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第三章:父劫

白蓮山人 | 2024-03-01 11:08:16 | 巴幣 2 | 人氣 36

連載中雙境戰記
資料夾簡介
這是系列是接續天罪劇情,主角由劉氏一族轉移到塔矢亮與進藤光身上,內容較之前多元。

明月當空,夜幕低垂,寧靜的客房今天來了不速之客-鬼王棺。

「嗯,戒備森嚴啊!無論戒備再怎樣森嚴都抵不過鬼王棺啊。」拂塵一揮鬼王棺連人帶魂附身在衛兵隊長身上,也因此得以順利的進入內室。

「塔矢先生,邪主有急事要找你,請跟我走吧。」

「喔!請問邪主有何急事呢?」

「這······

「那你來此何事,操縱他靈魂的人。」

「哈哈哈-高手果然是高手,馬上就能看出吾之存在。」

「那你為何人?」

「遙遙天涯判死生,近近咫尺索命魂,吾乃地獄鬼王棺。」

「鬼王棺,你竟然沒死!」

「哈哈哈-吾有可能死嗎?除非七支吸雷針,除此之外取吾命難矣!吾來此只為了請你到滅境一趟。」

「為何呢?」

「你有所不知,你兒子手中有邪源一書,此書攸關邪靈生死,因此需要借你一用。」

「你想挾持我?」

「然也。」

「你不怕我打你嗎?」

「哈!你有能力嗎?」

話甫落,塔矢行洋揮拳像鬼王棺打去,但鬼王棺快了一步將行洋給制住並打了行洋的後腦勺,行洋頓時昏迷。

「哼!沒有武功的人想要制住吾,還早呢!」

鬼王棺趁衛兵休息之際迅速離開邪能境回到滅境。


「哈哈哈-鬼王棺做得好啊,竟然這麼快就把人給帶回來了。」

「咱的下一步要如何走?」

「當然要好好的招待他。鬼王棺與腹中首,你們兩人好好準備,本座要將陣地移到十里斷腸崖。」

「喔!為何呢?」

「因為現在要兵進中原,根據地依舊在滅境,恐怕支援不到因此才將陣地移到西武林。」

「這是一個好提議,將陣地移到離中原最近的地方,是一個好選擇。這樣就可以省掉穿越狹道天關的時間。」

「那開始準備吧。」


滅境邪靈為了更有效率的進軍中原,萬魔梟皇將陣地從原居地滅境移到西武林入口-十里斷腸崖。

「此地就是十里斷腸崖?」

「然也。當年海殤君就是在此將怒天伏誅。」

「海殤君,聽到他的名就討厭!」

「萬魔梟皇,塔矢行洋要如何處理呢?」

「當然要好好招待他啊,腹中首!」

「在!」

「將木架拿過來。」

「是。」過沒多久腹中首將木架拿過來。

「木架在此。」

「很好,喝!」一道氣功將行洋打上木架然後用鐵鍊將其鎖住。

「這就是本座的待客之道啦!」舉刀將行洋的雙手砍斷。

「啊--你······你很殘忍。」

「哈哈哈!夠殘忍才能坐上邪靈至尊的位置,你死不可怨嘆。」

「哼!魔物果然是魔物。」

「你講啥!你在講下去本座就加碼你的舌頭。」

「好!今日我就做顏常山。」

「還顏常山哩,你想把我當作安祿山,好啊!現在給我講起忠臣經了。哼!本座就不想讓你如願。鬼王棺!」

「何事?」

「將這個人的雙手送到他兒子手中,然後告訴他想要救他老爸就來十里斷腸崖,只要闖的過二十餘萬邪靈兵陣與交出邪源,人就是他的。」

「是。那吾就去。」

哼!他最近講話不太尊敬本座,他是不是要反背我呢?嗯,有待觀察。

正當萬魔梟皇凌虐塔矢行洋之時,在距離不遠的高峰上有著身穿白色西裝頭戴斗笠面部蒙面的男子靜靜觀察著這一切。「嗯,感情牌。這一步棋你要如何化解呢?我的師弟。」


「報!塔矢大師突然失蹤了。」

「嗯!」

「你是怎樣做,人交給你看顧你竟然將人看到消失了,你對得起邪主嗎?」

「真是十分的對不起。」

「滅輪迴,放他一馬吧。」

「是。」

「吾問你,你為何發現?」

「昨天深夜原本想說沒有人但是突然有一道靈光鑽進我的身軀,我有如被人打昏一樣沒有感覺,等到醒過來的時候塔矢大師就不見了。」

「原來如此,先退下吧。」

「多謝邪主不罰之恩!」

「滅境邪靈,爾等竟敢如此待吾,吾不討回這口氣邪能境面子何存?」

「邪主,我認為應該先向魔界出兵,來試探邪靈是否會幫助邪能境,如果有來那就有談判的空間;如果沒有那就路歸路、橋歸橋,互相不往來,直到冥界一統再來找邪靈算這筆帳。」

「此計甚好,滅輪迴你先去準備討伐魔界事宜,準備好後吾就親自攻打魔界。」

「是。」

「哈哈哈-我看邪源會不會順利回歸呢?」

這時士兵來到:「報告至尊,邪能境使者來到。」

「宣他進來。」

「是。」

「請問你是邪靈至尊嗎?」

「然也,陰陽師叫你來這裡何事?」

「我們邪主最近要攻打魔界,邪主派我來這就是要求邪靈至尊要遵守約定共同出兵魔界。」

「這樣啊,我知道了,你離開吧。」

「希望貴國能夠遵守,告辭。」

「終於要出兵了,腹中首你怎樣看?」

「我認為我們應該派出一些士兵與糧草意思意思就好。」

「這是個不錯的建議,好就這麼辦。本座就派出七千名士兵,糧草三萬石往到邪能境。」


「能夠來到春秋兩不沾真是我的榮幸。」

「耶!你為吾的學生,自幼就讓吾教你圍棋與術法,為何說此語呢?」

「方才下一盤棋讓我了解了一件事。」

「何事?」

「就是師尊的棋路很像一個人。」

「何人?」

「大和棋士本因坊秀策。」

「嗯!」

「對了,最近我訂的冊已經到了,師尊有興趣一觀嗎?」

「喔!呈上來吧。」

滅輪迴從衣袖中拿出一本書遞給陰陽師:「這本冊是中原棋院出版的圍棋周刊裡面計載著棋賽以及圍棋界的大小事。」

「喔!讓吾觀來。」翻起了圍棋周刊一看不久看到進藤光的時候,陰陽師突然眼睛一楞。

「師尊,有何不對嗎?」

「沒事。」將周刊還給滅輪迴。

這時信使來到:「稟師尊,邪靈已經派軍隊來援助邪能境了。」

「喔!來了多少人?」

「士兵七千名而且都是老弱殘兵,糧草三萬石。」

「嗯,你先下去吧。」

「嗨!」

「滅輪迴,你認為如何?」

「邪靈如此沒有誠意,這次過後邪能境與邪靈再無盟約。」

「滅輪迴說的好啊,真是說進吾的心坎內了。滅輪迴。」

「師尊有何交代?」

「即刻進兵魔界。」

「是。」


得知邪能境進兵的魔界,魔魁召開緊急會議。

「現在邪能境進兵魔界,各位有何良策?」

「魔魁,吾有一計。」

「喔!請說。」

「請魔魁領軍與陰陽師交戰,戰到中途突然撤退,退到離邊界以南距離十里的山谷。然後我軍在山道兩旁將石頭與木頭準備好,等到魔魁進入山谷陰陽師追至山谷中心點時吾會下令將石頭落下,讓邪能境大軍殺個措手不及。」

「嗯,妙計!那就採用軍師之言。諸位,整軍前進吧。」


深夜人靜的時候鬼王棺正在往金陵方向趕路的時候,這時神秘蒙面人來到。

「這位兄台,手中拿著血腥之物欲往何方呢?」

鬼王棺驚訝說:「誰?」

「思緒擾擾黑白路,不知恩師在何方。縱橫方圓需精進,再次挑戰老頑童。」

「你念的這是甚麼詩?」

「在中原不是有詩才能大聲嗎?」

「你為何人?」

「我?只是一個流浪漢而已。」

「哼!那就不要擋路。」鬼王棺憤怒的從蒙面人身旁繞過。

「哼!棺材頭有什麼好神氣的。」


「劉備啊,你知道跟月英在一起的那位少年是誰嗎?」

「一線生,你為何問吾這個問題。」

「因為想要打一次賭看看。」

「莫賭了,你穩輸的。」

「不到最後哪會知影。」

「那吾就開門見山了,那名少年是至友之子。」

「啊!我······我輸了。」

這時神秘蒙面人來到:「此地就是琉璃仙境,這是我第一次來到此地。」

一線生緊張說:「你是何人?為何闖進琉璃仙境。」

「我?我只是來通風報信而已,在大和與中原名揚天下的塔矢行洋,現在竟然會栽在滅境邪靈的手頭,真是不勝唏噓!他們竟然砍下他的雙手,來引誘他的兒子上鉤,然後再用二十餘萬兵陣來讓他消耗殆盡,你看天下間有如此毒辣的手段嗎?」

「你為何知曉此事?」

「我只是在十里斷腸崖邊遊蕩,就突然看到他們將邪靈佈滿整條通道然後聽到慘叫聲,後來登上高峰一探沒想到就讓我看到如此驚人的一幕。」

「原來如此,多謝你的提醒。」

「那我告辭。」

正當蒙面人在琉璃仙境的時候亮與月英正在從儒門天下返回,這時鬼王棺來到:「遙遙天涯判死生,近近咫尺索命魂。咱又見面了,小子。」

月英驚訝說:「鬼王棺,怎會是你?」

「不用動手,吾來此只是將這項東西交給小子。」將白布袋交給亮。

「小子,打開看看吧。」

只見亮將布袋打開發現雙手在布袋裡頓時大吃一驚。鬼王棺得意大笑:「哈哈哈!小子,看見自己父親的雙手有那麼吃驚嗎?」

刺激、刺激、刺激,萬魔梟皇使出最毒辣的手段,塔矢亮會上鉤嗎?劉備、劉備、劉備,聽到計畫的劉備該如何阻止這一切發生呢?邪能境兵進魔界,冥界一統是否就此敲響序章?欲知後續,請看下回分解。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