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鏡子藝術-1

西河 | 2021-10-23 22:02:16 | 巴幣 6 | 人氣 115


  那是在其他省份上的一個展覽。
 
  這件事我計畫很久了,特地在前兩個月多看了幾天診,就是為了能在今天安排上。展覽的地方在一處莊園裡,出發前我偷偷暗示了我那朋友,旅店的老闆是否與我前行?畢竟,以我這麼大的歲數,瑪莎也希望路上能有個照料。因此,他現在便拿著一本導覽手冊在那裏邊走邊翻。
 
  「藝術……」我的朋友打了個不太禮貌的呵欠。但他並沒有繼續談,怕壞了我的興致。
 
  「他根本是聯盟硬捧出來的,如果當時系列賽他沒有惡意犯規的話……」
 
  我正等著他哼聲應答,卻沒有聽到回聲,才發現我這朋友駐足在前一件作品上,不知凝視多久了。
  他就停在此處,聚精會神,也不管旁邊有人來來回回,彷彿他與這個作品都被暫時排除在世界之外一般。
 
  「喔。你多久會再回來這邊?」
  終於注意到我的目光,他匆匆抬頭一問。我知道,這樣的情況通常需要很久的時間,因此我便不再打擾他,逕自繼續我的心靈探索。(這樣我還比較愉快)
 
 
 
  ……
  「要我替你介紹嗎?」
  一個聲音朗聲說道。我(旅店老闆)抬頭,一看打扮……對面是個中年發福、蓄著一把鬍子……一個……不,我不認為他是上班族,他沒有那種被生活壓搾的沉重感……可能是位藝術家?
 
  我舉個婉拒的手勢,誠謝他的好意。但這位老兄像是聽不懂我說的話,自顧自地說道。
 
  「這是一面鏡子。如今這面鏡子沒有中間的玻璃,留在這的只剩下一面鏡框。依我來看,它不該被放在這裡,這是一件廢品、無用之物,已經失去了它的使用價值,卻被人當作藝術放在這裡崇拜。」
  他自顧自地說著,好像這樣有聽眾能聽他發表長篇大論讓他十分起勁。
 
  「我相信這東西放在這兒自有它的用意。」因此,我稍微表達了我的抗議。
 
  可是,這並沒有阻止他的滔滔不絕。「你知道這是聯合展覽,是聯合多的藝術家和蒐藏家,將他們認為的藝術品擺在這裡。
  「這面無鏡的鏡子就是我所提供的。」
 
  我還來不及組織要如何和這傢伙較量一下,這位傢伙(現在該說是先生了)卻告訴我自己是這位藝術品的提供者。
 
  他又說。「抱歉,但見到一個人竟如此專注的盯著它看,就很難不讓人想好奇這面鏡子在他腦中到底呈現著什麼樣子。」他指著我手上的手冊。「我想你應該沒很認真看導覽手冊吧!」
 
  我趕緊翻到關於這面鏡子的頁數,上面印著我眼前這位先生的頭像。「確實。」
 
  「你對藝術有興趣嗎?先生。」
 
  「沒什麼興趣。」我說。「或許換一種說法,我曾經對藝術有興趣,但現在……」
 
  「在你看過很多藝術作品後?」
 
  「它們就只是騙人的把戲。」
 
  「喔!」他思忖。「真有趣。所以你是陪別人來看囉?」
 
  「陪一個朋友。」
 
  「但你卻在這面鏡子前面駐足了?」
 
  「……或許這面鏡子有什麼魔力吧?我猜。」
 
  「你知道什麼是藝術嗎?先生。」他對我解釋。「我曾經聽到一個對於音樂的講法,那位演講者以,B鍵和C鍵解釋。每個音樂家都知道,要有悲傷的感覺的話,B後面要接C。」
  「可是,我們都知道,B的聲音和C的聲音單獨拉出來看都是無意義的音節,可是把它們組在一起之後,意義就產生了!」
  「因此,我認為,藝術就是把某些東西放對位子,只要東西放對了位子,就會產生藝術。因此,你會站在這裡這麼久並不是偶然。」
 
  「喔?何以見得?」
 
  「你自己都說了,藝術就是一個騙局。難道僅僅B和C聲音的組合就能直接產生藝術嗎?還需要一個一直被忽略、卻一直在場的藝術品。」他笑出聲。「就是你了,先生。你得到這裡來,與這些藝術形成和諧一致,產生共鳴。觀賞者本身也是這一整幅的藝術一環。沒有人,也就不存在藝術,因為藝術只是人類的想像。」
 
  他向我微微鞠躬,像是給他自己精彩的表演劃上句號一般。
  而我也覺得,他剛才說了這些話和我的某些理念是不謀而合的。
 
  「奇怪……或許我停在這裡確實不是巧合。」
 
  「你認為什麼是藝術呢?」
 
  「直到某一天,我才發現,藝術其實並不是真正的存在。」
 
  「哦?不存在?」
 
  「它們怎麼就存在了呢?」我指著那面鏡子。「藝術本來就沒有實體,它只是一堆概念、意識形態罷了,但人們被自己創造的幻象迷惑,認為藝術就在那裏。」
  「就像你說的,這面鏡子只是個廢品,它連最基本的反射功能都沒有了,可是,它卻被人放在這裡崇拜。」
  「人們崇拜的是什麼?不是這面鏡子,而是這面鏡子表示的意義。
  「可是這面鏡子所要表示的意義卻根本不在這面鏡子裡,我們在這鏡子裡絕對是找不到這個東西的。它存在於藝術家的腦中,透過藝術家在手冊上寫的言說所賦予,卻從來不在這面鏡子身上。」
  「進來參觀的人,每個人都瘋狂似的在藝術品上找著藝術家所留下來的意義、任何的隱喻等等,如同猜謎一樣。就好像它是一件藝術一樣,它就存在那裏一樣。藝術就這樣誕生了。透過藝術家、透過觀眾。」
  「其實,這裡擺的到底是什麼其實一點也不重要,如果擺的是一個水果盤,也一點也不會影響它的意義。」
  「藝術只是一群概念、意識形態、一種想像和意淫而已,而我們不斷的樂在其中,卻始終沒有真正的看到,擺在這裡的只是一面鏡子。反倒是普通人能一眼看出這其中的蹊蹺。」
  「這些意識形態的來源又來自於生活之中,所以人們怎麼好意思稱呼自己為藝術家,就好像自己真的創造什麼了一樣呢?」
 
  我旁邊的藝術家聽完後點點頭,十分贊同我的看法。
  「我想,這或許就是你會停留在這面鏡子前面的原因吧!」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