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推理短篇 惡意直笛

良心兔子胖 | 2021-05-14 18:00:02 | 巴幣 22 | 人氣 264


  這起精液直笛案件發生在某國小。要帶小孩還真不容易,特別是每個人都是家長的心血結晶,阿偉當上國小老師後深刻感受著。遇上恐龍家長也不在少數,明明是自己家的孩子犯錯,來學校還硬要凹,真不知道以後長大了會是什麼德性。
 
  阿偉開始講起整件事情。「起先,上完體育課回來的同學,發現一隻直笛被擺在丙同學的木桌椅上,黑白笛上還沾了黏稠的白液體,怪嚇人的。想當然爾,全班檢查自己的東西後,確定那隻是丙的。」
 
  一邊喝著咖啡,皮膚白淨,面容斯文的天祥一邊聽著他的講述。
 
  「同學丙說,甲在體育課時,單獨去上過廁所,所以最有嫌疑。也不只他注意到,體育老師也記得甲曾報告去上廁所。確實有充分的機會,難道甲同學真有什麼深仇大恨,要這樣報仇?」
 
  「但甲同學否認犯案,他說只是去上廁所,又馬上回到操場。雖然也說不清,用了多少時間。不過看他急切否認,紅著臉樣子,不像說謊。」
 
  用手摸著下巴,天祥繼續思索著。「線索不夠啊,你繼續講吧。」
 
  阿偉又繼續道:「一開始,我直覺一定是怪叔叔,闖進來我的班級。一句話,噁心!但我通知警衛,看了走廊上的監視器才發現,並沒有可疑人士在教室沒有人的時候闖入。反而,卻發現我們班上的乙同學,有走進教室,幾分鐘後又忡忡走出。」
 
  「犯人擺明就是乙啊。」憑藉聰明頭腦,曾破兩起凶案,天祥是如此推測的。
 
  「你確定答案了嗎,大偵探?」嘲笑似的,阿偉露出你上當的表情。
 
  難道不是乙犯案嗎?合理的推論,在此期間只有他進出過無人的教室,完全有機會犯案。體育課前,還沒有異狀。而隔了一節課,就發生這種事了。乙同學一定是從草場上偷溜回教室,這樣想是最合理的一種解釋了。
 
  至於甲,就真的只是去上廁所。不過上的是大號,才會離開比較久。再說,監視器沒有拍到吧。
 
 
  硬的、軟的,阿偉老師全都用上了。「這件事可是很嚴重的,你為什麼要這樣做?妳討厭丙同學嗎?再不老實,我馬上叫妳爸媽來學校!」
 
  終於,小學生還是小學生,乙同學哭得唏哩嘩啦,終於承認是她偷偷溜回教室,請求老師不要叫家長來學校。
 
 
  「不對吧。你剛才怎沒說乙同學是女生?」越聽阿偉講述案情,原本豁然開朗的事件就越發迷糊。天祥注意到一個重點,就算乙溜回教室,她是不可能射在直笛上。
 
  這場智力遊戲,阿偉耍了小花招。「等等!你這樣不老實啊......我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現代科技這麼發達,如果真要找到兇手,還會困難嗎?天祥猜想,只要報警,檢驗直笛上的遺傳物質,就能明白的知道誰是真兇了。
 
  各位讀者你猜到全部的案情了嗎?
 
 
 
 
  天祥繼續推理道「這一切都是要用來陷害甲同學的對吧。我猜的沒錯的話,丙同學就是主謀,唆使乙一起演了這齣戲。對,乙確實偷偷溜進教室,但她不可能射在上面。那直笛上的白色液體從哪來?是丙同學自己的。」
 
  一邊聽,阿偉一邊佩服的鼓掌。
 
  「只要預先裝在容器裡,或是丙先自己射在上面。接著,乙只要溜進教室,把道具擺放好,這一切嫁禍甲同學的戲碼,就能上演了。難道他們這麼討厭甲嗎?可惜,現代科技太發達,警察只要稍微調查,就能戳穿他們的謊言。那後來呢?你是怎麼知道的?」天祥端起奶油咖啡,已經把題目解的七七八八了。
 
  「你知道後來怎麼了。」阿偉無奈地搖搖頭。他本以為讓乙、丙同學老實交代,再把家長叫來談談,事件就能解決了。雖然乙同學承認了一切,是丙同學先找上她的。因為他們都討厭甲同學,沒有什麼摩擦,就只是看不順眼。發自內心的那種本能,毫無緣由地討厭一個人。對,喜歡一個人不用理由,討厭也是。
 
  阿偉記得甲同學並沒有特別突出的部分,不管是優點或缺點。在淡泊的記憶中,只記得是班上普通的學生。那怎麼會讓乙丙厭惡,要做出這一切來構陷他?還是想不明白。
 
  雖然乙承認了,但幕後主腦丙同學,不惜假扮受害者,把自己的直笛弄得骯髒不堪,他,始終不承認。無論阿偉如何威逼利誘,家長和訓導主任也來了,丙依然一貫地否認到底。
 
  這弄得阿偉火氣也上來了,想弄個明白,兇手到底是誰。他心想丙為何不老實,這樣下去還得了,乾脆報警吧!
 
  但主任與丙家長認為這不是個事,孩子嘛,難免犯錯。不必報警,至於直笛再買新的就好。乙的父親一臉羞愧,撇過頭抽著菸,也同意各自帶回家管教就行了。
 
  這讓阿偉沒有立場再堅持,就只能這樣。講到這裡,感覺他語氣越發微弱,精神像是被偷走似的,攤在椅子上。「可惡啊!」
 
  「唉,你還記得國小時在幹嘛嗎?」
 
  「躲避球、吃冰、腳踏車。」
 


(`・ω・´)不說了,吃羅波的時間到了。我是良心兔子胖,下次見  掰掰
IG  https://www.instagram.com/alphatwotwo/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