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日常篇(三):劍的故事

白蓮山人 | 2024-02-04 19:45:44 | 巴幣 2 | 人氣 51

連載中雙境戰記
資料夾簡介
這是系列是接續天罪劇情,主角由劉氏一族轉移到塔矢亮與進藤光身上,內容較之前多元。

「我回來了。」


聽到聲音的明子便來迎接:「亮,你回來了。」


看到亮身上傷痕累累這時明子問了一句:「決鬥怎麼樣?」


「贏是贏了,但是······


「但是什麼?」


「唉!父親留給我的劍被我弄斷了。」


「啊!是真的嗎?」


「這是真的。」亮將斷裂的劍尖跟劍柄放到桌上。


明子驚訝地說:「還真的······斷成兩截。唉!沒關係,刀劍本來就是會斷的,只要亮能平安回來就好了。來,先去樓上吧,我先幫你敷藥。」


明子二話不說就拉著亮到樓上去,敷藥之後便叫亮先去洗澡,自己則去準備晚餐。等亮洗完澡的時候,晚餐也準備好了於是母子倆開始暖心的晚餐時間。


「對了,亮你知道你父親的劍是怎麼來的嗎?」


亮想了一下後說:「其實我不知道。」


「那媽媽來告訴你吧,這是在你爸爸隱居中原的時候請人鑄造的。當初的故事是這樣的······


在幽玄瀟湘外,這時行洋正在練劍而明子跟當時年僅九歲的緒方精次正在附近採藥材準備研究新的藥物,在採藥材的過程中緒方不小心與明子走失。緒方發現走失後積極找回原頭路,但是尋路不成反而遇到炎熇兵燹。


「咯咯咯!小朋友,你好啊。」


「啊!」緒方表情宛如看到鬼一般於是想落荒而逃,但是剛起步就不小心被石頭絆倒了。


「咯咯咯!小朋友,別緊張,我只是來問路而已。」正當兵燹語畢之際,一道刀光來到兵燹及時抽出炎熇刀抵擋。


「咯咯咯!是誰?」


這實行洋迅速的將緒方揹在背後:「你為何私闖吾境?」


「這裡是你厝?咯咯咯!那還真是抱歉,竟然你的武功不差,那就來比試幾招。」


「哼!無理!」說完便持刀等待。


兵燹看到行洋持刀等待便上前刺向行洋,雙方過了三招,到第四刀的時候,行洋的刀斷了。


「咯咯咯!你的刀太爛,等你取得好的兵器再來吧,我會等你。咯咯咯!」


明子繼續述說:「因為行洋當初的刀是一般的武士刀,再加上使用過久所以才沒兩三招就斷了。後來擎海潮先生的介紹下找到金子陵先生。」


時間回到過去。


「這裡就是寂山靜廬,是金子陵的居所。」


「多謝好友為我尋訪良匠,這些事情我過意不去。」


「不會,請別放在心上。你竟然會被天下第一的炎熇兵燹盯上,該說是你的幸運,還是不幸呢?」


「這個就算是考驗吧,只要踏過這關以後就沒難題了。」


這時寂山靜廬的大門打開了,裡面的人影漸漸走出,這個人就是金子陵。


「唉呀!有人來了!來,先進入坐吧。」


「多謝!」便進入靜廬內,一開始先是品茶後來才問來此的目的。


「請問你為何要來這裡?」


「為了取得可以與炎熇刀匹敵的劍。」


「劍啊!要我幫你鑄造嗎?」


「先生真要替我鑄劍?」


「鑄劍一向是我的專長,請放心吧。」


「那就多謝先生了。」


「在鑄劍的這段時間,就留在寂山靜廬與吾交流吧。」


回到現在明子繼續述說著:「在寂山靜廬的日子裡,你爸爸以棋論交金子陵以及當時前往靜廬的絕鳴子與認吾師。三人關係相當友好,在交流正盛的時候,那把劍終於出爐了。」


時間來到過去。


金子陵將劍從鑄造爐中拿出,得意洋洋地大笑:「哈哈哈-這把劍真是口好劍,你來看看吧,塔矢行洋。」將劍拋給行洋,行洋接住劍後便揮了幾下。


「如何?」


「真是口好劍。」


「你喜歡就好,這口劍的名字我取做「棋者之狂」是因為你的棋沉穩如山,欠衝勁所以才會替你的劍取這個名,希望你的棋能夠有勁有穩,這樣兩者合一,才是天下第一。」


「真是個好名字,那我就收下了。」


「當然要收啊,否則我鑄劍就沒意思了。」


回到現在,明子繼續述說:「你爸爸在獲得劍之後就立馬跟兵燹展開對決,雖然雙方打得有來有回但是兵燹的日月星沉卻讓你爸爸失手了,於是你爸爸就閉關一個月以研磨出新的劍招。一個月後,他成功出關剛好兵燹就在洞外等他,於是洞外就成為對決的現場。」


來到過去,某洞窟之外,炎熇兵燹與塔矢行洋來到第三次對決。


「咯咯咯!請出劍吧。」


「哼!」將棋者之狂拔出。


「咯咯咯!準備前往黑暗的世界吧。」只見兵燹跳躍上前,行洋同時也跳躍到兵燹之處,雙方刀鋒對劍芒,來去地府數十回。過了短短三十分鐘,雙方已經過了數百招了。


「咯咯咯!你還擋不過這招啊!日月星沉,喝!」日月星沉使出剎那間,天地一片白皓皓,伸手不見五指。這時行洋屏氣凝神以靜制動。


「原來如此!喝!一斷千軍首。」一刀刺中兵燹了,而兵燹的刀同時刺入行洋體內。


「咯咯咯!這是第一次有人破我的絕招,你不簡單!」便拔刀回鞘。


「再見了,咯咯咯!」


回到現在。


「那次對決中你爸爸獲勝了,在那場獲勝後沒多久金子陵就在與冰川孤臣的對決中身亡了,你爸爸當下知道後悲痛萬分。」


「唉!真是可惜!生命果然是一瞬即逝的存在。父親好不容易才贏過炎熇兵燹,沒想到造就父親的人竟然去世了。生命真是變化無常。」


看到亮的感嘆明子露出笑容說:「感嘆也無法如何。繼續吃飯吧。」


「好的!」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