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第廿四局:白蓮再渡紅塵

白蓮山人 | 2024-02-03 09:59:07 | 巴幣 2 | 人氣 48

連載中雙境戰記
資料夾簡介
這是系列是接續天罪劇情,主角由劉氏一族轉移到塔矢亮與進藤光身上,內容較之前多元。

天下第一境外,一場生死決鬥即將展開。萬鬼之邪對上劉月英與塔矢亮,一個毫無知覺,一個大義滅親,一個為報家仇,三種不同的心情,以武功來決勝負。

萬鬼之邪首先發動攻擊:「魔象鬼鎖,喝!」

月英也發動攻擊:「玄子神功,喝!」

亮同時發動攻擊幫助月英:「一衝雲霄,喝!」

三種招式對上,頓時方圓數百公尺內的樹木皆被連根拔起。

萬鬼之邪大笑道:「哈哈哈--你們這種三腳貓功夫,勝的過無上魔法嗎?令人疑竇啊?哈哈哈--」

月英大怒道:「你別太猖狂,你為何要殺哥哥跟我母親?」

「為何?哈哈哈--因為達爾生下的後代不夠資格代表劉家,你們是外星人,你們是雜種,哈哈哈--」

這時亮也按耐不住怒火於是向萬鬼之邪大喊:「開什麼玩笑!那你自甘墮落成為邪靈,你有什麼資格罵人是雜種!如果月英真如你所說是外星人的話,那你連人都不是!!」

「哈哈哈--正因我是邪靈,我是萬魔之子,邪魔的世界將由我來統治。而你們要成為吾龍椅上裝飾用的骷髏頭。」

月英大怒道:「你······無可救藥!」

「哈哈哈--那就來打敗吾吧!引歸殺象!」用扇子打出氣功。

「偃月如曲!」發出氣功。

「石破天驚混元掌!」發出掌氣。

三招對撞後消失,之後迎接的是三人的拳腳對接。

正當決戰打的如火如荼之際,這時的雲渡山安詳寧靜,滅境三天正在研討下一步計畫。

「眾天好友,令徒已經入邪道了。」

「這不是早就幾天前就知道的事情,這幾天的星象觀來吾徒的本命星漸漸黯淡,可能命不長久了。」

「眾天,劉續緣死是無可奈何的事情,他的犧牲才能帶動萬魔梟皇下一步行動。」

「蟻天,萬魔梟皇不是要積極搶奪劉續緣嗎?照理說現在決鬥應該要幫助劉續緣才對,為何萬魔梟皇要在這段期間作壁上觀呢?」

「當初將劉續緣化成九陽君並由吾放送九陽神童復出一事,目的就是將萬魔梟皇的注意力由滅境轉道苦境,吾潛在滅境就是等萬魔梟皇三人一同來到苦境,吾才好做事。後來他們三人果真傾巢而出離開囹圄池,吾就進入囹圄池拿取「邪源」一書。這本書是當年妖人譜的原本,妖人譜是這本書的一部分而已。」

耶穌發問:「蟻天,這本書有何秘密?」

「這本書中內容記載當年萬魔梟皇父子創造邪靈,在創造邪靈的過程中誕生蛻變魔種。後來三途判將蛻變魔種帶來苦境,書中對這些蛻變魔種的居住地、生活習性以及弱點都有詳細的記載。蛻變魔種是滅境邪靈在苦境的暗樁,所以吾偷取邪源的意義就是要公開內容讓群俠殲滅蛻變魔種。」

「那關於魔種的弱點你有熟悉了嗎?」

「唉!救天,恕吾無能。這本書是邪靈文字,儒聖難以解讀啊。」

「怎會?難道要像當年的妖人譜一樣,找一個有佛眼觀心術的人與另一名擁有妖眼觀心術的人來翻譯嗎?」

「這是一個方法,但是有第三種方法。」

「喔!什麼方法?」

「除了佛眼與妖眼外,有第三項可以與之比肩的東西,這個東西就是大和神遺一族的神眼。」

耶穌驚訝道:「啊!神眼!吾怎樣沒想到呢?」

「蟻天、救天,就算我們知道有神眼可以翻譯邪源,但是要去哪裡找有神眼的人?」

「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

「蟻天,你說什麼?」

「擁有神眼的人就是上次幫令徒包紮的那個人。」

「啊!你是說塔矢亮?」

「正是!他身上正好有神眼。」

「那趕緊將邪源給他請他翻譯。」

「真不住!邪源已經交給你的令徒了。」

眾天大怒道:「蟻天!你為何要這樣做?你明知續緣遲早變成邪靈為何要將書交給他。」

「交給他自有我的用意,放心吧,他不會跟萬魔梟皇為伍的。」

天下第一境外,決鬥繼續,三人已經互相過了三十招了。

萬鬼之邪大笑道:「哈哈哈--吾不是講過這種功夫對吾而言是搔癢而已嗎?哈哈哈--」

「看來你招數吃不夠,十字聖掌!」

「鎮中制敵,去!」

「滿貫妖騰送給你們做禮物吧,去!」

三招再次對撞、消失,頓時間天上愁雲慘霧,日月黯淡無光。

「哈哈哈--不夠力就是不夠力,要我說幾遍你們才聽懂呢?你們還真是令吾失望,哈哈哈--拜形催氣,去!」

「百川匯宗,喝!」

「八卦擋關,喝!」

三人上前對掌,又是一次的地形破壞。對掌之後又是一陣的拳打腳踢。

充滿血色的囹圄池是邪靈的中心,今天萬魔梟皇召集會議要來商討今後進軍苦境的計畫。

「本座今日叫你們來的原因是為了討論進攻苦境的事情,鬼王棺、腹中首你有何計畫。」

腹中首道:「吾認為要進攻苦境首先進攻雲渡山,因為我們宿敵就是在那個地方,所謂「擒賊先擒王」只要耶穌、眾天以及蟻天一死,苦境就從此群龍無首,我們就可以趁機統治中原啊。」

鬼王棺道:「腹中首你的消息要換一換了,苦境早就不是三途判時期的苦境了。我們目標是中原沒錯,但是中原現在不是散沙一盤,而是形成一個政權,兵力勝過我們數倍,貿然進攻不是好事。因此吾提議從西武林動手,西武林又稱冥界。冥界現在有兩大政權對立,一為邪能境,一為魔界。我們可以與邪能境聯手來制服魔界,以報魔界向我們出兵之恨。另外我們可以聯絡潛入苦境的蛻變魔種,叫他們從事干涉中原的活動讓他們疲勞,等到我們成功制服魔界後,一路由邪能境大軍帶領東進,一路由我們帶領二十萬大軍衝出狹道天關,到那時中原盡在我們的手上啊。」

「這要多久時間?」

「快則半年,慢則兩年。」

「太久了!但是,聽起來也不錯。腹中首,你帶領三萬邪靈前往雲渡山,鬼王棺你就去邪能境擔任使者傳達邪靈願與邪能境同盟。」

「是!」X2

天下第一境外,戰鬥已經來到白熱化,三人已經來回一百招了。

「你們眼睛睜開看,經驗守體走肉的厲害,喝!」

「此招是要兩人合招才能擋得下來,塔矢君,我等一下會先發招,氣傳到你的身上後,你在發招。」

亮點點頭道:「好!」

「那就開始了,蒼龍一吼破雲關,去!」月英將氣功傳到亮身上。

「虎口提魂,喝!」虎口提魂結合蒼龍一吼破雲關,威力萬鈞成功抵擋住守體走肉了,同時三人也互相退後數十步。

「哈哈哈--不錯啊!迴轉輪迴滅,去!」

「九州生氣恃風雷!」

「飛龍在天!」三人再度向前對接,瞬間被招式的力道彈出數十丈。

倒落一地的萬鬼之邪站起:「哈哈哈--可惜啊!你們是這般的英才,可惜遇到火龍金魔體,只有「死」字而已,哈哈哈--火龍金魔體!」只見萬鬼之邪變成火球向兩人飛去,同時閃電霹靂下起傾盆大雨,無形中也加強了無上魔法的威力!

亮查覺到對方招式的差異,放棄掌氣對抗將背後的棋者之狂抽出劍鞘,月英同時也將般若劍抽出鞘了!

月英使出劍招:「神禪七絕最終式·禪影渺絕!」

亮也使出劍招:「一斷千軍首!」

兩人同時衝向火球,與火球發生衝撞,鏗鏘一聲,兩人飛出數十公尺。

月英起身道:「呼!還好還活著!欸!塔矢君,你的劍······

亮遲疑道:「我的劍?」眼睛往劍的方向看發現劍已經斷成兩截只有留下劍柄的部分。

「奇怪?劍尖呢?」亮向前走去發現劍尖插進萬鬼之邪的心窩,而傷口上邪氣湧出消散於天地之間。

萬鬼之邪漸漸死去,續緣的意識漸漸恢復。「啊!塔矢君,是你啊!沒想到你們真的做到了,在此恭賀你們成功,但是吾的生命也到終了。」

這時月英來到:「啊!塔矢君你怎麼沒將萬鬼之邪殺死,還在這裡跟他講話。」

「月英,你······誤會了,萬鬼之邪已經死了,吾就是續緣。吾······希望······在臨死之前將······東西交給你們。」續緣從衣服內拿出邪源。

「這個東西······叫做邪源。是······蟻天前輩······交代給吾。他說······全天下······只有······塔矢亮······能夠翻譯。此本······關係······邪靈······底細,希望············不要······推辭。」

亮露出笑容說:「你的願望我會幫你達成,好好休息吧,你一定會好的。」

「對······將死······之人······撒謊······是不好······的行為。」將邪源遞給亮後續緣變閉上眼睛從此不發一語,天下第一劉續緣從此魂歸離恨天。

這時亮也不禁傷感留下幾滴淚,月英好像抓到把柄似的語氣說:「第一次看到你流淚,今天天是下紅雨了嗎?」

亮用手帕擦拭了眼淚後說:「其實我算是很愛哭的人,只是上中學後不能讓父親見笑,所以將悲傷、流淚這個情緒與動作給封印起來。」

「那是在大和時需要這樣吧,現在在中原不用這麼做了吧?」

亮笑著回答:「說的也是!」

這時天上出現紫色光華,光華消失後產生了一朵蓮花,蓮花緩緩落地,落地時響起熟悉詩韻:「半神半聖亦半仙,全儒全道是全賢。腦中真書藏萬卷,掌握文武半邊天。」落地後現出人形乃清香白蓮劉備。

「劣者無能,無力教訓犬子,讓兩位替劣者收尾,劣者感到見笑。」

「我說伯父啊,你在我的面前還要自稱劣者嗎?」

「原來是月英,那你旁邊的那位少年是?」

「這是我的同學,他的名字叫塔矢亮。」

「初次見面,您好。」

「對了,伯父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的?」

「你們在戰鬥的時候,吾去找一線生泡茶了,實在是很久沒飲到他的茶了。對了,一線生交代吾要將這封批交給月英。」把信拿給月英。

「是這樣啊。對了,那這把般若就還給伯父吧。」

「不用了,這把劍就送給你吧。那名少年的話,吾就送你這項吧。」便將一本書遞給亮。

「謝謝前輩。」

「那吾將續緣帶回安葬了,告辭。」將續緣抱起後慢慢走離:「萬鬼一死邪源出,邪靈意氣寇天關。三天思得周郎策,赤壁東風送三萬。一人堪當全荊州,吳蜀相殺難再全。七俠雷針終相逢,梟雄終歸離恨天。」

月英目送劉備離開後將信拆開一看。

吾兒月英,抱歉媽媽在這麼多年才告訴真相,希望你能諒解。當初你父親在伯父戰死之後成為天下人,也因為得位不正,所以天公就奪走他人道的能力,這是在生下你哥後才發現的。我想你一定問為什麼父親無法人道還能生下你,這就得謝謝你伯父了。你伯父在戰死九淵之巔之前就有留下精血並交給你外公保管,你父親同時也愧對你伯父,於是就將精血做成試管植入我的體內,因此才有了你。你一出生就過繼給你伯父了,由於你年紀太小所以一直沒告訴你。現在你父親死了,你哥也亡了,我的終點也快到了,所以才告訴你真相,讓你明瞭。母親留。

月英看完書信後心裡感到一陣悲痛,思考許久後將信放在衣服內。

「走吧,塔矢君。」

亮聽到聲音後將書闔起問:「月英同學,你看完批了?」

「是啊!我們離開吧。」

邪能境,塵封許久未出的邪能境,透漏著一股未知氣息,此時鬼王棺來到:「嗯······此地就是邪能境,進入!」

自從天下第一境戰役後,魔魁便與塔矢行洋過著每天下棋檢討的生活,內政交由知心辦理,軍事則交斷邪辦理,魔魁雖不理庶務,但能有條不紊,垂拱而治。

「如果是我我會這樣下。」

「確實在那個地方本座有所疏忽。」

這時邪能境令旗到,神秘聲音到位:「塔矢大師,邪之主陰陽師邀請你到廣邪清法殿作客,不知你能否答應。」

「如果本座說不行呢?塔矢大師目前是魔界的人客,邪能境要他作客要經過本座的同意。」

「魔魁你很囂張,塔矢大師是否答應是在他自己,而不是你魔魁。」

「如果要用強硬手段,恐怕本座會出手傷人。」

「你傷的到我在來說吧!」

雲渡山,雲渡山上,時值夜晚,三天正在夜觀天象。

「劉續緣的本命星消失了,代表他真的消逝了。」

「唉!吾徒啊!」

「眾天切莫悲傷過度。」

「唉!我知道。」

這時海殤君驚訝道:「啊!狹道天關內邪氣騰騰,難道邪靈要破關了?」

還本道口,作為滅境入口的還本道口,今天聚集了三萬大軍。

腹中首鼓舞道:「各位邪靈,現在就是我們邪靈進軍苦境的時刻,希望眾人同心協力,達成邪靈統治苦境的目標吧!」

眾邪靈大喊:「邪靈萬歲!邪靈萬歲!」

緊張、緊張、緊張,腹中首率領邪靈大軍衝破狹道天關,他能達成目標血洗雲渡山嗎?滅境三天會如何應付呢?刺激、刺激、刺激,邪能境、魔界為了塔矢行洋而衝突再起,塔矢行洋最後會落入誰的手中?是魔魁?還是再渡紅塵的陰陽師呢?懸疑、懸疑、懸疑,鬼王棺來到邪能境,他能夠說服陰陽師使邪能境與邪靈站在同一陣線嗎?蛻變魔種是否尚未清除,邪源之內又有何秘密?七俠、七俠,劉備口中的七俠是造世七俠嗎?造世七俠到底是哪七人呢?

欲知一連串的謎題,請看「雙境戰記」下半冊。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