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第十四章:祁山首戰

白蓮山人 | 2024-04-05 10:23:03 | 巴幣 0 | 人氣 37

連載中雙境戰記
資料夾簡介
這是系列是接續天罪劇情,主角由劉氏一族轉移到塔矢亮與進藤光身上,內容較之前多元。

祁山、祁山,曾經諸葛孔明北伐的必經之地,昔日戰道、今日戰場,邪靈決戰再開第二章。

「劉備,咱還是冤家路窄,今日再度相會便是兵家之爭,實在令人感慨。」

「吾與你有何冤?」

「哈哈哈--劉備,你是真絕情還是裝糊塗?你忘卻風采鈴為了你的愛兒續緣換血兒死嗎?」

「風采鈴與吾無關,當初吾與他只在不夜天相識七天而已。」

「喔!那劉續緣要如何解釋?講到底你們還是有夫妻之實,劉備你以為你能裝清高一世人嗎?哈哈哈--」

劉備憤怒說:「萬魔天指,吾勸你收斂一點,要不然今日就叫你有來無歸。」

「喔!你要開殺嗎?對一個修道人來講,大開殺戒是何等嚴重之罪,劉備你已經憤怒到失去自我了嗎?哈哈哈--我就如你所願,來人,攻擊劉備大營。」

「是!兄弟們,進攻啊!」

劉備見邪靈大軍發動攻勢,馬上回復冷靜,下命令道:「全軍撤回營內!」士兵聽到命令後紛紛撤回營內。

萬魔天指見劉備急忙撤回得意道:「哈哈哈--做縮頭龜了嗎?你以為你閉守大營,我就不會進攻嗎?來人!」

「在!」

「立馬準備井欄!」

「是!井欄隊,準備!」

只見一排高度約三層樓的木架高塔架在中原軍營前,而這些高塔就是井欄。

「發射!」一聲令下,井欄數千支箭發射,箭的數量之多有如箭雨。


「唉呀!真無聊,好不容易可以大展身手的說。」光抱怨道。

「我相信前輩有自己的安排,而且一昧的進攻反而會被對方抓到弱點,就像下圍棋時一昧的進攻對方陣地反而沒有鞏固好自己的陣地就容易被對方趁虛而入。」

「我說塔矢啊,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有心情下棋。」

「我們能做的事情有限,還不如讓自己保持平常心。」

「就是啊,父親滿腹墨水想銃康敵人方法多的是,不必你在那緊張。」

「好吧,竟然你們如此放心那我就不必再說了。」這時一支箭射在營帳門前。

「啊!箭?怎麼會有箭在這裡?」

「大概是邪靈射過來的。」

「是嗎?大小姐?」

「一定是,我軍裝備又沒有弓箭。」

這時光突然大笑起來:「哈哈哈--」

「進藤,你在笑什麼?」

「沒想到敵人的裝備竟然落後成這款,這是我生平以來第一次看到弓兵存在的,我還以為只有大河劇才看的到,哈哈哈--」

這時連續好幾道炮聲響起,光不禁問道:「砲聲?哪來的砲聲?」

「應該是父親下令回擊,敵人大概會大失血了。」


「哈哈哈--沒想到敵人見到弓箭就各個像縮頭龜一樣躲進營內,中原人還真是膽小。」

「是啊!大概再攻擊幾輪,就可以將他們一舉殲滅。」

「啊!你看那是啥?」

「我看看,嗯!」某邪靈士兵還沒看清是什麼東西之前就被砲彈打成灰燼。

其他士兵驚訝道:「到底是安怎?」

「好像被一個不知影的東西打到就變灰了。」

「啊!變成灰,怎會這樣?」

正當其他井欄士卒恐慌之際,接連發射的砲彈將他們一個個打成灰燼。


「什麼,井欄部隊竟然全軍覆沒!」

「是啊,各個成灰了!」

「退下吧!」

「是!」

「萬魔天指,吾早就勸過你不要興兵中原,滅境過得太安逸所以武器裝備上沒太大進步,苦境就相當不同。苦境不只中原而已,中原之外有東武林、冥界、南武林、北武林、新月天、十字天、新天下等地方,連年征戰不休,因此科技成長的滅境還要快,所以已滅境的裝備水準與苦境相比有如械鬥。」

「鬼王棺,感謝你的提醒但是你現在是待罪之身,不可獻策。」

「要定罪等戰爭結束再定,現在不准吾獻策是你的損失啊!」

「哼!沒有你,吾也可以擊敗劉備,你忘卻我軍有十五萬而對方才三萬嗎?」

「兵不在多,只在精,千萬不可忘卻本初之事。」

「算了!我自有定奪,你下去吧。」

「是!唉!」

後來萬魔天指決定在夜晚時分命令士卒挖地道奇襲,但是料到此事的劉備在地底施放毒氣,邪靈將士挖到毒氣處紛紛雙眼失明而撤退。

另外這時,中原軍的糧食已盡,士兵紛紛進入挨餓狀態。

「好餓啊!為什麼會突然沒有糧食呢?」

「因為糧食只準備七天,是為了打上次的戰爭,只是父親這次忘記先補給再移駐祁山,所以才會有這樣的情況。」

「雖然剛才有分到糧食,但那些量只能拿來塞牙縫,根本無法填滿肚子。」

這時亮將食物遞給光:「拿去。」

「塔矢,你不吃啊。」

「我目前沒食慾。」

「等等,塔矢同學你在做什麼?你剛才還沒吃東西吧,你的胃在收縮吧,對不對?」

面對月英的質問,亮無語以對。

「竟然餓了,就老實一點,不要逞強。」

「竟然你這麼說,那我開動了!」

月英笑著說:「這才對嘛!」


「在這樣下去,明天就只能撤退了。」劉備感慨道。

「那好友有什麼解決之道嗎?」

「吾已經叫寫批叫人送到長安給一線生,叫他送一批糧食過來。」

「祁山離長安路途遙遠,只怕有人劫批啊!」

「唉!只希望這件事情不要發生。」

這時蔭屍人從地底鑽出:「阿爸喂!」

「蔭屍人,為何來此?」

「好久不見了,劉備,我大仔叫我送東西來。」從地下拉了好幾車食物上來。

「我大仔聽到你在臨洮打勝仗,沒回到天水就移駐祁山,就知道你們缺食物,所以我大仔叫我送東西來到這裡。」

「多謝你蔭屍人,勞煩你替吾向秦假仙說謝。」

「好就這樣,我先回去找我大仔了!Bye!Bye!」

「有這些東西就可以在撐三天了。」

雖然劉備得到臨時物資而感到歡喜,但不幸的是在送信途中遭到鬼王棺劫信,因此信沒有送到一線生手裡。


「稟至尊,鬼王棺求見。」

「他又有什麼事情,叫他進來吧。」

「是!」

「萬魔天指,吾得到一個有用的情報。」

「喔!是什麼情報?」

「就是這張批。」鬼王棺將信遞給萬魔天指。

「這張批寫劉備軍糧食已盡,要向後方的長安伸手要糧了。」

「是,所以吾之計策就是派遣精兵奇襲長安,一路繞到祁山後方,這樣劉備首尾切斷不能逃生矣。」

「萬一這是劉備設下的計策呢?」

「信中語氣十分緊張,應該不是假的。」

這時有位士兵來到:「稟至尊,糧倉守將未來之宰來批。」

「呈上來!」

「是!」

萬魔天指看到未來之宰的來信後頓時臉色丕變,「鬼王棺,你首鼠兩端!」

「吾怎樣了嗎?」

「未來之宰說你與劉備在中原軍營帳外開槓!」

「這·····怎有可能?這一切都是誤會。」

「住口!休再狡辯,來人將鬼王棺押下!等戰爭結束再押到雷霆谷煉化。」

「是!」士兵將鬼王棺押下。

唉!天數盡矣!再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三途判絕對不能因為邪靈拖累而亡,竟然萬魔天指你復生還是跟之前一樣處處針對三途判,那休怪吾無情。


夜晚時分,劉備與塔矢行洋一邊下棋一邊討論日後方針。

「接下來只要等糧食運來,就可以跟邪靈繼續對峙。」

「那好友有幾成勝算呢?」

「八成。」

「喔!好友真有自信。」

「哈!因為邪靈大軍分成兩大派系,一為邪靈本身、二為三途判,這兩個派系會互相攻擊,因此無法全心應敵,之前叫進藤光扮成鬼王棺就是為了加速他們的分化。」

這時衛兵來到,「稟將軍,外面有一個自稱鬼王棺的人來到。」

「喔!請他進來。」

「是!」過了沒多久,鬼王棺來到。

「哈哈哈--劉備,很久不見了!」

「鬼王棺無恙乎?」

「吾來此事為了提供一個有用的消息。在此先說,你已經沒有糧食了吧。」

「吾軍還有兩天的糧食。」

「喔!那這兩天你有何打算?」

「吾要等待一線生的糧車。」

「哈哈哈--沒批,哪來的糧車?」

「吾先前有寫批一封交給一線生,叫他送一批糧食過來。」

「哈哈哈--這封批在吾的手頭你看。」拿出信封。

「啊!為何在你手頭?」

「吾早已算到你糧盡,於是在你大營後方埋伏等到通知長安的信使出你的大營,吾再來打劫獲取你的批。吾拿到你的批就像萬魔天指建議派遣精兵奇襲長安,再派一路斷你後路,呵呵呵--就看你如何逃。」

「用你的計策那劉某就插翅難飛了。」

「可惜,萬魔天指因猜忌吾而沒有用吾的計策,甚至因為未來之宰的三言兩語就將吾逮捕,等到戰鬥結束就將吾押至雷霆谷煉化,既然他無心與三途判合作,那吾就背離他而去。吾有一策,你有興趣聽嗎?」

「喔,請說吧。」

「就是趁今夜偷襲邪靈糧倉,守將未來之宰一定認為你們一定不敢出擊,所以放任守兵歌舞昇平,今夜只要偷襲成將邪靈糧食摧毀殆盡,不出一天邪靈軍心必散。」

「妙計!妙計!吾就用吧。」

「你不怕我有詐?」

「英雄,就是要有玩命的膽量。」

「好!吾就欣賞你這點,呵呵呵--好好加油吧!」

「來人,叫塔矢亮、月英過來。」

「是!」

過了一會。

「父親,這麼晚了你叫我們兩個什麼事情?」

「吾讓你們兩人率領五千精兵奇襲邪靈糧倉。」

「什麼!」月英驚訝道。

「不必驚異,這是能夠在一天內打倒邪靈的辦法。」

月英靜下心思考後說:「好像也是,這樣的確可以令邪靈馬上崩解。」

「知道的話,就馬上去吧。」


這時的邪靈糧倉,由於中原大軍不太會來到此地所以這裡的士兵在晚上就寢時睡得特別熟,殊不知危機馬上降臨。

「放火!」士兵聽到命令後將火把都到營內,因為營內囤積大量糧草因此火燒得特別旺,未來之宰也被這場景嚇到。

「怎會?中原人怎麼會來這裡?」

這時亮走出:「天下間令你想不到的事情還很多,你可能想不到奇襲糧倉吧。」

「哼!是當初再公開亭看到的毛頭小子,怎樣你想要我的命嗎?想要的話就得付出相當的代價。」

「我會的。」

緊張、緊張、緊張,結果如何,請看下回待續。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