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那些我們所犯下的罪》【軍事篇】第一七七章:崗多城

黑霧 | 2021-04-19 10:06:04 | 巴幣 2 | 人氣 19


  「規模比想像中還要大啊……應該比榮光城佔地還廣了?」黑鴉眺望著那座以泥黃色磚塊圍成的城市,那大小比他想像中以及從書本中看到過的還要廣闊。

  一般來說,人類聚居地的規模都能從名字推測得出來,散落在大地上最細小的單位大概是幾戶的聚落到幾十戶的村落,再大上一點的就是鎮,例如黑鴉旅途起點的葛東鎮就有相當的規模,而一般鎮的防禦工事在比較富裕的情況下會興建木牆,如果省點資源的話只會加減擺放些木拒馬,姑且還算是有一條界線。

  再往上一級就是城的程度,到了這個規模基本都會有城牆,當中有泥磚或者石磚構成,這就視乎那個地方有什麼適合的資源了,甚至有些地方會用金屬補強,不過在「永劫罪孽」之下這些地方會有什麼麻煩就是另外的話題了。

  另外還有都的存在,不過到底都大還是城大則沒有什麼特別準則,畢竟從來沒有人會特別去定義多少人口要用什麼名字,多國間也不可能有共同的標準,不少都與城都是看哪個讀起來順口來取的。

  不論如何,崗多城的城牆雖然不是誇張地高,至於有多堅實則是無法從遠觀得知,但其廣大的規模還是叫人相當驚訝,那大小當成一國的首都或者副都也不為過。

  「城牆上配備的是火炮,城垛的部份還有弩砲嗎?雖然充滿古樸味,但該說不愧是『蔚藍軍事』,在這方面仍然有在好好保養吧?」黑鴉除了比那規模震撼到外,緊接著想到的是這件事。

  火藥的應用是在魔法投入軍事領域之後,魔法作為可以儲存、便利性十足的武器,又是任何人都可以補足最後所需魔力即可以發動的道具,以致到有人會認為受限於物資與使用上存在風險的火藥很難發揮重要作用。

  會說這種話的人基本上不是對魔法沒有足夠的認識,就是腦袋思維僵硬的傢伙,實際上雖然給魔法師時間準備的話魔法絕對能發揮出超越火藥的效果,然而在戰場上需要靈活變通時,要求魔法師在現場更改或重製媒介可謂拿士兵的性命來開玩笑。

  敵人不是靶子,就算城牆或者防禦工事這些東西難免都是固定的,但萬一事前的調查有不充足的部份,又或者敵人佈下各種計略,想要因應戰況更改攻擊目標或者達成其他效果時,沒有魔法師幫忙的話那些事前準備的魔法就會變成垃圾。

  再者,就算是魔法,要不是像瑪麗那種彷彿能夠超越規則的存在,目前的絕大部份魔法幾乎都是處於範圍、威力與距離的三角關係,把魔法調整到重視距離以超過弩砲甚至火炮的射程,卻會導致威力或者波及的範圍不夠,要縮短魔法射程來增加威力與範圍,則等同要冒被敵人攻擊的風險發動魔法。

  就算是魔法,這個世界也沒有便利到什麼都可以滿足。

  城牆上裝設的火炮與城垛中的弩砲,儘管肯定會被進攻的敵人以魔法重點照顧,但要說它們完全沒有作用,就有點癡人說夢了。

  「唉,該不會最近和傭兵混多了,滿腦子都只想到戰鬥的事?」黑鴉在心裡挖苦自己一聲,他不敢繼續思考,多少有點在逃避「戰爭可能在蘊釀中所以不自覺地在意起來」這個事實。

  至於身邊同行的傭兵當然沒什麼感覺,雖然黑鴉不知道「漆鴉」是不是以這座崗多城作為活動據點,但考慮到崗多城應該是與愛基爾村最近的大型城市,他們應該對這裡相當熟悉了。

  離開雪原之後,眾人騎乘的馬匹自然恢復本來應有的速度,不像在雪原上那般得放慢以及常休息,加上崗多城周遭的路常用的關係也比較好走,很快就接近到能夠看清楚進城的關卡。

  「我先去打點一下,然後就直接去和艾因他們匯合吧。」紅九在最後一段路加快,遺下了這句話後也不理會「漆鴉」一眾的反應,便率領著自己的團員拋離了他們。

  直至到紅九等人走得有點遠,至少是碎碎唸絕不可能被對方聽到的時候,那些傭兵才在那邊吐著「在那邊跩什麼」之類的不快,對此黑鴉想當然不會插嘴。

  隨後眾人抵達關卡,守門的兩名衛兵只看了眾人一眼後就放行,這應該就是多得紅九先行打點了,至於叫黑鴉有一丁點失望的部份,則是那兩名衛兵看到他被綁著也絲毫不為所動。

  「不過他們胸口前的徽章,不就是『暴風雨』的團徽嗎?所以這崗多城的日常警備工作也交給傭兵來處理?一般來說不應該是議會或者管治組織組成的警備團嗎?」

  黑鴉有聽過艾因說明關於「蔚藍軍事」的傭兵與議會文化,即使議會目前沒有定立於特定地方而是在領土裡四處「流動」,但一個地方還是需要有人管治,否則有紛爭或者需要討論與執行決策時將會出現重大問題,而這部份黑鴉以為會是由當初艾因提過,各地自行有興趣的人民所組建成的民兵團負責。

  如今卻是看到由「暴風雨」的傭兵當門衛,需知道這門口可不是普通住家或者什麼建築的門口,而是一座城的出入口,這等同掌握著什麼人能進出這座城的權力,在有議會與民兵團制度底下還是委託於傭兵,這著實不能叫黑鴉不感到奇怪。

  「難道發生了什麼事嗎?」黑鴉不禁這樣想著,但行動受限制的他也無從調查,最多就只能在路上多觀察四周罷了。

  一行人騎著馬拉著車浩浩蕩蕩地走在街上,住民們看到並沒有什麼特別反應,就連看到黑鴉時也就最多好奇地多看了一眼,這或多或少叫黑鴉開始懷疑是不是自己的價值觀有問題。

  「對於這種事見怪不怪,還是傭兵在這裡真的可以橫行?」黑鴉懷著這樣的感慨,在眾目睽睽下被押送到了目的地,那是一間看起來大得誇張的建築,應該就是他當初推想的傭兵公會了。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