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第十八局:誅魔大計

白蓮山人 | 2024-01-28 10:35:12 | 巴幣 0 | 人氣 45

連載中雙境戰記
資料夾簡介
這是系列是接續天罪劇情,主角由劉氏一族轉移到塔矢亮與進藤光身上,內容較之前多元。

「九陽君,何必動怒呢?你只要坦白承認你就是天下第一劉續緣,你就可以解救你朋友。」

「你在講什麼,我怎麼聽不懂呢?」

「用講的聽不懂,那只有用武力了。腹中首此人交你,吾來去雪恥。」鬼王棺跳離。

腹中首走來,「道友,放心交給我吧。」腹中首對上九陽君。

鬼王棺來到月英與亮的面前,「哈哈哈-黃毛小兒,吾來完納你們的劫數。」

月英憤怒道:「你做得到嗎?」

鬼王棺自信的笑:「哈哈哈-此陣不比前陣啦!喝-」

月英發動攻擊,「石破天驚混元掌,喝-」

亮同時也發動攻擊,「鎮中制敵,喝-」

三人互相對掌,只見鬼王棺突然飛出數十丈。

月英對鬼王棺突然飛出感到疑惑,「奇怪?感覺這掌不夠扎實,難道被他閃過了嗎?塔矢君,你怎麼想?」

「我也覺得十分可疑,難道他用了什麼法術?」

月英突然感到不適吐出鮮血,「怎會吐血?難道鬼王棺用了什麼奧步?」

「再想這些無益,不如趕緊援助九陽君。唔·····吐!」亮也吐出鮮血。

這時地下有兩道氣功來到,從下而上攻擊月英與亮,兩人沒有察覺到紛紛中招了,兩人中招後飛出數十丈。

月英驚訝道:「鬼王棺,你這小人·····吐!」

亮爬起來後看看月英的情況,「月英同學,你沒事吧?唔·····吐!」

鬼王棺走來:「哈哈哈-你們一定很驚奇,因何吾突然跳開?其實吾用挪移大法讓你們的招是互相攻擊對方,你們因此受了內傷,再加上吾的引歸殺象,你們應該是重傷了。」

月英憤怒道:「鬼王棺,你這個小人。」

鬼王棺大笑:「哈哈哈-吾本是小人,你們應該有所覺悟才對。你們再吃我一掌吧,喝-」

正當鬼王棺運動元功之際,突然一到光球來到,出現熟悉詩韻:「慾海沉浮名利爭,石光電火步此生。紅塵情事揮不盡,觀世不笑是痴人。」

鬼王棺驚訝道:「你·····你沒死!蟻天海殤君。」

「鬼王棺,你借卡貝之手讓你遁隱滅境,你竟然不思和平,反而再造干戈。你······十惡不赦!」一道氣功射向鬼王棺。

「走!」鬼王棺化光離開。

「哼!算你識時務。」

這時九陽君走來,「這裡發生什麼事情?」

「此地不宜久留,吾帶你們離開此地吧。」光球帶亮等四人離開笑情山鄉。


這時的雲渡山,耶穌與眾天在閒聊。

「救天,滅境你有回去過嗎?」

「沒有,好友不也一樣嗎?」

「是啊,不知滅境變成怎樣。」

突然光球來到:「滅境邪靈再出,萬魔天指之父出現在囹圄池,鬼王棺與腹中首皆為其手下。」

眾天驚訝道:「是你,蟻天海殤君!」

耶穌不動聲色道:「好友,不用緊張。好久不見了,蟻天海殤君。」

光球逐漸降落地面:「光聽我的聲音就知道吾是誰,救天依舊是救天。」降落地面後,只見海殤君與亮等四人。

耶穌驚訝道:「啊!因何他們受傷沉重?」

「他們遭受到鬼王棺的暗算,鬼王棺將邪靈之血打入此名少年體內。」便拿起光給耶穌與眾天觀看。

眾天驚愕道:「啊!這名少年邪氣如此沉重,等他醒過來不就變成邪靈?」

「不出意料,應該是。」

「那要趕緊處理啊!」

「解邪靈之毒需要以邪靈之血做藥引,而且必須在一天內服之,不然就變成邪靈,後果不堪設想。」

耶穌咳了一聲道:「吾認為先治療受傷的人,再來討論那名少年的事情,是不是比較好。」

「嗯·····救天所言有理。來,這三粒金丹可以恢復你們的傷勢,拿去服之吧。」將三粒金丹分別交給九陽君、月英與亮。

三人為表感謝道:「謝謝前輩!」三人分別將金丹服下。

耶穌感概道:「看到三粒金丹,吾就想起你當初走火入魔之時,吾贈你金丹助你渡過難關。」

「就是因為有這粒金丹,吾海殤君才會立下替你擋下三劫,武林中才會有金丹之交的美名。」

「為何萬魔天指之父出現囹圄池?」

「當初滅境因為馬車衝破還本道口致使十三邪靈脫困而出,三途判也於此時齊聚苦境。後來三途判遭到煉化,鬼王棺因為金小開而逃過一劫被萬魔天指所救,鬼王棺不思報恩反而背叛萬魔天指最終與劉續緣聯合收拾了萬魔天指。萬魔天指一死而邪靈歇,又過了一陣子邪靈再出,佛業雙身為達四境合一再次亂世,幸虧好友收拾不然後果堪慮。佛業雙身亡,身為邪靈最高創造者也就是萬魔天指之父萬魔梟皇為了再使邪靈強大而臥薪嘗膽,鬼王棺原本已死想不到卻被萬魔梟皇所救,連腹中首也是萬魔梟皇從鬼王棺之中分化而出。他們這次來到苦境的目的是尋找劉續緣的存在,他們雖然口口聲聲為報仇,但是明顯就是要將劉續緣作為邪靈戰將。」

「劉續緣已死,哪有可能活在世間?」

海殤君大笑:「哈哈哈-瞞者瞞不識,識者不能瞞啊。」

這時萬魔梟皇來到:「哈哈哈-蟻天說的沒錯,劉續緣已經現世。」

海殤君大怒道:「萬魔梟皇,為何你知道此地?」

萬魔梟皇大笑:「哈哈哈-因為鬼王棺見識廣啊。」

這時鬼王棺與腹中首來到:「救天,眾天,真是冤家路窄啊,咱再相逢竟然是這種場面,真是諷刺啊。」

耶穌憤怒道:「鬼王棺,你究竟有何企圖?」

萬魔梟皇手指著進藤光道:「我來講給你們聽吧,你們要在一天時間內找出劉續緣,否則這個小鬼頭恐怕就要成為我們的一員了。」

月英憤怒道:「卑鄙小人!」

鬼王棺大笑道:「哈哈哈-要比卑鄙,清香白蓮也不惶多讓啦。」

「你不怕在這裡打起來嗎?」月英反問。

「吾不怕,打起來對我們沒損失,你以為你行就盡管來吧,讓鬼王棺來領教你的厲害。」

「那就來吧····」正當月英準備出手的時候,亮拉住月英的手。

「塔矢君,你為什麼拉住我?」

「月英同學,這樣貿然攻擊也只會讓這裡變成戰場而已,對進藤來說沒有實質上的幫助,請將怒火收回吧。」

鬼王棺大笑:「哈哈哈-還是塔矢亮比較冷靜。沒錯,動手對你們沒幫助。」

這時九陽君走出:「邪靈們,你的目標是我,不要牽連到我的同學。」

「這樣啊,那我問你,你是不是劉續緣?」萬魔梟皇反問。

「不是!」

鬼王棺聽到九陽君的回答,二話不說立刻使用魔法查實觀看九陽君的腦迴路。

鬼王棺大笑:「哈哈哈-你就是劉續緣,不要狡辯了。」

九陽君憤怒道:「你·····你血口噴人。」

萬魔梟皇大笑:「沒錯,你就是劉續緣沒錯。鬼王棺、腹中首,將我給你們的圖畫拿出來吧。」

鬼王棺與腹中首:「是!」便拿出圖畫,而畫像的人物正是九陽君。

看到九陽君氣到無語,腹中首補了一句:「九陽君,方才在笑情山鄉你使用玄子神功與不凡聖功,雖然你沒喊出招式名稱,但是你在無形之中透露你的身分啊。」

「腹中首你說的沒錯,就是這兩招讓你露出馬腳,你就算不承認也得承認啊!哈哈哈-鬼王棺、腹中首,咱離開吧。今天我請客啦!哈哈哈-」三人離開。

眾天對九陽君道:「續緣啊,竟然計畫結束了就承認吧。」

亮這時想起之前在棋院的對話感到疑惑道:「那這樣眾天前輩跟耶穌大師的對話是不是自導自演呢?」

耶穌感慨道:「果然不簡單,這個計畫是我與蟻天、眾天三人共同策劃,我們三人很早得知萬魔梟皇已經出現囹圄池想要垂涎苦境,於是吾請蟻天留在滅境觀察邪靈情況,吾與眾天就用梵蓮製造肉身往到葬屍江引渡劉續緣的魂魄,使他重生。劉續緣的再現一定使萬魔梟皇將注意力集中到他的身上,我們三人為了引出他於是將劉續緣化裝成為九陽君,看來效果相當有效,只是我沒想到蟻天竟然這麼快來到苦境會合。」

「以吾最近的調查,萬魔梟皇已經生出二十萬的邪靈大軍隨時可以進犯苦境,加上萬魔梟皇來到雲渡山挑釁,明顯就是要與我們敵對。救天、眾天,吾以為可以決定新的造世七俠。」

「此計甚妙!」

眾天這時插話進來:「好了,要談造世七俠世以後的事情,現在先來解救進藤少年比較要緊。」

「好友這句話有理,差一點就忘卻了。」

「好友也想太遠了,竟然忘卻近在眼前的事情,真是難得。續緣,你準備好了嗎?」

「徒兒準備好了。」只見九陽君露出手臂等待。

「塔矢同學,你背後的劍可以出鞘嗎?」

「可以,前輩要做什麼事情?」

「當然要弄出邪血來,你看到九陽君露出手臂了嗎?你就一劍劃過他的手臂,讓邪血濺出來解救進藤少年啊。」

這時九陽君嚴肅道:「塔矢同學,你聽到師尊的話嗎?聽到的話就馬上出劍吧,時間可是很寶貴的。」

亮無奈道:「好吧,得罪了,九陽君。」只見亮將寶劍「棋者之狂」抽出劍鞘。

眾天命令道:「月英啊,趕緊將進藤少年架住,讓血好噴到他的身上。」

月英聽道命令後道:「知道了。」馬上月雙手將昏迷的光架住。

欲知後續,請看下文分解。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