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哥布林轉生 (偽) 第 10 章:鄉下的破村子

古今變 | 2024-04-05 09:49:58 | 巴幣 106 | 人氣 61


第 10 章:鄉下的破村子

葛普霖也沒想到自己的慷慨會造成這樣的後果,只好趁著眾人搶紅了眼時摸摸鼻子、悄悄的溜走。三人…加上一隻肉眼看不到的「鬼」在遠離騷動的角落之後,好不容易才鬆了一口氣。葛普霖和隨行的那位村民正在商量接下來去哪的時候,有人過來找到他們,並告知他們:「你們的同伴被帝商帶走了,派我來通知你們、並且帶你們過去。」

看他們一臉懵懂,來人只好把來龍去脈概略說了一遍,再跟他們解釋「帝商」是什麼來頭。葛普霖涉世未深,鄉下人質樸善良,於是輕易的就相信了那人、跟著他走。哪知幾人東拐西彎來到一處暗巷後,不知道從哪裡冒出幾名滿臉橫肉的傢伙將他們團團圍住。

原來他們所攜帶的稀世極品藥草轟動全城,有人聽說「全是大魔導士的功勞」、「他和我們另一名同伴去逛街了」之後,意識到其中存在多大的利益,立刻就動了壞心眼、開始分頭搜尋他們。葛普霖奇裝異服、又在此時引起騷動,因此很快就被他們其中一員盯上。那人也沒想到這麼輕易就騙到了「大魔導士」,於是直接把他帶到同伙們事先約定的地點。

可惜的是,德比屯的代表們並沒有提到「大魔導士瞬殺六蟲」的事蹟,因此這群傢伙看到目標進入陷阱裡,立刻面露獰笑並取出刀刃、準備威逼幾人就範。

陪伴葛普霖的村民雖然單純但不笨,看到幾人的神情和武器便知大事不妙。雖然發現己方已被人包圍、退路全被堵死,但仍心想:「不行!一定要保護對我們恩重如山的大魔導士。」於是挺身擋在葛普霖前面。

葛普霖反應稍慢,但是看到明晃晃的刀光,也理解到這是怎麼一回事。他不知如何應對這樣的場面、只能傻站在原地。

而就在下一個瞬間,盜匪們連話都還來不及說出,就突然全躺在地上抽搐。葛普霖愣了一下,很快想到又是自己的「轉生特典」顯靈,於是露出放鬆的微笑。村民不明所以,等轉頭看到大魔導士臉上的笑容,立刻意會到先前從村口守衛嘴裡聽到的故事,並沒有誇大灌水的成份。

就在二人對望一眼,正要商量下一步的時候,一條人影閃入暗巷。那人看到地上橫七豎八的盜匪,再對上葛普霖等人望向他的眼神,立刻慌張的抬高空無一物的雙手、小心翼翼的說:「我不是敵人,請不要動手。」

原來這人才是真正的帝商伙計,他雖然精明能幹,奈何接到上頭尋人的命令時,這群匪徒早已展開行動,因此晚來一步,沒想到正好目睹「大魔導士大顯神威」。這人身手不錯,眼力也屬上乘,卻完全沒看清大魔導士是如何在轉瞬間擺平這些人。驚駭之餘自知絕不是他的對手,因此放低姿態表明來意。

葛普霖等人剛上了個當,這時再度聽到「帝商邀請你們的同伴商談,派我來通知你們、並且帶你們過去。」不約而同的皺了皺眉、露出狐疑的表情。

伙計只好拿出帝商的腰牌,然後看到二人不識貨的表情,只能暗自歎了口氣,退而求其次的說:「這樣好了,幾位先到那邊的大飯店稍候,我去把大人們和幾位的同伴帶過來,這樣可好?」

於是在葛普霖無所謂似的聳了聳肩之後,一行人便來到先前美食街上、生意最好的酒肆。伙計要了個包廂、點了滿滿一桌的酒菜,然後請葛普霖等人在這邊等候。葛普霖和村民看到他一拿出腰牌,飯店從老闆到員工立刻恭恭敬敬的聽候吩咐,這才知道那是不簡單的東西。

他們前不久才剛吃飽,又驚魂甫定,面對滿桌的大魚大肉並沒有太大的興趣。葛普霖雖然藉由藍芽耳機能聽懂對方的語言,但苦於無法交談,只能比手畫腳的試圖與村民溝通意見。

「嗯咳」一聲輕咳打斷二人面紅耳赤的激烈交流,原來是伙計已經領著他的上司和德比村民回來。鄉下人看到同伴平安無事,相互開始熱情的問候交談,竟把帝商的幹部們晾在一旁;直到那名伙計提高音量「咳、咳、咳……」的咳了半天才讓他們靜下來,分主客落坐。

不知道是因為身上的古怪裝束,還是培育出極品藥草的傳說,衣飾華貴的三名帝商幹部一直將目光鎖定在葛普霖身上,讓他感到渾身不自在。那名精明的伙計先開口介紹雙方的列席人員,葛普霖這時才注意到這人會講二種語言。

在藍芽耳機的加持下,葛普霖可以輕鬆聽懂所有人講的話;但對於一般人而言,言語不通就代表無法交談。德比屯所屬的國家本來就是個小國,德比屯地處偏僻又與世隔絕,方言更是獨樹一格。加上村民們並不常來菲勒交易,這名伙計居然會講德比屯的方言,彰顯出帝商確實人才濟濟。

德比屯派出來的幾名代表都會說一點通用語……拜「週休五日」之賜,村民們有很多時間可以培養第二、第三專長。雖然人口不多,但大多會一點手工藝,擅長烹調、會說通用語的也大有人在。也因此雙方的溝通並不困難,在比較模棱二可的地方才由那名伙計透過雙語向雙方再三確認。

會議的第一個重點在於極品藥草的來龍去脈。畢竟這樣的貨色對所有人而言都是生平首見、難以判定真偽,連帝商的專家也只能給出「雖然很難相信,但很可能是真的」這樣的結論。

在村民們講出「大魔導士發現一株珍品,然後大量培植」的過程後,所有人全都看向葛普霖;後者雖然知道大家為什麼都盯著他看,卻苦於有口難言,只能回以尷尬又不失禮貌的微笑。

帝商的人員看他微笑不語,也都心知肚明:「像這樣的魔法奇貨可居,他自然不會輕易透露當中的細節。」

因此他們雖然心癢難搔,卻也知道無法強求……特別是在聽說他轉瞬殺六蟲,並得到伙計確認「雖然很難相信,但很可能是真的」的結論之後。

於是他們不再糾結,轉向最關鍵的議題:「你們打算賣什麼價錢。」

這些人個個都是精明的商人,他們早已發現德比屯一行人知道「這批藥草一定值不少錢」但是卻不知道「它們到底有多值錢」。因此必須搶在他們醒悟過來,或是別的競爭者出現之前敲定買賣;其他的事情都可以暫時先放在一邊。這也是他們在第一時間就派出隊伍將他們「請」走,不讓其他商人與他們接觸的主因。

然而這幾個村民能被推選出來當代表,也都是相當聰明的人。雖然他們確實不知道「藥草到底有多值錢」,卻能看出「大家好像都很想要」,於是開啟了獅子大開口模式。

他們「啪」的一聲,把村民們那一大串「願望清單」放在桌上,然後補了一句:「要好的!」

這可是他們經過熱烈討論,刪刪改改、改了又改之後,由村裡擅長繪畫的人在布上「畫」出來的清單…因為村裡連認識自己國家文字的人都沒幾個,更別提其他國家的文字。

照理來說,這些鄉下人的獅子大開口,對帝商這樣的商業巨頭而言連塞牙縫都算不上;關鍵在於他們強調的這一句:「要好的!」

舉例來說,那塊布上一個槌子的圖形,村民們的本意是:「我們想要材質好一點的鐵錘,不要那種容易生鏽變形的破銅爛鐵。」

但是看在帝商幹部的眼裡,卻變成:「嗯…秘銀打造的戰槌,就算拿個一箱來換一株藥草,應該也還有足夠的利潤。」

於是雙方在這樣的認知落差下展開磋商,最後竟然得到雙方都很滿意的結果。對德比屯村民而言,不但所有的品項全部購齊、數量只多不少,而且還是知名商家認證的高級品。對帝商而言則是以少量庫存的貨物,換到八株無價的藥草。

在買賣底定之後,帝商再度將目光放到大魔導士身上,試探性的詢問他是否有什麼想要的東西。葛普霖本來一直在旁邊無所事事,這時突然被問到也呆了一下。原先並沒有什麼想法的他,在看到村民們那塊畫滿圖案的布塊之後,立刻就有了一個主意。

在過去的這段時間裡,儘管心中千百個不願意,但是現實還是逼得他不得不低頭、學會適應隔五天洗一次澡、平時只能使用木桶來解決生理問題的生活。儘管他查到馬桶的製作方法,但比較簡陋克難的設計,比起木桶也高明不了多少。而接近現在衛浴的高階設計,姑且不論德比屯的村民並沒有那麼高超的技藝,光語言不通這一點,就使得他無法將想法傳達給眾人。

此時他毫不猶豫的拿出「魔導器」,點開馬桶的圖片和構造圖、展示給帝商的人員看。這些人見多識廣,即便一時不知道這個裝置的用途,卻一眼便被那精巧的設計所震驚,也很快得出一個結論:「這些藥草雖是曠世難逢的機緣,但這人才是真正可遇而不可求的奇貨。」

於是他們立刻擺出誠摯邀請的姿態,想要留葛普霖等人下來好生招待,以設法勸說他們前往帝都。可惜德比屯的村民們牢記自己的使命,急著完成交易後返回故鄉…除了村長村民們的再三囑託之外,他們也都有各自的房子要蓋。

帝商的重點本來只在葛普霖一人身上,但見「大魔導士」似乎堅持要與村民們同進同退,一時頗感為難。那伙計頭腦轉得很快,跟上司們稍加討論後提出:「我們派人隨行、把承諾的工具幫你們運到德比屯,再派幾個能工巧匠也一同前去、幫大魔導士打造的魔導具,這樣可好?」

葛普霖和村民們也覺得這個想法不錯,於是一口便答應了。那伙計接著便說:「我們調集貨品和人手需要一點時間,麻煩各位留下來讓我們招待一晚,明天上午用過早膳後我們再出發,不知各位以為如何?」

村民們商議了一下,回應:「我們先派人回去通知在外頭紮營的同伴,其他人就在這裡住一晚吧。」

帝商的幹部心中暗想:「接受過我們的招待之後,你們還會希罕回去那個鄉下的破村子嗎?」


  前一篇  目錄  後一篇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