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異界轉生 第十九章

MIT | 2021-04-18 22:37:18 | 巴幣 0 | 人氣 59

連載中異界轉生
資料夾簡介
小說異界轉生,每周固定更新

異界轉生
第十九章:決鬥()
在莉蓮娜他們離開後,我又變回了一個人的狀態。
我繼續吃著盤子裡的東西,看著會場裡面發呆。
雖然也有到爸爸那邊的這一個選項,不過他那邊也還沒處理完,過去也沒事情能做,不如自己一個人在這裡發呆。
一邊想著這一些事情發呆,一邊讓手機械性的把食物往嘴裡送,不知不覺間盤子裡已經空了。
看了一眼盤子裡面,估了一下自己還能吃多少就拿著盤子站了起來。
在移動的過程中看了一下附近的人都在做一些什麼,發現附近真的在吃東西的人很少,都是手上拿著一杯飲料在談話比較多。
取餐區的食物大多是小孩子在吃而已,但是食物的量卻很多,多數都會變成廚餘吧,真是浪費啊。
一瞬間想到了用【道具箱】把食物全部打包帶走的想法,不過我立刻就否定了這個想法。
即使現在把這些全部帶走也只有這一次而已,不能每一次都過來帶走,再說如果每一次都帶走也處理不掉,只是從在這裡浪費變成在【道具箱】裡浪費而已,如果不從根本上解決,一切都是白費力氣而已。
想到這裡我不自覺地嘆了一口氣,往旁邊看了一眼,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旁邊聚集了一群人在。
我因為好奇就先把盤子給一旁的傭人去做處理,自己則是靠了過去,看看發生了什麼事情會讓一群貴族聚在一起。
想要靠過去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不過因為人全部都擠在一起,想要擠進去也很難。
要怎麼進去呢…在我這麼想的時候旁邊出現了一個人。
「迦納,想進去看嗎?」
「對,不過擠不進去啊…」
范思不知道什麼時候也靠了過來,附近的貴族因為專心的看著裡面所以也沒有注意到他過來了。
如果硬要擠進去的話靠著身體強化或者是輔助魔法也可以強硬的擠進去,不過招惹到其他貴族也只是惹麻煩而已。
如果用【念動】操作板子來做也能夠從空中去看,不過會變得很顯眼,所以范思現在出現真的是幫大忙了。
「是嗎,前面的先生能麻煩你借過一下嗎?」
「嗯?哦!好的!您請!」
在范思剛搭化的時候前面的那一個貴族還沒有注意到是他,所以聲音和表情明顯的比較不耐煩,但在注意到後立刻就變得畢恭畢敬了,難怪莉蓮娜會受不了。
他在注意到後立刻就移開了,其他的貴族也因為他的關係注意到范思,也紛紛讓位出來,前面變的就像是出現了一條走道一樣。
「走吧迦納。」
「哦,話說莉蓮娜呢?」
「在她媽媽那裡。」
我問了後他只是草草帶過,沒有多說什麼,不過從語氣來看只是沒有打算多說而已。
走到了前面後看到了兩個人,準確來說是兩個小孩。
一個是灰色的頭髮,那個人我很熟悉,雖然樣貌有些許的改變,不過還是能認得出來她是格蕾。
雖然頭髮比起之前要來的長上了一些,身高之類的身體特徵也有了改變,不過還在能認得出來的範圍。
另一個是橘色短髮的小孩,他我完全不認識,看起來大概比我大了一兩歲,大概和莉蓮娜差不多年紀。
看起來那個橘髮的小孩纏著格蕾,而格蕾並不是很想理他,所以變成了一個單方面拒絕的狀況,格蕾的樣子看起來很為難,對方的爵位比她大嗎?
其他人也許是因為覺得這種狀況很有趣才湊過來的吧,話說克萊和可莉兒呢?怎麼不在格蕾的旁邊?
「…格…蕾?」
「怎麼了?是你認識的人嗎?」
雖然我只是小小聲的呢喃了一下,不過范思他有注意到,然後出言對我確認。
「對,她是尼斯伯爵的女兒。」
「是嗎…」
他回答了後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雖然在他想事情的時候打擾他還挺不好意思的,不過還是要先確認一下。
「里昂大人,我等一下打算先和格蕾打聲招呼,有可能會讓那一個橘髮的小孩不開心,到時候能當我處理一下嗎?」
因為有其他人在場,所以語氣變得比較沒有像私下那樣隨便,不過還是有把請求給講出來。
「嗯,可以啊,你去吧,出事我會幫你。」
「謝謝。」
他馬上察覺了我等一下打算要做什麼,並且答應我來做我的後盾,果然是個很敏銳的人。
在他答應我之後我點頭道了一聲謝謝就往格蕾那裡走了過去。
「欸,格蕾!」
我走到了能打招呼的位子後用一個稍微大了一些的音量和她打招呼,格蕾被我的聲音給嚇到了,是因為沒有把注意力放到我這邊的原因嗎?
順帶一提,那個橘髮的小孩也被嚇到了,不過是因為沒有把我放在眼裡的緣故吧。
「迦納!」
格蕾在注意到我之後立刻就叫了我的名子,同時馬上小跑步的跑了過來。
「格蕾,好久不見啊。」
我在臉上露出了笑容來和格蕾打招呼,並且完全無視了旁邊的那一個小孩,格蕾也很配合的做了和我完全一樣的事。
「對啊,好久不見,迦納。」
她的臉上露出了和剛才的小孩對話時完全沒有出現的笑容,我用眼角的餘光去看那個小孩,果然臉色變得很難看,大概快氣炸了,自己想要搞好關係的女生拒絕和自己對話,還和一個剛來的人有說有笑的,想不氣炸都難,不過會不會表現出來就是另一回事了。
「你最近過的怎麼樣?」
「喂!喂!」
「和之前用電話說得差不多,沒有什麼變化,你呢?」
「喂!不要無視我!」
嗯,他快惱羞了,再繼續這樣下去,他很快就要動手了。
「也是一樣啊,和之前在電話裡講的一樣。」
「喂!我說了不要無視我了吧!」
他伸出了手抓住了我的肩膀,很好,上鉤了。
「…您怎麼了?」
我把頭轉向了他,用一個比較沒有溫度的眼神看向他,他很明顯的被嚇到了,不過還是繼續對我說話,是自尊心不予許他退縮吧。
因為對方的爵位比我高的可能性很高,所以多少用一下敬語,不過等一下要直接和他對談,一定不是什麼和平的談話,被其他人詬病的可能性很高,但能被少說閒話一句是一句吧…
「還說怎麼了,我不是說了不要無視我了!」
「您是指一直打斷別人說話最後還直接出手這件事嗎?」
我一針見血的話讓他又退縮了,不過他還是出言試圖反駁我。
「要、要說打斷別人說話的話這不是你先的嗎?」
「您是指一直試圖搭訕一個不想和您說話的人嗎?您沒有注意到她不想要理你嗎?沒有注意到您給她造成困擾了嗎?」
「嗚…」
也許是也覺得自己理虧吧,他表現出了一副很不甘心但又想不到什麼話的樣子。
「如果您沒有什麼要說了的話那我就和格蕾先離開了…」
「等一下!對、對了!我要和你決鬥!」
因為聽到了自己完全沒有預想到的台詞,我當下直接定住不動。
「蛤?決鬥?」
「對!我要和你賭上格蕾小姐做決鬥!」
聽到這句話後我整個人的怒氣就上來了,他的語氣就像是把格蕾當成是物品一樣,可以隨意被別人拿來當作賭注。
「你…說什麼?」
我的語氣變的更加冰冷,不同的是這次不是演技,殺意漸漸地溢了出來,雖然理性還壓制著感性,不過也還是有些壓抑不住。
他很明顯被嚇到了,不過還是壓著恐懼繼續和我說。
「我、我說!我要、要你賭上格蕾小姐來和我做決鬥!」
「………是嗎…」
我的理性即將潰堤,不過在潰堤前格蕾先抓住了我的肩膀。
「迦納…冷靜…」
「……嗯…」
格蕾注意到我快要失去理智了,即時的提醒了我,如果她沒有提醒我的話大概就動手了吧。
「所、所以呢?你的答、答覆呢?」
「…我可以答應您的決鬥。」
在我這麼答覆了後他立刻表現出了開心的模樣,又不是贏了,這麼開心做什麼…
「好,那麼決鬥就…」
「等一下,先讓我把話說完。」
「哦…好…」
大概是還沒從我剛才施加的壓力下緩過來吧,他現在一愣一愣的。
「首先,賭注變更,從【賭上格蕾】變成【賭上和格蕾的交流權】這樣可以嗎?」
雖然沒有必要去徵求他的意見,不過還是禮貌性的問了一下。
我用眼神向他施壓,他馬上就點頭答應了,不過從表情來看他大概是沒有理解這兩點之間的差異。
「好,第二點,決鬥的規則我來定,放心吧,不會訂對我有利或對您有害的規則。」
這次我沒有用眼神向他施壓他就先點頭了,不過這次他看起來是理解了我說的話。
「規則是這樣,其中一方認輸、失去戰鬥能力、暈厥就算對方獲勝,還有不能使用魔法、不能殺死對方,不過身體強化可以用。」
「…所以說不管把人打成什麼樣子都可以嗎?只要不死就行?」
「對。」
「話說禁止魔法對你來說比較有利吧?」
「並沒有。」
是對自己的魔法實力很有信心,又或者是他認為我不會用魔法才這麼認為的吧,認為我因為不能用魔法想把他拉到和我一樣不能用魔法,以此來抵銷彼此間的差距。
不過實際上限制魔法是對我的一個限制,對他反而有利,不如說能用魔法我要不殺死他反而比較難。
「…好吧,我同意你說的規則。」
我點了點頭,不如說他不同意反而沒辦法繼續下去。
「那樣接下來就是場地和見證人了…」
「場地我可以提供,見證人我來當,可以吧?」
在那個橘髮小孩自言自語的時候,在一邊從頭旁觀到尾的范思跑了出來說話。
「公、公爵大人!這、這怎麼好意思!」
「沒關係,是我自己想做的,還是說我不夠格?」
「不!怎麼會!那就承蒙您的好意了。」
簡簡單單的靠著公爵這個稱號的威壓搞定了,話說你怎麼不早點來幫啊?如果早一點來我就不用接下這種事情了…
「好,決鬥的地點就訂在後院可以嗎?後院有訓練場,也有還沒開鋒的武器,木劍也是有的。」
「是、好!」
我只是點了點頭表示同意,那個小孩則是一副惶恐的樣子,果然我是屬於比較異常的那一類。
「好,那我們到後院去吧。」
說完我們就跟著范思往後院的方向出發了,話說他的那個表情絕對是在看熱鬧而已,果然是想把事情鬧大啊…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