拉開椅子一屁股用力坐下後便開始夾起桌上的飯菜低頭猛吃。

  見狀,他也走到餐桌前拉開椅子坐下,慢條斯理扒著飯碗裡的飯菜。

  就這樣,他們兩兄弟誰也不願開口,僅是沉默地將這一頓晚飯吃完。


歡迎留下感言,每一個留言都是對我的鼓勵,小羽我才更有動力寫下去烏烏嘎嘎
也歡迎追蹤粉專跟IG唷~~

創作回應

夜梓的臨殃
媽媽永遠是最愛自己小孩的QQ
2021-05-30 15:35:37
暮羽
是啊TAT
2021-05-30 22:25:2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