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魔法覺醒衍生限定]霍格華茲學年番外故事,EP16-米蘭達•戈沙克,獻給發現的你。

aeronongalax | 2024-04-17 17:30:07 | 巴幣 116 | 人氣 66

連載中魔法覺醒衍生限定,霍格華茲學年番外故事。
資料夾簡介
這是發生在霍格華茲魔法與巫術學院學年中的各個小故事。 在魔法覺醒,榎木•雷克塔活著的珍貴魔法旅程中,與許多存在相遇,彼此共譜關係,交織專屬的情感小故事。

親愛的年輕女巫或者男巫,當你找到這本日記時,我想你肯定很困惑又訝異,為什麼這麼私人的物件,
還是鼎鼎大名的米蘭達•戈沙克的親筆手稿(有天能這樣自稱確實很驕傲)會出現在霍格華茲圖書館,
還沒被你們敬愛的伊爾瑪•平斯撤出「他的領地」,
這麼說吧,我對這本日記施過咒,確保它「安全」,可不是只有他對書籍具有強烈的保護慾。

是的,我見過那位「年輕」女巫,他是個非常令人印象深刻,又充滿敬業精神的書籍捍衛者,
相信我,如果我在年輕時有個這樣的圖書管理員,我也會遇上麻煩,就像你們找到這本日記時一樣,
當保護咒解除時希望你們沒被罰得太重。

所以有被關禁閉嗎?

我可沒有太看戲,即便那樣挺有趣的。


我知道你最大的疑惑依然還懸在心裡,
為什麼米蘭達•戈沙克要特意把這本私人日記,其實是「咒語日記」留在母校?
他是如此出名的魔咒百科《咒語之書》和《標準咒語》系列編撰者。
(當我知道自己能登上巧克力蛙畫片時我也很驚訝。)


這麼說吧,年輕的巫師,
那年我的兩位「親愛」的姊姊迪亞德瑪與羅咪將我的咒語日記藏起來時,我還很年輕,
或許就和你現在的年紀一樣,
但我沒那麼幸運,當時並未有足夠淺顯易懂的教材告訴我該如何「正確」施咒,
我們做的就只是口耳相傳,親自傳授,如此缺乏效率與準確,也不客製化的教導,
毫不意外導致學生間程度差距越來越大,而我就如在家庭的年齡順位,我總是「底」。

這不是我的錯。
你覺得這句話聽著還挺青澀的是不?
但事實就是如此,這絕非有心好學者的錯,
我的姊姊們很喜歡對我惡作劇,就好像舊教育體系給我的「折磨」還不夠似的,
他們總會在我「誠懇」求知時給予錯誤的施咒手勢與咒語,甚至錯誤的發音,這導致非常多的「悲劇」。

喔,你為我感到可憐,喔,不不不,親愛的,我也從不示弱,我也總是「教育」我的姊姊們,
這是我們家的一種默契,有些魔咒「暴力」,但這是「適度攻擊性」,更多是惡作劇,
某種層面對我們那貧困的家庭反而有好的舒壓效果。
而當我的《咒語之書》大成功時,我當然沒放過這個「好機會」,
毫不猶豫就向那些親愛的「好」姊姊們寄了「特別版」,
相信用功的你肯定也有些聽聞,那確實很有趣,而他們就像我以前一樣「生氣」,
特別是羅咪,他和那根尾巴處了好一陣子,當然最終我們和好了,就像舊日子。

一家人如果沒重大分歧與死傷,沒甚麼不能和好,不是嗎?

那為什麼我的日記要特意留著,直到有你這樣的後輩發現,
這是個好問題,而這問題的答案也很簡單,
因為我想。
又太簡單了?

我年輕過,親愛的,非常年輕,特別是我的心,
或許我就想讓任何同樣苦苦學習,奮發向上,總奔波圖書館的年輕巫師知道,
就算是已經成名的魔咒百科作者都有著柔軟脆弱的一面,
而這不該由被包裝過的經典名人故事來闡述,就該以我當時的青澀真實來呈現。

我們的心都非鋼鐵做的,也不是毛毛心臟,是真實的血肉肌肉組成,
而我很高興心臟就是這樣,柔韌卻也脆弱的正好,
讓我們感受到不足並能夠擁有同理心,看到彼此可能有的難處並釋出善意,學著幫助。
這部分你應該很熟悉了,我就是因此出名的,那些我畢業後細心收集整合編撰的魔咒百科。

所以,年輕的巫師,我想要你看到,我曾是甚麼樣,
即便我與姊姊們已經和好如初,血脈也是真實的緊密聯繫,
但,不否認他們在我求學階段帶來的痛苦也同樣真實,而我在學習階段又是如何的孤獨。


喔,先聲明,我沒被霸凌,事實上我有些「叛逆」,我一向是非常強悍的,
如果你見識過我的蝙蝠精咒(最好不要),你就會理解我的意思。
我就是不太喜歡別人刻意忽略我的發言,或者我的存在,
當你出生在一個有八個姊姊的家庭,這是很嚴重的心理問題,
而你會盡一切避免再次消失在那些不止息的尖銳聲音中。
希望我的同學們沒因為那些鼻屎鼻涕蝙蝠有創傷,如果有,好吧,那可能是我的錯,一點點?


我的學習掙扎是在獨自探索魔咒的茫茫書海中,
教授們各說各話的魔咒歷史,凌亂的咒語分類,一頁又一頁重新整理的筆記。
(我光回想就頭痛,而你光想像體驗也頭疼,但還好現在有我了,對吧?)

當時那一切感覺都太漫長了,
好幾度我多希望有個像傳說故事那樣的魔咒大師躍出紙面告訴我所有魔法的一切,
而非這些都像星辰一樣遙遠的神秘。

但,告訴我們魔法史的是賓斯•卡斯伯特教授(現在應該還是他授課吧),太可怕了,對吧,
我肯定不是指教授是幽靈的部分,而是他吸塵器般令人精神疲乏勞毫無起伏的聲音(無意冒犯),
在我們聽到歷史偉大巫師能帶來的重要益處前,我們的意識早消失在黑暗洪流中。
(希望你睡著時沒撞到桌上,那可痛了。)

這就是為何我更樂於更輕鬆直接的指導方式,用現在年輕巫師愛說的,太酷了,
我從小就知道我終將是個酷女巫,蝙蝠精咒記得嗎?
(不是我自豪,我聽說有個霍格華茲校花把這練成了招牌咒,
而他更大的驚人之舉是最終還成為了救世主之一,還成為職業魁地奇選手。)

這是我從未想到過的事,當然我不是說就預料到《咒語之書》能被翻譯成七十二種語言,
這真的是空前絕後的超級大成功,特別是以第一本正式出版的書就如此。
(其實我聽到時第一個反應是,我嚇壞了!這件事別告訴我的姊姊們。)

但這絕非終點,親愛的,魔咒是由許多巫師編撰而來的,無論年輕、中年還年邁,
這一切就像不斷延伸的長河,最終匯流成廣大的海洋,
學習是無止盡的,
所以我也持續在學習,還有許多巫師在發明咒語,
而我也很榮幸能將他們重要的歷程整合分類,接著送到你們這些好學者面前,讓魔法不會那麼神祕。

沒錯,出名是種榮耀,這讓你們認識我,認為這不只是一本簡單的日記,
但事實上它就是本簡單的咒語日記,出自當時還沒沒無聞的我之手。
所以,無論你認為自己做得事能否成名,是否會獲得一樣大的成功,這都非真正的重點,
就做你想做並認為正確的事,去感受學習還有哪裡需要修正,還有誰和你一樣需要幫助,
那曾經造就現在的我,或許也將造就不同的你。

年輕的巫師阿,願魔法會持續眷顧你和我,
期望你有在這本咒語日記中感受到我與你們的距離其實並不遙遠(我並不高高在上,我們是同一陣線),
我們都有過類似的學習煩惱與困境,
然而我們持續閱讀,尋找解決的辦法,持續在探索魔法的重要求知旅程中邁進。

親愛的年輕女巫男巫,
或許有幸有天你到我這年紀,期望你也能感受到傳承「好」的重量,那些必要與珍貴,
學著提攜像「曾經的我們」的後輩,
讓他們不用體會我們曾感受過的孤獨與痛苦,能更好的發展,更健全的認識魔法,
那絕對是很美好的事。

這就是為何我把這本咒語日記帶回霍格華茲,並親自把它放進架中。
這是我的選擇,希望你也跟我一樣喜歡這個答案。

答。
米蘭達•戈沙克的咒語日記被輕巧闔上。


幾個年輕的巫師正窩在圖書館一角看著這本書,
而最喜歡魔法史的凱文•法雷爾正對自己竟然有幸能接觸「活生生」的歷史感動到泛淚,
抬起大方框眼鏡,連連用校袍袖抹去淚水。
羅賓•西斯爾思韋特不敢置信的說不出話,幾乎是張大眼,眨都不眨,彷彿瞪著似地看著日記。

「這、這真是太誇張了……」
羅賓花了好幾分鐘總算找回自己的聲音。

「是阿,我對此非常感動,沒想到米蘭達•戈沙克女士過得這麼艱辛,又為我們著想這麼多……
我很高興能知道這段歷史……」
還在感動中的凱文很快回應青梅竹馬的吃驚,自己確實對此也非常吃驚。

羅賓看著青梅竹馬又看著「米蘭達•戈沙克的咒語」,又轉頭看向現在顯得沉默的朋友,
終於大叫出聲。

「不!小凱,我是說,就這幾頁咒語筆記,榎木是怎麼推斷出米蘭達•戈沙克究竟想告訴我們甚麼,
他的心境!我只看到魔咒嘗試的練習筆記而已!」

「喔……呃、說不定是因為榎木的破心術非常熟稔?」

「小凱這是紙做成的書,『紙』做的!你是要怎麼對紙施展破心術?不可能!
小凱,我們都不可能對紙施展破心術!這又不是通靈!」

「事實上榎木的占卜成績是我們這屆第一,說不定他真的通靈。」
「小凱你在說甚麼鬼……喔,梅林的肯定,確實還真是這樣,那當我沒大叫。」

原本還想反駁青梅竹馬的羅賓剎時停頓,
想想榎木不只提早學古代如尼文,還會盧恩占卜,更別提還有那些天文占星東東。
好吧,小凱說得有道理,很可能真是這樣。

討論完,藍色與細炭灰同時看向身旁那保持溫和微笑的朋友,彼此也對榎木•雷克塔回以微笑。
和最好朋友一起閱讀果然最快樂了。


獻給勤勉好學重視珍貴學術的彼此。

我大概是茶喝太多,攝取過多咖啡因,就決定編撰些衍生。
知識創建開創,收集整合,改良修訂,編撰都非常重要,
讓我們在這段重要的學識邁進路途少走些歪路與錯路,理解這一切都得來不易,
小心呵護我們好不容易擁有的文明,這些讓我們真正不同與深奧,能在一生看到更遠的視野,體會更多。

賽季「塵封咒語手記」持續中,
米蘭達•戈沙克那青澀的過往或許也將與霍格華茲的學生相共鳴,
找到自己的學習方式,找到自己的「聲音」立足,編撰紀錄這趟珍貴的魔法旅程。

這將是發生在霍格華茲魔法與巫術學院學年中的各個小故事。

感謝魔法覺醒開發組給予機會參與這趟珍貴的魔法旅程,願一切安好, 魔法永恆,請適時休息。
對這感興趣的好旅行者,感謝觀看,預祝愉快。



[魔法覺醒衍生限定]霍格華茲學年番外故事,
EP16-米蘭達•戈沙克,獻給發現這本咒語日記的你。[日更挑戰900]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