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我的賽博龐克-15《科技之書》

西河 | 2020-12-05 17:20:39


  這篇文章有個很誇大的題目,是《生命之書》,大意是說一個有觀察力的人,對他所碰到的事物精確而有系統的觀察,能因此得到多少知識。─《血色的研究》


  午後,陽光還存載熱力,飄著細雨,一絲冷意點在蒼白的肌膚。行道樹、咖啡廳、路邊停的汽車、抬手接著雨困惑的行人、高樓大廈,飄舞著旗幟的廣告、玻璃所反射的大眾、公共長椅。每一個都是那麼的可口親切。
 
  這不禁讓我想起一個我小時候看過的故事,年代久遠,但歷久不衰;一個關於血紅色的研究。那一篇文章中有一個很誇大的題目,叫《生命之書》。
 
  『由一個人一瞬間的表情,肌肉跳動,或眼睛的一瞥,就能夠徹底明白一個人心底最深處的想法。』
 
  『由一滴水,』作者說道。『一個邏輯學家可以推論出一大片大西洋或一條尼加拉河,即使他從沒看過或聽過這兩個地方。』
 
  此刻的我正穿著能阻擋雨水的風衣,走在這樣涼爽的城市之中。一座高度程式化的都市,人類高度的被集中。每個行人匆匆忙忙、為了各自的感性而奔波著,對他人所畫的大餅而對未來抱有嚮往。總不安於先天的漫無目的地過活,又要索求種種亂七八糟的一生意義,把簡單樸實的一生想得混亂渾沌,忽然這種強大的割裂感在任何一個午後的街角迎面襲向了任何一個人,產生了荒謬,主觀和客觀,感性和理性;在此時此刻相遇了彼此。原本熟悉的世界一下子叫人不安起來,把人叫醒了……
 
  ……人到底是用感性去探索的藝術家,絕非是理性思考的科學家。
 
  『由一個人的手指甲、大衣袖子、鞋子、褲管膝部、食指及拇指硬化的皮膚、表情、袖口……』
 
  現在不需要這樣了。我只需要一支手機,一項頂尖的駭客技術(註:如果你打算租借這項技術的話,我願意提供私人諮詢),只要輕輕的觸碰一下,迎面而來者的年齡、職業、生日、健康報告,興趣嗜好、交友圈、存款等等,瞬間便會如浪潮般匯入小小的螢幕裡。
 
  我可以看出,這個手背上有一個船錨刺青、有海味道的黝黑女子是個退伍的海軍陸戰隊士官。我還可以知道那個從出租公寓同房仲出來的結實單身漢正在尋覓一個能分攤房租的室友,而且他是個醫生,還是剛從阿富汗回國的。
 
  「你用眼睛看,卻沒用心去觀察,我的朋友。」
 
  一點也不錯!那在露天座位的飲料店的用戶,情不自禁撥放電影情節中迸出的句子總結的很好。也由於他並未把公眾利益放在第一順位著想,不免讓周圍的人們聽見不必要的噪音,因此我有必要對他這樣不謹慎的行為開張罰單,以茲警惕;開個小玩笑。當他下次提款時就會明白自己的惡行了。
 
 
 
  這項程序的發明人也許只是期待這項發明能讓人類的生活便利快捷?他也許從沒想過這項程序除了防止犯罪,提升生活,還可以幹著古老下流的勾當;敲詐、勒索。這些一個個不可告人的秘密,可能是外遇、不堪回首的往事、陰暗的過往等等。以前人們還需要用買的才得到的情報,現在只要掌握技術,幾乎是免費。人們怎麼能如此輕率的將這些東西交托給網路呢?放縱!實在太放縱了!
 
(註:元老院→這套系統,原本是希望能創造一套無意識的高級智能,來大大提升政府的行政效能,以解決政府一直被人詬病的行政缺乏效率。)
 
  若不想將這些公諸於世,人們會為了這些資訊付錢。只要能知道一個人的弱點,他就能控制住這些人。而一個人有多少力量,取決於這個人能控制多少人。這也許就是所謂的科學家的悲劇吧!
 
  「該死!打死這個小偷!」
 
  我嚇了一跳,手機解鎖著提款機差點摔到地上。從我這自動匯款機旁逃出一名乾癟的小偷,四五個大漢怒髮衝冠的對著這現行犯窮追猛打。他們將他壓制在地上,準備施以暴行,似乎完全沒想過要給他留條活路。呦!這給我上了一課,即便感覺是能駕馭規則的神,也一定要小心謹慎,因為那只是一種誇大不實的幻覺。
 
  反抗?別鬧了,這種事社會不是早就習慣了嗎?
 
  市井小民還沒有那麼快醒悟。起床、搭電車、四個小時的辦公室或工廠、吃飯、搭電車、又四小時的工作。禮拜一、二……周而復始。反正也不愁吃穿,想買什麼就買什麼。
  就算事實明白的攤在他們眼前,由於超過了常識所能理解,人們只會把它當作是玩笑解嘲,或許他們早已習慣對複雜的事情不聞不問了。何況真正影響世界的鬥爭通常都是關起門來在進行呢。
 
  因此這個社會是否存在這樣一個柯南道爾筆下這樣一個虛構人物:C‧A‧M。當你站在動物園蛇籠前面,看著那滑溜、劇毒的東西,張著那對死魚眼睛和那張邪惡扁平的臉。這個人;一個資本家、或是一幫資本家,就在雲端金融區的某個大樓裡,自在悠閒地看著螢幕,同時正威脅、幫助、制衡著政治黨派等等各方面的勢力,將他們玩弄於股掌間呢?
 
 
 
  古老和未來相互交融矛盾與和諧相互並存。這樣的一個世界裡,高科技工具,對我們來說有種神秘的色彩,這個現代巫術還沒那麼快去祙。要等到這項知識變成常識的時候,如果人們能夠趕上知識大爆炸的速度的話。
 
  感謝上帝。

73 巴幣: 0
小魚達
這文章讓我想到Gamker攻壳,的仿生人那一集,最後的結論。
人會慢慢習慣被系統統治,而變成仿生人。
大概就像被中共統治,變成小粉紅一樣。
但我認為人也會進化出,可以反抗系統的能力,
像駭客任務那樣的世界,只是無數可能中的一種。
更可能的是人類和系統會和平相處,因為這才是最合乎雙方利益的結果。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IQKAE-E8sA
2020-12-29 00:50:30
西河
這邊某些借了Gamker早期和其他UP對頑皮狗的講解,感覺這樣的世界真的已經發生了
我個人沒那麼樂觀就是了
2020-12-29 22:35:59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