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獵頭者》 第四章之四 開端

名為星賊的草莓蛋糕 | 2021-07-24 00:44:49 | 巴幣 1172 | 人氣 264


  隔天上午十點,紅狐與青鳥就攜帶好裝備,自紅狐的簡陋住處啟程。
  這天的天空依舊灰暗。嫣紫、翠綠的霓虹奪走了路燈的風采,在大街上舞動肆虐。飛艇排放的廢氣讓底層的景物蒙上一層薄紗,有如死神降臨前的煙幕,對底層人民的健康降下無法逃避的刑責。
  街上的人潮仍舊洶湧,但他們只是各走各的。那樣子有如汙濁河底的鵝鑾石。雖然同處一室,彼此之間卻又毫無關聯。
  他們走入一間附近的酒吧。青鳥看著紅狐與酒保交涉,接著跟昨天在餐廳一樣,幾個戴著不起眼面具的保全把他們帶進了吧檯後頭的密道。雖然驗證身份沒花多少時間,但他們在作業時緊盯著青鳥的眼神還是讓她覺得心裡發寒。
  驗證完成後,保全領著他們進入了當地的獵頭者公會。雖然是初次來訪,裝潢風格與青鳥昨天去的那間有著些許不同,但垂掛在牆緣的吊旗以及天花板的巨大水晶燈看起來卻似曾相識。
  這裡大廳空蕩蕩的,紅狐一行人的腳步聲在整個空間之內迴盪。鞋跟敲打大理石磚產生的清脆聲響喚醒了青鳥內心對第一件委託的忐忑,以及一絲絲讓她感到困惑的感情──也許是興奮?
  保全──紅狐稱呼他們為「刃」──帶著兩人走向一根外觀類似煙囪的設施。他在控制板上點了幾下,青鳥以為是牆的地方化做閘門開啟。她被突如其來的動作嚇得倒退,隨即又向前踏了一大步,彷彿要向周圍宣告自己的堅強。
  在走進煙囪、閘門關上並開始移動後,青鳥才發現原來這是一座通往較高層數的電梯。
  電梯剛啟動時,她原本還有點擔心,不過看來是杞人憂天了。這趟旅程還算平穩,雖然品質跟頂層的電梯仍舊無法相比。
  閘門向上滑開。出現在視界中的,是陰暗卻異常寬敞的下水道。帶有異味的汙水從青鳥的皮靴下緩緩流過,她強忍住墊起腳尖的衝動。
  透過插入的芯片,青鳥的雙眼快速地適應黑暗,周遭的景物也變得一清二楚。
這裡的味道難聞歸難聞,環境已經比底層乾淨許多。下水道底部與牆角雖然有著經年累月形成的深色污漬,視野範圍內卻不見一隻老鼠。離汙水較遠的上方牆壁也被重新粉刷過了,白色的「E-34」區域代碼靜靜地躺在上頭。
  細微的轟隆聲引起了青鳥的注意。她轉頭,正巧看見電梯的閘門閉合。現在那裡只是塊普通的下水道牆壁。
  「門……」她指著那道牆驚呼。
  「記好位置,我們還會再回來。」
  在換好替代的面具後,他們就在紅狐的帶領下離開下水道,回到了地面。
  他們藏身在一條暗巷。因為紅狐已經駭入巷子裡的監視器,所以青鳥到柏油路上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用力踩踏地板,想把黏在靴子上的髒污弄掉,但是汙漬依舊頑固地附在他的鞋底;紅狐則在旁邊測試著手上的攝像蜘蛛,測試完後又塞回大衣裡去。
  等到徹底死心、不再用鞋底刮牆壁後,青鳥步出窄巷。
  外頭的人行道十分寬敞,兩排種植在開放式溫室系統中的行道樹為整條白色的道路添加了不少生機。在部分區域,人造力場連接著樓緣與樓緣的平台。散發淡色螢光的薄膜籠罩住整座和平鄉的高空,不少行人若無其事地走在力場上,兩側的警戒帶讓他們不會有隨時可能從高空摔下的疑慮,力場隨著他們的腳步湍起陣陣的漣漪。
  這裡是頂層。
  她回家了。
  一輛飛艇從青鳥的眼前的大馬路快速掠過,擋住了她望向力場的目光。尾翼勾起的氣流輕拂她的髮絲,她深吸一口氣,都快忘了沒有汙染的空氣原來是如此清新。之所以會如此,是因為這裡的廢氣都被中央的污染處理裝置抽去了,接著連同汙水等廢棄物一起排到底層。
  想到這裡,青鳥的愧疚油然而生。暌違一天又回到了頂層,她的身份卻已然發生了改變。她再也不屬於這裡了,而這裡也已然容不下她。明明應該是這樣才對,回到家園實際上卻讓她安心了不少,這讓她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謎樣矛盾。
  「別發呆了,等一下也是。」紅狐打斷她的思緒。他轉了一圈認定了方向,隨即邁開步伐。「晚點見到委託人時,發呆可不是件好事。」
  在頂層一處豪華公寓內,紅狐與青鳥坐在落地窗邊的柔軟沙發上。窗外播放著屋主選擇的風景,是一片沉靜在月色之中的寬闊雲海。
  他們的對面,坐著一位從外表看不出年齡、臉上戴著頂層配給的普通白色代碼面具的男子。不過青鳥能肯定他絕對「有點」年紀,因為他身上的大部分器官都已經被替換成了機械義肢。會這樣做的人除了義肢的狂熱粉絲之外,就只剩下實際年齡超過身體壽命極限的人了,而後者似乎比較有可能在頂層出現。
  這位男子,就是這次的委託人。
  雙方就定位後陷入了沉默。結果最後是委託人率先開口。「妳的耳環很好看。」
  青鳥一楞,發現自己正無意識地把白髮撥到耳後。「……謝謝。」
  「先來自我介紹一下。」委託人的聲音從喉頭的發聲器傳出。他的聲帶似乎壞了。「還請稱呼我為『馬修』。」
  「紅狐。」紅狐簡單地點個頭。
  「青鳥。」她也有樣學樣。
  馬修將手肘靠在桌面上,雙手交扣擋住了他的下巴。「那麼我們切入正題吧。紅狐閣下,您應該會對一件事感到很困惑──那就是為何會我要求與你們在頂層見上一面。」
  「我相信您做人光明磊落。」紅狐並沒有動搖,仍維持著端正的坐姿。
  「哈哈哈!如果我真的如你所說,大概也不會雇傭獵頭者了吧。」馬修似乎覺得紅狐的反應十分有趣,「不過話說回來,我也希望你擁有相對應的職業道德。拿了錢就要把事情辦好,你說是吧?」
  「那是當然。」
  「嗯。」馬修滿意地點點頭。「那麼我就來詳細解說一下我的委託。今天,我約了一位『老朋友』見面,讓他還個東西給我。」
  「老朋友?」青鳥有些困惑。「那為什麼要──」
  紅狐用手輕抵她的嘴,嚴厲地瞪了她一眼。「失禮了,請您繼續。」
  「小姑娘,有些事情妳還是別知道得太詳細比較好。」馬修以警告的語氣說道。青鳥隔著一段距離都能感受到強烈的壓迫感,不由得吞了口口水。「他十分謹慎,只肯『單獨』跟我見面。但是,因為以前的往事,我無法判斷這次會晤是否會威脅到我的人身安全。」
  「這就是你讓我們『不靠近你,同時卻又要保護你』的原因?」
  馬修點點頭。「是的。見面地點離這裡很近,兩位只需要待在這裡,並且利用帶來的儀器與觀察我的行蹤就好。」
  「了解。」
  紅狐請馬修起身,開始把追蹤器等儀器安置在他的身上,而對方也十分配合。青鳥則趁這時候檢查攝像蜘蛛。她輕點一下黑色方塊的表面,方塊延伸拉長、旋轉變形,最後成了一隻具有六隻擬足與攝像鏡頭的小型機械。
  她把攝像蜘蛛放在地上,開始嘗試著操控。蜘蛛先是歪歪斜斜地往前踏了好幾步,然後開始原地旋轉,最後整隻倒翻了過來,擬足在空中瘋狂亂踢。接著蜘蛛又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翻了回來,流暢地爬上牆面,青鳥這才發現紅狐接過了控制權,似乎不想讓她繼續操控,這讓她在面具底下賭氣似地鼓起雙頰。
  「準備就緒了。」紅狐對馬修說。
  「那好,我也差不多該出門了。」馬修走到玄關,拿起吊在掛鉤上的長大衣與紳士帽。「我的性命就拜託兩位了。」
  說完他就離開了,留下紅狐與青鳥兩人獨自待在寬敞的公寓內。
  青鳥坐在沙發上,義眼的視界附在馬修身上的奈米攝影機上,緊盯著他周圍的一舉一動。紅狐則靠在她身後的牆上,專心致志地操縱攝像蜘蛛,讓它可以跟上委託人,緊盯著他周遭可能會危害到他性命的一舉一動。
  他們已經維持這個姿勢一整個小時了。雖然馬修在先前交談時表明會面的地點「離此處極近」,但是看來在步行的速度下也要耗費不少時間。
  青鳥揉揉腰際。因為同一個姿勢維持太久的關係,導致她現在有點腰酸背痛。她看著落地窗外。在馬修出門後,落地窗上美麗的雲海消逝無蹤,取而代之的則是外頭和平鄉的實際景色。馬修的飛艇停在陽台的小型私人空港內,車款就算跟其他頂層民相比也可說是相當高級。
  「紅狐。」
  「怎樣?」
  「原本應該是『我們保護馬修』才對,為什麼現在好像變成了『他保護我們』的狀況?」
  紅狐歪頭,面具擋住了他的表情。「好好工作,別胡思亂想。」
  青鳥只好閉上嘴,繼續乖乖地看監控。馬修走過了目前為止的第七個街區,離開了懸浮在半空中的力場,轉進了一棟建築物內。她聽見了帶有光學迷彩的攝像蜘蛛經過馬修腳底時產生的噠噠聲。蜘蛛也順利溜進裡面。
  透過畫面,青鳥發現這棟建築物的室內是她以前常去的商店街。她看著馬修穿過人群。人們有說有笑,有些人手上還提著剛買到的商品,乾淨的街道環境與明亮的照明連帶呈現出與底層截然不同的景象。
  馬修拐入商店街的轉角,來到了一個人潮較少的緩坡。斜坡的兩旁淨是潔白的金屬牆面。這裡想必相當靠近樓緣,不過青鳥卻沒有在附近看見離開建築物的出口。
  突然間,一個人出現在畫面的正中央。他身上的衣服是強烈的頂層風格,只不過胸口以上被一坨黑影罩住,攝影機完全拍不到那人的臉。
  「紅狐!出現了!」
  紅狐馬上移動攝像蜘蛛,讓鏡頭轉向青鳥所指的方向。「……是老舊型號的小型干擾器,他肯定把它做成項鍊戴在脖子上了。因為只能干擾極近範圍的訊號,而且必須要隨身攜帶才能使用,所以平常根本沒人會用。」
  『……』那人說了些什麼,不過被干擾的信號在兩人的耳中聽起來只有雜音。
  『什麼!?』
  從那人的身後又出現了兩人,魁梧的身材與手上握著的電熱刀顯示出他們絕非善類。透過放在他身上的微型鏡頭,青鳥感覺到馬修正連連後退。
  『你不是說好──』
  兩名大漢逼近。畫面一黑,馬修的聲音被強制中斷。
  「音訊斷了!」青鳥焦急地大喊。
  「追蹤器!」紅狐連忙拿出追蹤器母端的薄面板,顯示著馬修所在地的紅點以絕對不是走路或跑步的速度飛快地移動著。「是飛艇!馬修在他們的飛艇上!」
  「糟了……」
  青鳥開始思考任何她可以想到的辦法,以及回想過去所有可能用得上的經驗……沒用,全都沒用。她正打算放棄──直到她的目光停留在那架停在公寓空港的那台嶄新飛艇。
  「紅狐。」想到什麼的她轉頭。雖然看不見表情,但她能感覺到紅狐現在十分煩躁。
  「怎樣?」
  「你願意像我在天台那時信任你一樣,相信我一次嗎?」
  紅狐聞言抬頭。他也看見了那台靜止的機械巨獸。
  青鳥聽見他輕輕地鬆了口氣。
  「別把我賣掉就好。」他率先走向飛艇。  
  一道銀灰色的軌跡從離地快三千公尺的高空疾速掠過,像極了劃過幽夜的流星。
  青鳥大力踩踏油門,駕駛著飛艇高速前進。紅狐則在副駕駛座按照馬修的行蹤持續提供情報,但是代表馬修的紅點並沒有越來越近的跡象。
  整個世界向著兩人高速襲來。一棟棟高樓逼向他們的車前窗,下一秒就化為衝過後車窗的一片模糊。帶有各種色彩的光化為一道道眩目的細絲,彷彿在巨大的萬花筒宇宙以光速航行。
  青鳥緊握方向盤,深怕一不注意就撞上大樓的堅硬金屬外壁,靈魂伴隨著飛艇化為和平鄉黑夜裡的一團烈焰。
  「他們的飛艇開始頻繁轉彎,」紅狐咬牙,「看來似乎已經發現我們在追蹤他們了!」
  「坐穩!」
  青鳥放棄了以安全的速度就能追上的天真想法,直接加足馬力,油門一腳踩到底。兩人的背瞬間貼在椅背上,巨大的壓力讓她的太陽穴砰砰作響,眼球都快被擠到眼眶外去了。
  不愧是最新型的飛艇,紅點的確越來越近了,只不過青鳥在正前方並沒有看見任何東西──
  「上面!」紅狐仰頭,從透明的天窗看見另一架符合紅點位置的飛艇在他們頭頂正上方幾十層樓的地方,「他們的飛艇在我們正上方!」
  「可惡!別小看我啊!」
  青鳥咬緊牙關,方向盤向後猛一拉,整台飛艇在撞上牆壁前的最後一秒垂直向上,沿著大樓的外壁高速前進。在這有些潮濕的天氣,車前窗上出現了許多小水珠,隨即又隨流線型的機身被風壓以輻射狀排開。飛艇內的兩人一人握緊方向盤,另一人緊抓安全扶手,他們能感受到外頭的狂風怒號,飛艇車身哭出即將解體的哀鳴。
  快達到紅點標示的高度時,青鳥雙手一鬆,車身瞬間回歸水平,紅狐的身體猛地向前一撞,如果不是繫著安全帶,他早就沒命了。
  綁匪的飛艇就在前方咫尺處。
  「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銀灰色彗星撕裂天際,以迅雷之勢直逼前方的飛艇──
  對方的飛艇卻彷彿高樓不存在般,直直穿入前方的大樓外壁。
  「什……!」
  青鳥急忙踩煞車,但已經來不及了。飛艇的速度過快,早就遠遠超過能說停就停的範圍了。眼看就要撞上金屬外牆自己卻沒辦法阻止,她放棄了。她在心中默默向紅狐道歉,一邊緩緩閉上雙眼。
  但接下來發生的事出乎他們的預料。
  閉上雙眼一段時間,死亡卻遲遲沒有降臨。青鳥戰戰兢兢地睜開眼,結果發現飛艇穿越到了另一個設施。這是身為議員女兒的青鳥從未來過、更從沒聽過議員討論的謎樣區域。
  剛才的外壁只是用投影裝置隱藏起來的入口。
  因為青鳥不再踩油門的緣故,飛艇的速度放慢,在半空中緩緩滑翔。
  「這些是…什麼……」青鳥正為自己仍然存活而感到喜悅時,紅狐沙啞的嗓音從她隔壁傳來。
  紅狐正注視著車窗外,那些安在樓層地面上的運輸帶。運輸帶上放著密密麻麻的置物架,裡頭鍊著某種東西。她原以為那些物體是貨物,結果定睛一看,才發現那些並不是普通的貨品,而是一具一具身體。看著某些身體試圖掙脫鎖鍊,她不敢置信那是真人,卻也只能相信。
  周圍的儀器持續注射透明的詭異液體到那些身體內,那些反抗的人漸漸變得不再抗拒,頭低垂著,任由接下來的儀器注射更多液體,以及為他們的身體裝上各種配備。
  在運輸帶最後端的開口處,所有的運輸帶都要經過一架機台。在經過機台後,這些生化人的手裡多了新型的電能步槍,以及麥式企業的編號頭盔。
  這裡是麥式企業的兵工廠。
  兩人愣在原地,震驚到開不了口,但卻不是因為對於兵工廠的震撼。
  在飛艇的車前窗上,浮現了兩行螢光綠的文字。

『翠鳥折翼,希望無光。』

『眼前的地獄只不過是其中之一。』
『你們有足夠的勇氣追尋真相嗎?』
===============================================================================

*來加個小小的註解:最後那段中『翠鳥折翼,希望無光』裡頭的希望是指青鳥的父親「霍普(Hope).摩爾」議員

  好耶完稿!

  這篇拖的比較久,因為想到新點子所以砍掉重練了ww

  這次的字數有5000喔!算是補償拖稿造成的損失(X

創作回應

左木
這一集好動作片xdd
2021-07-24 08:30:08
名為星賊的草莓蛋糕
大部份時間都在飆車(X
2021-07-24 12:08:53
東堂隼人
有亡命快遞的感覺![e12]
2021-07-24 15:02:27
名為星賊的草莓蛋糕
這開不好的話真的會把命快遞給死神XDD
2021-07-24 15:05:44
井爵
讚,這一集的場景變化描寫得很好,飛艇動作場面那邊也很夠勁,後面見證麥氏企業兵工廠的黑幕,整個就毛骨悚然! 繼續看下一章! XD
2021-07-24 22:38:23
名為星賊的草莓蛋糕
麥式企業到底是不是黑心企業呢(?) 讓我們繼續看下去XD
2021-07-25 00:16:06
沫兮
這個字數看得好過癮XD
2021-08-28 19:29:49
名為星賊的草莓蛋糕
嘛,前面拖太久了,來個雙倍字數回饋讀者XD
2021-08-28 20:59:32
夜梓的臨殃
這集真的好刺激哇////
2021-09-02 23:15:02
名為星賊的草莓蛋糕
這話的開車車似乎很多人喜歡,後面的篇幅也多開點((喂
2021-09-03 00:11:3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