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甲冑少女終將在戰場上逝去》一一七

黑霧 | 2021-04-18 10:07:06 | 巴幣 2 | 人氣 56


  敵人的外皮是絕對無法破壞的物質,必須先透過「甲冑少女」的武裝接觸侵蝕破壞之後,才能夠攻擊到其中的血肉,這一點即使是蒼彈與「未知」的連接達到前所未有的深度,藉此換取了超越過往極限的力量也好亦不會改變。

  只是,在連接指數不斷提高,蒼彈在一邊容許「未知」侵蝕精神,一邊勉力維持自我的時候,「未知」自把自為地使用了掛在箭矢末端的補充用「黑盒」,除了補充之前消耗的箭矢外,也把那優雅的弓強化到另一個層次。

  力量已經倍增到超越人類水平的蒼彈沒察覺到這件事,她只是把弓拉滿後就放箭,真要說的話確實感覺到箭似乎快得不尋常,但認知也就這個程度罷了。

  直至到箭命中蠍子的側面而發出巨大的聲響時,不論是放箭的蒼彈,還是準備乘機突破的藍蝶都不禁感到相當震撼。

  單論質量來說,一根箭與比小貨車還要大的敵人相比,計算都不用就知道不可能把對方擊飛,但這個前提是在正常的世界,若果雙方都是絕對無法破壞的物質,在本體不會因為撞擊而毀壞的情況下,大部份能量會轉移到敵人身上,以極端的說法恐怕就是「有沒有被光速擊中過」。

  蒼彈的箭不至於擊飛敵人這麼誇張,況且敵人也不是死物,遭受到巨力衝擊時就會自然而然調整動作來抵受衝擊以及取回平衡,然而光是命中就能夠迫使對方採取相應的身體動作,在極速的接近戰來說毫無疑問是超乎想像的強大效果,這個「停頓」由本來的一剎那延長到短暫的一刻,對現在的藍蝶來說已經是足以為所欲為的空檔。

  要侵蝕敵人外皮到挖開血肉,找出體內的核心加以毀滅想當然仍是不實際的事,但是看到蒼彈的箭居然有那樣的效果,迅即在心中重新評估戰力的藍蝶,也就毫不客氣地甩鞭纏住敵人,然後順著箭的勢頭把對方甩出去——

  若果基地人員透過螢幕看到這一幕,恐怕就連巴頓也會看得目瞪口呆,畢竟這可是人類史上第一次以單人之力把六公尺高、長達二十公尺的巨物從地面甩起來飛出去。

  敵人沒有感情,對於自己被甩飛出去的事情沒有感到半點震撼,牠們想到的就只有撞到同伴造成了障礙,要翻過身來亦需要時間,空出來的位置要如何填補。

  不論如何,對於著地展開衝鋒的藍蝶來說,敵人反應過來也好,反應不過來也罷,她要做的事情十分簡單,理論上本來應該由她來開闢前路,此刻倒是由上方的蒼彈以箭矢作為導引,她也就不作多想跟隨同伴的意思。

  「注意撞擊!」在上方準備像盪鞦韆一般一口氣從空中躍到前方的蒼彈注意到遠處其中一隻「粉碎者」出現異常的動作,一般來說牠們只會在有把握的狀況下才會使出全力衝刺,如今卻似乎準備朝著那空出來的位置展開這致命的攻擊。

  「假若是有組織戰術的話不難理解,就算衝刺完陷入沉默也有同伴能掩護自己,但是……牠們真的懂得?不只是埋伏,也包括配合戰術?」蒼彈此時已經擺盪了一圈,在飛出去的同時目光放得更遠,她認為要考慮敵人較後位置的變化了。

  多得蒼彈的提醒,藍蝶也注意到了做出全力衝刺預備動作的「粉碎者」,而且也正如蒼彈的推斷,那條衝刺路線剛好為那隻被甩飛的「屠宰者」補上空檔,要是驀然闖入的話,毫無防備之下遭受那樣的攻擊說不定就沒有之後了。

  「可是,真的嗎?」藍蝶遲疑了不到半秒的時間,毅然決定走入死地。

  蒼藍在過往已經面對過「粉碎者」無數次,作為犀牛外形的敵人,雖然單以身體長度而言比起「屠宰者」短得多,但因為其外形給人一種厚實的感覺,質量上說不定不比「屠宰者」輸多少,事實上牠亦不如外形那般遲鈍,單是近乎無法閃躲的全力衝刺就足以證明其速度。

  只是,藍蝶剛剛成功把「屠宰者」甩了出去,她不禁想著如今的自己是否真的需要如此懼怕「粉碎者」,這個問題將會成為接下來逃出生天的關鍵。

  此刻藍蝶的精神集中到極點,始終「粉碎者」的全力衝刺一直以來都有著迅如雷電的印象,那真的是電光火石之間就會宣告一切完結,更是有著要是沒察覺到全力衝刺的先兆就絕對逃不過的說法。

  全身的痛楚與精神侵蝕彷彿在這一刻都離藍蝶而去,她甚至覺得自己能夠看到空氣的流動,周遭一直行動著的敵人就像靜止了一般,她的眼中漸漸地只剩下那隻即將要展開全力衝刺的「粉碎者」。

  「粉碎者」那個即將使出全力衝刺的細微預備動作已經出現了好一會,藍蝶甚至有點等得不耐煩的感覺,不過這樣的想法恐怕沒有真正的形成又或者殘留下來,她就是瞪著那頭縮著脖子準備把鈍角在衝刺時頂出去的大犀牛。

  終於,那一刻來臨。

  蓄勢待發的「粉碎者」解放全身的力量,化身成巨大的砲彈朝著藍蝶衝去,正好空出來的空間成為絕佳的跑道,身在中央的藍蝶毫無疑問是最佳的靶子。

  「好慢……」藍蝶覺得有點難以置信,甚至懷疑那是否真的是「粉碎者」的全力衝刺,但根據過往的經驗,再加上蒼彈的提醒後她就一直注意著對方,實在不太可能看錯。

  藍蝶只覺得眼中所見的是啟動了快速播放的幻燈片,即使再快也就只是幻燈片,直至這時她才意識到與「未知」連接的這股力量到底有多強大,四周一切都變慢了,她卻能夠一如往常地行動。

  在任何人看來,「粉碎者」的衝刺都是在眨眼之間發生,那麼藍蝶所達成的迴避,說成是瞬間移動也不為過,她僅以最低限度的側跳躲開衝刺的軌跡。

  至此,藍蝶重新修正心中的作戰計劃。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