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那些我們所犯下的罪》【軍事篇】第一七八章:挾著尾巴

黑霧 | 2021-04-20 10:44:38 | 巴幣 2 | 人氣 52


  這座傭兵公會大樓高兩層,佔地之廣足有三、四間民宅寬闊,以紅磚搭建而成,位於市集的一角,與周遭商家的黃色泥磚相比顯得相當特別,要說是有點殘破也不太對,至少從木窗與有點脫色的磚塊看起來有好好洗涮,但從細微處會看到磚塊經歷過歲月的摧殘而散佈著不少裂痕。

  兩面開的大木門被傭兵粗暴地推開,立即傳來內裡吵雜的人聲,雖然會挺叫人在意隔音措施做得出乎意料地好,但當下更叫人想要問的是為何這裡比外面的市集還要嘈吵。

  「艾因團長,我們回來了啦……」在這隊伍裡擔任小隊長的傭兵大聲高呼,顯然是習慣了這個地方的模樣。

  那些三五成群各自忙著自己事的,並沒有因為這道叫喊而停下手上的工作,他們一些人圍在桌前指著桌面上的卷軸在討論著什麼,另外還有些正在四處匆忙地走動,還有些則是搬運著木箱,看起來全都非常忙碌。

  大概過了一陣子,黑鴉這一行人因為沒有人理會,帶頭的小隊長猶豫著是不是應該直接進去找艾因時,總算有人稍微空閒下來看到他們這一行人,便幫忙以更大的聲音朝內裡叫喊。

  沒錯,把同樣的內容以更大的聲量叫喊一次,然後其他人還是繼續忙著自己在忙的事。

  不同的是,大廳深處其中一個房間的門突然「轟」的一聲打開來,本來褐紅髮綁著側馬尾的漂亮長髮此刻有點髒亂地翹起來,以缺少了平常那種爽朗而是有點粗野的語氣咆哮:「誰在那邊亂喊?不是說了有重要的會議在開……」她一邊喊一邊掃視現場,自是立刻就看到站在門口處的那一團人。

  「哦……原來你們到了啊……」艾因小聲地自言自語,大概是因為自己的團員加上黑鴉的關係,姑且算是收起了臉上的不耐煩,快步穿過人群走到眾人所在之處。

  只是當艾因走到眾人面前,想著要慰勞一下團員時,卻發現黑鴉雙手被麻繩綁著的模樣,張開的嘴巴就那樣停下來不再闔上,半晌都擠不出聲音,那些團員見狀則是一臉疑惑,他們大概也鮮少看到自己的團長會露出這麼一副不可靠的模樣。

  就在小隊長準備說些什麼時,艾因總算反應過來,然後苦笑著搖了搖頭阻止了小隊長,「抱歉啦,黑鴉,看來有些誤會。」她親自走到黑鴉面前,替他解開了麻繩。

  「沒關係,我能夠想像到當中的原委,我也懷疑過會不會是妳暗地裡的指示,結果不是真的太好了,這樣就算打平了吧?」

  「太過善良給別人下台階可不是什麼好事啊。」艾因嘴巴上雖然這樣說,但還是禁不住露出微笑,然後重新望向自己的團員:「你們去找咖嵐報到,他在二樓,關於狩獵賽的事先報告結果,獎賞的事之後再說,目前有重要任務。」

  聽到指示之後一眾傭兵也不多說什麼,直接領命前往二樓,至於黑鴉則是在艾因的帶領下去到了她之前走出來的房間。

  和外面簡約的佈置不同,這房間既鋪設了地毯,牆壁上也掛了些畫作,傢俱看起來也有種華貴的感覺,立即就會讓人聯想到貴賓室之類的地方。

  房間裡還有二人,一人穿著方便活動的輕裝站在深處的窗戶前望著街道,另一人則是因為身材有點發福而整個人陷進柔軟的單人座沙發中,前者聽到開門的聲音後便回過身來面向門口:「處理完雜事了嗎?那麼繼續本來的……」年近四十的他打算重啟中斷的對話,可是他注意到了艾因身後還跟了一個人而打住了。

  在這個時候接話的則是那個試著從沙發上起來卻失敗了的中老年男人:「咳咳,艾因,在妳身後的就是那個之前提到,從『人民共榮』那邊來的魔法師……記得是黑鴉,對吧?」

  因為艾因沒有回應,黑鴉知道這是叫他自己說的意思,當下他也唯有硬著頭皮回答這位可能有著相當地位的人:「是的,我因為某種原因得罪了『人民共榮』的大人物所以逃亡來到貴境,以及目前為了阻止『永劫罪孽』而努力。」

  「就算從艾因那裡聽說過,現場聽到本人如此宣稱仍然叫人感到相當震撼呢……而且真的這麼年輕。」胖男人先是頗為感慨地如此評價,然後才察覺自己有點失禮而說了聲「抱歉」,此時他已經放棄從沙發上起來了,「失禮了,我是崗多城自治組織的……姑且是被推舉成為首相的弗魯德。」

  「同屬崗多城自治組織,警備隊長彼得。」站在窗前擁有一雙銳利眼睛的男人也接著自我介紹。

  「幸會幸會……雖然我很想這樣說啦。」艾因直至這時才以有氣沒力的聲音搭話,其實她從出去接黑鴉的時候就感覺得到很累了,「不過我覺得自己應該要一盡地主之誼,加上黑鴉應該也對這裡很陌生,我帶他去四周逛逛,也順便給他找個落腳處……」

  「喂,艾因!妳又找藉口逃……」

  可是彼得的話沒能說完,因為艾因在說的時候已經抓住黑鴉的手臂,頭也不回地拉著黑鴉離開了房間。

  艾因才帶著黑鴉經過,現在又立即回頭,自然惹來了一些人的注意,但似乎不論周遭的人打算說什麼,甚至是彼得追了出來也好,艾因似乎抱著必死的決心拉著黑鴉離開了傭兵公會。

  黑鴉雖然才剛來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要他推想個大概恐怕也沒多難,很可能是「暴風雨」的紅九跑了,崗多城的自治組織就只好抓住把「黑鴉」這個訊息帶來的艾因,急著商討關於「人民共榮」的對策,如此一來也能解釋為何公會內這麼忙碌。

  不過與其說黑鴉體諒艾因的苦況,最主要是他沒有拒絕的理由,有個熟悉的人願望當自己的嚮導,那是再好不過的事,至於艾因逃避自己身分的責任,那就是她自己得要負責的事,他便不需要僭越替她多想擔心了。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