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第十五章:舉棋不定

白蓮山人 | 2024-04-12 10:49:02 | 巴幣 0 | 人氣 46

連載中雙境戰記
資料夾簡介
這是系列是接續天罪劇情,主角由劉氏一族轉移到塔矢亮與進藤光身上,內容較之前多元。

「喝!」未來之宰雙掌齊發攻擊亮,這時亮以靜制動收化、運功無一不至,輕鬆地將未來之宰的動作化解。

「小子,你有本事。但我不只有這些喔!」

只見亮默默不語,未來之宰頓時怒火心生。

「可惡!你這小子不要看人不起,天下很大,大到你無法想像。未來在掌·天地一念!」未來之宰雙掌運功形成一道藍色光球。

「縱橫無界·分先定先機!」亮雙掌運化,頓時白色似棋子的光球出現在亮的雙手上,亮將其握住。「來!先猜白子有幾粒,是單數還是雙數?」

「誰管你幾粒棋子,喝!」未來之宰將藍色光球推出,亮也將雙手方出,頓時產生五十粒白子,這五十粒白子形成白色光球將藍色光球衝破,頓時地走山移。

「嗯,再接我一招,喝!」未來之宰雙掌再運,黑色光球頓現,周圍十里內生機全無,「天蕩如裁·沉滅!」將其光球推出。亮同時雙掌運功,白色光球頓時出現在雙掌,「縱橫無界·佈陣星位!」將其推出,雙方氣功相互碰撞後抵銷。

「哼!我不信,喝!」未來之宰運動雙掌吸收天地之力,頓時士兵廝殺聲全然消失,浮現在未來之宰面前的是一個看似生機全無的光球,「神魔俱寂·天地無聲!」亮雙掌運化,棋盤狀氣功頓時出現在其面前,「縱橫無界·縱橫千里任吾行!」

「小子,你氣勢真旺啊,可惜你要在此失敗,喝!」未來之宰推著光球前進,亮同時也做跟未來之宰同樣的動作,兩人相互交掌頓時發生劇烈爆炸,再加上旁邊的火勢使爆炸程度有如導彈般強大。兩人雙雙震飛,雙方嘴角滲出血絲。


「稟至尊,糧倉被偷襲了。」

「嗯,怎會如此?」

「未來之宰再把守糧倉時沒有留意中原動向,所以才會大意。」

這時又有另一名士兵報告:「報告!鬼王棺逃走了!」

萬魔天指大怒喊道:「什麼!鬼王棺走了,糧倉在如此偏僻之地中原根本不可能來到,難道是鬼王棺告訴中原軍,叫他們奇襲糧倉嗎?可惡啊!」

這時腹中首建議:「至尊應該率軍拯救糧倉,糧倉一失我們不戰而敗。」

「這也是有道理,腹中首你率七千人去支援糧倉。」

「等一下,他們有膽量奇襲糧倉,那大本營一定空虛。不如我們就進攻大本營。」

「表象意魔言之有理。」

「不行,先救糧倉要緊!」

「奇襲中原大本營!」

「好了,不用吵了,腹中首你率領三萬人進攻大本營,表象意魔你率領一萬人支援糧倉。」

「是!」


「報告!邪靈大軍攻擊大本營。」

「嗯,下去吧。」

「來人,將野戰砲點燃後發射。」

「是!」

中原士兵們架起野戰砲,等待邪靈的進攻,這時邪靈大軍來到大營前了。

「大人,前面那些管子到底是什麼東西?」

「這嘛!我不是很清楚,那先進攻吧!」

「是!殺啊!」一些邪靈先鋒攻擊大營,當他們靠近大營的時候,野戰炮發出頓時將邪靈先鋒部隊轟個粉碎。

「啊!怎樣辦啊,大人?」

「先紮營再說吧。」

「是!」

時間過了兩個小時,傳令兵將攻擊本營失利的消息帶回萬魔天指這邊。

「嗯,進攻失利,為何呢?」

「因為敵人的火炮太過猛烈,腹中首下令不准輕易攻擊。」

「知道了,退下吧。」

「是!」

腹中首也是三途判的一員,他這次不貿然進攻是為了保全士卒還是跟在敵營的鬼王棺有所掛勾呢?疑問啊!


「報告!敵方不敢貿然前進。」

「很好,你可以休息了。」

「是!」

這時鬼王棺來到:「好友這一停,萬魔天指必猜疑也。」

「喔!你為何這麼說呢?」

「你明知而故問,劉備。接下來我猜萬魔天指會叫腹中首回營,然將他押起來然後再將其送到雷霆谷煉化。劉備,你只要派吾前往腹中首處,吾必定叫腹中首來降。」

「你有十分的把握?」

「有,只要你信得過吾,吾就可以讓你不需一兵一卒就將前方部隊給擊潰。」

「好!就讓你去吧。」

「嗯,接下來你就等吾的消息吧。呵呵呵--」


由於腹中首的遲疑不進讓萬魔天指產生懷疑,因此傳令叫腹中首回營赴宴,另外找人來代替腹中首的職務。

「這樣啊,你可以離開,我會如期赴宴的。」

「那我先回去了。」

「明明沒有寸土之功,為何設宴慶功呢?」

這時鬼王棺來到:「呵呵呵--好友啊,此攤不可去啊,去就只有一字死而已。」

「為何呢,鬼王棺?難道這是萬魔天指的······

「沒錯,鴻門宴啊,好友一去雷霆谷是非去不可了。」

「難道跟你一樣反背嗎?」

「哈哈哈--不如此做難以自保啊!」


另外一方面,亮與未來之宰已經來回數百回,時間也由黑夜來到黎明之刻。雙方鬥的汗流浹背、氣喘如牛。

「小子,這是咱的最後一招,希望以此決定勝負。」

「我剛好也有這個打算。」

「那就經驗我的絕招吧,喝!」未來之宰雙手向天,頓時安魂曲想起,而這股安魂曲所帶來的能量形成環繞著未來之宰的火色光球,「仇天鑑之夢幻式·天之哀歌!」

這時亮全身放鬆,站立不動完全沒有出招的意思。未來之宰看到此情形感到大怒,他喊道:「你這個黃酸仔,你是看我不起是嗎?好!你要如此,死不可怨嘆!」

精彩、精彩、精彩,結果如何,請看下回待續。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