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賽博龐克→逍遙窩36《艾莉絲公寓-7》

西河 | 2021-07-31 14:37:06 | 巴幣 4 | 人氣 69


  艾莉絲也爬了上去,跟著小夥子來到戰神殿的頂樓,不過她沒有上去,而是躲在門後靜觀其變。
 
  身為一個偵探,隨身攜帶單孔望遠鏡也是很正常的吧!
 
  「你便是他們口中的教主吧?」
 
  「我很驚訝,」那是個更低沉的嗓音。「我的能力對你沒有效果。」
 
  「看來我的能力也對你沒效。」
 
  奇怪?
 
  艾莉絲不論怎麼用力去看,屋頂上始終只有一個人。根本不見什麼教主啊!
 
  「當初你對我說你要阻止我的時候,你還說你看穿了我的身分;這確實下了我一跳。看來……你確實不是普通人。」
 
  「你當時為什麼會想到去動我的肉身呢?」
 
  「不是隨便哪個人都知道超人的事情,何況你說自己是超人,或許會有什麼特殊的能力吧?」
 
  屋頂的風吹得很狂。
 
  艾莉絲確實是聽見聲音!
  可是……可是這說不通啊?
  難道,他會腹語?
  難道?這都是他、小夥子自導自演?
  可是,這為了什麼?演給自己這個舉無輕重的偵探看?
  還是所謂的雙重人格?
 
  「我覺得……」聲音聽上去像小夥子的。「你比你透露的還要知道更多,否則你不會來這麼剛好的一齣。」
 
  「你是想知道我怎麼做到的吧?」教主笑道。「信仰啊……方法有很多,你可以任選一種,都行。
  「不過我想知道的是;你追到這裡是打算把我怎樣嗎?你說每個生命都是很可貴的,你這個園丁並不會殺死任何人。不殺我你能阻止我嗎?」
 
  「我會說服你,或者用能力將你的靈魂封印。」
 
  「你的能力確實很棘手呢!似乎是腦波調控類的?跟我是同樣的類型。而且,你似乎就像我們第一次見面所聲稱的一樣,某種意義上是永生的。機構裡面沒有你的資料。你的能力是能附身在任何人身上嗎?就像你對那個女士所做的。你的操作範圍到底多大呢?如果我在這裡把你殺了的話,你會不會用你的能力占據我的身體?」
 
  「你原本也是機構的人吧?那麼你現在是幫某個政府工作嗎?」
 
  「政府?」教主哈哈大笑。「看來你還沒有明白吧?我把他們毀掉,是因為機構整個已經墮落腐朽了。你記得這句教義吧?『你們應該樂於將和平視為達到另一戰爭的手段─而且喜愛短暫的和平甚於長久的和平。我勸你們不要一味工作,而必須起來戰鬥。』他們的安逸是創造不出真正超人的。『憐憫高等的人,是他最後的罪惡。』政府的勢力不過是我清洗的一枚棋子。」
 
  「所以,這那些僧侶所言的,就是你的目的囉?」
 
  「是的。不過,我很好奇,你是怎麼看待我的呢?這個世界上的人們,既脆弱、又無知,社會很病態,人們活得很扭曲,只是因為習慣了所以正常。但是在一間精神病院裡生活,久了,一個正常人會覺得自己才是那不正常的一個,他也會瘋掉。」
 
  「也許你說的都對吧?可是,你缺乏仁慈。」
 
  某種……艾莉絲的前世記憶知道這種場面,某種緊張的事情就要釋放了。
 
  突然,樓下傳來警笛大作。
  警察?
 
  「看來出現我意料之外地發展了。」教主這麼說道。
 
  一個閃神,艾莉絲看到小夥子像是去擒抱什麼,直接往屋頂下跳去。
  這個瘋子!
 
  艾莉絲衝出門,聽到了聲音。
  「你個瘋子!啊啊啊啊!」
 
  艾莉絲以為必有的巨大碎裂聲遲遲並沒有發生。
  屋頂的風吹得很狂。
  這一次更狂了。
  艾莉絲猜應該是超人女子用的四大元素救了他們吧?(如果真的是兩個人的話)
 
  小夥子昏了一陣,但平安無事。
  警察們上前察看他是否無恙。
  可是,那個主教就消失在了夜色中。
 
 
 
  所以,事情就變成這樣。
  奧托在紀錄案件的時候也覺得訝異。
 
  「到底他是怎麼從三樓跳下來而安然無恙的呢?」
  他搖搖頭,另一個早晨。不過事實就擺在他眼前,他也無法反駁。
 
  好消息是,他們找到了那個失蹤的女士。她對於自己為何會出現在那裏一點記憶也沒有,她這失蹤的時間就像是空白的一樣。
  也許她驚嚇過度了吧?
 
  所以他們無法以此起訴戰神殿,最近犯罪率提升的事情也沒有任何實質的證據能指責到他們身上。
  不過,奧托不喜歡他們傳播的言論。
  他覺得他們的教主是個【社會進化論的傳銷頭子】。
  是的,他昨天晚上也來做記錄了。
 
  這也是那個開花店的小夥子會被暫時收留在局裡的原因。
  有些細節還需要再釐清一下。
 
  「這個小夥子會是綁架那位女士的人?這個觀點竟然還是來自一群教徒所言的?唉……聖城囉!總是這麼魔幻。」他聽到敲門聲。進來的是艾莉絲。
 
  「先生。我有一點不明白,你怎麼會出現在那裏?」
 
  「我也不明白妳怎麼會出現在那裏。」
 
  「……查案囉?」
 
  「我比對了一下近半年來這個轄區宗教申請的活動,發現戰神殿的活動次數最頻繁。而妳知道他們的言論……怪偏激的,似乎最近的年輕人都信他們那一套。而近期幾個犯罪的案件中,這個宗教的皈依者的比例也較高。也許,只是巧合吧?」
 
  「你說你到那邊只是巧合?」
 
  「妳說呢?好好工作吧!那只是一起普通的摩托車故障事件。我相信是查不出幕後兇手的。」他對她眨眨眼。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