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第十九局:邪魔火拼

白蓮山人 | 2024-01-29 10:24:38 | 巴幣 0 | 人氣 43

連載中雙境戰記
資料夾簡介
這是系列是接續天罪劇情,主角由劉氏一族轉移到塔矢亮與進藤光身上,內容較之前多元。

雲渡山上,氣氛十分緊張,九陽君緊閉雙眼,亮拔劍以待,月英雙眼注視著這一切。這時亮迅速出手,一劍劃破九陽君的手臂,只見九陽君的血噴到光的身上,光身上散發出的邪靈之氣漸漸消失,一切恢復原狀。


光緩慢的睜開雙眼,「這裡是哪裡?我到底是怎麼了?」


在光身後的月英道:「麻煩你先站起來好嗎?」


光感覺到身後有人立刻驚愕道:「啊!真不好意思!」立刻起身。


「事情是這樣的。」月英交代來龍去脈給光知情。


光恍然大悟道:「原來是這樣啊!」這時光的眼睛瞥了周圍一下,發現續緣的存在。「ㄟ,這個長髮男是誰?好像從沒見過。喂!老頭,這個人是誰?」這時眾天不禁懷疑,眼前這位少年是在說自己嗎?


這時月英往光的頭敲了一下,「進藤君,你到底有沒有禮貌啊!他是滅境三天之一的眾天,你就算不知道也總要叫他前輩吧,什麼老頭!」


眾天一邊勸和一邊說:「好了,別吵了。這位少年叫做進藤光吧,吾跟你介紹你所問的那個人是吾的門生他叫做劉續緣。」


這時續緣走來,「師尊,徒兒向你請安。」


「續緣,你的手傷?」


「方才塔矢君已經幫我包紮好了,請師尊不用擔心。」


「那真是勞煩塔矢少年了。」


亮急忙回謝道:「哪裡,這都要拜三位前輩所賜。」


這時續緣嘆氣道:「唉!竟然恢復真身,那吾與月英以及塔矢君再也做不成同窗了。雖然不是同窗但我們還是知心好友,如果你們想要找我下棋那就到天下第一境吧。師尊與兩位前輩,晚生不打擾你們清靜,容晚生告辭。」說完變化光球離開。


光嘟著嘴道:「什麼嘛!突然就走人,真不夠意思。」


「說不定他有什麼苦衷,才不得不離開吧。」


「塔矢,看你的表情好像領悟出什麼一樣,你還同情他啊,你哪時變得有同理心了?」


「塔矢少年果然想得比較多,你知道為何劉續緣說無法再成同窗嗎?」耶穌問亮。


「是因為年紀嗎?」


「沒錯,你知道續緣的年紀嗎?」


「晚生無知,請大師指點。」


「大概可以做你的父親。」


亮驚訝一下,「續緣有這麼年長嗎?

「沒錯,續緣出世時連月英的兄長也都還沒出世。」

「原來如此!

「另外她還有另一個苦衷,這個苦衷就是入魔。當初他化為九陽君時就有關注這個問題,但是一直找沒有解方,只能用聖氣壓制他魔氣,他入魔時間可說是在倒數了。你們有閒就好好關照他,所不定過沒多久他就變另外一個人連你們都不認識。」


「多謝大師指點,月英同學我們到天下第一境去吧。」


月英興奮道:「好啊,剛好我也有這個打算。三位前輩們,我們先告辭了。」


「祝你們一帆風順。」只見耶穌說完,亮、月英與光便化光離開。


這時的笑情山鄉,萬魔梟皇在石桌上準備一些酒菜要來宴請鬼王棺與腹中首。趁他們尚未入座時,秦假仙與業途靈偷偷來到此地。


「業仔途靈,紅柿準備好了嗎?


「大仔,準備好了。不知大仔準備紅柿要做什麼?


「你沒看到鬼王棺他們準備喝燒酒嗎,我們要好好招待他們。」


「大仔,喝燒酒為什麼要加紅柿?


「你不知道嗎?燒酒配紅柿穩中毒的,如果他們這樣做沒死也要少半條命。」


「大仔,你真是英明!」


「到現在你才知道!好了,別說了,他們來了!」秦假仙便帶業途靈躲起來,鬼王棺三人來到。


萬魔梟皇興奮道:「哈哈哈-劉續緣最終現身了!」


鬼王棺提醒道:「雖然我們在此贏得一步,但是難以保障三天接下來的行動。」


「哈哈哈-三天有什麼好怕的!」


「三天不是泛泛之輩,請至尊不要忘卻這點。」


「好了,你很雜唸。來來來-本座請客,先來飲一杯吧。」便倒了一杯酒來喝。


鬼王棺無奈道:「多謝至尊。」與腹中首倒酒來飲。


「哈哈哈-酒過三巡再來談計劃。鬼王棺,我認為打鐵要趁熱,咱這攤煞了以後立馬前往天下第一境找劉續緣算帳啊。我會先往滅境帶三萬兵馬來,你們兩人在天下第一境外面等我。」


腹中首舉杯勸酒道:「是啊,至尊所言極是,我們應該要趁機打擊劉續緣才對。」


鬼王棺有點不樂道:「至尊,吾認為天下第一境之事應緩圖為妙,劉續緣復出對我們來說是好事沒錯,但是劉續緣身上不只邪靈血脈,他還有萬鬼魔珠的影響而萬鬼魔珠來自於當時的魔域,魔域也就是現在的魔界,難道能保證魔界不會跟我們搶人嗎?」


萬魔梟皇憤怒道:「鬼王棺,你實在是想太多,魔界沒那個膽來跟我搶人啊。」便拿起放在桌上的紅柿要往嘴巴送去。


鬼王棺大聲阻止,「等一下,紅柿不能吃啊!」


萬魔梟皇回應:「不理你啦!」說完將紅柿咬了一口。這時鬼王棺心裡快被氣昏了,「啊!」


「你是怎樣?看你十分不爽,你是不是看我吃紅柿所以不爽?竟然如此桌上還有紅柿,你拿去不就·····啊!這是·····怎樣·····一回事?為什麼·····我腹痛如絞?很像·····中毒的·····感覺。」


鬼王棺冷冷回應:「紅柿配燒酒本來就是會中毒,所以吾才叫你不要吃。不聽智者言,吃虧在眼前啊。來,解藥給你。」將解藥給萬魔梟皇,萬魔梟皇將其服下。


萬魔梟皇喘氣,「呼呼呼-差一點我就十七兩翹翹了。我現在沒事了,我先回滅境調兵你們趕緊到天下第一境吧。」說完便化光消失。


「腹中首,我們走吧。」只見鬼王棺與腹中首離開。這時秦假仙與業途靈來到。


秦假仙大笑:「哈哈哈-真是笑死我,看看那個萬魔梟皇,看名字以為多嗆哩,想不到還是敵不過食物中毒,真是笑死我!哈哈哈-」


「大仔,你笑到流鼻水了。」


「我知道啦,給你爸爽一下行不行?」


「大仔,可是我們剛剛聽到一個很重要的情報。」


「這個我知道怎樣處理。」


「要安怎處理?」


「惦惦,跟我來就對了。」兩人便離開。


在荒涼的道路上,有一個人與一臺人力車正在緩慢前進。走路的人是無心客,人力車上載的人是桑原仁而拉車的人是斷邪,這時兩口組來到。


秦假仙大叫:Stopちょっと待ってください(稍等一下)!」


無心客納悶道:「秦假仙,你有什麼事情呢?」


「事情很多了!第一,你明明是公子哥為何要叫車載一個老頭,而不是由這個老頭來替你拉車,詳細看起來這個老頭很像一隻公猴。」


無心客生氣道:「秦假仙你不知敬老尊賢嗎?這位老先生是大和第廿六世本因坊,本因坊是目前圍棋界中最古老的頭銜。他的實力可說是頂尖,我們將他奉為貴賓,替他拉車本是應該的。」


「古早又怎樣?實力有比清香白蓮強嗎?不要在那臭彈,車下去才知道。」


業途靈插嘴:「大仔,你在棋會所不是打遍天下無敵手嗎?那你跟他拚看看。」


秦假仙聽到後打了業途靈的頭一下,「拚,拚你的屁股啦!我雖然有人指導但我不是職業哩,要等就要等我是職業時再來拚。」


「很可惜清香白蓮已經死了,要不然我也很想看到這場棋賽。」


「但是他的兒子還活著。」


「哈哈哈-那有可能?劉續緣早就被龍末九一刀斷魂,屍體丟入葬屍江內,哪有可能復活呢?」


「人就在天下第一境,信不信由你。對了,第二件事情就是滅境的邪靈要打劉續緣的主意,到時候魔界與邪靈可能會大火拚,所以邀請你來天下第一境看戲。好了,我的話講煞了,我先去也。」便離開。


「拜拜!」業途靈說完也離開。


無心客這時站著沉思,劉續緣復活那魔魁也應當採取行動,以免讓滅境邪靈取得先機。


「斷邪,勞煩你看顧桑原先生,我先去方便。」


「恩公,你放心去吧。」只見無心客暫時離去。


桑原搔著頭問斷邪:「侍衛,剛才那個出言不遜的人是誰?」


「那個人是秦假仙,是中原最沒路用的人。」


「你說他是中原最沒路用的人,老身認為不是如此,以他剛才的口才來論他就是一個不可得的辯才。」


「有嗎?我只認為他是一個沒有禮貌的人。」


「哈哈哈-成大事者,往往不拘小節啊!」


這時無心客回來,「好了,我們繼續前進吧。」


「恩公,要往何方?」


「天下第一境。」


塔矢行洋被魔魁奉為上賓在魔界權力中心的勢力宮內過著每日下棋的清閒生活,今日他正好與魔魁下指導棋並已經進入檢討階段。


「這一手用飛就能使黑子更加厚實,這樣黑子才不會容易被斷。」


「原來是這樣,多謝先生提醒。」


這時魔兵來報:「報告!軍師來信到。」


「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是!」便離開。


「看來!」魔魁拆信一覽。


行洋感到好奇便問:「有什麼事情嗎?」


「沒什麼,只是陳年舊帳一條。本座要出兵一趟,不好意思要冷落先生一段時間了。」


「哪裡,一國之君本來事情很多,又不像棋士可以每天下棋,我在此地也可以擺譜,請魔魁寬心。」


「聽你這樣說本座就放心了,暫別了。」便離開。


午後的天下第一境宛如人間仙境,清靜幽雅無人打擾,亮與月英、光來到此地跟續緣把被中斷的午餐吃完然後再開始下棋。下一局圍棋總是能讓時間來的特別快,時間已經來到下午四點了。


續緣的容貌十分清秀,身著上內裡為靛青色長袍外搭為灰色鑲紅邊的長袍,身披靛青色披風,頭戴靛青色為底上面有繡上太極圖案的帽冠,邊邊還有鑲上珍珠當作裝飾,手持逍遙扇看起來就是一副宮子的樣貌。


續緣此時才檢討完跟亮下的棋局喝了一口茶道:「時間總過得特別快,我也要送你們離開了。」


亮微笑著回答:「不好意思打擾你到這麼晚。」


續緣帶點悲傷的語氣道:「沒什麼,珍惜剩下的時間都來不及了,哪會嫌晚呢?」


月英拍拍續緣肩膀道:「兄長不要氣餒,你一定可以抑制自身邪氣的。」


續緣笑著說:「為兄會繼續努力的。時間不早了,我來送你們離開吧。」


這時一道宏亮聲響傳到,「劉續緣請你出來,邪靈至尊有事要見你。」


續緣驚愕道:「啊!是鬼王棺!」


「正是,如果你還不出來,那三萬邪靈會來找你的麻煩啊。」說完聲音便消失。


這時光雙手抓住續緣道:「現在被包圍是要怎麼辦?」


「進藤你這樣抓著續緣君的手也無法怎麼樣,不如我們好好思考如何逃生。」


「塔矢,你真是冷靜啊。」


月英敲光的頭道:「是你幹嘛這麼緊張,在怎樣我們三人也會保護你。」


「各位,我們先靜觀其變吧。」


站在外面的萬魔梟皇大笑:「哈哈哈-劉續緣那個小子大概嚇到挫尿了,什麼清香白蓮之子,根本就是膽小鬼。」


這時魔魁來到:「劉續緣是魔界所有,若要他必須通過本座同意。」


萬魔梟皇看到魔魁隻身一人便仰天大笑:「哈哈哈-只有你一個人就要抵擋三萬邪靈大軍嗎?」


魔魁回嗆:「是嗎?本座不只隻身一人,請看後面吧。」這時魔界大軍來到。


誅心來到魔魁身旁道:「主人,三萬大軍已經到齊。」


魔魁靜靜回答:「很好,誅心你下去吧。」


「是!」便回到軍中。


「萬魔梟皇,你有三萬邪靈本座有三萬魔軍,看誰的力量強在此役便可知曉。」


「哈哈哈-刺激啦!」


這時天下第一境內部。


聽到外面廝殺聲的續緣大笑:「哈哈哈-有辦法了。」


刺激、刺激、刺激,魔界與邪靈大火拚,誰是最後的勝利者?緊張、緊張、緊張,天下第一境被圍,劉續緣該如何讓自己的至友脫困?


欲知後續,請看下文分解。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