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第七章:再會仇人

白蓮山人 | 2024-03-15 11:30:40 | 巴幣 2 | 人氣 40

連載中雙境戰記
資料夾簡介
這是系列是接續天罪劇情,主角由劉氏一族轉移到塔矢亮與進藤光身上,內容較之前多元。

(搭配配樂來聽,會比較有帶入感,配樂會放在留言區)

「你······可惱啊--」萬魔梟皇雙掌急催鬼王棺急忙以雙掌應對。

「萬魔梟皇,請你冷靜啊。」

「畜生!退下!你藐視再造父母之恩,今日就要替吾兒萬魔天指報仇啦!」

「哼!早就料想會有這一天了!」

「殺你毋免太多力,喝!」萬魔梟皇魔元急催加強吸力,鬼王棺也迅速提升自身內元來抵擋萬魔梟皇,可惜功力差距過大萬魔梟皇更勝一籌,鬼王棺也被萬魔梟皇龐大的吸力給吸收了。

鬼王棺慘叫:「啊--啊--」慘叫結束時鬼王棺的身影也逐漸消失。

「哼!想跟我鬥你還早一百年勒!」

這時士兵來報:「稟至尊,外面有一名自稱火龍偵探的人要見至尊。」

「火龍偵探是什麼人?」

「這······我不知道。」

「本座也實在很好奇,叫他進來吧。」

「遵辦!」

不久後士兵帶火龍偵探來到:「哈囉!你就是大名鼎鼎的萬魔梟皇嗎?」

「沒錯!本座就是萬魔梟皇,請問你的尊姓大名?」

「我叫做火龍偵探馬士特真。」

「喔!馬先生你來要辦何事呢?」

「唉喲!我不姓馬,我姓真。馬士特是英語中的「Master」,翻譯成中原話就是大師的意思。」

「喔!那你一定武功很好。」

「大師又不一定功夫尚蓋好,我是情報跟偵探的專家。我跟你講,在大和有一名少年偵探叫做工藤新一很出名對不對?」

一旁的士兵突然說道:「很出名啊,現在還被人畫成艋舺兼上電視,我每工暗時八點都會準時收看。」

「那個工藤新一是我的徒弟你知道嗎?」

士兵驚愕說:「是真的還是假的?」

「當然是真的,當年他七歲時我去東京旅遊,在涉谷遇到了他。當時我看骨骼驚奇,啊講錯了,是兩眼有神我就跟他講「要不要成為偵探啊」他就點頭講好,於是我就將我生命經驗得出的「偵探寶典」一書交給他,後來他才成為這麼有名的偵探。」

士兵聽了後兩眼炯炯說:「原來是這樣!」

「好了!故事講完就要來辦正事了。」

萬魔梟皇問:「你要辦什麼正事?」

「向你打聽一下你這邊是不是有一個人質?」

「有,但是已經喪失價值。」

「既然喪失價值不如就將人交給我,若將人交給我就將這個東西送你。」便從包包中拿出七支吸雷針。

「這七支吸雷針是巧龍半駝廢的傑作你知道嗎?」

「知道,但是你為什麼會有?」

「很簡單,我跟半駝廢是換帖的,為了要來這裡我拜託他精心打造這七支吸雷針,這七支都都純銀的,在市場要賣七十萬,現在你只要將人交給我,我就免費將這七支吸雷針送給你。」

「咁真實的?」

「馬士特從來不說假話。」

「這樣實在很歹勢,這樣吧,人交給你,本座另外再給你三十五萬如何?」

「好啊!成交!」

「那就這樣定了,來人,將塔矢行洋放出。」

「是!」只見士兵將塔矢行洋帶出。

「來這是本座的三十五萬。」將一個布袋交給火龍偵探。

Thank you very much!我先走了,再見!」

這時在萬魔梟皇體內還保有鬼王棺的意識,他目睹剛才的一切不自禁的感嘆:「唉!真的是蠢豬一名,被人當成盼仔給人摃都不知道,邪靈霸業去矣!再繼續跟著他也只會葬送吾的前途啊。」

「哈哈哈!那七支都是鉛做的我只是塗上銀色顏料而已,竟然就騙到,真的是盼仔,一個大盼仔。」

「你是何方高人?為何相助?」

「同為正道的一分子當然要幫,至於我是誰嗎?呵呵!」火龍偵探便卸妝,現出原本面貌-秦假仙。

「啊!竟然是你!」

「好了!免訝異,趕緊去找劉備來醫治你的手較要緊。」

「劉備不是在九淵之巔與覆天殤同歸於盡了嗎?」

「他現在又活過來了啦!廢話少講一點來去琉璃仙境較要緊。」

空曠田地,秋風瑟瑟,黃稻低垂,這裡正是莊稼阡陌,是鼠族、雞族與狗族三族的共同棲息地,此地由十三邪靈中的抑制無極、促音褊邪與諂佞迷妖三人把守。

「嗯,看來有人來到這裡了。」

促音褊邪問:「抑制無極,到底是何人來到此地?」

「這我也不知道,不如先躲在田內吧。」

「說的也是。」三邪靈躲入稻田內觀察動靜,不久後亮與月英來到。

「嗯,這兩位少年人為何會來此地?」

「你沒看到他們身後都揹劍,他們一定是來相殺。」

「那要安怎?」

「當然先下手為強。呀!」三邪靈立刻挑出。

「你們兩人到底是誰?為何侵擾邪靈領地?」

月英帶點輕視語氣說:「妖道,你們三人不是已經死了。為何還會出現在這裡,難道你們重生後還要急著去找孟婆開槓嗎?」

亮有點擔心說道:「月英同學,未知對方實力就大放厥詞有點不好吧。」

諂佞迷妖大怒說道:「氣······氣死我!抑制無極,咱應該給這兩個小子一點教訓。」

促音褊邪附和說:「對對對!應該給這兩個臭小子一點教訓。」

抑制無極問道:「那要如何教訓?」

「當然先放出蛻變魔種來教訓。」

「對對對!讓他們被這些長相恐怖的東西嚇死!」

「就這樣辦,鼠、狗、雞、豬四族集合。」只見抑制無極拍拍手,三族齊聚三邪靈前。

「你們好好照顧這兩名小子,不得有誤!」

鼠、狗、雞、豬四族領令後立刻向亮、月英兩人奔去。

「他們還真的是半獸人,但是不能說話還真可憐。」月英一邊說著一邊將吸雷針拿出,亮看到月英的動作後也將吸雷針拿出。

「要開始了!」月英將拿著吸雷針的手向上舉高。

「好,馬上就好!」亮同時做著跟月英一樣的動作。兩支吸雷針指天後天頂馬上烏雲密布,雷霆霹靂,而吸雷針也將雷形成電網圍住了四族。可悲的四族只能在哀嚎慘叫之下遭到煉化的命運。

促音褊邪驚訝說:「三小!至尊的心血竟然如此被毀了!」

諂佞迷妖說:「那咱兩人將那兩名小子結果丟掉。」

「那就這樣做!去死吧,臭小子!」正當諂佞與促音兩邪靈衝向月英與亮的時候,但他們兩人快了一步一掌打中兩邪靈,兩邪靈因為猝不及防而喪命。

抑制無極驚訝說:「啊!戰友啊!你們死的可慘,為友一定替你們報仇,喝!」一口氣衝向月英。

月英隨即出招,「玄子神功!」

亮也同時出招,「偃月如曲!」

抑制無極張開左右手同時接下兩人的掌擊,攻擊結束後亮與月英急速跳開。

「你們······」抑制無極頭頂冒血。

「究竟············何方神聖?啊--」慘叫一聲後血液從身體噴出不久後倒落塵埃。

月英鬆口氣說:「總算將這裡清理乾淨了!」

「那下一步要先去哪裡?」

「先回去之後再做決策吧。」

「也好,那我們回去吧。」

兩人在回程途中來到一棵桃樹,時間剛好正午。

「塔矢同學,時間剛好到中午,要不要先吃個中餐再回去。」

「好啊,反正時間還早。」亮坐下來靠樹歇息,月英同時也靠樹休息。坐下後月英從衣服內拿出一個布包。月英從布包內拿出一粒飯糰,「來,這個是我早上做的。」

亮不好意思的說:「謝謝!」拿起月英手中的飯糰後咬了一口。

「好吃嗎?」

亮笑著回答:「謝謝,很好吃。」

「太好了,你喜歡就好。」月英也拿了一粒飯糰食用。

「塔矢同學,你不覺得食物要有人一起吃才有味道嗎?」

「我也這麼認為,而且是跟家人的時候。」

「家人啊!」月英說完低頭不語。

「怎麼了嗎?」

「其實現在也沒有家人陪我吃飯,我爸是個半聖,半聖的原則是不食人間煙火。所以在家都是自己做飯自己吃然後再收拾清理碗筷而已。」

「好像是這樣,我看棋院內的高段者也是都不吃食物的,午休時間他們都在閉目養神等待對手回到位置上。」

「是啊,人只要到達那個境界基本上只要吸收天地精華就足以維生,凡人所言的食衣住行對他們來說也是不在意。」

「就是有此戒律,所以能夠成為半聖的人才會如此的少,如果聖人的言行是如此輕浮不知檢點那還能成為世人所景仰的對象嗎?」

月英輕笑一聲說:「說的也是,之前還有聽過有半聖之人在擺攤賣香腸的。」(作者:這句話我在影射某角色,大家知道的話可以在留言區回答喔!)

「啊!這件事是真的嗎?我剛才只是舉例而已。」

「這件事情是屬實,但是這段故事很長所以今天先不講了。」咬了第二口飯糰。

「也對,我們好像只顧著講話忘記還在吃中餐。」


虎巖是一座石山,因為裡面有虎族棲息,附近農民看到虎族才以此來命名,並把這裡當成禁地。今日有神祕蒙面人來到此地,他一步一步向虎巖前進,他的目的又是什麼呢?

雲夢沼澤,當初變裔天邪的棲息地,變裔天邪在紫耀天朝崩毀之後就回到此地隱居。今日在雲夢沼澤之上,一條白色的古樸身影翩然而下,熟悉詩韻朗朗響起:「何須劍道爭鋒?千人指,萬人封,可問江湖鼎峰,三尺秋水塵不染,天下無雙。」

變裔天邪驚訝說:「竟然是你!」

「今日咱兩人的仇與恨,必須畫下句點。」

「好!等你這句話很久了。」

這時鎮守雲夢沼澤的邪靈-赤鈸哀音來到:「呦!有人來送死喔!爬族的,這個人由我來收拾。」

「這次可由不得你做主,我與此人有著深仇大恨,今日的戰鬥必須由我來親手了結。」

「不行,你爸的手很癢,不動手一下很甘苦。」

「這······

「哈!何不齊上呢?只是如果你這個做守將的死了吾可不負責喔!」

「臭小子,你很誇口!看我將你變成肉醬。」

「看來我得打頭陣了。」

「今日,就看你們有何本事讓吾古塵出鞘吧。」

刺激、刺激、刺激,劍子仙跡再渡紅塵,他與變裔天邪這段仇恨能夠了結嗎?懸疑、懸疑、懸疑,被萬魔梟皇吸收而未死的鬼王棺,他能想出什麼毒計脫離萬魔梟皇呢?十二魔種已滅四種,正道能夠一舉清除蛻變魔種,掃除滅境邪靈的殘餘嗎?

欲知結果,請看下回待續。

創作回應

白蓮山人
第一段、第二段bgm:中原不敗

第三段bgm:九淵之巔

第四段bgm:寒漪清蓮

第五段bgm:古塵現世
2024-03-15 11:35:19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