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3 GP

[達人專欄] 【野薔薇】Chapter 5. 未來規劃

作者:艾爾琈│2018-06-16 22:22:09│贊助:72│人氣:592


  Ch5. 未來規劃

  宿舍裡,奧忒雷正看著一張名片發愣。事情發生在下課後,原本想去電玩社繼續鑽研新的遊戲後再去運動,不過想到洗髮精和沐浴乳快用完了,於是乾脆轉移目標去採買。他在人來人往的路上看見附近廣場有表演,好奇湊上前,接著就被人搭訕,對方遞上一張名片,他本來以為是詐騙集團。

  隆齊坐在床鋪剛睡醒。他若有所思一會兒後,瞥見書桌前發楞的奧忒雷,他隨意問道:「你,發什麼呆?」

  「這個。」奧忒雷想也沒想把名片遞給隆齊看,名片上面寫「JOHNMAS (傑瑪斯事務所)」,並且有連絡人姓名、電話、住址,「我有上網查過啦,好像是一家偶像培育公司,那個星探直說希望我能去參與他們三天後舉辦的平面模特兒選拔會,可是……」他似是猶豫不決翻著日曆,三天後是假日,雖然正巧沒事,但根本沒考慮過走演藝事業。他想過當運動明星,畢竟偶像是羅杰.費德勒,但運動明星性質跟藝人又不太相同。「你覺得我該去試試看嗎?」

  「試呀。沒試你怎麼知道自己行不?」隆齊鬆開後頭的簡短小馬尾,兩小時前急著睡覺忘記鬆綁,一頭就栽進棉被裡,「人生只會有更多挫折,要嗎就衝,不嗎現在就把名片撕碎了丟進垃圾桶。」
  「哦~隆齊!」奧忒雷站起身,用左手搭在自己的頭上,右手微微舉起,表現得一臉很煩惱的樣子,那個動作就像電視裡的戲劇演員自以為浪漫。「為什麼你能這麼下定決心?當夢想與工作同時打成毛線球時,卻只能選擇一條路,這是多麼~多麼的~讓人感到糾結啊~~~」對奧忒雷來說,他現在確實想要一份工作賺些零錢,好讓自己能多點存款,可是這個演藝事業可能一進行下去就沒完沒了,又或者運氣好的話他可以當約聘,總之有太多無法掌握的可能性,才會讓他感到情緒煩躁。
 
  糾結你個頭。擺那什麼白癡搞笑動作,你是要去應徵諧星嗎?隆齊在內心碎碎念,但他還睏得緊。五分鐘後他又醒了。他似是煩惱什麼,忽然向奧忒雷發問:「你有固定時間慢跑,對吧?」

  「有啊,每天放學後我如果會去社團打一小時電動,就是四點半開始慢跑,如果沒有就會提早,或者當天有其他行程,慢跑就會改成早上,怎麼了?」恢復正常的伆忒雷,想半天也只能想成星探看上他的體格至少還維持在平均水準,在法國的時候好友也曾因為他的體格產生忌妒。

  「喀嚓。」杏蘭哼著小曲回到宿舍,提著印有斗大「橘春」圖標的蛋糕。剛開始他只看見奧忒雷因此沒多加注意,開心的打算將蛋糕放置桌上,卻因為順著室友視線看去,毫無預警的看見一個無頭身軀,杏蘭嚇的鬆開了手,「啪!」的一聲,蛋糕整盒向地面衝撞。

  「欵,你有沒有在聽啊?」奧忒雷兩手盤在胸前略為皺眉地問,虧他那麼認真講解,結果隆齊這傢伙居然睡著,有夠瞎的。接著他注意到剛回來的杏蘭,看到到地上的蛋糕,「大小姐,你回來啦,怎麼把蛋糕弄掉了。」他把甜點撿起來放到杏蘭手上並詢問:「怎麼了?」
  「啊?啊、沒事。」杏蘭晃晃腦袋,仔細看不過是隆齊在睡覺罷了,「不覺得這樣頭被擋住很像停屍間的……那個嗎?」
  「屍體嗎?」奧忒雷朝杏蘭的角度看過去,「噗,」他噴笑,「有點像,話說我看他最近好像精神不濟,由其是今天倒頭就睡。」不過搞了半天奧忒雷覺得自己的問題還是沒得到解決,接著他注意到蛋糕袋子上的標誌,「哎,這不是橘春的蛋糕嗎,要排很久隊耶!」
  「當然!今天沒喝到下午茶,自然要補償一下,要吃嗎?是英格蘭紅茶口味,啊、我先去泡茶。」提到甜點杏蘭的表情明顯愉快,決定不管床上的死人,拿著白瓷茶壺就出去裝水泡茶。
  「讚耶,ㄙㄟˋㄙㄟˋ啦!」奧忒雷稍微激動使帶著法國腔的日文有點音不準,不過很明顯得表示喜歡下午茶,雖然他習慣的甜點是馬卡龍,但能嘗到好吃的蛋糕也很棒,他等杏蘭去裝茶回來,自己則看著名片思考隆齊剛剛給的建議。
 
  杏蘭回到房間時,帶著一股濃厚的蘋果香甜氣味。他將茶放置於桌上打開蛋糕盒子,大概是剛剛掉落時導致蛋糕體有些變形,他略顯驚訝,還是拿出來用手機同樣的拍張照。淡茶色的蛋糕捲,原本應有的茶香反倒被杏蘭的蘋果茶給掩蓋住。他坐在書桌前慢條斯理切割蛋糕。
 
  蘋果茶與點心的香氣圍繞著寢室裡時,隆齊努斯終於從睡夢中醒來。「……血的味道聞起來像蘋果,吸血鬼嗎。」他低聲自言自語,翻個身隨手將頭髮紮起來,然後半開眼的狀態下,一邊往床內摸索著眼鏡。「什麼屍體,那你們應該找個屍袋來裝。」口吻略微輕佻,他瞇著惺忪雙眸盯著正享受下午茶的室友們。
 
  「是哦,可惜這裡沒有大型垃圾袋耶。」
  「所以有人屍變變成吸血鬼了嗎?雖然沒有垃圾袋但教室裡有很多吧?要不要回去拿?」杏蘭為自己倒了杯茶。

  隆齊癟嘴,坐著等意識儀錶板再次調節到清醒的刻度。「所以你剛剛說什麼?」他忽然想起來自己往死裡睡之前,好像有對奧忒雷問某事卻沒憶起。
 
  蘋果茶的香味繼續散發。
 
  奧忒雷眨眨眼,一臉似笑非笑的表情,「所以我剛剛辛苦講解兩分鐘你就這樣睡著啦?」杏蘭泡的蘋果茶味道實在太香,讓他忍不住都想問茶是哪兒買的,不過他現在突然想到的初衷重點還是名片,於是決定過問兩人想法,「是說你們有沒有想過以後工作要做什麼?」
 
  「沒想過,反正怎樣都好。」就像大多毫無目標的高中生,杏蘭顯然也是其中之一,「沒有什麼特長,也不知道要幹嘛,繼承家業算了。」
  「NASA。」隆齊努斯簡短回應,道:「上太空或後臺勤務都挺不錯。」
  「你家是做什麼呀?」奧忒雷的目光轉向杏蘭,「你哪有沒特長啊,不是很會打扮跟整理頭髮,如果有是興趣的話,朝美髮師或彩妝師那一行走也不錯啊。」接著他的方向看到隆齊,「太空人聽起來蠻有意思的,不過理由是什麼呀?」他想著自己的目標算是鮮明了,不過半途殺出的程咬金也挺有意思,害他有點動搖。但就如隆齊說的,機會!機會!不會一直有好運找上門,而且誰曉得說不定模特兒選拔賽也許不會過,因為他連要準備啥也不知道。
 
  「經營金融公司喔,爸爸整天都抱著財經雜誌不放,不過我的數學不及格耶,好像沒辦法,美髮師跟彩妝師呀……沒想過,聽起來就很麻煩。」將蛋糕分裝上盤子,給了奧忒雷一份,當然也遞給隆齊一份,「要嗎?」
 
  隆齊努斯沉默不語。他有點鬧彆扭地別過頭去,很快卻又轉回來,彷彿在無聲解釋他不是不肯說,只是在想怎麼解釋。「謝。」接過杏蘭的蛋糕順帶掩飾剛才的舉動,他乾脆這麼回應:「嗯,硬要說為什麼,大概就像小時候覺得賽車手跟太空人很有挑戰性,但時運關係沒有辦法從前者培養,只好從後者下手吧?然後啊,數學也不是難事,要花些心思下去研究啦。」
 
  「我覺得我已經花很多心思啦,但是不及格就是不及格,那種東西只會把我的腦迴路燒斷啦。」杏蘭咬著蛋糕叉,把椅子當成搖搖椅在坐,「沒有什麼比較簡單的嗎?就跟藝術一樣隨便就拿到分的。」
  「謝了。」奧忒雷接過杏蘭的蛋糕,開心地吃下一口,「這兩種職業我都不熟,不過我聽說賽車手很賺。」接著他對杏蘭繼續說:「我也同意隆齊,想繼承家業也是好事,只是每種行業都有它有趣跟麻煩的地方,就看自己怎麼想了。」對奧忒雷來說,杏蘭的家業與隆齊的夢想都是他沒啥設想過的領域,由其是隆齊的夢想還挺特殊的,至於大小姐嘛───「你要是真的因為數學腦迴路燒斷的話,那彩妝師跟美髮師還比較適合你哈哈~至少不用想就挺上手啦。」
  「欸、那我是不是轉學去專門高中比較好呀?這樣我根本走錯人生了嘛!」杏蘭突然恍然,原來自己來錯地方了,「嘛、算了,隨便怎樣都好,反正現在也只能硬著頭皮念下去了吧,就當來體驗人生好了。」
 
  「嗯賽車手,很賺。」嚥下一口帶有茶香的甜點,隆齊臉上帶著驕傲地敘述:「用生命作為籌碼去賭人生的職業都是這樣。我大哥孩提時代就被挖掘,現在是職業賽車手。是說體驗人生……愛打扮替人當美髮師或彩妝師倒也挺好的不是嗎,杏蘭同學。」挑眉輕笑,金融業大亨的富二代怎麼這麼散漫。他吃完了蛋糕輕放回盤子在杏蘭桌上,稍微瞥向奧忒雷問道:「所以那個考慮的如何?」
  「那數學貌似很好的隆……同學,何不教會我數學呢?比起理科數學,文科數學對你來說肯定超級簡單的吧。」杏蘭原本想模仿著隆齊的口氣,卻發現自己根本沒記起室友的名字。「考慮哪個?說來奧……同學沒有說自己未來的打算呢。」
  「想試試美妝美髮,可以從雜誌啊、老師啊問問資源,然後你什麼……同學?花黑噴(What happened),認識這麼久了居然連名字都沒記住,你平常都怎麼稱呼其他同學的啊。」奧忒雷好氣又好笑地指著自己跟旁邊的藍髮少年說:「Andray.Aventurier(奧忒雷.艾分圖爾)那個是隆齊努斯.藍斯洛特。」他把充滿茶香的蛋糕吃完,接著將盤子放回桌上,「隆齊的老哥真有一套勒。說到我這件事,」他記得還沒向杏蘭解釋了一遍,後來提出自己的答覆。「我會去吧,反正機會也不是常常會送上門。」

  隆齊才轉身就用手指輕叩在杏蘭卷卷金髮覆蓋的額頭上。「要學人的口氣,好歹也把名字記清楚,行啊。我的時間上允許就可以。」接著對奧忒雷說,「那你加油。」他拉開書桌前的椅子坐下,抬頭看向天花板思忖時說道:「對了慢跑的事,我加入。」

  杏蘭吐了吐舌頭,「我怎麼稱呼其他人的你們不也見過,就你呀、喂,反正對方知道是在叫他不就好了,然後怎麼你們要成立慢跑聯隊嗎?這我Pass,我討厭流汗。」

  隆齊翻了白眼。「至少好好記住室友的名字啊──隆齊(Lorkie)就兩個音節沒這麼難吧。」而且奧忒雷那名字也沒多長。「體能也是很重要的,這件事我跟奧忒雷自約吧。」

  「好吧、好吧,隆齊桑,這樣行了吧?」杏蘭又給自己弄了一塊蛋糕,反正這麼大一個,就算隆齊跟奧忒雷各吃了一塊也還有三分之二,夠他順便當晚餐了,「另一個是奧忒雷桑是吧?奧忒雷、奧忒雷……」他喃喃重複這個音,看來他對於記名字也不擅長。
  「好啦~好啦,別再鬥囉,我的名字有那麼難記嘛呵呵。」奧忒雷在兩個人中間揮揮手,「對了,現在是因為開學沒幾天,大家還有機會常常在宿舍見面,以後就很難說了,趁現在我們有機會加個Line方便聯絡吧?」然後他看見杏蘭那塊根本吃不完的蛋糕似乎還要繼續啃,「蛋糕真大,吃完那個蛋糕晚餐就甭吃了吧?」他邊說邊把手機拿出來,先跟隆齊要Line。
  「那個……別加上日語敬詞,超怪。隆齊就隆齊,行了。」覺得怪彆扭的隆齊從口袋拿出兩天前結伴去買的新手機,聽奧忒雷建議互換了line,然後等著對方將大小姐一起拉進去群組。
  「嗯?啊、這本來就是跟晚餐一起吃的呀。」杏蘭眨了眨眼,似乎不覺得這有什麼問題,他拿出手機滑開line讓奧忒雷自己加,「加上敬稱是禮貌喔,日本人很注重這個的,雖然我媽咪完全覺得是多餘的,但入境隨俗比較好吧。」
  「這麼大一塊晚餐甜點是巨人的份量耶?」奧忒雷略微驚訝地說,不可致信杏蘭平常原來食量超級大,跟日本電視節目的大胃王差不多。「敬稱我知道,不過我是覺得稱呼我也可以不用加啦。」接著他把杏蘭的Line加入他的手機裡,開了一個三人組群。
  「他的意思應該是晚餐只要蛋糕就解決了吧。」是說到底奧忒雷為什麼會誤解成巨人份量啦?隆齊臉上出現三條斜線。「啊不對,」他點擊了三人群組的line又個別確認加友後接著說道:「正餐不正常攝取到時候生病怎麼辦。」
  「那個蛋糕不是甜點喔?而且他說跟晚餐一起吃,甜點加晚餐等於大胃王份量,那不就代表食量很大嗎?對啊。」他覺得自己就話的邏輯理解沒有問題。
  「耶?這個就是晚餐呀。」杏蘭用叉子指著那塊蛋糕,「它是下午茶點心身兼晚餐喔,吃完這個我怎麼可能再吃其他東西呀。」他收回自己的手機點擊交友確認,「而且才不會這麼容易就生病,我可是健康的很。」
  「哈哈,你也太有自信。身體健康狀況不是自己說了算。學校有定期健康檢查,那個才準。」除非檢測儀器壞掉或者醫療人員偽造文書,否則報告會出錯誤比的機率幾乎不可能。「明天開始甜點減量,不運動好歹也停止過量糖分攝取。」他說。
  「欸───?!」杏蘭發出抗議的聲音,他一副不可置信,「學校健康檢查都很正常呀,甜點減量太過份了!」
  「哪裡過份了。你家人都不在乎你怎麼控制飲食啊?」隆齊回應有點冷淡,卻他沒注意到自己跨越了管理權限。
  「……老媽子。」杏蘭小聲的碎念,真的是比媽咪還愛管,「他們沒空管我,怎樣?隆齊媽媽。」
  「───老、媽?你以為我想管呀,知道宿舍室友出事,舍監通常會先來找同寢嗎。」腔調是略帶不耐但還不至於太過嚴厲。「有雙親看來也不怎麼樣。」他反唇叨念。
  「噢!原來是怕舍監找麻煩嗎?你放心,如果是個人健康問題,舍監不會來,我不會給你惹這種麻煩的。」杏蘭丟下叉子,看來是不打算也沒心情繼續吃了,「有雙親又怎麼了?你有意見是不是?他們沒空我有什麼辦法!」說完他踢了一下書桌桌角,雙手環胸,半滑下椅子,嘟著嘴。
  「沒有啊。」隆齊冷淡地似乎僅是收集數據比對的語氣:「所以我才說有沒有雙親根本沒差。」

  大概是生著氣,杏蘭這次連話都不回,抄起手機玩起遊戲,似乎打算裝作沒聽見。

  「欵?兩位都冷靜下來吧,」奧忒雷安撫道,他看著隆齊和杏蘭憤怒的臉孔,「別生氣啦,再生氣小心長皺紋哦~!」
 
  杏蘭翻了一個大白眼,「是、是───」明顯的只是在亂應話,收起手機,他將蛋糕塞回盒子,不是很溫柔的將盒子胡亂塞進袋子,站起來拿著袋子就往門口走,看來是要將剩餘的蛋糕給丟了。
 
  「那是打算丟掉了嗎。」隆齊瞟過對方動作,真心覺得杏蘭做事情未免過於敷衍了事。「做事情稍微思考一下吧。」
  「怎麼,不許我吃還不許我丟呢,聰明的隆齊桑何不直接教教我該怎麼做呢?」杏蘭回給了對方一眼,然後甩門出去。
  「給我等一下!」奧忒雷抓住杏蘭的手,「現在很晚了,你是要去哪裡?」眼看門禁時間將近,奧忒雷說什麼也不會讓杏蘭出門,不管眼前的人會採取哪種行動,很輕鬆就將對方拉回來,要他坐在位子上,他接著用平靜地聲音向藍髮青年說:「隆齊,我知道你是好意,但是身為朋友做到建議程度就好了,剩下的杏蘭要不要聽那是他的自由。」然後他又看著金髮少年,「隆齊說話是過分些,但只有真正的朋友才會願意替你著想,所以兩個都給我冷靜點。」
 
  哼哼,無趣。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真好心還是想挑事。隆齊隨意賴回床榻,冷眼觀看著奧忒雷硬是阻擋下杏蘭。他明白對方的意思,但也不想道歉什麼,重點是他不認為自己說錯。「蛋糕本來就是點心類,既然保存期限內冷藏明天還能食用,犯不著這樣丟掉。而你平常只要好好吃正餐就可以了。」
 
  被拉回來的杏蘭擺著一張臭臉,「現在丟掉跟放到明天丟掉有什麼差別,反正我不想吃了。」他把袋子丟在桌上,又站起來,「我要去洗澡。」這是對奧忒雷說的,以免等會又被拉回來坐。他前去衣櫃拿自己的衣服,轉身走向浴室。
 
  「去洗吧。」奧忒雷這是對杏蘭說,受不了這兩個怎麼這麼幼稚,奧忒雷把桌子上的蛋糕拿走,拿去冰箱裡冰,接著問隆齊:「好了別悶悶不樂的,要不要打怪啊?暴力遊戲有時可以當發洩情緒的一種管道。」他在法國可是買了PS4,那是在之前都一直放在行李沒拿出來。
 
  「不,謝了。我還是加緊時間多搞懂點明天理化課的小實驗。」他婉拒,不慍不火似乎已經將怒氣,以及隨之興起的挑釁意味退卻。隆齊拿起床邊放置的眼鏡戴上,他走到書桌前打開檯燈,聽著耳機裡傳來的英式搖滾樂,完全耽溺在自己的理化科目中。
  「你有吃晚餐嗎?」知道對方又沉溺在自己的音樂世界,奧忒雷輕拍了隆齊的背,他在剛剛杏蘭去洗澡之後,就把下午去購物時順便買的沖泡式濃湯拿起來泡,外加一些麵包。不過隨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奧忒雷意識到杏蘭洗澡的時間也太久。「話說那個大小姐怎麼洗澡洗那麼久?都要一小時多了。」
 
  隆齊回過頭來發覺奧忒雷正招呼自己,於是他拔下耳機。隆齊還沒用過正餐但同樣有準備即溶杯跟營養補充包,重點是他還能夠算出今天自己應該節制或增加多少熱量。「不餓。」他指了指已被開啟食用過的包裝,向對方示意。奧忒雷人還真不錯,跟葛溫待人方式不同,但兩者都挺會關心朋友。「說得倒是,從進去到現在至少兩個鐘頭有了吧?到底在───」

  話還沒說完忽然視線立即陷入一片黑暗,隆齊伸手不見五指,他也看不見手上的耳機,更遑論剛剛拍他的奧忒雷。
 
  「OH MY GOD~」陷入一片黑暗的奧忒雷突然有點不適應,他眨眨眼把自己剛拿出來的PS4小心摸黑放到桌子上。「怎麼停電也不通知一聲啊?」他接著開始找手機。
  「應該只是普通跳電而已。」隆齊對著黑暗中回覆。他同樣隨手拈來手機打開照明。
 
  就在這時,浴室裡傳來「碰」的一聲巨響,使得奧忒雷和隆齊兩人面面相覷了一會兒,奧忒雷趕緊拿手機當手電筒去敲浴室門,「喂,裡面的沒事吧?!」
隆齊杵在原地等著浴室裡的被害者動靜。

  杏蘭自然聽見門外的喊聲,但他不是故意不回話,是真的疼的直抽氣,手機也不知道去哪完全無法當照明,「看、看不見呀,混帳……」他扯著氣音罵著,咬著牙試圖想要站起。

  「欵,隆齊,你覺得呢?」依經驗判斷,奧忒雷感覺裡面沒聲音表示有人可能遭遇不測了。
  「曲別針就位。」隆齊莫名地冷靜回應。然後他上前開鎖,讓奧忒雷幫他拿著手機照明。「站過去一點,不對,往左靠,噢,你擋到光線───」隆齊喀啦喀啦意圖鑽開鎖頭,豈料突然恰一聲。隆齊冷冷地拿起曲別針說道:

  「斷掉了。」
 
  「哦,這下糟了。」奧忒雷扭扭門把,完全不能動。「破門的話我們要賠多少錢……?」
 
  隆齊猜現在自己去照鏡子的話,五官肯定擠成一團。「你借讓。」隆齊深吸一口氣,看著光源對準的位置,站穩步伐往門弱點集中踹開。
 
  杏蘭原本已經站起,只是彎腰駝背能讓他感覺好些,他抹黑找著了牆先靠著休息下,結果這牆居然向著他倒了,不、是有人撞著這牆而這牆剛好是門來著,他還來不及反應,就又向前撲去,只是這一次他被門壓在底下,他兩眼一番,恨不得自己昏過去算了,還得承受這皮肉之苦。
 
  「大小姐,你沒事吧?」奧忒雷左看右看就是因為很黑沒看到杏蘭,他用手機照來照去,沒多久終於注意到門後一個被壓住的人影,「欵、你怎麼好死不死剛好就這麼倒楣勒?」
  「……」好喔,這是他害的嗎。悲慘的大小姐,柔金卷髮散落於地。奧忒雷一句無心之語更增添了這荒唐場景的奇葩悲劇性。「哎。」隆齊摸黑將門板挪開還硬扯了條大毛巾蓋到杏蘭身上,這時候視線突然明亮了。

  杏蘭光溜的身子被兩個人看光光。

  「我剛突然想到一件事。」奧忒雷看著那扇被隆齊踹爆還往前傾,壓到被害者的兇手。「我們等會洗澡沒門怎麼辦啊?!!」
 
  受到二次傷害的少年滿腦子都是一個字,疼。別提奧忒雷在說些氣死人的幹話,光是被搖晃他的腦神經就真的疼到斷線,意識神遊四海去了。
 
  「為什麼他好死不死這麼衰?」隆齊一臉陰霾地轉向奧忒雷。好吧,個人造孽個人擔,稍微負責一下。他把覆蓋被害者身上的大毛巾圍繞好捲起,然後將意識暈去跟周公下了三趟棋,還敗在對方手上而被假扣押的杏蘭抱起,放到自己床鋪上。接著他對奧忒雷說,「所以你要先去洗,還是?」
  「我洗戰鬥澡好了,這麼冏誰還有閒情逸致慢慢洗勒。」他很愛在浴室唱歌的,就如同他每次運動完回去都會沖澡一樣,只是這次氣氛都毀光了。
  「而且門還不見了。明天大概要被舍監約談。」隆齊拉來椅子坐上,順口提醒對方。
  「哎,你說得是,希望大小姐明天起來不要發火啦。」奧忒雷半是無奈地去拿他的衣服進浴室,這還是被次丟臉的洗澡,沒門的浴室看起來超詭異。

  《續》


  ◆角色交流:宮田杏蘭隆齊努斯
  ◆對噗紀錄:關於未來
  

  
  跟其他創作者對交流有時候會有超展開ww本來只是討論個未來後來還變成停電什麼的……對文有趣的點大概就是,有個底卻不知道過程會發生啥鳥事,每個作者各出奇招吧。慢慢的這個故事的小說版本我也一直在整理了~下雨緣故天氣有比較涼點,不過家裡還是悶的發汗,是說最近超好睡的=w=……

  圖片放天空的意思是,希望個人未來都像湛藍天空一樣光明w那是我之前去沖繩,第一次搭飛機坐窗旁感到很興奮時拍的,想想也是三年前的事年了時間好快~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02570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原創|兒子|野薔薇|校園|日常|白鳩|廢墟貓|友家

留言共 4 篇留言

Arthur
很棒的創作 很棒 [e34]

06-16 22:48

艾爾琈
謝謝Arthur~\\>w<//06-18 10:44
桑德偑
我這邊都沒什麼下雨
零零落落:(真希望趕快下大雷雨

不過睡覺都要開個冷氣定時
搭配電風扇XD

06-17 10:58

艾爾琈
我是固定下一次大雨然後隔天又放晴,不過聽說南部淹水很嚴重qwq
這雨不是大就是沒有,都沒有適中的調節方式o<<
我也一樣XDD
不開一小時的冷氣搭電風扇熱到睡不著,有時候半小時也行W06-18 10:45
小天
糟糕看光光了...XD
所以相片中的位置是在雲層中...( ̄▽ ̄)

06-18 20:57

艾爾琈
XDD 這告訴我們好孩子別在浴室玩手機(欸
是在雲層上唷,想當初第一次出國很興奮ww06-20 16:41
珀伽索斯(Ama)
馬卡龍小小的一個就要那麼貴,看的還真捨不得吃呢![e1]

11-09 06:30

艾爾琈
XDDD 真的,馬卡龍真是高價甜食~不過偶而吃應該不錯w11-09 20:0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3喜歡★rigoclea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角色30天系列】DAY... 後一篇:鬼精靈怪《2018閏歇爾...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1950660想窩進被窩的大家
中秋連假結束祝各位學生跟上班族今天加油撐過去Q_Q!有空可以到小屋逛逛唷 by想睡覺ㄉ瑞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1:4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