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甲冑少女終將在戰場上逝去》一一六:限制解除

黑霧 | 2021-04-16 11:08:59 | 巴幣 4 | 人氣 50


  到底界線是什麼,數值是多少,不論是蒼彈或者藍蝶都不知道,甚至假若現在有支援人員讀取到二人已經迫近七十的連接指數,也不會知道她們當今的異常體驗到底打從數字提升到多少時開始的。

  痛楚能有多少?

  人類當然有研究過並嘗試以數據劃分,像是男人最痛又或者女性分娩,這些都是少女們沒有經歷過的,但要說有什麼能超越剝皮拆骨、烈火焚身的話,恐怕也很難找出什麼比較,畢竟痛到那個程度也沒什麼好比了。

  因此要說那條界線是極痛的界線,在那之後不論連接指數如何提升,痛苦也變不出什麼新花樣的話,也算是一個合理的說法。

  換言之,「物理」上的刺激到達界限之後,為了讓少女們屈服只能從另一個範疇著手——精神層面。

  自我的剝離,蒼彈的腦海間有一瞬間閃過這樣的念頭。

  痛楚依然存在,那是叫多少人來體驗也只會用「死去活來」來形容的痛楚未有一刻停歇,但這些彷彿能夠暫時置之不理,越過那條不應該越過的界線之後,二人聽到了惡夢般的呢喃。

  不是在耳邊,而是在心底裡,在腦袋裡,那說不定是「自己」的夢囈。

  「披薩、喇叭、拼圖、鬧鐘、沙礫、藥水、指甲、無線電、雨傘、遊戲、拉布拉多、新娘、屍體、酒精、茶壺、布偶……」

  沒有脈絡,想像不到當中有什麼關聯與邏輯,就像完全隨機般出現的名詞,有點似是在分散少女們的注意力,誘騙她們思考這些無關痛癢的事,也似是在奪走這些「名詞」,一旦出現過後就無法再回想起來,不再知道那是什麼。

  蒼彈與藍蝶都不知道那到底是什麼,只是有種想哭卻又哭不出來的感覺,然後整個人變得頹然不想再動,只想要回憶那些、找回那些在腦海中閃過的事物。

  「藍蝶!妳還好嗎!」蒼彈以近乎咆哮的聲音試著把自己拉回現實中。

  「勉勉強強……妳也有聽到內心的聲音嗎?」藍蝶試圖向同伴確認狀況。

  「嗯……有夠糟糕,這該不會是什麼燃燒記憶換取力量之類的機制吧?」

  「不會,黑刀她沒報告任何記憶障礙。」

  「妳還能想到這點反駁,看來真的撐得住啊?」蒼彈是打從心底裡佩服,此刻光是沒有發狂互亂行動,依然單手抓住箭矢懸掛在半空中,她都覺得自己很厲害了。

  「要回去。」

  藍蝶這簡單的回答,叫即使在這狀況下的蒼彈還是禁不住露出微笑,「是啊,要一起回去。」

  這樣的想法並沒有讓蒼彈覺得輕鬆那麼一點點,腦袋裡仍然像是有另一個自己以熟悉的聲音讀出莫名其妙的名詞,一般來說只要忽略那道聲音就好,然而這個聲音特別之處就是自己的聲音,總是會令人覺得就是自己說了那樣的話。

  這個狀態也算是持續了一陣子,蒼彈也隱約理解到這個現象背後的用意,說白了就是卸除她們的心防,好等「未知」可以達至精神上的連接,完全支配少女的身心。

  「說實在的感覺超噁心,不是自己的自己在說話,還要想辦法不去聽自己的話……」蒼彈在心裡抱怨,之所以要做這種無謂的抱怨,多少也算是一種維持自我的做法。

  「蒼彈,妳覺得力量有加強嗎?」並沒有疏於戒備下方的藍蝶,提出了目前至關重要的問題。

  「感覺一個人就能把這裡清場,倒不知道這是真的,還是那該死的『未知』讓我這樣認為,藉此想我把身體交給牠了。」蒼彈這番話不是在開玩笑,她們需要互相確認對方的狀況。

  「真不巧,我也有這種感覺……」藍蝶表現出來的感覺似乎沒有蒼彈那般受到嚴重的影響,「這說不定是超乎想像的質變,太強反倒難以操控。」

  「就算如此,還是只能上啊。」

  「那麼倒數吧,誰來?」

  「別數了,妳動,我就跟。」

  聽到這種有點隨便的答覆,叫藍蝶不禁皺了皺眉頭,她知道這番話背後的意思是蒼彈打算一同戰鬥,一同行動,換言之這將有別於以往的絕大部份戰術。

  儘管無從否定得到現在這股力量的她們是否適用於過往制定的戰術,然而一下子就拋棄一切打算順從本能,這多少還是讓藍蝶感到抗拒,不過現在也不是能夠多說什麼的時刻,既然搭擋如此認為,她想了想後決定不對此多說什麼。

  藍蝶吁了一口氣,把「立牌」、「紙巾」、「起司」這些聲音壓制住之後,她放開了抓住箭矢的手,整個人便隨著重力自由落體。

  假若那些敵人擁有情感的話,肯定會對獵物主動從高處落下感到震驚,從而說不定會反應不過來錯失這大好機會,然而那些正在努力往上爬的蜘蛛型敵人沒有受到這異常的情況所影響,在捕捉到藍蝶的舉動後,立即就停止了以鋒利的前足挖洞,紛紛舉起來等待著藍蝶落入攻擊範圍。

  只是那樣的未來並沒有發生,漆黑中一道似乎夾帶著火花的暗藍色光芒閃過,到底是快得僅是破空也足以擦出火花,還是真的覺醒了特殊力量實在不得而知,唯一的現實是這條穿梭空中的蛇咬住了蜘蛛的頭部。

  藉由纏繞,藍蝶猛力一拉之下整個人加速撲入蜘蛛的懷中,那力量之大導致其速度快得就連蜘蛛都沒反應過來,畢竟牠正因為脖子被鞭子纏住而想要利用前足嘗試將其割斷,不過就連揮舞的動作都沒出來,藍蝶便已經一腳踩在牠的身體上,把牠當作踏板,把鞭子鬆開的同時朝著地面衝刺。

  蒼彈的行動時機僅比藍蝶慢了半拍,她並沒有放手離開弓矢,而是收腰就像做屈體前伸那般以腳背勾住箭矢,空出的雙手在舉弓取箭的同時也調整好箭筒的角度免得箭矢因為整個人倒轉而掉落,接著她以神速接連射出了三箭。

  不過,這三箭的目標卻不是下方的蜘蛛,而是藍蝶將要前進的路上敵人。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