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原創小說】孤舟異聞錄(第六章上)

紫緋 | 2024-03-09 11:25:20 | 巴幣 2 | 人氣 673


第六章上:乾隆五十一年、起義

  「眼下官府在大墩胡亂抓人,難道爽文大哥便甚麼也不做,要咱們在此處等著被抓!?」

  時序邁入閏七月,彷若山雨欲來之勢,各地皆不平靜。先是蔴園庄遭逢大批山匪進犯,這回連知徹與澄娘都隨王芬參與了討伐,在折損數十名丁壯後才將山匪殺退。諸羅地方更出了樁大事——縣裡有對兄弟、楊光勳和楊媽世為爭奪田產,各自結會相互鬥爭,終引來官府緝拿;楊光勳系天地會黨,為救下獄的弟兄,殺官劫囚,因著鬧出了人命,一時涉事者紛紛遭到捉捕,蔡福、葉省等僥倖逃脫,心知大里杙藏龍臥虎、官府尋常不敢前來,便各攜其妻賴氏、黃玉娘和殘存的弟兄,星夜兼程至大里杙投奔林爽文。

  此事僵持至十一月,卻又再生變故:官府兵臨大墩,為逼使林爽文交出仍在逃者,於大墩胡亂抓人,許多百姓蒙受牢獄之災、無辜被殺。隨著事態愈加嚴峻,大里杙亦已聚起一干來此尋求庇護之人,只消林爽文登高一呼,屆時自當多方響應;可抗官事大,一旦行事,便斷不能回頭,林爽文遂召集了天地會裡素日交好的幾人商議此事,王芬亦在其列。

  「那幫縣官、軍爺的作派我見得多了,依我看,只須在那縣令身上打點一番,再找幾人頂罪,這事兒便可擺平了。」

  「這回恐怕不成……都說新官上任三把火,那俞峻是鐵了心想掃除我等會黨勢力,早先還放了話,若是咱們再不肯交出人來,便要在大墩燒莊搜剿。」

  眾人議論不休,直至天色漸暗,到底也沒商討出個結果,只得紛紛散了;王芬獨自一人走在最末,越是細想,越感今日之事難以善了,終於回身行到林爽文身前,做了一禮,「爽文大哥的事,我是必然要相幫的。還請暫讓我回蔴園庄中交托事務,一旦事了,必回來見爽文大哥。」

  然而王芬回蔴園庄不久,又有急信傳來,上書縣令俞峻放火燒莊,多位天地會眾所有之房舍被毀,其中林泮、劉升憤慨已極,於茄荖山聚眾百來人起事,要林爽文出面統率——事到如此,已再無退路可言。

  這回事,對上的是官兵,不可與圍剿山匪相比擬,王芬與知徹二人皆不欲讓澄娘隨同,曹允夫婦見狀,雖是擔憂女兒安危,終究於臨出行前做出了決斷。

  「莊主、知徹,你們便讓澄娘跟著吧。」

  見二人將行囊往自己懷裡塞,澄娘不禁哽咽,「爹、娘……」

  「你們三位,可都要平安歸來啊。」

  如此,王芬率知徹、澄娘同蔴園庄丁壯數百人,去往大里杙與各方人馬會師,未料一踏進林家宅院,映入眼簾的卻是料想不到的光景——偌大的正廳一片吵嚷,竟未見得林爽文現身主持大局,徒留林泮因無力鎮住眼前的混亂局面而滿目焦急。見勢不對,王芬疾步走到林泮身前,劈頭便問:「爽文大哥現在何處?」

  「咱們林家那幾位族長,見不得爽文大哥起事,不知把人給藏到何處去了——唉!這節骨眼,要咱們上哪兒去尋呀!?」

  聽罷,王芬略思索片刻,方道:「林泮兄弟,你本也是林氏族人,有哪些個地方可作藏身之所,應當心裡有數,你速帶幾位家丁分頭去尋,此處暫且有我頂著。」

  林泮原來已方寸大亂,聽了這話才算稍稍定了心神,半晌衝王芬一頷首,「我大約有些想法了……王芬兄弟,眼下便勞煩你了,咱們定會儘快尋爽文大哥回來!」

  待目注林泮匆匆朝正廳外去了,王芬示意知徹、澄娘分別立於左右,隨後朗聲開口,「諸位弟兄稍安勿躁,聽我王芬一言!」

  適才廳內亂作一團,無一人留心王芬已到來多時,然王芬其名既出,在場又有誰不識得?一時眾人忙循聲望去,但見人群正中有一身形魁偉、負手而立之人,赫然便是王芬,吵嚷聲霎時盡皆平息,只靜待王芬發話。

  「爽文大哥不在,諸位心下不安也屬情理之中,然而如今情勢,正可謂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為今之計,唯有暫推一人為首,先行率一隊人馬急襲大墩!」

  王芬話才落音,一道人聲當即說道:「王芬兄弟所言甚是,不過董某以為,僅僅憑藉奇襲,恐怕仍將有許多弟兄死傷。」

  出言者似是初初趕到,氣息微喘,神色卻不見絲毫慌亂——此人單名一個喜字,長久以來為林爽文出謀劃策,又通於卜算,說是料事如神亦不為過,是以天地會裡稱其「軍師」、「董仙」者眾多,頗具幾分聲望。

  「軍師有甚麼計策?」

  「俞峻新官上任不假,卻也曉得爽文大哥是咱們的頭首,之所以進逼到這般地步,除了想捉拿退避至大里杙的幾位兄弟,定然還存了一舉擒獲爽文大哥的心思。既如此,咱們的人馬到大墩後,可先於軍營四周埋伏,再遣一人假做縣令派遣來此的密探,只說已探得爽文大哥行蹤,待深入軍營……」

  「也就是當誘餌吧?軍師,這事便由我來辦!」

  董喜並不應承那請纓之人,顧自將話說了下去,「深入軍營以後,便見機把那領路的額兵放倒了,再尋到火藥庫將其炸毀,此時眾位弟兄即可乘勢突擊,官兵多方受敵,必定大亂——自然,這以身作餌的人選,必得有高強武藝傍身,還要是名聲不顯之人,否則一早被識破身分,此計便不成了。」

  直說到這兒,董喜才搖了搖頭、輕聲嘆道:「劉升兄弟,你是個懂武的,可你同官兵已打過幾回交道,將此事交予你是斷然不能的。」

  方才劉升在旁聽罷董喜之計,已然回過味來,自然也不再多言。這時又聽得一人發話,其聲清亮,竟然出於知徹之口,「董喜軍師,晚生呂知徹,願做這以身為餌之人。」

  此話一出,在場均是大驚,可一經細想,卻也無甚不妥。昔日為慶賀林爽文受推舉為莊主,眾人都齊聚來大里杙,爾後在演武場相互切磋,當時知徹和澄娘竟聯手輕取了多位上前比試的大漢,足見二人身懷武藝,誠然不愧為王芬親授;再提及過往傳聞,都說知徹自被王芬收為義子,少有出蔴園庄外的時候,官府壓根兒無從得知他名姓面貌——這般看來,以身為餌之事,交由知徹簡直再合適也不過了。

  董喜倒似並不意外般,只微微頜首,目露讚許,「呂公子少年英傑,董某佩服。」

  「那我便加入急襲軍之列吧。」王芬一面說,一面笑著拍了拍知徹臂膀,「我兒既擔此重任,做父親的可萬萬不能在這兒乾等著啊!」

  「咱們也一塊去!」蔡福、葉省聽到此處,亦偕著其妻自人群中探身出來,「我等得爽文大哥庇護,早就想著報恩,又豈能做那縮頭烏龜!」

  以王芬為起頭,越發多人自請去往襲擊大墩,眼看氣勢一夕高漲,王芬順勢提議道:「適才林泮兄弟已起行去尋爽文大哥,如今在場的,便屬劉升兄弟對大墩一帶最為熟悉,這急襲軍自該由他來統率,不知諸位可有異議?」

  「咱們只管聽王芬兄弟的!」

  「就是、就是!」

  劉升原已面色訕訕地退了回人群之間,此刻聽得附和聲此起彼落,更提起了神氣,抱拳便向王芬深深一禮,「有王芬兄弟這話,劉某定當盡心竭力!」

  說罷,劉升回過身直面眾人,緊跟著便一揚手、高聲道:「眾位弟兄,咱們這就向大墩進發,務必給官府一些顏色瞧瞧!」

  劉升一言既出,滿堂人等自得紛紛稱是,不在話下。一片喧騰之中,王芬又稍稍偏頭望向知徹,低聲囑咐:「別傻愣著了,有甚麼體己話便快些說去。」

  知徹還不及答腔,王芬便自個兒往人群中去了。見此他只得暗暗言謝作罷,一邊側身道:「澄娘——」

  「按我聽來,董喜軍師所講的那些,樁樁樣樣、可不就明擺著是知徹你嗎。」

  眼看澄娘目不斜視、直截了當將話挑明了,知徹不由苦笑,「是這麼回事。」

  這話答得事不關己一般,澄娘急切地張了張口、半天唯有無奈地長嘆一聲,「我們一直都在一處,你身手如何,我自然再清楚不過,肯定能辦成此事的。只不過……」

  頓了頓,澄娘欺身上前,仰首道:「你若是死了,哪怕我已經白髮蒼顏,也決不會忘了你,要怨你、恨你一輩子的。」

  聞言,知徹愣怔片刻,眼底終是浮出由衷的笑意——是啊,他們長久都在一處的,澄娘如何不懂,她若滿心怨恨以度餘生,那定是他最不願見到的。

  「我明白了。」

  至此,襲擊大墩之行列共集一千餘人,又按董喜排兵布陣,令王芬、蔡福、葉省各領一支人馬,以劉升為統帥,浩浩蕩蕩朝大墩進發。



  待續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