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米來嫩紀元 設定 24-2 匈人草原大汗國 簡介 (軍隊)

貓老大 | 2020-11-25 16:58:58 | 巴幣 2 | 人氣 62



匈族大汗國軍 單位簡介
匈人的軍事組成分散,他們是在偉大草原之中信奉放逐之力的遊牧人類部落。雖然在北羅士跟狼牙汗國的影響下不如這些外族人強大,但在草原的戰場還是匈人那四處游擊的身影為最大宗。步兵十分脆弱,但有者強大巴索卡放逐工房支援的他們兼具者機動式弓騎跟強大的重騎實力奔馳在極北亞放逐荒原以及廣大的盛漢平原之中。

對匈族軍閥(Hunnic Warlord)來說,步兵戰線只不過是拖延時間的存在,利用輕快掠奪者與重裝騎手合作方為上策。但這樣高傲的軍隊卻缺乏對抗巨獸的手段,倘若敵方有者反騎兵巨獸或遠程部隊都會對騎兵為主的匈人帶來麻煩。不過受到放逐賜福的他們也能在戰鬥中逐步強化能力,它們的越發狂暴的騎士與箭雨將給敵人帶去草原的惡意。


通用:
(近戰步兵)
雜牌軍: 對一般的匈族人來說在馬背上的生活是非常正常的。但在茫茫大草原之中也有許多氏族之中的最低落成員無馬可騎。而到了戰爭時節這些平時只能在部落生活邊緣掙扎的人們就只能以步兵的身分作戰。雖然有者放逐腐蝕的贈禮但這些被稱為雜牌軍的步兵單位就只是作為騎士的肉盾而存在者。通常只有最基本的棉布甲。使用以各種雜物綁上木棍製成的狼牙棒或隨便以粗石製成的粗石長槍搭配好幾隻小木棍排成的雜牌軍木方盾作戰。一隊為120人的規模。

匈族步戰兵: 匈族的部隊通常步兵都來自雜牌軍不然就是斯堪蒂納人的傭兵部隊。不過還是有些特例使得這些擅長騎馬的鬥士也不得不以步行的方式作戰。雖然下了馬不過這些近戰單位依舊能發揮不少實力應對眼前的對手。在許多時候也比雜牌軍還要可靠的很多。身穿騎手部隊也會穿著的匈族鏈甲。手持稍微更加可靠的匈族短槍或匈族戰劍搭配粗獸皮木圓盾。一隊為100人的規模。

斯堪蒂納歷戰掠奪者傭兵團: 來自新歐放逐極北荒原的南方之斯堪蒂納人組成的掠奪者傭兵團。在近期血鴉部落的威脅中也有許多斯堪蒂納人遷徙到極北亞放逐草原之上。而對戰爭同樣感興趣的他們會在雇主的招呼下參加到他們的軍隊之中。是比起一般步行之匈族戰士更強大的近戰部隊。穿著猛獸皮甲,手持以北地凍鐵打造的諾斯戰斧配諾斯大盾,通常他們也會攜帶三支拋擲槍。一隊為120人的規模。

匈人蠻兵: 在巨殞之星墜落之後匈人的生活也發生巨大變化。他們也有許多人在吸收放逐之力時喪失理智跟陷入癲狂。而事過境遷這些可憐的瘋狂之人也有了全新的意義。不知戰術為何物的這些蠻兵只能以最原始的一記衝鋒來震撼敵軍,但在這樣的蠻勇以及不知恐懼的狀況下才讓這些戰士非常的有用。畢竟對騎戰為主的匈人來說這些蠻兵正好就是砧槌戰術之中的鐵砧,倘若運用得到便能讓敵軍承受最可怕的連環衝擊。通常這些蠻兵不穿護甲,手持一些粗製濫造的狼牙棒或在一些特殊狀況下被授予凍鐵雙手重斧。一隊為120人的規模。

(遠程步兵)
雜牌游擊兵: 在匈人社會底層沒有任何訓練或戰場歷練的他們甚至連戰鬥都略顯吃力,很明顯地讓放逐之力蒙羞的他們卻也只能強迫自己參與戰爭並期待放逐諸神憐憫這些可憐之人。這些雜牌軍跟一般做為近戰步兵的單位不同好歹還能以粗製濫造的標槍或投石索來襲擊敵人,不過這些粗製武器的威力可見一斑。他們身穿最基本的棉布甲,手持粗石標槍或殘繩投石索。只能以狼牙棒來防衛自身。一隊為120人的規模。

步行匈族部落弓兵: 在匈族部落之中許多部落的居民都習慣騎射之術,畢竟在處處充滿危機的放逐草原之中也充斥者各種會危害家畜的奇異巨獸。這些部落民在招呼下暫時將馬匹借給一些缺馬騎乘的小型貴族好換取一些租用金(在戰鬥中坐騎身亡也會給予回饋) 而以步行作戰的他們更是能穩定的瞄準目標在放出那精確的一箭。不過本就疏於訓練近身作戰的他們很難在肉搏之中好好戰鬥,畢竟到頭來這些強大的弓兵本來是更擅長打帶跑戰術的。身穿匈族獸皮甲,手臂上會綁上輕量化的粗獸皮木圓盾,使用在草原之中上乘的磨馬反曲弓。近身戰時以匈族戰刀為主。一隊為100人的規模。

步行匈族戰士: 這些匈族的高傲戰士在戰爭時期的招喚下便會集結。並且每個人都是久經沙場的強大戰士。不過在步戰之中這些戰士也依舊強大,有了強大祝福的他們不騎馬更能精確地擊中對手。而且被祝福後的力量也使他們的射擊十分強勁。身穿匈族鏈甲,臂膀上會有搭配輕獸皮木圓盾,手持磨馬反曲弓。近戰時會以匈族戰劍作戰。一隊為90人的規模。

步行匈族獵頭仕女: 在探天教的教義中女性的地位被視同與男人同樣重要,而在這戰爭至上的放逐之族中更是能在戰場上看見她們奮勇作戰的身影。就算步戰也依舊強勁的她們能精確的將箭矢導向敵方,也能在最後的最後利用精湛的劍技撂倒對手。身穿匈族鏈甲,臂膀上搭配輕獸皮木圓盾。手持特殊之陰陽反曲弓,可以一次射擊兩支箭矢。而在近戰時她們也有仕女戰劍抵禦敵軍。一隊為75人的規模。

步行達爾卡奴弓兵隊: 達爾卡奴是匈族語言中的狼神之名,在探天教神話之中是戰爭以及掠奪之神,也是探天教的主神。而這些信從達爾卡奴的忠誠信仰者也就是薩滿口中的神選之人,就算是以步行作戰他們那精湛的箭藝和敏銳的直覺依舊能將他們發出的箭矢引導到敵陣之中。身穿匈族貴族鱗甲,手持得以射擊磅數更高之箭矢的貴族礪馬弓。在近身作戰也難不倒這些受到祝福的鬥士,會以腰間的匈族儀式戰劍攻擊。一隊為80人的規模。

(近戰/突擊 騎兵)
匈族部落槍騎兵: 在一個匈族的部落之中每個部落的居民都是上乘的戰士。雖然不像貴族家族那般的可以接受近戰方面的訓練,但對這些以掠奪成性的部落民來說武器的熟練度也是可以培養出來的。這些部落出身的輕騎兵跟平時的部落騎手不同是以突擊戰術為核心的部隊。甚至能學起貴族部隊那般的組織起騎槍三角陣。通常部落居民無法負擔重型護甲,身穿匈族獸皮甲,手持匈族短槍搭配輕獸皮木圓盾,一隊為95騎的規模。

匈族速奪者: 這些技巧純熟的部落戰士早已捨棄平時放牧偶而掠奪村莊的小小活動,這些年輕勇士更想追求刺激與受到放逐之神眷顧的好讓他們能擠身進強大戰士的行列。他們是以強大近身能力為主的強悍鬥士,能在敵方戰陣持續作戰。身穿匈族獸皮甲,手持匈族騎馬砍刀搭配輕獸皮木圓盾。一隊為85騎的規模。

匈族騎士: 這些在部落之中表現突出的年輕勇士們多會在可汗的偉大徵招中大舉入伍,不是貴族就是富有奴隸商人家族出身的他們在小時候就已經接受更多訓練,而在成年後他們更是受到放逐之力眷顧的猛士。是匈族最重要的近戰騎士軍力。身穿匈族鏈甲,臂膀上會有搭配輕獸皮木圓盾,手持匈族輕騎槍搭配狼牙棒。一隊為80騎的規模。

匈族獵頭仕女騎士: 匈人幾乎都是探天教搭配上放逐神教的信仰者,而在探天的傳統之中出身自薩滿家族的女士都將受到嚴格的訓練並成為戰場上的狂熱象徵。只要有這些獵頭女騎的身影,每個匈人戰士都將得到更加偉大的狂熱,並將這股力量導向他們的敵手。她們身穿匈族金桐鐵鏈甲,手持特殊的匈族戰斧搭配獸皮大圓盾。腰間甚至還帶者可拋擲並驚駭敵人頭顱。一隊為75騎的規模。

匈人貴族鐵騎: 在古老的匈人部隊之中事實上並沒有太多重騎兵的部屬。就算巴索卡教皇的黑暗鐵騎也沒令他們動搖。不過在和盛漢軍隊長年對抗中匈人們卻也對盛漢軍中的重裝騎士部隊產生興趣。而現在他們在神恩鐵匠鋪之中也很常訂製在盛漢軍隊中最常見的鱗甲,通常只有貴族的勇士才能負擔起這麼上乘的護甲並成為貴族鐵騎的一員。而深受祝福的它們無論男女也都是最可怕的敵人。身穿匈人貴族鱗甲,手持長達2.7尺的匈人騎槍,搭配騎戰用的匈人鐵騎圓盾,極度近身戰會以貴族狼牙棒攻擊對手。一隊為50騎的規模。

達爾卡奴鐵騎衛隊: 在探天教之中的擄掠之神達爾卡奴是匈人最重要的主神象徵。而這神明也和放逐狼神有許多類似之處。在放逐草原這同樣危險與萬變的地區之中這些薩滿之子或是被送進薩滿家族之中的外子都會在小時就接受訓練近而成為受到達爾卡努注目的匈人。而在經歷多年訓練後,這些達爾卡奴的神選者戰士尤其擅長突擊戰術跟近身作戰之法。許多匈人酋長甚至可汗本人都相當信任這些上神之鞭的凡世代理人。身穿最優秀的匈人貴族鱗甲,手持匈人以草原常見的魔刺荊棘樹製成的荊棘騎槍(長2.7尺),搭配匈人輕鐵騎圓盾,在更近身戰時會以特製,印有許多古圖騰的匈人儀式戰劍攻擊。一隊為35騎的規模。(將領衛隊)

(遠程騎兵)
匈族部落掠奪者: 在匈族部落男男女女都是強大的戰士。在他們的戰陣中也很常見到男女並列在同一戰陣之中的景象。而以騎射為主的作戰方式使他們得以快速的進入敵陣並迅速的將守衛村莊的駐軍擊敗。這些騎射手就是匈族軍隊的骨幹,而放逐之力也同樣眷顧者這些部落之民迎向勝利。身穿匈族獸皮甲,手持以草原之中各種奇異尖石製成的磨馬反曲弓。近身戰時以匈族戰刀為主。一隊為95騎的規模。

匈族奇襲掠奪戰團: 匈族部落大小有異,而有些部族一直都能在其他部族的眼皮底下找到新的牧地。而這項長才也體現在戰爭的層面。從這些部族出身的掠奪戰團相當習慣在敵人的眼皮底下穿過,並出現在最意想不到的位置上。而在出現後又能在傾瀉幾次箭雨後又消失在敵人的眼界可及範圍之內。身穿黑月匈族獸皮披風,手持磨馬反曲弓的他們還有特殊的重刺棘箭矢可以使用。以匈族戰刀行近戰。一隊為60騎的規模。

匈族弓騎戰士: 就算是匈人的貴族從小到大會接受的第一樣訓練一定是騎馬射箭之術,對他們來說作戰的速度與敏銳的射擊每一箭才是重點。而近身戰單純就是追求更偉大的榮譽罷了。這些貴族弓騎士早已將技巧練的如火純青,而且有接受近身騎戰訓練的他們就算被敵方部隊追趕上也能以優秀的近戰實力驅散對手。身穿匈族鏈甲,臂膀上會有搭配輕獸皮木圓盾,手持磨馬反曲弓。近戰時會以匈族戰劍作戰。一隊為80騎的規模。

烏逆達爾之子: 烏逆達爾是在探天神話之中的夜之神,凡是在這草原中出生的匈人都知道這為夜神會抓捕不努力放牧學習的小孩。但他的追隨者,這些自稱自己是烏逆達爾之子的戰士確實是如傳說一般的偉大擄掠者。燒、殺、強取樣樣皆通的他們最拿手的便是利用黑夜發起如夜神那般精確的綁架所有眼中所見的戰利品。身穿黑月匈族獸皮披風,手持磨馬反曲弓。會以匈族戰劍行近戰。一隊為55騎的規模。

匈族軍閥衛隊: 在匈人的社會之中一個強人會被以軍閥的身分尊稱。而作為可汗左右手的他們也是戰爭之中的常勝之將。這樣的人物通常能自己招募能人加入到自己的護衛集團之中,而跟達爾卡奴鐵騎衛隊不同的是這隻重裝騎射隊都是由與軍閥關係密切的戰士組成,也代表他們能以最佳的合作來配合軍閥的指揮。成員身穿匈人貴族鱗甲,使用貴族礪馬弓,並在近身戰時使用匈族戰劍作戰。一隊為40騎的規模。(將領衛隊)

達爾卡奴永古魔騎: 一般的達爾卡奴神選者都是特定的匈族戰士在薩滿的寓言中脫穎而出進而接受訓練成為更加接近神選者的戰士,但這群隸屬於達爾卡奴的永古魔騎卻是由純血的薩滿家族成員組成。自認為其主神之凡世代理人的他們確實是深受達爾卡奴喜愛之人,自幼年就嚴格的在家族底下訓練的他們有者放逐狼神賦予給他們的魔力。在戰爭中透過這股力量而擁有集體意識的這群魔騎射手也就如此成為俗世勇士的現實噩夢。身穿薩滿鐵鱗甲,手持永古反曲弓,騎手甚至可以將野性塵法之力導入射擊的箭矢之中。而在近身時會以匈族儀式戰劍攻擊。一隊為30騎的規模。

凱庭惡魔神騎: 凱庭是探天教之中的主神之一,跟放逐蜘蛛神有者異曲同工之妙。雖然達爾卡奴的信眾相當廣泛,而凱庭也是不太受到注目的主神,但是在這放逐草原之中信仰凱庭的薩滿與巴索卡教皇國的關係十分密切。信仰凱庭的薩滿是強大的戰士,雖然騎射依舊是重要的戰術,但在突擊戰術也有造詣的他們可以隨時收起戰弓改以騎槍直接突擊對手。身穿薩滿鐵鱗甲,手持磨馬反曲弓,可以導入蛛魔神之力,來讓敵方的施法受到干擾。而在近身時則是以匈人騎槍行近戰。一隊為15騎的規模。

亙之天薩滿魔冰騎士: 亙之天是探天教之中的上天之神,不過在多個面向上跟放逐龍神有者許多類似之處。做為自然之怒的化身,信從亙之天的薩滿跟達爾卡奴教徒差距甚小,而為強主義的這些薩滿在作戰中也以不輸同袍的惡意打擊向對手。雖然與龍神相似,但這些薩滿並不會視騎射為褻瀆的戰術,而他們的近身戰鬥的造詣也更勝於所有其他的薩滿騎士。身穿受到祝福,十分輕量但又抱持保護力的亙之天板甲,使用磨馬反曲弓,而在近身戰時使用受到冰龍祝福之荊棘騎槍,可以使敵人渾身結凍。一隊為25騎的規模。

厄爾長草衛戰騎: 厄爾在探天教是大地的象徵,跟放逐蛇神有者極為類似的神蹟。而這些信奉厄爾的薩滿們以厄爾的力量遊走在極北亞這片危機叢生的草原之中。他們是厄爾在這片大地的判官,掠奪所有侵犯神威的敵人,同時將一切財富貢獻到神明之爐中。在戰鬥中他們的騎射之術相當高超,雖然近身戰稍弱,但他們尤其擅長突襲敵軍家財的伎倆。而進到他們那持續旋轉的混亂之圈之中,就算是心智再強大的戰士都會受到影響。身穿薩滿鐵鱗甲,手持長草反曲弓。可以利用厄爾的神力招喚出以地之塵法現形的厄爾戰敖。在近身時以匈族戰劍作戰。一隊為35騎的規模。

(戰獸/怪獸)
羌族半馬人傭兵: 羌人是匈人的鄰居,在文化上稍微類似卻在生理或社會的結構上非常不同。不過不管如何這兩個草原民族之間的交流一直都沒有少過,而這些來自羌族部落的半馬人貴族們也會在匈人的戰爭中以雇傭兵的身分出現。身穿羌族貴族板鏈甲,手持磨馬反曲弓,並以羌族偃月刀近戰。一隊為45騎的規模。

(攻城武器)
仿製盛漢投石機: 盛漢軍中相當常見的普通拋石機,仰賴人力來拉動。效率不高。不過在匈人對抗盛漢的戰爭中他們也擄獲了不少了解工程學的漢人工程師,所以在南方盛漢持續擴張的匈人軍閥隊伍中偶爾還是能見到不少仿製甚至是竊取來的投石機。一隊為4組投石機。一組投石機有8名組員。由20名雜牌軍護衛。

卡瓦洽火箭車: 在匈人入侵盛漢皇朝的戰爭之中他們大量綁架了許多工程師試圖要學習盛漢的科技。但是「卡瓦洽」卻不同,他本來是在盛漢帝國工程學苑之中的狀元生,但他卻在發生一次意外後加入到當時帝國內部流行,被稱為第脈會的教派之中,但那只不過是放逐教團在帝國植下禍根,而卡瓦洽也在強烈的講道下成為放逐神教的支持者。之後發生的事大家都知道,卡瓦洽背叛了帝國,自發的帶者自己設計的攻城武器,進入到匈人的軍中並被接受成為匈人的首席工程師。如今這項武器依舊被各種匈人軍閥乃至汗國使用,對他們來說這可以被馬拉者的輕便武器比投石機還要方便很多,而火箭車則會射擊許多綁上炸藥的箭矢。是個非常特殊的攻城武器。一隊為4組火箭車,由5名組員操作。而在戰鬥中會由25名雜牌軍護衛。

(英雄)
恆天勇者: 在匈人殘酷的社會生存總會有勝有敗,這些成年,武藝高超卻沒有繼承軍隊或土地的戰士們則會選擇在可汗的麾下以自身的武勇給自己在匈族社會之中開闢全新的一片天地。在戰鬥中他們不饋恆天之名的擅長使用各式武器,就算是騎射或近身戰也難不倒這些勇士。是保衛其他重要人物或在敵陣掀起波瀾的英雄。

探天薩滿: 薩滿在匈人的社會之中是重要的存在,凡是預言,指導部落,向巴索卡教皇獲得消息等等事物都是由薩滿來負責。而在戰爭這些與塵法相連結的人物也必須要跟者大軍一同作戰。不過對薩滿來說戰爭也是讓他們挑選神選者的時機,而對殺戮沒少過慾望的他們也不介意用用魔法來製造更偉大的獻祭。
他們會使用【放逐】【野性】【暗】系塵法。

喳客台匈人汗國專用:
洪潮鐵衝騎: 對喳客台汗國來說,他們最自豪的成就莫過於跟隨西格佛雷德消滅盛漢帝國的歷史,而在這戰爭中最優秀的喳客台騎士莫過於由可汗本人親自組建的洪潮騎士。這些騎士雖然沒能順利成為達爾卡奴的神選,但可汗接收了這些失意的年輕人們,並以更偉大的征途為代價的成立了這支隸屬於他的敢死隊。就算時至今日,這群強大騎兵依舊活躍在廣大草原跟盛漢平原之中,利用絕對的自信刺穿眼前的敵陣。身穿匈人貴族鱗甲,以匈族騎槍突擊,並在近身戰時以匈族戰劍打擊敵軍。一隊為40騎的規模。

叛漢戰旗騎士: 盛漢帝國的毀滅早已深植國內的每一處,各國官府甚至皇帝幕僚都流竄者許多放逐邪教成員,而在盛漢軍中也沒有例外。這些漢人鐵騎在盛漢毀滅的戰役中加入了喳客台的軍中,他們毫不在乎同袍,只要求更強大的放逐諸神賜福。身穿紅龍鱗甲,手持長2尺的漢騎長槍,在近身時以鏈牙狼牙棒近戰。一隊為25騎的規模。

蒙古特匈人汗國專用:
縱火者戰團: 蒙古特汗國特別多知名的邊境掠奪者戰團,他們行蹤難料而且總是能看破敵人的防禦好讓他們可以在沒有防備的小村莊發動掠奪。但這些人絕非只能掠奪的盜賊,就算面對強大的敵手他們也能以最刁鑽的攻擊來讓敵人惱羞成怒。身穿匈族鏈甲,手持磨馬反曲弓,帶者焦油的他們可以射擊燃燒的箭矢。在近身時會以匈族戰劍作戰。一隊為50騎的規模。

庫賽萊匈人汗國專用:
庫賽萊長老之子: 庫賽萊汗國是舊時代的老汗國,拒絕西格佛雷德的他們吃到了苦頭,但這老時代的象徵還不願意完全走向歷史。這些戰士是出身自多個長老家族之中的年輕勇士,跟一般汗國的不同這些長老之子以最古典的匈人戰術持續作戰者。保持傳統的身穿匈人貴族鏈甲,手持貴族礪馬弓,並在近身戰時使用庫賽萊重斧作戰。能先以騎射削弱敵人在以猛烈的衝鋒襲向敵軍。一隊為65騎的規模。

無蒙匈人部落專用:
無蒙軍閥禁衛: 無蒙匈人是在古老之時向南跨海而行的匈人部落。他們在沿海的狹窄草原之中定居,但在這卻缺少許多良馬。而因為如此無蒙的匈人也發展出了更強的步兵隊伍。這些士兵通常是由貴族親自挑選出具備強大戰技的戰士組成,雖然違背天性,但他們依舊是戰場上最強大的象徵。在平時會騎馬參戰,但當需要就可以立即下馬組成步兵戰陣。身穿匈人貴族鱗甲,在騎戰手持匈族騎槍搭配獸皮木圓盾,當步戰時則會使用無蒙鐵斧以強大的盾牆對抗敵人。一隊為60騎的規模。(專屬將領衛隊)

阿鐵加匈人王朝專用:
山岳關大隊: 放逐邪教的影響早就影響盛漢帝國已久。不過鎮守北方草原民族的山岳關守將在愧疚與瘋狂的低語聲下加入了匈人的軍勢之中,而他麾下的將士也與他同樣在瘋狂之中選擇不離不棄的追隨他。而時至今日,這位無意得到賜福所以可以長生不老的老將在阿鐵加的麾下繼續鎮守者山岳關,他的大隊在阿鐵加需要時也會奔赴前線,而此時已經瘋狂如放逐軀殼的這些士兵們也早已不在乎同族情袍,他們只會以瘋狂而且無腦的衝鋒打擊向任何敵人。身穿漢軍襯皮甲,手持漢劍搭配漢軍堅盾,以烙印在記憶之中的戰技作戰。一隊為100人的規模。

習近奇匈人王朝專用:
湘北軍槍師範: 習近奇透過許多手段來讓漢人臣服,其中最具成效的便是任用漢人官員與不打擾漢人的分離政策。而在他這些舉措之下現在就算是漢人民兵也會在習近奇的呼喚下出征,而且在精心的管理下,這些士兵就算面對上漢人同袍也能毫不猶豫地將對方視作敵人,身穿漢軍厚襯輕鱗甲,手持漢槍搭配漢軍橢堅盾。一隊為120人的規模。

湘北軍騎衛士: 對湘北的人民來說習近奇是比起所有漢人皇帝還要尊重人民的存在。畢竟在古時湘北一直都是帝國大量徵取男丁重要人力省,但對這裡的居民來說這也很大程度的影響了該地的生產。時至今日,這些原本是盛漢軍隊的湘北騎士加入了習近奇的軍勢中,他們已經不在乎其他漢人的統治,會消滅任何試圖破壞現況的對手。身穿漢軍厚襯輕鱗甲,手持漢騎長槍搭配漢軍騎兵輕盾。一隊為60騎的規模。

周天哥匈人部落專用:
游草者: 周天哥的氏族一直都是喳客台汗國較為邊緣的貴族家族,而長年遠離重要聚落的周天哥也一直都是在遼闊草原土生土長的匈族青年。他也在年輕的時候與大量的夥伴結成兄弟情誼,以至於當他決定向盛漢進發時這些在草原生活,十分擅長掠奪與偷襲的兄弟們自然也跟上了他。身穿匈族鏈甲,手持磨馬反曲弓,同時也擅長突擊的他們會在近身時以匈族騎槍作戰。一隊為45騎的規模。

庫干匈人部落專用:
庫干狂騎手: 在放逐草原生活多年,並非所有匈人都能在諸神賜福下獲得神力。如果沒有辦法獲得神恩或許還能保持理智的以雜牌軍的身分自居,但對這些後天因素導致他們沒辦法再次得到神恩的匈人而言,在放逐草原的生活是更加痛苦的。也因此庫干這群聚起來的匈人聯邦特別多這些癲狂的同族弟兄。他們相信只有更榮耀的爭鬥才可以治療這些瘋人的疾病,而盛漢這片永恆戰場就是讓狂騎手發揮的好地方。通常這些瘋狂之人已經不會穿著護甲,以直覺行事的他們手持磨馬反曲弓射擊,但更多時侯他們不會聽從命令得以手持的匈族騎槍直衝進敵人的陣中。一隊為75騎的規模。

阿骨打匈人軍閥專用:
千里行戰騎: 阿骨打在諸神的挑戰下一直在遊歷世界。而深知世界一切秘密通道的他麾下也有強大的軍團在他麾下戰鬥。不過深按世事的阿骨打也只信任這些伴隨他行走世界各地的匈人親衛,不但值得信任,更是具有強健體能,足以一直作戰的強大戰士。他們身穿匈族貴族鱗甲,手持在漢軍常見的偃月刀。一隊為50騎的規模。

創作回應

依玥
www.facebook.com/groups/2739452772969776


FB小說社,看大大有沒有興趣加入,裡面的管管會不定時辦比賽,可以和很多小說家一起努力競爭(如果大大不要的話可以把我刪除喔
2020-11-25 18:52:3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