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第廿三局:斷裂的友情(下)

白蓮山人 | 2024-02-02 10:13:31 | 巴幣 2 | 人氣 34

連載中雙境戰記
資料夾簡介
這是系列是接續天罪劇情,主角由劉氏一族轉移到塔矢亮與進藤光身上,內容較之前多元。

「咕!咕!咕!」飛鴿飛到了櫃檯上。

市河驚訝道:「欸!什麼時候有鴿子在這裡了?他腳上有綁信,把它拿下來試試。」將信從鴿子的腳上拿下。那隻鴿子見到信離開他的腳認為任務完成便張開翅膀離去。

另外一方面特南克斯拚著最後一口氣跟月英交代後事。

「怎麼可能?哥哥怎麼可能會死呢?」月英臉上的淚珠已經悄悄滑落,悲傷的情緒再也無法掩蓋。

「唉!吾八成功力已失,遇到已經領悟邪靈武功的劉續緣自然不是他的對手。吾曾經算過天命,吾命止在今年。人之生死,難脫定數。月英,你·····呃!」

「哥哥!」

這時明子過來看看情況,「我來看看你的傷勢。」觀察數分後,明子無奈地搖搖頭:「這是什麼功夫,連我都未曾見過。」

特南克斯繼續拚著一口氣道:「這是滅境邪靈武功,小姐當然不識此招。月英,你還記得那天的鎖元盒嗎?」

「鎖元盒?啊!難道外公叫我丟下去的原因是·····

「是!為了他。為了他吾將八成功力與梵蓮做成肉身,鎖元盒則是吾的龍氣······呃!」

「停了·····不要再說了,那這樣你不就為他而犧牲了?」

「哈哈!為他犧牲吾也值得了。月英希望你能記住這一點,劉家能有今日的地位完全是屍骨堆成的,今日中原七大棋士那一個沒犧牲過人,他們的棋譜每局對弈都是活人驗局,那些黑子白子都是活生生的人,你明白了嗎?」

「明白。」

「那我就放心了,最後要你記住一點,就是莫···············」說出最後的「人」字後特南克斯便斷氣。

「哥哥!哥哥啊!嗚··········

「月英啊,死生有命,難脫定數,請你不要太過悲傷。哭一下就好了,不要哭整天啊。」

「可·····是·····」


「好了,你哥的這口般若劍給你,我先將你哥的屍體帶到翠環山,你待在這裡不要亂跑。」


「但是安葬這件事不是應該由我來完成嗎?」


「你現在還是不要趴趴走比較好,現在劉續緣看到你可是會殺的,你難道不知道續緣為何殺你哥嗎?」


「······」


「說你不知道還真不知道,因為你們都是達爾的血脈,現在驅使他殺念的就是肅清達爾血脈。所以你還是待在這,我先來去了。」


失去至親的月英對他來說是難以預料的事情,雙眼的眼淚想停卻止不住,只好默默啜泣,此時月英不由自主地往亮的肩膀靠去,亮注意到這件事後也用手將月英摟住。


縱橫嘆了口氣道:「月英小姐,我知道你突然失去至親對你的打擊很大,但是我會支持你的。我先把故事講完好讓你轉換心情。」


「我到中原後在天地碁建立起自己的根據地,改名縱橫子取名號叫做棋邪,在天地碁度過很長一段寧靜歲月。這段期間我有結交一名至交,這個人叫做御清絕。這人很喜歡彈琴,什麼陽關三疊、梅花三引、高山流水的都能順手彈奏。」


這時秦假仙插入:「ちょっと待ってください!我來問你幾個問題你可以嗎?」

被打斷話題的縱橫無奈道:「你有什麼問題快說吧!」


「好!我問,第一,你是棋邪縱橫子齁?」


「大丈夫行不改姓,坐不更名。」


「很好,我問你,你的心武棋會呢?」


「早就解散了,秦假仙,你是專門來給我找麻煩的嗎?」


「沒有啦!我只是想要將事實告訴你的某跟兒子,你們不要以為他是白的,他是混黑道的。」


「你在我的內人跟兒子面前講這些做什麼,出去!而且你講我黑,那你哩?牽盤子去死就有多高尚嗎?」


「好了,不要跟你說這些,我身去也。」


「哼!不中用的東西!」


「對了,老爸,所以你真的混過黑道?」面對光的反問,縱橫只好無奈答道:「是!」


都是秦假仙那個不中用的東西,害我連過去不想跟妻兒說的事現在只能全盤托出了嗎?


「這也就是我比不上行洋大哥的原因,他在中原始終行俠仗義幫助正道,他對身分名位都無所求,只有那粒堅持的心。最後他回到大和繼續挑戰頭銜的時候,有向我提出邀請但是被我拒絕,我的原因是怕過著被通緝的生活,其實這是我的藉口,因為我有了野心。當時中原政府猶如殭屍,各門派自立山頭都以武林至尊為目標,我與行洋大哥來到中原的時後沒多久就遇到天策真龍一統中原,那時我跟行洋大哥正在天地碁下棋。」


綠葉繁茂,薰風南來,炎炎日光,在無人打擾的天地碁,兩人正在覆盤檢討。


「如果是我或下在這裡。」行洋將白子落在十六之七的位置上。


「唉呀,大哥果然高明。」


這時傳來了銅鑼聲響。


「有人來到這裡,大哥,我們是不是要去看看?」


「不用理會,他們只是路過而已。」


「我怕他們是來殺我們?」


「我們在中原沒有名聲,為何要相殺我們性命,縱橫你想太多了。」


「你不怕,小弟我很怕,那我先去看看。」


「唉!我陪你一同前往吧。」


兩人來到門外看到的是天策真龍前往九九登天台的人馬,其人馬繁多堪比秦皇東巡。


「大哥啊,你不覺得生為大丈夫要成為剛才那個帶隊的人才不枉成為男人嗎?」


「人生在世不過五十,權勢名聲終歸虛無,生時不具有,死時不跟隨,要它做什麼?權勢名聲會隨著間成為浮雲,而心與棋盤會成為永恆。」



「你這麼清心那為什麼當初要刺殺鬼祭呢?」


「我只是想要替死去的頭銜持有者找回公道而已,鬼祭一死我就繼續當棋士直到終老。」


「唉!起初我也跟你同樣,但是到了中原我發現這裡是一個好地方。中原門派比大和複雜,而且又自相殘殺,我們如果鬥陣,我們兩人的頭腦加上我們超人的武功,一統中原當上皇帝一點都不困難,不成我們當山大王也可以。」


「唉!你變了,這盤棋也跟我解釋了這一切。縱橫啊,你為什麼變得這麼糊塗了?」


「自從那句話之後,我們在天地碁就沒有交談了,隔天一早留了封信後就離開了。」便從口袋拿出信封。


光納悶的問:「信中寫什麼?」


「信中所寫內容我念給你們母子聽。縱橫吾弟,為兄離開不是拋棄你,是因為我們兩人實在無法再繼續同行了,從今以後我行我的,你行你的總有一天我們會在神之一手這個境界再相會,如果賢弟有何困難可以來找為兄,為兄會排解你的困難。最後以一首詩作為贈別:青山橫北郭,白水繞碁城。此地一為別,孤蓬萬里征。浮雲遊子意,落日故人情。揮手自茲去,蕭蕭班馬鳴。」


「正夫!」


「美津子,不要再叫我正夫,從承認身分以後,正夫已經成為過去了,以後叫我真名「縱橫」」


「是!」


「自從天地碁一別後,我成立了心武棋會,終於開始計畫如何稱霸。但是一連串的失敗,讓我差一點連生命也沒了,那個可惡的鬼麒主用天火來玩我。後來躲過一劫後懷著萬念俱灰的心情回到大和,那時就化名正夫從此做一個上班族,娶妻生子成為當時最大的目標,幸好這個目標老天有讓我達到。因此才結識了美津子,生下光這個孩子。」


這時明子帶著憂傷的情緒道:「縱橫,你知道你被天火焚身的消息傳到大和,行洋他有多傷心嗎?」


「對不起,讓大哥擔心了。」


「那你為什麼不來跟我們相認?」


「唉!我愧對大哥、三弟,無顏再見你們所以一直以來都沒有相認。」


「唉!當初行洋在納悶誰能下棋下贏亮的時候,就已經懷疑說不定是縱橫的孩子。結果在棋會所測試的結果與他想的不一樣,所以就認定你已經在另外一個世界了。」


「當初回到大和我也無臉愧對圍棋所以從此不再下棋,也不再光的面前提起圍棋的事,但是某天美津子竟然說光突然要學圍棋,那時我就感慨這難道是天意嗎?結果還真的成為職業棋士,雖然表面歡喜但是心裡卻五味雜陳,我那時還在想說要不要公開家世讓光知道,後來光來到中原發展,我想就不必顧忌所以就來此地來公開家世讓光知道。」


這時光感到驚訝的道:「那就樣我不就跟塔矢一樣是圍棋世家出身的人了?」


「這就是事實,何必驚異呢?」


這時市河將信拿給亮:「阿亮我看剛剛你們聊得很歡喜,所以沒有打擾你們。現在你們講完了我想說就把信交給你們。」


「好的,謝謝市河小姐。」


月英這時將頭一瞥:「欸!這信不是續緣寫的嗎?」


亮反問:「你怎麼知道?」


「看字跡就知道了。」


「確實,那我拆開了。」亮將信封拆開露出紙一張。


當你們看到這封批的時候我大概已經變成邪靈了,吾首先跟你們道歉吾與你們相識以來沒有坦白說明自己的身分,其實我就是清香白蓮與風采鈴所生下的孩子,名為續緣是母親為了再續父親之緣所取的名字。我細漢時滅境儒聖慈航渡用登誕挫骨將我快速拉大,後來又拜滅境高僧大圓覺為師,之前吾所說的老和尚其實就是說他。後來慈航渡圓寂吾前往拜眾天為師,經過數月吾就到苦境誅滅三途判,名號叫做「天下第一」。這個名號被很多人講吾狂誕不經,但吾用實力終於勝任這個名號。


吾出生之時不久就被萬魔鬼珠侵入體內,這就導致吾體內盛氣與邪氣並存的情形,聖邪之念在吾一念之間。在七星拱月台後吾曾經嘗到短暫的天倫之樂,但是過沒多久母親就被抓走父親對母親不聞不問,而正道群俠都對我的母親棄之不顧,吾實悲憤,所以積極尋找母親。在找母親的這段期間,吾體內的邪氣漸漸壓過聖氣,因此吾就入魔了。


入魔是一條不歸路,當我發現是邪靈抓走母親時已經太晚,吾回想此時仍是一陣酸楚。後來吾過的渾渾噩噩,最後與鬼王棺聯手將萬魔天指殺死獲取他所有的功體,但因無法施出全力所以一刀含恨葬屍江。詳細想起來,我自小缺乏母愛與父愛,所以那次在棋會所看見塔矢同學跟你的母親感情融洽,讓吾非常欣羨。你的父親吾有聽你說過,他是一個很偉大的人,聽過他的事蹟也難怪值得你一生追隨了,可惜這個福氣不在吾的身上,可嘆!可嘆!


變成邪靈後吾這副軀體會隨機殺人,希望塔矢同學跟月英能夠將這個邪靈殺死,吾寫批要告訴你們劉續緣已經死了,以後你們所見到的是無名邪靈,請不必客氣盡量動手吧。劉續緣書。


正當亮與月英看信時,一線生來到:「你們在看什麼,看的這麼認真?」


月英驚訝道:「啊!外公,你什麼時後來這裡?」


「剛才,解決完翠環山的事情就來了。」這時有一顆首級飛入,一線生看到驚訝道:「啊!布馬!女兒啊!」


這時真氣傳聲來到:「哈哈哈--塔矢亮、劉月英,你們若有膽就來一決生死,吾會在天下第一境等你。哈哈哈--」


月英大怒道:「可惡!他竟然殺了我媽,我一定要將他碎屍萬段。」


一線生拉住道:「住手啊!不如好好想好計策再去。」


這時秦假仙衝進來道:「不好了!不好了!劉續緣在街頭無故殺人啊!」


一線生無奈道:「看來不赴約是不行了。月英、塔矢君希望你們這次行動能夠勝利。」


月英帶著自信的語氣道:「放心交給我們吧。」


「聽到你這樣說我就放心了。」


刺激、刺激、刺激,萬鬼之邪與劉月英、塔矢亮展開大對決誰會勝利?懸疑、懸疑、懸疑,月英口中的「他」是清香白蓮嗎?他何時會再渡紅塵呢?


欲知後續,請看最終回。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