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第一章:鑼響

白蓮山人 | 2024-02-23 11:16:47 | 巴幣 2 | 人氣 50

連載中雙境戰記
資料夾簡介
這是系列是接續天罪劇情,主角由劉氏一族轉移到塔矢亮與進藤光身上,內容較之前多元。

金烏西墜,玉兔東升。平常沒人靠近的狹道天關顯得更加寧靜,寧靜-只是暴風雨前的準備罷了。這時一條人影穿過了狹道天關,打破了寧靜。

「眾邪靈兄弟,隨我血洗雲渡山!」腹中首激烈喊道。

「上啊--將救天結果擲掉。」三萬邪靈齊聲喊道同時也跟著腹中首衝出狹道天關往雲渡山的方向而去。

正當狹道天關不平靜之際,雲渡山上的滅境三天正在思考造世七俠的名單。

「救天,你想好造世七俠的名單了嗎?」眾天問。

「吾決定好了,只是現在不宜公布。」

「為何不宜公布?」

「雖有造世七俠但沒七支吸雷針,仍然煉化不了三途判以及邪靈至尊。在沒有找齊七隻吸雷針之前就將名單公布,鬼王棺等探聽到消息不就可以各個擊破了嗎?」

「說得也是。」

這時海殤君大喊一聲:「不妙,狹道天關出事了!」

「海殤君,此事為真?」耶穌疑惑問道。

「目前吾所感應到在狹道天關有一股邪靈之氣,而且不只數隻而已。」

「嗯,他們目標為何?」

「還要再觀察才會知道。」

這時從雲渡山外傳來了叫陣聲:「救天、眾天以及蟻天,你們有膽就出來死,別在那做龜仔子--」

「這是甚麼聲音?」眾天感到疑惑。

「耶穌、眾天、海殤君三人聽著,如果再不出雲渡山的話,邪靈大軍就不客氣地進入雲渡山作客。」

「甚麼?是邪靈大軍,這樣說雲渡山已經被包圍了?」眾天驚慌的問。

「是!」耶穌與海殤君同時回答。

「那我們應該如何做呢?」

「我們雖沒有吸雷針這項東西,但是有一項東西威力不輸吸雷針的東西。」

「到底是什麼東西?」

「高壓電線。」

「我們應該到哪裡去弄高壓電線?」

「市內。」

「市內?我們現在被包圍要怎樣出去?」

「這樣吧,吾與海殤君出去吸引邪靈注意,好友可趁此時衝出雲渡山。」

「好像只能這樣了。」眾天無奈的說。

這時天上雷霆霹靂,雲渡山外慘叫連天。只見一條鐵龍緩緩而來,那條鐵龍就是消失已久的九霄鐵龍帆。

「嗯!九霄鐵龍帆到位,請問你有什麼事情呢?」海殤君問。

「吾來此是為了解救三位,東西拿去吧。」只見龍口張開高壓電線與變電箱同時掉至地上。

「請三位即刻將變電箱置於中央然後用電線將雲渡山圍繞起來,然後每條電線都必須接上變電箱,變電箱內吾已經將電壓調至百萬,邪靈大軍一碰此線即刻煉化也。」說完九霄鐵龍帆便揚長而去。

「兩位好友,現在電線已到,我們趕緊做電線網吧。」

「是。」X2。

過了兩分鐘,三人終於完成鐵龍帆的指示完成高壓電線網。完成後,邪靈大軍立刻殺上雲渡山。

「奇怪?這個黑漆漆的東西是什麼?」

「不知道,反正用刀砍斷就知道了。」只見隊長用刀砍向高壓電線,發現怎麼砍都砍不斷。

「奇怪?怎樣砍不斷?」

「用砍的,不知道會砍到民國幾年,不如直接越過去。」

「好啊!好啊!」

只見隊長率領邪靈大軍想要直接越線,但是很不幸的在越線途中碰觸到電線瞬間就被煉化化成灰粉。

「報告!前線已經全部潰敗。」

腹中首驚愕說:「怎有可能?難道耶穌有佈下什麼機關嗎?」

「要說機關的話,就是四面都有一張網子。」

「網子?一張網子就能打敗邪靈這是什麼玩笑!」

「不信的話,大人就親自去吧。」

「那就跟在我身後吧。」

只見腹中首領隊來到大門前。

「你說的網子就是這個?」

「是!是!」

「這是幾條線而已,士兵們將他砍掉。」

「大人啊!砍不掉啦!」

「那就直接越過。」

聽到腹中首的命令後一堆邪靈躍躍欲試,這時有些從前線逃回的邪靈向其他隊友說:「毋通啊!毋通啊!毋通越線啊!會死啦--」但是這些邪靈說出的話沒人理會,其他邪靈一窩蜂的衝了上去,個個都成為電下亡魂。

腹中首驚訝說:「啊!這·····

邪靈雙膝跪地向腹中首求情:「大人啊,毋通再試了,大軍已經損失九成了,真的毋通再試了。」

腹中首見到剩餘將士紛紛跪地求情只能無奈答應:「好吧!全軍撤回滅境。」腹中首說完就帶領殘兵敗卒回到滅境。這時的雲渡山內。

「廝殺聲已經停止,難道腹中首另有詭計?」耶穌疑惑說。

「救天,你多慮了。腹中首乃有勇無謀之輩,不可能有什麼智謀。滅境邪靈中堪稱軍師者,唯鬼王棺一人而已。」海殤君侃侃而談。

「那他們離開了?」

「十之八九。」

「竟然海殤君這麼說,那我們應該將電線拆下了。救天你說是不是呢?」

「嗯,那就趕緊拆下吧。」

不過片刻,電線網就被拆下。這時有人緩緩來到雲渡山,熟悉詩韻再出:「半神半聖亦半仙,全儒全道是全賢。腦中真書藏萬卷,掌握文武半邊天。」

耶穌驚愕說:「是你,劉備。」

邪能境是冥界中的三大勢力之一,冥界目前有三大勢力,也就是魔界、邪能境與魔劍道。冥界更早之前被稱做西武林,血道天宮與天外方界曾經在此名揚一時。再更早之前則以西域稱呼,冥界所涵蓋的範圍則是當年張騫、玄奘所經過的地方。邪能境位於崑崙山上,此地是人間仙境,也是一群修行者聚集之地,也難怪邪能境會立足此地。鬼王棺來道邪能境大門打量一番後才敢大膽進入。

邪能境的中心為廣邪清法殿,是陰陽師在此發布政令的地方,也是邪能境的聖地。今日,陰陽師召開會議要來擬訂日後方針。

「邪主,聽說滅境邪靈破關而出。」滅輪迴向陰陽師報告。

「這可是大事啊,當年集境入侵苦境而魔域滅,這次要好好防備,以免成為第二個惡魂暴鬼。滅輪迴,嚴守邊關一事就交給你辦了。」

「是,請邪主放心。」

這時傳信兵來到:「稟邪主!鬼王棺進入邪能境,是說有事要與邪主談談,不知邪主意下如何?」

鬼王棺,你來邪能境究竟有何居心?

「帶鬼王棺來到廣邪清法殿吧。」

「遵辦!」

不過片刻鬼王棺踏入廣邪清法殿的大門。

「陰陽師,別來無恙乎?」

「鬼王棺,你來此做什麼?」

「吾來此地就是告知你一件事情。吾是滅境邪靈至尊所派來的代表,吾主希望貴主能夠與邪靈達成同盟,共同對抗正道。」

「吾為何要聽你的話?」

「哈哈!如果貴國與邪靈達成聯盟,那我們會助貴國一統冥界。」

鬼王棺,鬼王棺,你算盤打的還真精。你竟然知道邪能境目前與魔界為敵,是想要透過這個條件來達到同盟的目的嗎?

「那你要如何證明你能與魔界為敵的實力。」

「簡單,吾只要擒一人你就要對我刮目相看。」

「何人?」

「圍棋大師塔矢行洋。」

「他現在是魔界座上賓,你能將它擒來嗎?」

「沒有十分的把握,吾是不會出現在此地的。」

「好!如果你能將塔矢行洋擒來,邪能境就與邪靈同盟。」

「君子一言。」

「駟馬難追。」

「哈哈!吾身去也。」

黑子與白子在棋盤上發出喀喀的聲響,這個喀喀的聲響幾乎在圍棋會所十分常見。

「謝謝指教。」

「呼!贏的好險,只贏一目,差一點就輸了。」

「月英同學別那麼說,你那詭譎的棋路才是讓我十分傷腦筋。」

「稱讚的話暫且按下,我們趕緊來檢討吧,塔矢君。」

兩人檢討花了十分鐘左右。

「要再下一盤嗎,月英同學?」

「暫且按下,先來談正事吧。」

「你說的應該是續緣君給我的那本書吧?」

「正是,聽他的話好像是只有你才能解讀裡面的內容。」

「他是說神遺一族的神眼,那粒眼睛我也很少使用。」

「是你沒機會使用吧,現在不就有機會使用了。」

「如果要我解讀的話,請問這本書就放我這裡,還是要放你那裡?」

「是你要解讀的當然要放你那裡。」

「可是這種機密文件放在人來人往的地方不好吧,還是放在你家要解讀時我再去你家就行。」

「不行,這樣對你太不方便,還是放你家。」

「我認為琉璃仙境比較好。」

「你一去我家我父親可能要拉著你下棋,所以不行!」

「我不是說這裡人來人往不適合放機密文件嗎,你為何執意要將文件放在我家!」

「算了,在繼續答嘴鼓的話就要冤家了,我們不如用抓子來決定。你贏的話就放在琉璃仙境,我贏的話就放你家。」月英說完就順手抓了一把白子。

······」看到月英的舉動,亮只好無奈地放了兩粒黑子在棋盤上。月英看到後便將手抽開開始係數白子,結果為十五粒白子。

「好了,願賭服輸,書就放你這了。」

「唉!好吧。」

「別在那吐大氣,我們再下一盤吧。」

「那抓子吧。」

「抓子就免了,方才你輸了那就麻煩你將黑子給我吧。」


「塔矢大師,我家邪主邀請你到邪能境作客,不知大師意下如何?」

「如果本座說不行呢?塔矢大師目前是魔界的座上賓,邪能境要大師作客可能要經過本座同意。」

「哼!魔魁,你以為你是何等人也,竟敢與邪主爭奪大師。你不怕邪主的櫻雪咒殺會索取你的命嗎?」

「哈哈哈--若怕死豈能稱魔界之主?」

「那就來硬拚硬了。看招,喝!」

「很好,很久沒有活動筋骨了,喝!」

雙方同時發出氣功,令旗發出的氣功魔魁接下了,然而魔魁發出的氣功集中令旗,令旗現出原形-滅六道。

「哼!魔魁,想不到你功力進步如此神速。」

「知難而退吧,本座今日不想殺人。」

「哈哈哈--魔魁,我提出一個提議,你看如何?」

「喔!說來聽聽。」

「我與你三掌決勝負,如何?」

「不是本座膽小不敢應戰,而是你有本事接下本座的畢生武學嗎?」

「哈哈!這點不勞你費心了,直接第一掌吧。」

「竟然如此,那就休怪本座無情。」

這時鬼王棺來到地下,觀察著兩人的行動。

「修羅無量千!」

「守息納乾坤!」

第一招雙方過招,氣功相互抵銷。

「再來!陰靈墮邪剎,喝!」

「魔焰熾無盡,喝!」

雙方再度過招,結果還是跟上一招相同。

「最後一招請留神吧。」

「哈哈哈--有何招式展出來讓本座看看吧。」

這時在地下的鬼王棺看地上的兩人專注於拼鬥而完全沒有注視到塔矢行洋。

「哈哈哈--鷸蚌相爭,漁翁得利啊!」

刺激、刺激、刺激,結果如何請看下回。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