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NEW【受刑人】1.哥哥(2)-踏上返家的路途

暮羽 | 2021-05-21 20:00:17 | 巴幣 18 | 人氣 97

連載中(NEW)小說
資料夾簡介
一起殺人案件,兩個家庭的破碎。 多少人因而受到了牽連,而與這起案子相關的人又各自隱藏了什麼秘密? 誰是被害人?誰又是加害人?

今日一次更新四個篇章~之後預計是在每周二、五更新一篇

※本作經鏡文學授權刊載
作品最新進度請至鏡文學觀看


  『沒想到你還會記得打電話回家啊。』電話的另一頭,那般充滿諷刺及調侃意味的語氣讓他聽得有些不悅。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大哥,你對家裡不聞不問也已經有一年多的時間了吧?不論是Line、臉書或是電話,你都不曾主動跟我們連繫過,更別說你已經有三年沒回過家了,去年過年只是在家匆匆待一下就離開了,今年卻連過年也都沒回來,若你這次沒打來我還真差點當你死了呢!』

  「廖辰安,對你哥哥說話放尊重點。上次過年不回家也是不得已,我也跟媽講過了,公司那邊要求我們必須在年節開工前將東西趕出來,迫於無奈,我也只能一個人在公司裡加班吃年夜飯了。」他對小弟的話感到怒不可遏,在幾年前小弟升上國中後,自己就對他那火爆衝動的個性頗有微詞,這般衝動且無禮的性子不知又為家中的父母添上多少擔心。

  聽到他的話後,電話的另一頭沉默了許久才又緩緩開口:『你要回來?』

  「對。」

  『回來多久?』

  「我先跟公司請了一個禮拜的假,看狀況或許我還會再繼續請。」

  『嗯……哪時要回來?』

  「明天晚上下班後我會搭高鐵回去,到桃園大概十點多了吧。」

  『高鐵嗎?那邊不是離家裡有一段距離嗎?要我去載你嗎?』

  「……廖辰安,你不是才十七歲而已嗎?怎麼會騎車了?」

  『你在問廢話嗎?當然是學的啊!』

  他對於弟弟這般理直氣壯的回答感到些許頭疼,果然就如一個正值青春期的高中生會做的事情,完全不感到意外。

  「不用了,我搭公車或招計程車就好了,反正有車到我們家。」

  『晚上十點後不是幾乎都沒車了嗎?大哥你真是俗辣,就是不敢給我這種無照的人載吧。』

  「……讓爸媽知道你無照駕駛還得了,出意外可怎麼辦?你不要命我可還要命,我可不要家裡出了意外又死了一個……」話說到一半,他便住口不說了。

  提到敏感的字眼,他們兩兄弟都靜默好一陣子,許久後,廖辰安才開口打破這段冗長的沉默。

  『既然你不要我載你,那你就自己搭計程車回來吧。』話了,弟弟便立刻將電話掛斷,留下另一頭仍然拿著手機滿臉錯愕的他。




  飄向北方,別問我家鄉,高聳古老的城牆,擋不住憂傷……


  新的一首音樂剛放下去,讓原本還呆望著外頭夜晚風景的他不禁愣住了。

  怎麼這麼恰好播放到這一首曲子?

  王力宏高亢的嗓音唱出了滄桑感,配上黃明志那節奏輕快的RAP,唱出的每一句歌詞字字打中自己的內心外,更唱出隻身在外打拼而回不了家的游子那心中無盡的哀愁與無奈。

  只是現下的自己跟歌詞裡離鄉背井打拼的異地游子心境有些不同,歌詞寫的是因工作而不得返鄉的愁困,但他卻是因踏上返家的路途而感到心煩意亂。

  什麼時候自己這般厭惡回家了?

  頓時許多的陳年往事湧進他的腦海裡,想在這一片混亂的回憶裡找到不欲返家的來由時,清脆的廣播聲霎時響起,這才意識到自己要準備下車了。

  廖俊哲提著行李趕在車門關閉前從列車上走下月台,本來只想單純帶個換洗衣物就回家的他,在前幾日突然覺得這麼一長段時間都沒回鄉,兩手空空什麼東西也沒帶回好像有點不太好意思,加上也可能出於自己久未返家的愧疚,便在昨日臨時請了小儒幫忙買幾個伴手禮。

  果然賢慧細心的小儒在今天早上就幫他準備好各式各樣且健康養生的伴手禮,除了小巧精緻且易咀嚼吞食的糕點外,還另外買了幾盒養生的雞精,可謂禮數都做得相當周全。

  跟小儒交往這麼久仍然還是這般體貼且善解人意,想到此,廖俊哲不禁露出一抹溫暖的笑容。

  走出桃園高鐵站,剛才在火車上叫的UBER早已抵達到等候區,他將行李交給看起來老實憨厚的司機後,便自行打開車門,讓全身陷進柔軟的坐椅裡,重重呼了一口氣。

  「小兄弟回家啊?」司機關上車門並發動車子引擎,在一個迴轉後很快就駛上道路。

  「……嗯。」半天的舟車勞頓讓他連回話的力氣都沒有,對於司機的攀談也僅是敷衍地回覆。

  「你是在外面租屋嗎?還是住家裡?」

  「……我在外地工作。」

  「喔?所以你這是回家看父母囉?這麼晚才回家啊……我女兒也是好久都沒回家了呢。」

  他心裡一邊碎念這司機怎麼可以這麼多話的同時,一邊慢條斯理地回答對方的問話。

  「你女兒也跟我一樣在外地工作?」

  「沒有啦,人家她才剛上大學而已。」司機大哥不禁笑出聲來。「她大概是覺得大學自由又好玩,還沒有我這老爸會管東管西,所以玩到都忘記回來了吧?雖然偶爾會開視訊聊天,但咱們做父母的啊,都嘛希望孩子能多回家看看我們。」

  「她很久沒回家了嗎?」

  「嗯……我想想……好像快一個月了吧?她是說最近學校那邊有很多活動,然後又有考試報告什麼的,所以說下個禮拜才會回來。」

  一個月啊……那其實也沒有很長呢。

  「那小兄弟你又多久沒回家啦?」話鋒一轉,司機大哥又將話題轉回他身上。

  「多久嗎……應該有三年多了吧……」他不禁看向窗外呼嘯而過的路燈喃喃自語道。

  「三年?安餒母湯啦,真久沒回家啦!厝裡的老父老母無唸喔?(這樣不行啦,太久沒回家了!家裡父母不會唸嗎?)」

  「沒有。」他淡淡地回道。

  司機大哥大概覺得跟他聊不下去這個話題,於是又開始找新話題向他攀談,但現在的廖俊哲只覺得眼皮格外沉重,腦袋也沉甸甸的完全使不出力,面對司機的每一句話他都是很敷衍地回答,而對方嘰嘰喳喳的說話聲就如半夜徘徊在自己耳邊的蚊子一樣吵雜,令他頭疼不已。

  「啊!是說你知不知道最近那個很可怕的殺人案啊?把女友分屍的那個!」

  「嗯,知道。」他差點脫口而出那個被殺的就是自己的妹妹。

  「那兇手真是夭壽啊!竟然敢把女友分屍,我看得都嚇到閃尿了,真的很怕我女兒也會被這樣,以前總是千交代萬交代如果他交男朋友一定要給我知道,也要她眼睛睜亮點,看清楚每個男人,不要交個恐怖情人回來。」司機大哥在完全沒踩剎車就急速轉彎的同時低聲碎唸道:「現在的恐怖情人真是越來越多,唉……我看還是叫女兒別交男友了。」

  「那交女友呢?」 

  「女友?伊系查某囝內,安餒某賽啦!伊吼,賣起學那些同志少年郎啦,安餒某賀。(她是女孩子呢,這樣不行啦!她吼,別去學那些同志少年啦,那樣不好。)」司機大哥激動地用台灣國語嚴厲反對他的建議。

  對於司機這般激烈的反對,廖俊哲也僅是苦笑一下,看來很多上了年紀的中年人都不太能接受自己的小孩是同性戀這件事。



今天上班時,因為瀏海太長被電風扇一直吹到眼睛,不爽到跑去樓下跟老師借髮夾
結果莫名其妙被抓去一起錄畢業典禮要讓學生跳的舞,因為現在停課,所以想說錄起來給家長,請家長在家裡帶著小孩練習
錄完看完影片後我就說,這算了吧,我們三個跳成這樣,根本群魔亂舞,你要家長怎麼教小孩啦!!!!(我自己看了都不知道自己在跳啥

創作回應

喵君
好想看影片喔><
2021-05-21 21:10:31
暮羽
這個我還是自己私藏就好XDD
2021-05-22 18:20:59
夜梓的臨殃
我真的超級喜歡受刑人這個系列的!!!!!
從以前就好喜歡>//////<
2021-05-22 11:27:54
暮羽
竟然!!?越虐越開心嗎哈哈
2021-05-22 18:21:12
你真TM噁心
當初就是因為看到受刑人才來跟隨你的,能看到這系列繼續更新真的超開心
2021-05-22 18:14:53
暮羽
謝謝支持,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之前為了劇情的編排跟角色的描述很苦惱,也和編輯通過好幾次信,幸好改到最後是我滿意的結果
這部已經寫完了,就是慢慢更新~鏡文學會有最新進度,想看也可以去那喔~
2021-05-22 18:22:22
夜梓的臨殃
愈虐我愈喜歡wwwww
受刑人這系列真的是我最愛的////////
2021-05-22 18:26:26
暮羽
沒想到殃殃是抖Mㄚㄚㄚ
2021-05-23 21:55:57
瞇眼喵太郎
如果是簡單的土風舞還好,若是叫妳四十五度角XXXXDDDD https://youtu.be/_E2r2vOlqvA
2021-05-24 15:00:12
暮羽
不不不45度是在開我玩笑嗎哈哈哈,我還是跳健康操就好
2021-05-26 09:25:4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