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回安鎮 在舊街賣胸針的女孩 <8>

Dz | 2024-02-01 16:38:26 | 巴幣 1010 | 人氣 253





  <8>


  這通電話來得真不是時候。

  「看你那副模樣,我真想往你臉上吐口痰,再用鞋跟踩爛。」

  明旭繼續讓手機貼著臉頰,同時懶懶散散地挪動視線向四面八方環視一圈。可惜,當然是找不到楷楓姊。「妳每次這樣我都很納悶,到底是躲得很好呢?還是透過什麼監視器呢?還是其實就單純只是靠張嘴來猜我的樣子?」

  「你難道從沒懷疑過是自己的視野出了問題嗎?」電話裡頭的音量突然變得不是唯一,取而代之的,是突然從明旭背後出現的嗓音。「因為你從來都不打算換個角度看看自己。」

  楷楓就站在他的身後。

  「我給你的錢太少嗎?」她不悅地問。

  「太多。」

  「不夠多。」她簡直快壓抑不住怒氣。「否則你不會把正事丟到一邊,跑來路邊顧胸針攤。」

  「她給的其實不比妳少太多。」

  「啊,那就情有可原了。」楷楓繞到他面前,就隔在裝買胸針的行李箱之後。「那想必比起我的囉哩叭唆,忍受她一個晚上被不同男人從你身邊帶去樓上個四、五次要舒服多了?」

  「沒有什麼舒不舒服的問題。」

  「你的臉臭的跟她炮房裡垃圾桶的保險套一樣。」

  「妳以為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明旭站了起來,冷冷地平視著她。「妳要我查的已經查好了,只花兩天而已。」

  「你確定真的知道我要你查的是什麼?」

  「她在之前已經接觸過別的殺手經紀,而那人將消息出賣給了某人。當然,妳對這種行為一定非常賭爛,不過也就僅止於賭爛。」明旭在舊街的一片吵鬧聲中壓低音量。「妳想知道那『某人』是誰,為什麼他要保林龍不死,甚至不惜私下除掉他的女兒。」

  楷楓盯著他看,許久,臉上忽然一抹意味深遠。「如果我說並不是呢?」

  明旭隨便坐了回去。「那就算了,反正我也只是先猜猜看。」

  「可惜你猜對了。」她的嘴角竟然有點不甘心。「我就姑且相信你現在的所作所為都只是比較偏激的『手段』。但還是要再三提醒你,千萬、千萬,別放真感情進去。」她嚴肅地瞪著明旭。「無論如何,到了最後,你一樣得親手開槍打死她。」


  稍早,姵蓁賣出了一枚2900元的綠色胸針,她向明旭解釋道,這是用在大樓後巷的『藥品』兌換券。她得負責辨別來客,賺取些微的手續費。之後,又各別來了兩人,都買下1900元的青色胸針。姵蓁說這是比較經濟實惠的品項。

  後來,一個穿著棉質汗衫的老肥男出現,買了5500的那款。「那是磁扣,大樓電梯跟樓上套房的......」姵蓁語調生硬地說明。十分鐘後,她默不吭聲地離開攤位,往身後走去。這段時間內,她一眼都不敢看向明旭。

  這個晚上到收攤之前,5500元的賣出了六個,2900的七個,1900的十二個,900的一個。

  看來生意比平常稍好一些,回家的路上她買了兩人份的加熱滷味當消夜。

  越往舊街的後段,路面的段差就越來越明顯,到了最後甚至已經是走在各建築物間的天橋走道上。寬度連一人都得稍微擠過,姵蓁走在前頭領著,兩人在無數的鋼板樓梯和鐵皮走廊間折彎穿梭,最後終於走道一棟公寓位於四層樓高,拿緊急逃生窗改造成大門的出入口。

  門口旁有個瘦弱的毒蟲在站哨,他看見姵蓁走來,又往後打量了明旭好一段時間,才終於按下牆上的密碼放行。

  昏暗狹長的走廊,每層增設鐵柵的樓梯,一間一間沒有任何對外窗的小套房。

  費了好一番力氣,終於進到了姵蓁的「家」。


  「你覺得呢?跟你住的地方比起來,哪邊的環境比較安全點?」才進門口,姵蓁便回頭問他。「這裡看起來是有那麼一回事,但誰都清楚只是表面上做做樣子而已。你看,你不就進來了嗎?」

  明旭經過姵蓁,走到房內看了一圈。其實除了空氣中的悶味過重了點以外,整體來看就跟一般的學生套房差不多,當然,這一定是姵蓁費心思想營造的樣子。乾淨的床單、枕頭,家庭百貨的學生書桌椅和一堆塑膠層板櫃。書、娃娃、瓶瓶罐罐、海報......

  「搬去我那吧。」明旭懷疑自己到底有沒有仔細思考過,但話也已經說出口了。

  「......好。」姵蓁有點感到驚訝。

  「這樣真的好嗎?」明旭回過頭看她。「我們昨天才認識,妳對我的信任難道不會太過頭了嗎?」

  「如果你是我,知道自己接下來的每一分一秒隨時都會被殺死,可能開門之後、可能下個轉角、可能就在學校的廁所裡,那你還能怎麼做?該怎麼做?」姵蓁漸漸癱坐在地。「好怕......我好害怕......我昨天一整晚都睡不著覺,拿著剪刀,躲在浴室門後......」

  明旭往廁所內瞥了一眼。

  「我相信你什麼也做不了。」姵蓁失落地說。「但至少可以陪我。」她嘆了口氣。「一個男生,同班同學,沒有家人,可以二十四小時都待在一起。到被殺死以前,這樣就夠我繼續過日子了。」沉默了一段時間,她抬起頭來對明旭勉強一笑。「而且你相處起來很無害,是個難能可貴的好室友哦。」

  「摩擦都不是一開始就能發現的。」明旭看向房間地板上,每一處角落都有勤加打掃的證明。「我邋遢的程度絕對會超出妳的忍受範圍。」

  「也可能是你先受不了我的潔癖。」她重新振作地站了起來。「所以我要先去洗澡了。」

  「洗澡也要待在一起嗎?」

  「不用了。」她搖搖頭,表情一副泰然。「我需要在洗澡的時候一個人哭一下。」


  門關,水聲落下。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