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霹靂布袋戲同人】少年遊-鹿狐

言影 | 2022-01-18 19:57:33 | 巴幣 0 | 人氣 35

少年遊

今日的夜空,似是有人以天為幕,彩毫一揮,潑灑漫天星子為飾,點綴一彎明月如勾,深邃而明亮。

此間萬般星辰,恍若正為這深夜還在外頭的人,點亮一盞又一盞指引歸途的燈火。

安睡在自己肩上的人,呼嚕聲依然是如此響亮,他身上的酒味許是聞了整個午後,已然與他周遭環境融為一體般令人難以察覺,就像是那樣理所當然的存在於他的身側。

又一次托住這睡得彷彿天塌下來也不願醒的人,他緩慢而又穩健的繼續向前走去,向著那,他莫名其妙就越來越熟悉的屬於那人的房間而去。

萬籟無聲的夜裡,只有沙沙響起的腳步聲迴盪四周。

彷彿這一瞬,世間只有此點動靜。

只餘他們兩人。


冬日難得一見的日陽,正帶著不刺人眼的光芒,正暖融融的掛在天際之上。

琴狐往左邊探頭,西窗月手上的書頁正好翻到了一半。再轉向右邊,鹿巾正將手上的書闔起準備拿起下一本。

他在心中默默的又劃下一筆紀錄,心下感嘆果然學霸就是學霸,哪怕剛考完試,也還是書本不離手。

耳畔彷彿又響起信咪的笑聲。

「哈哈哈,哪天狐咪你不再舉辦讀書會而是其他宴會時,我就攜喵咪一起參加。」他還記著信咪笑完後,馬上又誇張的吐了一口氣繼續說道。

「唉,說到這狐咪你不知道,『琴狐舉辦的宴會最後都會變成讀書會』,這個八卦有多少人來跟我說,想要用來交換我的幫忙。」俊秀斯文的臉上滿是促狹笑意。

然而他聽著耳邊清脆而俐落的翻書聲響,唇角卻緩慢勾出上揚的弧度。

讀書也好、喝酒也罷,在這晴好的時光裡,做著喜歡的事,身旁還有好友相伴,又哪裡不是一場值得一會的宴期?

他拿起酒壺,卻見一旁的一只白玉酒杯被遞了過來,而那正拿著酒杯的人,臉卻仍是埋在那黃金屋中不曾看他。

他無聲的笑了起來,雙眸如同孩子吃到糖一般瞇成滿足又喜悅的弧度,將那酒杯斟滿後又為自己及一旁的西窗月也各倒了一杯,酒香清冽,混著冬日獨有的涼意氣息,吸入肺腑之中卻有種異樣的暖正逐漸發酵。

且乾杯,且隨意。且莫負這一去不復返的大好時光。

他暢快的喝了起來。

&

他抬眸,看著雪鷺已是相當習慣的往耳朵塞耳塞,兩人目光相觸之時,潛藏的笑意是那樣清晰。

主辦人醉去的宴會,似乎本也能夠到此結束,然而他們卻從未想過要因此離開。

是相處以來漸生的默契,是此刻寧靜舒適的氛圍,是逐漸習慣身旁有人的心情。

同窗一場,能得同道知己,對於他們來說,皆是幸。

他隨手將今日連同書冊一併帶來的毯子蓋在那又一次呼呼大睡的琴狐身上。即便飲酒後身體會感到灼熱,然而這人前幾天才剛治好風寒,自是不宜掉以輕心。

而一旁兀自沉睡的琴狐像是感覺到有東西蓋在自己的身上,伸手抓住後就將毯子蓋到頭上拱了拱,拱出了一個圓潤的包,只餘一點白色髮絲散在外頭。

就像是一隻貪懶卻也沒藏好自己的小狐狸似的。

抬手為他將毯子掖好後,他拿起一旁只餘一半的酒杯仰頭飲盡。

體內因此升起一股酒帶來的熱感,他素來怕熱,然而這樣的溫度,對他來說卻是如此舒心,就像、他的心本來也如此暖著一般。

他聽著琴狐的呼嚕聲,慢慢的又將心神沉入文字之間。

&

冬季的夜,總是來的特別早,然而今朝的夜晚卻是晴朗,無雲翳遮掩,滿月的月華鋪灑在地面上,似是又一夜的雪景,銀白而清麗。

先行一步的雪鷺,也早已踩著月色離去而看不見其身影。

他垂眸,看著仍舊睡得很熟的琴狐。

他自是知曉眼前之人為這次的試題,挑燈夜戰了多久,瑩白如玉的臉上,仍有沒能藏好的一絲疲憊。

細細算著琴狐入睡的時長,聽著那頻率仍舊一致的呼吸聲,應當非是一時半刻便能清醒的狀態。

那麼將之喚醒,似也沒有必要。

他閉上眼,纖長的眼睫輕輕顫動幾下後,他手腳放輕,就如那日未見他而去尋他卻發現他正發燒時的輕巧動作,慢慢的將人揹到背上。

「嗯......」像是被驚擾到,琴狐發出了一聲無意義的聲響。

鹿巾像是警覺到什麼,停下所有動作。

「紅豆餅......還是小心心做的最好吃......」琴狐咂嘴,說著小小聲的、並不期待有人回應的夢話。

鹿巾又等了一點時間,確認琴狐確實沒有要清醒的意思後,才慢慢邁開步伐。

「信咪,該換我唱了......」

他靜靜聽著琴狐毫無邏輯的夢話,背上傳來的溫度在這轉冷的夜裡,是如此溫暖,就如不久前所感覺到的一般、甚至,更多了這般真實的重量。

「......鹿巾。」

「嗯?」聽見自己的名字,下意識的回應後才想起背上的人早已睡得不知人事。

逐漸習慣他在身邊、逐漸習慣他的呼喚。

此刻的溫暖,原是源於此。

「......今日的宴會,你開心嗎?」

「......」

他能知道,這仍是一句夢話,只因他只會信誓旦旦的說有他的陪伴是一件很快樂的事情,然而這樣一句疑問,卻也能令他窺見一絲端倪。

然而在他面前向來不易剖白心思的自己,卻仍是無法順其自然的回應。哪怕知悉其實他未能聽聞。

的確,是習慣。

他想起稍早之前,難得破開雲層的冬日暖陽,陽光曬過的風拂來,恍若帶著一絲微溫,書墨之香、美酒之味,伴隨偶有的交談聲,該是萬物衰敗寂靜之時,卻偏偏有這突兀的熱鬧。

又怎能、令人不為之心悅。

「我不要補考......鹿巾救我......」

「......嗯。」

輕聲而又堅定的一句,回應的又是哪一句無意識間脫口而出的夢言。

他聽不到,他卻已給出答案。

然而這短促的一句,似是回應了更多、更多還未出口的疑問。

緊抿的唇洩出一絲笑意,他穩穩托著還在低聲夢囈的人,偶爾的、應上幾句只有自己聽得的回應。

月光將兩人的身影拉得很長、很長,一步、一步,跟隨移動的影,彷彿要綿延至那不見盡頭的地方,恍若在那不可期的將來,他們仍會繼續同行,無論前程光明或黑暗。

韶華長在,明年依舊,相與笑春風。


小劇場
01.    

「信君,我這邊有最新出爐的八卦,求換首席筆記!」
「鹿咪跟狐咪的最新八卦已經更新到今天早上,如果是這之前的不收,其他八卦的話非常歡迎!」
臨風而讀的西窗月聽著稍遠處的哀號聲,蘊含聰慧的眼眸只是微微彎了些。
那不再備著的耳塞、書頁裡夾雜的酒氣。
有些時候,總是當局者迷。

02.

「小弟,你不是已經掌握大哥的酒量了嗎?」琴徽撿起掉落在地上的筷子,有些不解的問著。
「是呀,所以今天加的酒,只會讓大哥好好睡一覺,隔日起來不會頭疼的。」琴心認真說道,並將早已準備好的披肩披到他的身上。
「可怕可怕,我還是吃我的白糖粿就好。」
「放心,我們都還不能喝酒,所以我有特別分過的。」
「趕快吃飯吧,吃飽後我們在一起將大哥扛回房間。」
「欸。」
佳餚熱酒,親人在側。
本是人間至美之景。


03.

「琴狐是不是說過,他醉酒後酒品很好,還會自己回去房間?」風雲兒看著側臥靠在石台旁呼呼大睡的人,發出一聲疑問。
一旁的小水仙正忙著收拾桌子,聞言只是輕輕一笑。
「你看他睡得這般沉,哪裡還有辦法回房呢。」
大抵都是有心人的照顧,才會讓琴狐有這樣的『自覺』吧。
「果然啊。」風雲兒將手上黏到的紅豆餡舔掉,又在衣服上擦了擦。
就讓琴狐維持這樣的自覺,也沒什麼不好。
畢竟小三仙,對外可解決南域一切疑難雜症,對內,自然也是團結友愛一輩子啊。


不小心的在小劇場寫了琴狐團寵,覺得好可愛(自誇),想寫南域仙山日常感嗚嗚嗚。
是說想要寫純糖果然就是要OOC#巴掌。但其實我一直覺得在湯問夢澤時期的鹿巾比後來的鹿巾還要更能展現自己的關心,所以果然是份量越重,就越不敢觸碰嘛(萌cry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