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第九章:意想不到

白蓮山人 | 2024-03-22 10:56:13 | 巴幣 0 | 人氣 37

連載中雙境戰記
資料夾簡介
這是系列是接續天罪劇情,主角由劉氏一族轉移到塔矢亮與進藤光身上,內容較之前多元。

春風草生,戰火瀰漫,當代兩位梟雄力戰武林新人。這時有位身穿藍色和服,後揹一把弓,頭戴斗笠的少年站上離春風草生五里的高峰上。

「終於可以跟並肩了,塔矢。」


「喂!你為何擺一張臭臉給我看,笑一下不行嗎?」

「哪有人在相打的時陣笑給敵人看的。」

「喔!要相殺喔!」

「今日要誅殺你,了結戰禍。石破天驚混元掌!」

「陰陽鬼聲!」雙方雙掌交接,月英被萬魔梟皇的內力震退十餘丈。

此時在萬魔梟皇體內的鬼王棺開始動作,萬魔梟皇感到內力無法使出。

可惡!鬼王棺竟然選在這個時候,內力根本無法運動。

查覺到異狀的月英立刻贊上一掌,打中萬魔梟皇的胸板,萬魔梟皇嘴角滲血。

「可惡!沒想到你這個查某挺恰北北的,以後你要怎樣嫁有翁(ㄤ)。」

「這點免你煩惱,百氣寒霜指!」

「鬼行極電!」掌氣再度交接,萬魔梟皇因內力被鬼王棺擾亂,又被震出十餘丈。

另外一邊,無界主問天敵對上塔矢亮。

「少年,吾得罪了!」

「請賜教。」

只見問天敵張開雙臂,雙臂頓時呈現水火之氣,同時亮雙掌運功八卦之形出現在亮之身前,「八卦擋關,喝!」推出氣功。問天敵見對方氣功已來,將手中水火兩氣形成氣功彈,「天關雙煉·水火同源!」雙手將這兩粒氣功彈推出。氣功互相衝擊,只見水火之氣將八卦完全摧毀,亮見狀急忙抽身但還是被水火之氣的餘波砸傷,嘴角滲血。

這個人的內力根基在我之上,剛才的一招竟然將父親所創第四式完全摧毀,看來不拿出所有實力是不行了。

問天敵見亮遲遲未發第二波攻勢,推測對方膽已落三分。心中也知道自己跟眼前的這位少年毫無瓜葛,來此只是為了報復活之恩而已,眉頭緊鎖之間透漏著一股憐憫氣息。而且對問天敵來說早點將事情落幕去完成自己的宿命,比殺死一個毫無牽連的少年還來的好。

「少年人,吾實不想殺你,吾來此只是報恩而已。你走吧,莫再踏入江湖這條不歸路。」

對方好像說要放我生路,但是月英同學的狀況感覺不錯,我想月英同學應該可以將萬魔梟皇給解決掉。既然月英同學做的到,我當然可以做的到。

「多謝您的好意,但是戰鬥一開就絕無退後之理。就像棋局不比到最後誰知道勝利者是誰?已現在來論鹿死誰手猶未知也。」

「這就是你的答案嗎?」

「是!」

「你的勇氣值得稱讚。喝!」問天敵雙臂再度張開,頓時雙臂上生出紅光球與藍光球,「天關雙煉·天墜殘陽!」亮同時也雙掌運氣,虎面頓時出現,「虎口提魂!」雙方將招式推出,相互碰撞後產生的砂石滾滾,程度之大也無聲訴說著兩人招式的威力。

「少年人,這招不差!」便降落地面。

「彼此彼此。」

「再一招就是咱的結束。喝!」問天敵張開雙臂頓時雷霆霹靂,瞬間閃電聚集在問天敵雙掌,閃電在問天敵的手上轉化為氣功彈,「天關雙煉·陰陽雷殛!」推出氣功。

只見亮雙掌運化,龍形頓現,「飛龍在天,喝!」飛龍出關對上閃電光彈,一時之間勝負難定,不久之後龍雷俱消,引發出劇烈的爆炸,現場沙塵飛揚。

「勝負已定,你還是沒辦法從我手中拿下一勝。吾今日不殺你,是為了不殺無辜之人。」

亮聽到後面時感到驚愕於是便問:「難道你不是跟邪靈為同掛?」

問天敵大笑道:「哈哈哈--哈哈哈--同掛?吾問天敵從來不為他人所利用,也代表說問天敵不是邪靈的附屬品。這次復生,吾要與梵天來個了斷。」

「難道你與耶穌有什麼關連嗎?」

「吾乃耶穌宿敵,此事可追溯至五百年前。那時吾創立十音無界掌握滅境半壁江山,後來梵天與吾發生戰鬥,將吾擊斃在蓬萊天頂,屍體墜入輪迴海。吾能復生主要靠怨氣保持靈魂不散最後在邪靈之首的幫忙之下才得以復生。」

另外一邊月英與萬魔梟皇的戰鬥還在持續。

「可惡!經驗魔相鬼鎖,喝!」一道氣功急速推出。

「九州生氣恃風雷,喝!」月英也將招式推出。雙招相對,九州之氣大破魔相鬼鎖,萬魔梟皇被震傷了。

奇怪?一代邪靈至尊為什麼實力只有如此,難道事有蹊蹺?這時月英眼睛緊盯萬魔梟皇,看到胸部的地方發出不尋常的氣息。這股氣息······感覺像是鬼王棺,難道這就是鬼王棺的氣?然而鬼王棺的氣牽制住萬魔梟皇,所以萬魔梟皇才會表現如此之弱?

另外在高峰上,神秘少年見情況不錯開始拉弓用氣功凝箭,目標為邪靈至尊萬魔梟皇。少年緊盯萬魔梟皇死角,發現他的死角位於心臟,也就是鬼王棺潛伏的位置。

「被我找到了,看箭!」神秘少年將手放開,一支冷箭悄然而出。這支箭穿越五里不偏不倚的射中萬魔梟皇的死角。

萬魔梟皇驚訝道:「怎會?這支箭是哪裡來的?我毋甘願啦--啊--」萬魔梟皇自爆軀體而亡,鬼王棺瞬間逃出。

作為對手的月英看見眼前場景心中只有驚愕,這時亮走來關切月英的情況。

「月英同學,恭喜你獲得勝利。」

「這是勝利嗎?連我都有點懷疑。對了,你那邊情況如何?」

「我嗎?抱歉,我輸了。」亮低頭表現出愧疚的樣子。

「對手是什麼人?」

「無界主·問天敵。」

「這樣啊,沒關係你平安就好了。你看你,嘴角的血都沒擦。」月英拿起手帕將亮嘴角邊的血絲擦拭乾淨。

一旁的鬼王棺乾咳幾聲說:「哼!要談情說愛你們都未嫌尚早嗎?萬魔梟皇這是一個面具而已,這個面具底下是一個潛伏已久的魔頭,也是吾曾經殺死之人。」

月英聽到鬼王棺的話後立刻驚愕道:「難道?是萬魔天指?」

「然也。」

這時神秘光球出現:「鬼王棺,你就算知道我的身分,你還是脫離不出我的手掌心啦--」只見神秘光球降落於地光球瞬間瓦解,只見昔日邪靈之首-萬魔天指再現塵寰。

「隱身殺三千,現身誅萬里。萬魔至尊,唯天所指。鬼王棺,枉費我精心救你,沒想到你竟然恩將仇報,處處與我針鋒相對,真是讓人痛心。」

「哼!當初三途判在苦境受苦受難的時陣,你有伸手嗎?還是等到七星拱月台後吾奄奄一息逃到囹圄池你才救我。你底下的邪靈也是在扯三途判的後腿,讓三途判在滅境無法亂世。」

「鬼王棺,你當初殺死諂佞迷妖的帳至今都沒跟你清算,你為何說十三邪靈扯三途判的後腿?」

「殺死諂佞迷妖是吾一時失察,純屬意外,關於這點吾向你致歉。」

「哼!這些虛偽的道歉就不用了,愈聽愈覺得厭煩!」

「嘿嘿嘿--能讓你厭煩還真是吾的榮幸。」

「鬼王棺你不用得意,如果你還想見到完好如初的腹中首你就要與我配合,如果你現在掉頭就走,恐怕你會見到被廢武功的腹中首。哈哈哈--」

「你的心腸不減當年狠毒。」

「你又何嘗不是呢?彼此彼此而已。與你講話浪費不少時間,我甚至都忘記有兩個少年人在現場。娃兒!你們兩人要一對一還是二對一呢?我勸你們還是一起上吧。喝!」萬魔天指說完就立馬殺向二人。月英抽出般若,亮也抽出涅槃,兩人以劍應敵。萬魔天指見狀,立刻用雙手接下雙劍。

「你們是第一次跟我交手,就讓你們見識邪靈創造者的威力。滿貫妖騰!」萬魔天指雙手迅速射出綠光,兩人用劍抵擋住滿貫妖騰,但還是被震退十餘丈。

「哈哈哈--天頂烏雲密布、雷霆霹靂,這種天氣無形中也增長無上魔法的威力,所以說,你們敗的不冤枉。再一招,就當作你們的學習吧。虛轉輪迴滅,喝!」只見萬魔天指雙掌運功,一道宏大氣功迅速推出,直衝月英與亮二人。

月英見狀使出劍招:「日月同天!」亮見狀也使出劍招:「朔風刺骨人心寒!」兩人發出劍氣與氣功相碰,頓時風沙滾滾草皮連根拔起。風沙遮住兩人的視線,兩人也看不清彼此與眼前,就在這時,萬魔天指偷襲月英一掌。

風沙散盡,月英看見這突然的一掌後驚愕說:「這!」

「哈哈哈--小姑娘,我贈與你當年梵天的經歷,你感覺怎樣?」手抽離月英身上。

「難道是?」

「就是邪靈劇毒,清香白蓮,這就是恭喜你重生的禮物。哈哈哈--你們可以離開了。」萬魔天指拍手示意,頓時三萬邪靈軍赫然來到。

「你們兩人如果有能力走出這三萬大軍的圍殺,你們就可以自由離開。」

「塔矢同學,看來我們必須拼命了。」

亮苦笑地說:「自從認識你以來,好像都是這種場面。」

「你會後悔嗎?」

「不會,應該說我一次都沒想過,因為我們是朋友也是對手,為朋友做事怎麼可能會後悔呢?」

「哈!你還真是個好人,那等下就交給你了。」

「等等,月英同學這是什麼意思?」

「等下你就知道,總之你先退後吧。」

「不是要一同殺出重圍嗎?」

「這招是無差別攻擊,我怕傷到你所以才請你先退。」

「這樣啊,那我先退。」亮聽從月英的話退了幾十步。

月英看見亮已經退到十步以上距離開始運動全身功力,「那開始了!喝!怒火······怒火燒盡九重天!」怒火一出,邪靈紛紛逃竄但還是無法逃過被燒命運,此招將三萬邪靈燒去一半,春風草生頓時變成荒漠一片。

恢復狀態的月英由於使出怒火一招,髮型從原本的馬尾變成散髮狀態,再加上運動功力將毒素迅速擴散,月英支撐不住吐了一口血,這時亮急速衝來。

「月英同學,你還好嗎?」

「我沒事,接下來就交給你了。」說完月英進入昏迷狀態。

「接下來就請你放心吧。」亮將月英揹起,手持涅槃,一臉肅殺的樣貌準備要突出重圍了。

緊張、緊張、緊張,結果如何,請看下回待續。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