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第廿二局:斷裂的友情(上)

白蓮山人 | 2024-02-01 10:13:38 | 巴幣 2 | 人氣 49

連載中雙境戰記
資料夾簡介
這是系列是接續天罪劇情,主角由劉氏一族轉移到塔矢亮與進藤光身上,內容較之前多元。

琉璃仙境外戰火燃起,萬鬼之邪劉續緣對決第三代天下人特南克斯,續緣因為得到邪靈能量之故所以愈戰愈勇,而特南克斯由於功體大半喪失因此局勢愈居下風。

一旁觀戰的一線生緊張道:「唉!完了!完了!特南克斯這次大概脫離不了死了,我得趕緊想辦法啊!

這時的戰鬥愈趨激烈,雙方已經來回五十招了!

「特南克斯,這是你我最後一招。」

「來吧!

「火龍金模體,喝!

「石破天驚混元掌,喝!

雙方接掌剎那,火龍衝破石破天驚,特南克斯頓時飛出數十丈。

「哈哈哈--特南克斯你也活不了多久了,萬鬼之邪就給你時間交代後事吧!哈哈哈--」便離去。

一線生見打鬥結束便匆匆趕往特南克斯身邊:「特南克斯啊!特南克斯啊!你有要緊嗎?」

「外祖父,吾的生命將近結束,快帶我去找月英。」

「月英!你知道月英在哪裡?」

「沒意外的話應該在城內的棋會所,快帶我去吧。」

「是!我帶你去!」一線生揹起特南克斯離開琉璃仙境。

明子驚訝道:「這是?縱橫你竟然還活著!」

「唉!說來話頭長啊!」

光好奇的問美津子:「老媽,縱橫是誰啊?」

「是你爸的舊名。」

「原來爸有改過名字啊,我還以為我們家取名都很粗俗哩。」

「你該不會以為你爺爺名字叫平八,爸爸的名字叫正夫該不會以為進藤家就是粗俗當道吧?」

光裂嘴回答:「是啊!」

美津子將拳頭放在光的頭上道:「你這小子!」

明子見到這樣的情景輕笑一聲,這時亮跟月英來到棋會所。

亮打了一聲招呼:「市河小姐你好!」

月英同時也打了招呼:「您好!」

「原來是阿亮跟月英啊,對了進藤現在正在對弈,他今天竟然等不及了,真是稀奇。」

「是這樣嗎?」月英眼睛一瞥發現光正在跟正夫對弈。

「確實很稀奇,他平常不是討厭跟大叔級的人行棋嗎?今天他怎麼跟大叔下棋了,他腦子是不是燒壞了?」

「月英同學,我想還是過去看看吧。」

「確實,在這裡黑白猜也不是辦法。」

到光所在的位置,亮發現自己的母親在一旁觀戰,亮與月英就向明子打了聲招呼。

「我還以為是誰,原來是你塔矢啊。」

「是你進藤,你不是在對弈嗎?」

「是啊,下了局和棋。」

「和棋?是那位先生要求的?」

「什麼那位先生,他是我爸。而且他沒要求和棋。」

亮驚訝一下,什麼?眼前跟進藤下棋的人居然是進藤的父親!而且還沒有要求和棋的情況下竟然是和棋,那進藤的父親究竟是何方神聖?

看著亮眉頭深鎖的樣子,明子拍了拍亮的肩膀:「用不著把問題想的這麼複雜,進藤君的父親就是你的二叔父。」

亮驚訝的回頭看著明子:「母親!您說的是真的嗎?」

「是真的,來先坐下來吧,待會再講給你聽。」

聽到明子話語的亮也只好先坐了下來,月英也是先找了空位坐了下來。

「大嫂,是我將還是你講呢?」

「我說好了。」

「好!就由大嫂你講吧。」

這件事情要追溯到行洋二十歲的時候,當時政府由鬼祭將軍執掌,鬼祭將軍愛好將棋,他心裡不滿將棋的地位長期被圍棋打壓於是他開始約談當時圍棋界的七大頭銜者。


鬼祭將軍約了當時圍棋界七大頭銜持有者來到自己府邸,鬼祭將軍設宴款待。一開始大家黃湯下肚無所顧忌,等到酒後三巡,鬼祭將軍開口了:「各位大師,本將軍有一個訴求不知各位大師是否要聽?」


第廿四世本因坊道:「你有什麼訴求?說吧!」


「現今大和棋界第一把交椅乃圍棋,本將軍想圍棋一物來自中原實在不能代表大和本色,不如大和的將棋,將棋乃大和一大特色本將軍相信各位大師一定知道,所以本將軍希望你們可以把第一把交椅的位置讓給將棋,不知各位大師意見如何?」


某名人憤怒道:「開什麼玩笑!圍棋在大和的歷史比將棋還來的早,為何身為兄長卻要族長之位讓與小弟呢?」


某王座憤怒道:「是啊!是啊!將軍這個要求實在太過無理,我們絕對不答應。就算你要用強硬的手段,我們會率領大和棋院跟你抗議到底!」


這時鬼祭將軍重重拍了矮桌大怒道:「馬鹿野郎!你們惹怒本將軍,你們下場會像這張桌子一樣!」說完拿起武士刀將矮桌削去一角。


某棋聖帶著調侃的語氣道:「想要學孫仲謀你還不夠格啦!孫仲謀身有帝王威儀自然可以這樣做。但你喔,歹勢!是呂布之流而已,想要學帝王,你還是用鏡子照照自己吧,你才是那個馬鹿野郎!」


鬼祭將軍被棋聖的話氣到無法言語過了一陣子才能開口:「哼!散會!」說完鬼祭將軍退回臥室。


那次事件之後鬼祭將軍展開了報復,那些持有頭銜的頂尖棋士一個一個被暗殺掉,後來無視國會強行頒布政令。政令一出所有擁有棋譜的人都必須交出棋譜否則終身監禁,當時有許多棋士為了自保而交出棋譜,棋院為了躲避搜查因此將棋譜埋在皇居內。


這時光好奇問了一句:「為什麼可以埋在皇居,天皇會答應嗎?」


關於鬼祭將軍的政令,天皇看了感到十分無理,後來收到棋院的訊息便答應將棋譜埋在皇居內。因此棋譜才能躲過這次浩劫,後來有許多棋士對鬼祭的政策感到不滿紛紛到幕府前抗議,鬼祭為了一勞永逸,於是將這些抗議的一百名棋士通通以私刑處理,剩下兩百名強制解除棋士身分等於說日本棋院被迫解散。這時行洋與縱橫為了復仇而決定暗殺鬼祭將軍,這時遇到同樣對鬼祭將軍產生不滿的莫召奴。


春天是櫻花的季節,櫻花綻開令人陶醉在其中,但在櫻花林中一場立誓將要開始。


「進藤九段,你是圍棋世家之後就這樣跟我亡命天涯,這樣我實在過意不去。」


「這沒什麼好顧慮的,國賊人人皆可誅之,何止我們兩人有很多人想要他的命。」


「是啊,向鬼祭這種殘暴不仁的人就應該讓他受到制裁。」


「喂!塔矢九段,你讓花座七段參加計畫可以嗎?他姐是鬼祭的夫人你知道嗎?」


「這點我當然知道,但花座也向我強烈表達他對鬼祭的不滿,他是真心要跟我們同行的,請勿見疑。」


「好吧!」


「那我們來宣誓吧。」


「好!開始吧。」


行洋這時拿起誓文念起宣誓:「念塔矢行洋、進藤縱橫、花座召奴雖然異姓,既結為兄弟,則同心協力,救困扶危;上報國家,下安黎庶;不求同年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皇天后土,實鑒此心。忘恩負義,天人共戮!」


「既然塔矢九段的年紀最大那就排行第一,進藤縱橫年紀居中則排行第二,我年紀最小排行最後如何?」


「這樣不錯,塔矢九段你感覺如何?」


「那就這樣辦吧。」


結拜當天深夜,行洋、縱橫與莫召奴潛入鬼祭府邸前往刺殺鬼祭將軍。


「嗯·····二弟你看。」


「怎樣?」


「你看國賊。」


縱橫將焦點從周圍動態疑到在床上睡眠的鬼祭將軍。


「真的猶如董卓一般,看我將他殺了以後把他的屍體當燈籠來用。」


兩人趁鬼祭熟睡之際輕步向前,到達鬼祭床前舉刀砍向鬼祭,鬼祭中了兩刀。


「奇怪,為什麼中了兩刀卻沒有叫呢?大哥那刀明顯就砍進心窩啊。」


「我看看。」行洋將棉被拉開,發現是一個木偶,驚訝道:「啊!是木偶!」


「什麼!我們被騙了!」


這時權門宗矩帶領忍者來到,「哈哈哈!進的來出不去,確實是笨鳥兩隻。」


縱橫驚訝道:「啊!權門宗矩!」


「怎樣,驚異嗎?來人啊,殺!」


「二弟,我們快走!」


行洋二話不說拉著縱橫的手從房間跳到庭園,沒想到庭園也有忍者埋伏。兩人一路殺敵,一路向直奔大門。在兩人的毅力下終於來到大門。


「大哥,終於到大門了。」


「呼呼呼!大門緊閉我們還是出不去啊。」


這時大門緩慢打開,神秘聲音出現:「兩位受傷沉重,趕緊通過吧。」


兩人感激道:「多謝!」趕緊越過大門,兩人確定離開後大門緊閉,追兵來到時卻不見行洋與縱橫的行蹤。


「奇怪?人呢?」


這時君夫人走來:「你們在這裡做什麼?這麼晚了你是想要打擾將軍安眠嗎?」


「啊!沒有啦!我不是有意要打擾將軍,只是我們在追刺客。」


「刺客?哪來的刺客?我只看到你們忍者在這裡喊打喊殺而已。還不快給本夫人退下!」


「啊!是!是!」


這次事件後行洋就帶著我與緒方君來到機場與縱橫會合,會合後就搭機來到中原,後來在機上才想起莫召奴的事情。到了中原才知道莫召奴沒死,我們知道這個消息就來到心築情巢拜訪他。從他的口中才得知原來他潛入鬼祭的藏寶室將文詔偷走,後來被忍者發現就用詐死來逃過一劫。後來鬼祭政權失敗,岩堂上位。看在軍神的面子上才赦免行洋與縱橫,唯獨莫召奴不赦,岩堂的理由就是莫召奴已經屢次幫助中原核心人物,甚至自己也成為中原核心人物,所以不赦。


「好了大嫂,你講這麼久,口一定很渴,休息一下,後面的事由我講吧。」


這時一線生揹著特南克斯來到:「不好了!月英啊!你趕緊看看,你哥快不行了!」


月英驚訝道:「什麼,怎有可能?」


這時續緣派出的飛鴿飛到棋會所,「咕!咕!咕!」


欲知後續,請看下文分解。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