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我的賽博龐克-14《自由之路》

西河 | 2020-11-28 11:27:10


  伊比鳩魯:崇拜神祇是浪費時間,死後一切不復存在,而生命的唯一目的就是享樂。
 
 
 
  某一天,最終在一個秋高氣爽的早晨,我打定主意離開了那裏。
 
  那個人好像料定我會在這一天走似的,他似乎能看穿我的行動和思維。離聚落的不遠處,他和他的太陽能車就等在那裡。「就這麼不告而別?」
 
  「我怕告訴你,你會追上來。」
 
  「哎,真是出乎意料。不過,更令我訝異的,妳怎麼沒看出來我也想走呢?」
 
  我皺眉。「你也想走?」
 
  他笑了笑。「因為我也不是他們的一員。我是個過客,而妳是個旅人。那裏,雖說是充滿了希望、友愛、反抗的精神──就他們的說法啦!但我很懷疑,他們的反抗精神到底是真的?還是另一個以真神的名義宣揚,背地裡幹著醜行的虛假宗教?」
 
  「所以你離開了?」
 
  「那妳呢?」
 
  「我還在尋找東西。」我說。
 
  「而我要找的東西不在那裏。」
 
  「也許我們可以結伴同行?」我提議。畢竟……這裡導航沒有用處,我需要一個會開車的人領路。
 
  他沒預期我會這樣講。嘿!膽小鬼。
 
  突如其來,一個醉漢喝個爛醉,東倒西歪的從附近的樹林裡緩緩步入視線之中,他通紅的臉對我們發出;幾乎是反射性地微笑,忽然又醉倒在路邊。
 
  「怎麼辦?」
 
  我搜索他身上的口袋,找到他家的鑰匙,我點開開關,這樣他家的機器人就能順利的找到他。「這樣就好啦!」
 
  「他家裡的人發現他竟然跑到外面喝個爛醉怎麼辦?」
 
  「總比在這裡曬成人乾強吧?」
 
 
 
  「不論如何,」我說。「終於不用整天吃素了。」
 
  「雖然這不太道德,但我得同意;泛神論的眾生平等……太過崇高了,不適合我這俗人。罪過、罪過。」
 
  我們正開下山,這些希朋覺們把聚落蓋在山上;那些還沒被開化、自然未受到人類抵抗之地。當然他們來之後就不完全是了。
 
  白色碟型房子圍著樹建,活脫像是奇幻文學裡精靈族的住所。有些房子蓋在洞穴裡,說是:為了向托爾金致敬。
 
  這裡的苦行者過著很魔幻的生活。他們根據魔戒建造低矮、寬敞、舒適的房子,有圓形的窗戶和圓形的門。他們特喜歡抽菸,嚷嚷著這是一門獨特的藝術,還專門為它著作,分析煙草的品種、以及如何種植。
 
  平常,這裡的人總是無所事事,常常搬張椅子坐在門口、從事自然藝術、或研究思辨宇宙與人生的奧秘,很快便過完一天。最後他們終於想出研究種植、栽培各式各樣的煙草來打發時間。此後種植和享用這些煙草佔據了他們大部分的生活,由於品種精良,山下的人爭相向他們購買,而他們也樂於與城市人分享。
 
  聚落中間是棵參天巨樹,被黑色城牆(每一大塊都是結實的太陽能板)所圍繞。一開始的確令我嘖嘖稱奇,可我問了這裡的人,他們竟說這棵樹是靠科技才長得如此浩然挺拔,我的敬畏之心就少了一分。那棵樹根部中空,希朋覺們利用那塊空地建立神聖的宗教廣場,進行禮拜和繁瑣的宗教儀式。
 
  這裡不是從來沒有存在過真正意義上的理想主義者,但你們猜猜看他們都去哪裡了?被市場和競爭淘汰了,想留下來的只能沉默而不作聲。
 
  至於這些宗教家、環保人士、和平主義份子如何生產?他們會到城裡,尋找善心人士為他們募款、甚至定期舉辦心靈之旅的療程,辦音樂節、藝術節。他們有機器人替他們在山下耕作,這裡可沒有電子娛樂設備、沒有網路(一聽就知道很不方便,根本不是人過的日子),遠離塵囂。
 
 
  這巨大的自然遊樂園的門前刻著的就是這樣著名的一段話:「崇拜神祇是浪費時間,死後一切不復存在,而生命的唯一目的就是享樂。(他們少寫了下一句:快樂得來不易。還有:快樂是件辛苦的差事。他警告門徒無節制的追求享樂很可能帶來的反而是痛苦。這才是伊比鳩魯所要帶給我們的啟示。)」
 
 
 
  我們現在就開到了這個門前。
 
  「所以你在找什麼?」我回到開始時沒問他的問題。
 
  「反抗。」他說。「這裡啊,雖然像是那墮落的大城市。但……我不會說那是反抗,我感覺那更像是以反抗之名為藉口的一種逃避。」
 
  「這群藝術家啊!」不免,我有些諷刺地說。「比起踏實的一分耕耘一分收穫,他們更喜歡不負責任的嗑大麻。」
 
  「那是!這畢竟這沒傷到任何人嘛!」
 
  「溫柔的呼喚容易變成荒誕糜爛的正當藉口,然支持它的學者們(僧侶)和他們要看管的綿羊一樣,與其正視問題,不如在宗教經典裡麻醉逃避。要我說,世上就沒有一個對的東西。參考、參考,但別拿香拜拜。」
 
  「慈父母多敗兒。」
 
  「『有時候一場雨,能讓這些人渣從街頭上消失。』瞧瞧離經叛道的藝術家們都打破了什麼?人性都碎的面目全非了。垮掉了、垮掉了。這便是破碎的藝術。」
 
  「哎,這些可憐人,反叛不過是想尋求認同罷了。」
 
  「現實太多苦痛,人們被灌輸各種成功飛越的價值觀,活在只有中樂透才能完成的美夢。但這些不是逃避的理由啊。」
 
  他忽然問。「妳真的認為他們是藝術家?」
 
  「不然他們是什麼呢?」
 
  「能在生活實踐藝術的人才能算真正的藝術家,他們充其量只是工匠。『雖小道必有可觀者,致遠恐泥。』藝術家到哪都是藝術,愛生活才是真正的藝術!藝術就在生活裡。」
 
  「當心啊!不管你正要寫什麼。魏晉南北朝和老莊佛學雜揉的清談案例還在眼前呢!」忽然我說。「道德、倫理、理念、是非衝突,相對和絕對……有時候我感覺,我來到這裡絕不是出於偶然。這個世界,很奇怪,我說不上來,這很難理清楚、要說明白就更困難了。」不知不覺,我就談到這件事上了。「你相不相信……就是,命運呢?」
 
  「不知道,不確定。妳是說每個人一生下來,老天就規定好他今生的任務嗎?」
 
  「大概是這樣。」我繼續道。「我們看似反抗著命運,卻同時也在不斷回應它的召喚。只是一個在過去,一個在未來。我們反抗現在已完成未來。究竟我為什麼會在這裡呢?這看起來混亂無章的一切,其實只是先天安排好的,只是等待我們去完成它。歷史!我們受其擺弄,無法接受的只是因為不相信這一幕演的是悲劇,而自己竟是那雀屏中選的台上主角。我最近在想,人到底有沒有自由意志?」
 
  「『心靈的意願是由一個因素來決定,而這個因素是由另一因素決定,然後再另一個,再另一個……人們會相信他們是自由的是因為他們瞭解自己的意志和欲望,忽略了致成因素……心靈的決定若扣掉欲望就不剩什麼了。』反正我是不信,從政治學的角度也認為這不可信。我們近代的政治嘛,隨著經濟學破產也破產了。」
 
  「你知道,我現在越來越喜歡叔本華的這句話了。『一個人只要可能就應該像偉大的天才那樣思考,而像普通人那樣說話。』」
 
  他尋找飲料杯子時不小心碰到我的手。「妳想去哪裡?」
 
  「不曉得,某天我突然意識到自己已經在路上。我不知道命運為我安排了什麼旅遊行程,但無論如何,盡情享受沿路的風光!」
 
  「真是個浪漫的建議。我離開大城市時苦思自由,可等我到了這兒,我才知道自己真正追求的是快樂、幸福。生產之所以重要,是因為它是能夠為幸福提供物質基礎。可沒有它們,就算自由了也是枉然。」
 
  「知道人生可以是平凡的,知道意義是可以簡單的,知道我是自由、無拘束的,知道幸福從來不是理所應當的。」我伸個懶腰。「現在嘛!我想我找到我要的了。所以要好好休息一下。」
 
  說了這些後,我現在有些頭疼,正好睡上一覺。

127 巴幣: 4
小魚達
單電子宇宙,有人說它是偽科學,原因好像是說有比電子更小的粒子存在之類‥‥
但是電子具有常常消失又會出現在需要他的地方。
所以推論,他能夠穿越時間,也就是說這世界像織布一樣被電子編織出來。

用比較容易理解的說法,你可以想像,假如有一位神,他在玩「大富翁」
而且玩70億人份,而所有的人,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他一回合一回合玩出來的。
(你不用管他為什麼那麼無聊,神的想法不是人能理解XD)

而若你有試過一個人玩4人份的大富翁,你就會知道,人是會偏心的。
會對某些顏色有好感,故意偏向那角色。但若是他太順利又會覺得不好玩‥‥
總之只有試過才知道,那種自已玩自已的矛盾是很莫名無理的XD
2020-12-30 03:02:22
小魚達
相論對,證明了這世界被光速限制,而電子的消失很可能是超越光速,
因此不受這世界的時間限制,所以由他組成這個宇宙是可能的
2020-12-30 03:03:16
小魚達
不過我之所以認同單電子宇宙,是因為我一直無法理解因果報應‥‥
壞人沒有報應,好人沒有好報,這世界真的只是隨機嗎?我認為不合理。
我一直覺得事物是有循環性的,雖然會被扭曲,
但一定有開頭和結尾,不然不可能存在。
2020-12-30 03:03:35
小魚達
而在看了單電子宇宙的假說後
我才明白,原來一為全,全為一,善惡是一體的,
轉世如同,昨日、今天、未來,一次次的睡覺醒來,
只是層次不同,換的東西不同。
睡覺醒來換的只是血液和皮屑,而轉世醒來換的卻是身體。
人轉世成人,靈轉世成靈,獸轉世成獸,像各星球各有各的軌道。
但一切的本質都是神的轉世,也就是說一切善惡我們都會自作自受XD
2020-12-30 03:03:44
西河
這個想法不錯
2020-12-31 23:50:37
小魚達
新年快樂**
2021-01-01 00:02:52
西河
新年快樂啊~
2021-01-02 13:42:36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