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第四章:絕情

白蓮山人 | 2024-03-01 11:09:03 | 巴幣 2 | 人氣 40

連載中雙境戰記
資料夾簡介
這是系列是接續天罪劇情,主角由劉氏一族轉移到塔矢亮與進藤光身上,內容較之前多元。

魔界與邪能境的邊界現在不存安寧,兩大首腦帶領著大軍來到此地,想要一決雌雄。

「陰陽師,為何興兵犯吾界?」

「你殺了吾的部屬滅六道,今日邪能境要魔戒血債血還。」

「毫無轉圜嗎?」

「然也。殺!」陰陽師一聲令下大軍殺出,魔魁見機撤退:「退!」邪能境大軍眾人齊追,不久追至一座山谷。

「停。」

滅輪迴疑惑問:「邪主為何喊停?」

「前方山谷狹窄適合埋伏,魔魁無故撤退就是為了將吾軍引誘入谷,然後再一一打盡。」

瑤琴巧韻發問:「那邪主有何妙策?」

正當陰陽師準備開口時滅輪迴搶先回答:「邪主,我有一策。」

「喔!請道其詳。」

「我想阮可以準備銅鑼然後一個鐘頭敲一次鑼我軍不做任何動作,敵軍聽到鑼響必定擺好陣是已待我軍,但是我軍尚未出擊他們也不敢怠慢,等到一個鐘頭後他們會以為沒有敵人來襲一定放鬆,這時我軍在擊一次鑼,這樣的情形維持一天他們一定支撐不住。」

「嗯,是一個好計策。來人,準備擊鑼。」

「是!」這時士兵們拿出銅鑼,聽到指令後紛紛敲擊,鑼響之聲傳遍整座山谷。

魔魁聽到鑼聲驚訝說:「這是怎樣一回事?」

士兵來報:「魔魁,邪能境沒有進入山谷反而在外面敲起銅鑼。」

「你先下去吧。」

「是。」

陰陽師,你想要用這招來擾亂我軍步調,你以為本座會中計嗎?你想的太美了!

「來人!」

「在!」

「全軍閉目養神,不許出動。」

「是!」

誅心不服說:「稍等下,阮在這裡做龜孫仔這樣咁對?」

「誅心,魔魁這樣做一定有他的用意。」

「斷邪,你閉嘴,我來向魔魁請求出擊。」

「誅心,本座鐵令如山,本座說不准出擊就是不准出擊,稍微控制你的情緒吧。」

「這······很可惡!」誅心氣憤地坐了下來。

正當山谷內魔魁鎮住軍隊心情時,邪能境悠閒的在山谷外等待,陰陽師與滅輪迴在軍營內下圍棋來商定計策。

「你認為魔魁會馬上出擊。」

「我認為不會,因為魔魁猜疑心重她不會因為一時鑼響就衝出山谷,邪主你怎樣看?」

「吾也跟你同樣的看法,另外在這帷幄之中你不必叫我邪主,叫我師尊就可。」

「是!師尊,竟然山谷內有埋伏那一定埋伏在山谷兩側的懸崖,我認為我軍可以攻上懸崖消滅伏軍然後在奇襲敵後糧倉之地,就像這樣。」只見滅輪迴將白子放在黑子陣地後的眼中,白子瞬間被提了五顆。

「喔!你進步了。」

「承讓了。」

「那吾就採納你的計策,你傳令讓羅修王、廣目天兩人進攻山崖。」

「是,那我去傳令。」當滅輪迴走出時瑤琴巧運來報:「稟邪主,邪靈送來的糧食全都不可食。」

「什麼?為何不可食?」

「因為他們送來糧草大都已經臭酸腐敗了。」

「那就處理掉吧。」

「是,另外邪靈準備反背阮投靠魔界。」

「此事可屬事實?」

「有證人為證。」只見瑤琴巧韻拍手士兵將一位邪靈士兵拉進營帳。

士兵惶恐問:「你就是邪能境的主人?」

「然也。」

「阮邪靈隊的隊長要反背邪能境然後投靠魔界啊!」

「你為何知曉?」

「因為我是昨天的值班看守隊長營帳的人所以隊昨天他們的密謀十分了解,他們反背邪能境後然後將你們計策一一講給魔魁知道。」

「嗯,吾了解了。瑤琴巧韻帶他下去吧。」

「是。」

瑤琴巧韻離開的時候滅輪迴回到營帳:「師尊,我回來了。」

「事情辦得怎樣?」

「羅修王與廣目天已經率領兩萬大軍上山崖了,方才瑤琴巧韻為何帶著邪靈來到師尊的營帳?」

「因為邪靈準備反背邪能境,投靠魔界。」

「喔!師尊該如何應對?」

「邪靈功體特殊物理方式是消滅不了他們的,因此吾要開咒殺之陣讓他們上路。」

「那師尊何時動作?」

「今夜。」

深夜時分,是人人該入眠之時,滅境邪靈們準備開始執行陰謀得時機,正當隊長率領眾邪靈離開邪能境時,殊不知地上陣法以動將邪靈們鎖在一個空間內。

「這!怎有可能?」

陰陽師來到:「你們好大的膽子,竟敢反背吾。」

「哼!你為何會知曉計畫?」

「多謝你的值日生啊。」陰陽師拍手示意,滅輪迴將那名通告消息的邪靈帶到隊長眼前。

「哭爸啊!你······竟敢反背我。」

「咳咳!這是不得已的,保命要緊。我可不想死在這裡。」

「你······你這個小人!」

「好了,遺言時間結束,你們上路吧,咒殺之術!」

正當術法開啟之際滅輪迴順勢將通告者推入空間內,跟其餘邪靈們一同走向死亡。

「滅輪迴,為何將那名士兵推入咒殺空間內?」

「此人為了自己反背舊主,那一天不知道也是因為同樣的原因而出賣邪主啊。」


亮驚訝的說:「啊!這是!」

鬼王棺奸笑說:「怎樣?看見自己父親的雙手有這麼訝異嗎?」

月英憤怒說:「鬼王棺,你又有何陰謀?」

「陰謀?哈哈哈--吾只是受人通風報信而已,吾說出條件吧。小子只需要交出邪源並且通過十里斷腸崖的十里兵陣,那你的父親就送還給你。哈哈哈--告辭。」

月英見鬼王棺離開後問亮:「塔矢君,接下來你有何打算?」

「我要去救父親。」

「何時?」

「現在。」

「等一下人家都擺好陷阱要你受死,你還要去?」

「但是父親受邪靈凌虐,我不能在這裡飲無事茶。月英同學,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我沒辦法坐視不管。」

月英大怒說:「你這樣的行為是不孝你知不知道!白髮人送黑髮人是多麼不孝的行為!你有沒有想過明子阿姨的心情?你這個人只要離開棋盤就變成傻人,真不知道該怎樣說你。」

亮聽到月英的的話雖然心裡有感,但還是無視月英月輕功快速飛離。

「喂!你不要頭殼裡面只想著自己的事情,偶爾也要聽一下別人的意見行不行?」月英也用輕功快速追著亮。


正當月英與亮正在追逐的時候,在路途中神秘蒙面人抽著紙菸正在欣賞風景。這時亮來到,神秘蒙面人便起身攔住亮。

「等等,十里斷腸崖是一個無命途,就算失去你的生命,你也要去嗎?」

「為了父親,就算死也要去。」

「你為什麼如此固執?」

這時遠方傳來月英的聲音:「塔矢君!給我站住--」

亮聽到月英的聲音驚訝的說:「這位先生,能不能請你讓開?」

「不行,我不能目睹一個十五歲的孩子前去虎口自殺。」

「那就休怪我無禮,喝!」一拳將蒙面人揍離,見蒙面人離開亮快速用輕功離開。

前腳亮剛走後腳月英來到:「奇怪?人呢?方才不是在這嗎?不管了,先追這傻子要緊。」只見月英光速離開。此時一旁的蒙面人看傻了眼:「這女孩哪時候跟小子那麼親近?這小子哪時候有女朋友的?而且還長得不錯,那頭藍色長髮真是迷人啊!」



山谷兩旁的山崖上是魔界的埋伏之所,左山崖由知心把守,右山崖由火牙鬼師把守。知心看見魔魁率領大軍進入山谷內,心中感到欣喜終於自己的計謀能夠得到施展,但天不從人願邪能境大軍沒有進入山谷反而聽到的是從山谷外陣陣傳來的鑼鼓聲。

糟糕!邪能境沒有中計,他們一定用鑼鼓之聲來擾亂我軍鬥志,這是以逸待勞之計,必須趕緊向魔魁通報才行。

正當知心準備行動的時候,來自右崖的士兵來到:「報!邪能境派軍隊來攻打山崖,火牙鬼師支撐不住,右崖據點已經被敵方佔去。」

「統帥為誰?」

「羅修王。」

正當知心還沒反應過來之際,廣目天率領邪能境眾將士殺上左山崖。

「哈哈哈!你們以為將我軍誘入山谷你們就能成功嗎?可惜,事與願違啊!殺-」

某士兵慌忙說:「軍師,我們要怎樣?」

「當然向糧倉撤退,退!」

「你們走的了嗎?」

兩軍廝殺一路從崖頂殺到山谷後方的糧倉,這時廣目天與羅修王兩路軍隊在此會合。兵對兵、將對將,場面十分混亂,趁此亂局火牙鬼師逃出亂局向山谷走去。知心雖然想突出重圍,但因本身武功修為不高而遭到羅修王的擒拿。

羅修王問知心:「你是魔界軍師知心嗎?」

「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就是知心。」

「看你能夠設計山谷之局,智慧確實不差,如果我軍深入到山谷那肯定死傷慘重。不如將你的智慧用在邪能境,為邪主打造出更好的邪能境擬議下如何?」

「忠臣不事二主,我已經有死的覺悟了。」

「給你活路你還不走,地獄無路你偏偏闖進,你真的不打算投降嗎?」

「魔界精神乃忠貞不二,當初集境攻入魔域,魔域士卒無不自殺來成全節,普通士卒尚能如此身為魔界軍師的我為何不能做到呢?好了,我已經將我的話說完了,告辭。」說完知心朝劊子手處走去。

魔魁,知心只能陪你走到這裡,不能幫助魔魁成就霸業真是愧對魔界、愧對魔魁啊!


「嗯!火牙鬼師,你不是把守右山崖嗎?為何無故回來?」

「大事不好!邪能境兵進懸崖兩處懸崖失落了!」

「啊!那軍師呢?」

「軍師身陷亂兵之中,可能······

「呸!毋通亂講,軍師哪有可能死,他一定會回到這裡。」

這時殘存士兵回來報告:「稟魔魁,軍師被擒!」

魔魁驚訝說:「什麼!」

「不只如此,羅修王想要招降軍師,但軍師誓死不從而慘遭殺害啊!」

「軍師啊!本座一定會替你報仇,本座會拿陰陽師的人頭來祭拜你。」

「魔魁啊,方才太急忘記說一件事,其實是糧倉失陷所以軍師才會戰死。」

「什麼!糧倉失陷,那我軍不就······

「被邪能境大軍完全包圍了。」

「唉!先讓本座思考片刻吧。」便走入營帳。


過了十五分鐘正是午餐時刻,只見伙房兵將食物拿入營帳說道:「魔魁大人,這是僅存的糧食,其他的已經拿給士兵享用了。」

「這樣啊,拿來吧。」

「是!」將食物放在桌上。

「容我告退。」士兵走出營帳後誅心與斷邪隨後走入。

誅心開口問道:「主人,接下來要怎樣辦?」

魔魁聽到誅心的問話夾起碗中的一根雞腳說:「雞腳。」

「主人,這是什麼意思?」

「你們慢慢想吧。」

「這!」

「誅心,主人都說慢慢想了,我們還是出去外面好好想吧。」

「好吧。」

兩人來到帳外進入思考時,火牙鬼師來到:「兩位護法為何深思呢?」

誅心不耐煩說:「哼!還不是在想主人的謎題。」

「喔!魔魁大人出了什麼難題?是否能講給我聽聽?」

「他只說了句雞腳而已。」

「雞腳?啊!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麼?」

「雞腳是一般人吃雞也不會想吃的部位,但還是會出現在盤子上。意思是指雞腳這類東西食之無味棄之可惜啊。魔魁之意是為撤退啊。」

誅心驚訝說:「什麼!」


亮離開神秘蒙面人後一路向十里斷腸崖狂奔,中途劉備攔路了。

「少年人,你要不要看看你自己在做什麼?」

「我在做什麼我自己很清楚。」

「喔!可以麻煩你講給吾明瞭呢?」

「我要拯救我的父親。」

「可以,但是請你接下吾三招,沒辦法接下吾三招去到十里斷腸崖也只是枉送性命。」

「就算你是棋院令人景仰的日才子頭銜持有者,但是只要擋在我的面前我就要一一的將他剪除。」(作者解釋:中原棋院在劉備回歸沒多久就開始設立頭銜總共七個,這七大頭銜分別為:日才子、月才子、棋梟、天人、龍腦、龍首以及十段。持有者分別為:劉備、曹操、歐陽上智、耶穌、青陽子、疏樓龍宿以及劍子仙跡。)

「喔!難道你父母沒教過你,做人不可太過自傲嗎?今天不是你不放過劉某,而是劉某決不放過你。」拂塵一揮,塵沙滾動。

這時月英趕到看到這種場景:「怎麼會呢?父親。」

刺激、刺激、刺激,劉備與塔矢亮的對決誰勝誰敗呢?懸疑、懸疑、懸疑,火牙鬼師解釋之意真的魔魁的意思嗎?邪魔兩族之戰該如何畫下終點?欲知精彩後續,請看下文分解。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