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能力是無視對手設定的我,在異世界輕松成為最強~》第八回 不死魔王也不是我的對手

初代超越之神_丹列♆ | 2024-05-16 12:00:03 | 巴幣 16 | 人氣 50


  「勇氣可嘉的少年啊,是什麼讓你決心與『不死神祖』約費斯蒂·雷加——一位即將君臨天下的魔王為敵?」

  不死神祖和魔王...說的就是他自己吧?

  「那還用說嗎?」

  心底傳來像是喪鐘的震蕩。

  但這並非為我而鳴。

  「正因為我足夠強大,強到你無法企及的程度。」

  首先,氣勢不能輸。

  況且我也不可能會輸。

  「哦...?記得是五萬年前,有個人類也曾這麼對我說過。」

  就在此時,漆黑的空間被撕開明亮的缺口,從中伸出黑白相間的奇特長劍。

  「就讓你見識下魔王的威嚴吧。」

  自稱魔王的男人抓住浮空的劍柄,只見無數暗色能量蜂湧而出,將劍身與魔王的右手染成一片漆黑。那傢伙邪笑著撫過黑暗四溢的劍刃,緩緩向我走來。

  雖然被未知的能量完全覆蓋,但我能清楚看見隱藏在內的長劍本身,單看外表其實沒什麼亮點,很普通的一把長劍。

  「然後那個人類被你殺掉了?」

  「答案是肯定的。」

  男人傲慢的答復道。

  「那就由我來替他復仇吧。」

  「笑話!」

  邪氣浪潮撲面而來,隨之綻放的是無數陰森詭異的燈火,接著魔王的身形便消失無蹤。

  「讓一切感受恐懼——」

  在上面。

  察覺的同時舉刀朝上格擋,擋下對方犀利的一擊後,一聲沉重巨響宛如海浪般在整個空間反復回拍。

  沒給任何喘息的空間,無數斬擊再次撕裂空氣朝我襲來,但都被我輕松擋下。

  不需要目視對方,僅憑感覺去判斷對手的位置,這是我習慣的戰斗方法。站定步伐,穩住呼吸,憑直覺揮出那柄奇劍,這樣的操作總能完美化解對方的攻勢。

  「吾重塑世間規則——」

  幾股異常的波動自上震落,往上一瞥,眼熟的污穢物質懸浮於空中,隨後被聚合成龐大的能量體。

  「為眾生帶去死亡——!」

  身穿黑暗鎧甲的男人主動閃進我的視野,並我的方向揮下粗壯的手臂,似是做出某種指式。

  比如我頭上的那個...?

  「為眾生帶去死亡——!」

  不出所料,駭人的能量團朝我重重砸下,巨大的沖擊令整個空間劇烈震動。

  當然,這種東西...

  「這蘊含太古詛咒的攻擊——對你無效?」

  無法傷我分毫。

  「還有什麼招數嗎?快點端上來吧。」

  「哼!」  

  流露不快的情緒,臉上少了些許銳氣的魔王再次向我攻來。

  秉持要撼動一切的氣勢,魔王手中的長劍在砍向我的同時頻發強烈的震波,大量的沖擊使周遭的石牆逐漸松動。

  當然,再強的沖擊也無法將我撼動,那些震動在我面前等同不存在。

  無論對方攻勢再怎麼猛烈,我也能淡定自若地應對,這點從來沒有改變。

  「這裡都快被你震塌了,真的沒關系嗎?」

  「我可不在乎那些東西!」

  更多的斬擊伴隨沖波朝我襲來,但無一例外都被我輕松化解。

  劍刃的碰撞聲在空間內反復響動,隨之而來的還有對手逐漸急促的呼吸聲。

  這個魔王,在劍術和能力方面都被我碾壓了。

  和預想的一樣,他也沒辦法對我形成阻礙。

  無趣的鬧劇還是趁早結束吧。

  「嘖...!」  

  趕忙後撤的魔王不耐煩地悶哼一聲。

  似乎是被毫無進展的戰況所逼急,他本就凶煞的臉面變得更加猙獰,血紅色的瞳眸死死瞪向我這邊。

  「小子...你到底使用了什麼能力?」

  「我也不知道。」

  「...你在耍我嗎!!!」

  魔王的怒吼直沖腦門,感覺他這聲吼叫都比剛才的攻勢更有效果。

  「就讓你見識一下...來自神話時代的絕對力量!!」

  表情因極度憤怒而更加扭曲的魔王舉起漆黑的大手,朝自己心髒的位置捅了下去。

  祂打算做什麼?

  「惹人厭的小鬼──可別囂張過頭了──」

  下一瞬間,魔王的全身爆發強烈的猩紅氣場,那對雙瞳緩慢流溢暗沉的霧氣,伴隨喪失理智的咆哮,殺盡一切的決念在此刻被體現的淋漓盡致。

  現在的他,和剛才中氣不足的壯漢簡直判若兩人。

  這才是一個魔王該有的樣子。

  「何為死亡!何為恐懼!你就親身體會並痛苦地消亡吧!!!」

  一痕紅光自魔王上方俱現,無數血色裂縫從中伸出並快速蔓延,直至布滿整片穹頂。

  伴隨一聲巨響,大量石塊與煙塵崩裂,並開始朝上飄動。

     周遭有形體的事物也迅速浮起,並一同沖向蒼空。

  「這是...」

     然後,幾乎失去理性的魔王突然消失。

     下個瞬間,他從烏雲密布的空中出現。

     「偉大的終結──死亡之神伊斯特凡帝斯啊,以吾之身軀作為媒介,向世間展現你的無上天權吧!!」

     "不死神祖"約費斯蒂·雷加對天宣誓的同時,四重圓環自從魔王眼瞳綻放。

     突發出現的魔力洪流從他上方轟下,那道壯碩身影在未知魔力的沖刷下變得若隱若現。

     沒聽錯的話,他是說要以自身作為媒介...

     「恐懼吧!絕望吧!這世上可沒有死亡之神無法殺滅的存在!!」

     耳邊響起模糊的宣言──這也是他最後一次以這種音色說話。

     隨著時間過去,魔力洪流逐漸從激烈轉向枯竭,直至完全消停以後,從中顯現的是沒見過的生面孔。

     穿著深黑色的特異長袍,頭頂紫光閃爍的四重光環,那蒼白如雪的肌膚,以及散發陰綠色光芒的雙眸──在我所有見過的人物之中,他是神性最鮮明的一位,甚至超越了克裡茲·卡爾德隆。

     「吾...即為掌管此星一切生靈,乃至事物死滅的至高神──」

     光是淺淺發出話音,就讓天空與大地產生劇烈震蕩。

     祂從手中變出一柄巨鐮,隨意朝身側揮了一下。廣闊的陸地頓時被撕出一道裂痕,隨之而來的是劇烈的岩漿噴發與規模不小的地震。

     不過,比起對方造成的破壞…

     我更好奇,對方有和我開戰的理由嗎?

     被莫名召喚過來,然後直接按召喚者的意念與他人為敵,這個世界的神是這麼良心的存在?

     「消逝在遙遠的彼方吧,礙事之人──」

     對方再次舞動那桿巨鐮,這次的目標並非其他事物,就是沖著我來的。

     就在巨型鐮刀即將砍中我的前一瞬,我放松筋骨,非常自然地躍到鐮刃上方,並以最快的速度將手中的奇劍插進鐮刃。就這樣緊握劍柄,與揮斬到底的鐮刀一同來到高空。

     在向心力甩飛我的同時拔出奇劍,定睛一看,此刻的自己成功來到了死亡之神的背後。只見死亡之神轉過頭,令那無比深遂的神之眼瞳與我四目相對。

     死亡之神已近在身前,我將疑似是"無視能力"的效果付在刀上,趁自己再次落地前將刀刃投向對方。

     隨後,劍刃成功刺入祂的身軀。

     被命中後沒多久,那位莊嚴神武的神明的身軀逐漸化作無數靈子,逐漸走向消滅──

     ...這樣就結束了?

     本以為落下的過程中會遭遇還擊,可一直到落地後也沒有發生什麼。

     死亡之神什麼也沒做,就只是靜靜地懸浮在那裡。
     
     「吾早已嘗試讓汝枯萎無數次,正因為沒有效果,所以選擇發起物理攻擊。可被你的攻擊命中以後,吾這才確認此身無法取勝──」

     「...啊?」

     看到我疑惑的表現,對方又補上一句:

     「因為吾能夠猜到你想問什麼,還有,吾的確不是本尊──」

     言畢,死亡之神化作一屢黑煙,被遠方吹來的寒風徹底打散。

     「...」

     他確實把我所有的疑惑都解開了。

     事因查明,魔王已死,接下來與外側的沙沃恩和阿維克會合即可。

     事情就這樣順利的結束了,雖然也和我的能力有關,但祂好歹是掌管死亡的神...

     總感覺有些異常。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