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哈利波特同人】綴歌 史萊哲林的金眼蛇(無雙天龍)第五十五話:墮落護法

Ark-琉依 | 2023-10-23 22:49:37 | 巴幣 0 | 人氣 78


第五十五話:墮落護法



********************************


  「好了,達力,不要再氣了,來,生骨水。」綴歌好聲好氣的勸著我,端來了生骨藥水。

我趴在船艦的醫護床上,渾身軟趴趴的就像是個橡膠果實能力者,還是該說是他媽的【人人果實幻獸種—尼卡型態】呢!?

我大吐苦水:「大小姐,我前一秒還在跟魔化蟾蜍的恩不里居搏鬥,下一秒就跟海綿寶寶去坐超恐怖魔飛車一樣失去了脊椎,我的人生究竟還有甚麼意義?」

「你又在說瘋話了,不過恩不里居又回來了?」綴歌皺眉,我說道:「放心啦,她已經徹底掛了,靈魂被惡魔給拖去虛空裏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綴歌的表情更加困惑了。

我把生骨水喝下去—咳咳!這也太辣了吧!?

這根本就是在高梁酒裡面撒了一大堆白胡椒:「咳咳—咳咳!媽呀,哈利喝過這種東西?」

綴歌無奈道:「只能說你跟哈利都倒楣碰上洛哈那個棒槌。」

喝下去後我的背開始出現刺痛的症狀,那痛的簡直無法忍,我趕緊轉移注意:「說…說到洛哈,妳們是怎麼對他的態度變這麼多的啊?還有你們是怎麼搶來這艘空中皇宮的?」

綴歌嘆口氣:「洛哈是我們能夠搶來這艘船的大功臣。」

「欸?是他搶的?那個傢伙隨時都可以魔法失敗的居然能夠駭入這個科技玩意?」

「嗯, 他的麻瓜技術很—卓越,整艘船都是靠著他在運轉的。」

「有沒有搞錯啊—」我難以置信道。

綴歌開始回想他們搶下這艘船的過程—



================================



  【幾個小時前】

哈利與綴歌成功衝入戰艦的內部,幾名食死人錯愕的看著他們。

綴歌駕駛貞德當場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攻勢砍倒兩個敵人,其他食死人想藉機攻擊,但被哈利手動繳械後一砍一劈也失去了生命。

「史拉轟教授,聽得到嗎?」綴歌按著耳朵,一陣雜訊傳來:『總算接通了!你們在古靈閣完全被結界干擾,我還在擔心呢!』

「不要緊,我跟哈利現在已經在其中一艘食死人戰艦的內部了。」綴歌答道。

『妳說甚麼!?』史拉轟異常震驚:『妳不要命了是吧?』

綴歌環繞四周:「就當我不要命吧,這艘船看來確實是用鐵噬病毒與魔法兩者並用所產生的,裡面肯定有不少符咒機關,希望您能幫助我們。」

史拉轟不甘願的聲音傳來:『…看來我也無法阻止妳了,我知道啦!』

綴歌跟哈利點頭,開始往戰艦的內部滲透。

此時又有好幾名食死人衝了上來,不過都是雜魚被綴歌等人瞬間斬殺。

在食死人的上半身掉到地上後—

「…太弱了。」綴歌不知不覺說出這段話來。

「綴歌—」哈利不安地看著她,綴歌好奇的看著他:「怎麼了?」

哈利搖搖頭:「不,沒事。」

這時來到了一個解碼的門口:「這個是?」

史拉轟的聲音傳出:『有意思,居然把多種咒語組合成一個公式,把邏輯與魔法融合。』

「那是甚麼教授?」

『一組密碼,利用符咒學符文的排列所形成的公式,給我點時間,我可以破解。』

「是波特!幹掉他們!」又有好幾名食死人衝了過來—

「教授麻煩你了,我們有敵人來襲!」哈利叫著。

哈利上前架開了一道索命咒,其他食死人放出更多陰毒的詛咒轟向他們。

眼前噴出了好幾道綠色黏液—

「退一步哈利!」綴歌用戰甲之便阻擋黏液,沾上的戰甲開始些微冒煙:「是死怨靈質,比靈質體更難處理的黑魔法物質。」她似乎打算離開戰甲清理髒污—

『史庫吉!』哈利立即消除掉貞德身上的死怨靈質:「妳身上的詛咒就給我來清除,別出來!」

「哈利…」哈利不知為何,他不想讓綴歌離開戰甲,這種詭異的感覺越來越濃烈,身為劍士的直覺似乎告訴自己,不能再讓綴歌繼續陷進生死交加的瞬間。

綴歌操控貞德一揮一劈,斷肢、腦袋、鮮血滿天飛,透過貞德她的劍技也愈加致命,甚至還能做出違反人體工學的體術出來。

但他卻感覺越來越奇怪,感覺那個他熟悉的綴歌正在慢慢的,以一種很奇怪的方式在疏離自己—

『解開了!快進去!』史拉轟叫著,門一打開兩人立刻翻滾進來隨後閘門直接關上!

「綴歌…還撐得住嗎?」哈利關心道,綴歌毫無生氣地說出:「還好。」

『還好…嗎?』哈利內心的不安更加劇烈,就像是在古靈閣那時的那種討厭的不快一樣…

這時,漆黑的房間傳來了拍手的聲音:「哈哈,不愧是馬份家的大小姐,還有哈利波特,居然能解開我設立的公式。」

哈利聽到這聲音急忙的轉過頭來:「洛哈!?」

綴歌死死盯著前方,吉德羅—洛哈身著華麗的巫師袍,她說道:「看來很你這個人渣還沒有被教訓夠呢。」

「人渣…呵呵,我確實是。」這回洛哈倒是很爽快的接受:「畢竟對我來說,粉絲說的話永遠都是對的。」

「你還在說甚瘋話,你這個睡女粉絲的敗類—」綴歌身上的紫色殺氣再次從戰甲中蹦了出來。

洛哈說道:「是啊,但…就因為我堅持著這樣的一個原則,才讓我被大家所誤解吧。」

「你這是甚麼意思?」這次換哈利不懂了。

洛哈默默道:「身為公眾人物,我確實想要抹殺掉知道我的秘密的人的記憶,但是…媒體有什麼資格,說出我從沒做過的事情—」

「你還想演到甚麼時候—」綴歌舉起見劍打算砍了他時,被哈利給攔住。

「你沒做過?你是指,性侵女粉絲的事嗎?」

洛哈抿著嘴唇:「我啊…因為太過享受名聲與追求華麗,我至今,都還是個處男啊—!」

「「啊?」」

「我知道你們很難相信,我也承認,我為了成為那個神奇的我做了很多過分的事,但—我唯一沒做過的事情就是跟女生親熱,為什麼,為什麼那些媒體要這麼說我—!」洛哈崩潰的哭喊。

「…他精神失常了,殺了他吧。」綴歌毫無猶豫道。

「等等—」哈利完全被搞糊塗了,不知道現在到底發生甚麼。

但只見洛哈乾笑著:「哈哈—確實,公眾人物就該默默地承受這一切,媒體與粉絲的鞭策,只要風向錯了,甚麼事情都是錯的,但在結束自己的一生前我就想要“精神失常“一次,把自己真實的真心話說出來—」

「哈利波特,我很忌妒你的名氣比我響亮,到現在還是如此。我更恨你的表哥,居然讓我失去了男性的能力…但我…」洛哈身邊的地上突然浮起了好多黑色的布條,那是—

「吸魂衣!」綴歌大喊抓住哈利不停退後—

「我沒有性侵過女粉絲啊—!!!!」洛哈被吸魂衣包覆住,變成了一頭特大號的催狂魔…!

「這傢伙真的瘋了,把自己獻祭給吸魂衣!!」綴歌暴怒,吸魂衣所凝聚的催狂魔型態,更是讓她回想起了那不愉快的回憶—

催狂魔舉起利爪朝地面瘋狂的突擊,哈利連忙退了幾步,綴歌說道:「它不再是用嘴巴吸取人的快樂了,但吸魂衣的本質還是得用護法咒才能對付!」

「我知道!」哈利點頭,再次拿回魔杖—

綴歌此時也脫離貞德:「能用護法咒解決的敵人,那也不是威脅,接招吧—」

『『疾疾—護法現身!』』一陣白光閃出,再次出現了神聖的天使哈利與精靈綴歌。

但事情有異—

天使哈利突然一劍往回劈向綴歌!

「危險!!!」哈利魔杖幻化成刀抵擋住護法的攻擊!

「這是怎麼了…!?」驚恐的綴歌,看向眼前的護法,護法的雙眼變成了鮮紅色,眼睛也多了黑色的眼影,笑起來的表情相當邪魅。

「護法怎麼會突然攻擊我們—噗哇!」

「哈利—!!」綴歌大喊,半鹿精靈的綴歌也把哈利給撞飛,她的神情特徵也跟護法哈利一模一樣。

看著被打飛的哈利後,護法綴歌踏著輕快的步伐、殘酷的神情,法杖直直指著綴歌—

「你們…你們到底怎麼了,護法—!」咳了一大口血的哈利緩緩站起,此時護法哈利張開六翼,大劍指著他。

「哈利…!」此時,綴歌的聲音顫抖著:「我…我好害怕…!」她看著護法化的自己,那面目猙獰的恐怖笑容—

「護法怎麼會突然攻擊我們!?」

此時,史拉轟大叫著:『傻孩子,你們的護法變質了啊!』

「變質…!?」綴歌驚恐的疑惑。

史拉轟匆忙解釋:『護法是一種看重內心靈魂的魔法,我想是你們長期處於戰鬥中殺了太多人,靈魂可能無意間受到一定程度的污染,所以有一部分的黑巫師心靈佔據你們的身體!』

「怎麼會—!」哈利躲開了護法哈利的攻擊,再用刀格擋催狂魔的爪擊。

『過去曾有黑巫師想利用護法咒對付白巫師的紀錄,』史拉轟繼續解說:『後來那個黑巫師因為使用護法咒,召喚出了一隻大蛆蟲反而把自己給吞噬掉了!』

「啊啊啊—」綴歌尖叫,她慌張的躲過護法的攻擊,哈利急忙喊道:「快回去貞德裡面啊!」

但綴歌癱坐在地哭喊著:「我…我不知道怎麼…我放不出魔法出來!」

「可惡…綴歌受到過多驚嚇了—」哈利咬牙本想上前保護綴歌,但是護法哈利擋在身前,舉起大劍不斷朝自己劈過來,讓哈利只能不停防禦!

「可惡,雖然護法的劍術速度不快,但是力道異常的強…!」

護法綴歌再次兇惡的用法杖朝綴歌砸,這時貞德突然自我意識的舉起手來擋住這一擊—

「…貞德!」貞德的頭轉過來看著她,似乎在表示:『妳在發甚麼呆?』

綴歌看到後一咬牙振作的站起身:「教授,對付墮落護法有甚麼解決辦法?」

『妳們只能靠自身的靈魂與心境才能淨化護法,』史拉轟說道:『必須思考妳們的哪部分的內心被黑巫師給佔據,之後再使用一次護法來淨化墮落體!』

『記住!你們這時運氣好,護法墮落的還不夠徹底,如果這次再失敗的話後果可能不堪設想!』史拉轟最後警告道。

綴歌抿住嘴唇,看著眼前護法獰笑的接近自己,手顫抖著緩緩指向她—

『我的心…究竟是何處被它佔據呢?』她想著,但此時護法綴歌再次攻擊向自己,貞德的掩護有限她只能用自學的體術躲避—

護法兩杖直劈,綴歌翻滾躲避:「殺了太多人…就有如索命咒使用過度,靈魂被撕裂嗎?」

護法再橫劈,她急忙往後退:「但是…不殺了他們…他們會殺了我的家人…為什麼…?為什麼不讓我去保護家人?」她不禁質問護法。

護法綴歌當場跳起來猛然劈下去,整個房間都在震動,墮落護法似乎成長般的更加強大。

「噗哇!」護法哈利也受到強化,當場把哈利給擊飛—

「哈利!」綴歌叫著,護法哈利轉動著大劍—

『哈利一直保護著我…保護著我的生命,我也想保護他,難道這樣殺人是錯的嗎?』

綴歌更加的迷惘,如果連護法都否定了她的做法,那自己還剩下甚麼,她一定要戰鬥下去,不戰鬥、就會死—

此時,護法哈利也沖向了綴歌,哈利震驚吶喊:「綴歌危險!!」

利劍直接穿過綴歌的腹部,冰冷的觸感還有痛苦的窒息感讓她咳出鮮血…

「太弱了…」「甚麼!?」大量失血而痛苦的綴歌,竟然聽到了護法在說話。

「妳太弱了…不堪一擊。」護法蔑視著她說道—

『劈啦!』綴歌的精神當頭一棒,這正是自己曾說過的話,護法正在模仿,在做自己在做的事情—

由於貞德給予的強大力量,以及自身三種魔法加持,自已已經相當強大了,對於敵人,都已經進入了毫無憐憫的屠殺階段。

哈利似乎看出了甚麼,他叫道:「綴歌,我們不能再因為這種戰鬥而去順從殺戮,不能再繼續麻木下去了!」

「我們…」哈利開口:「必須要對生命有著敬意,不能因此而沉淪下去—」

「唔—」綴歌這時放開了魔杖,伸手撫摸著護法哈利猙獰的面容:「我甚麼時候…變成這樣的,甚麼時候…讓你變成這樣的?」

她回想起了當初為何能夠召喚出護法,護法是如何見證他們兩人之間的羈絆,如今卻因為殘酷的現在…與自身的麻木而改變了彼此。

「我們不能再繼續下去…雖然戰鬥還沒結束,但…不能因此迷失了自我,要去感受那生命的重量,背負起它…去感受每一個一轉即逝的生命,不要去蔑視它,而是面對它、尊敬它,勇敢的走下去—」

綴歌儘管肚子被插了大劍,她義無反顧的走向前,他雙手捧著護法。

此時,護法看著自己的主人接近自己,它面容漸漸的柔和,暴戾之氣緩緩的散去,她將額頭靠向了護法—

護法這時出現了更加奇特的光芒,肚子中的劍突然消失,綴歌的傷口也瞬間癒合!

護法哈利變回了以前的那個模樣,而且他的光芒更加的溫暖。

此時大型催狂魔一掌襲來,護法哈利瞬間轉頭抵擋住催狂魔的攻勢!

「護法…!?」

成功淨化護法的綴歌喜極而泣,她看向哈利,護法綴歌似乎也接受了哈利的心意,她臉上的暗影也漸漸消失,表情更加的開心。

催狂魔這時發現原本墮落的護法又被淨化,不悅的抬起手打算拍死護法哈利,回覆狀態的綴歌瞬間跑回貞德中擋下這一擊—

護法綴歌長杖朝催狂魔腹部一揮,護法哈利隨後變出大劍跟上,兩名護法再次聯手打出有如幻夢的合體技痛擊催狂魔!

最後,護法綴歌使出結界控制目標,護法哈利長劍快刀亂舞,雙手舉到猛然劈下!

催狂魔發出慘叫,它的胸口當場被剖開,裡頭失去意識的洛哈癱軟的趴在地上—

但此時失去宿主的吸魂衣衝上綴歌!

『唰!!』護法一刀閃過把吸魂衣劈成兩半,殘餘的身體被徹底蒸發。

「呼…」綴歌跟哈利心有餘悸的呼了一口氣。

戰鬥結束,天使哈利收回大劍,微笑的看向精靈綴歌,兩個護法相繼消失。

『太神奇了…居然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淨化了護法—』史拉轟的口吻顯得相當難以置信。

哈利這時看著昏迷不醒的洛哈,發現他還有呼吸:「綴歌…洛哈他—」

綴歌搖搖頭:「他錯不至死,何況如果他為自己辯護的是真的—」

說到這裡,哈利也點頭,儘管眼前這個人當年還打算挾持想讓自己失憶—

「洛哈教授、洛哈教授,醒醒—」哈利上前搖著。

洛哈發出一聲長吟:「唔…這裡是…?」他一張開眼睛看到了哈利他們,馬上嚇得大叫—

「呼哇—!哈利—馬…馬份小姐!?別殺我—別殺我,畢竟大家都死了,以和為貴啊—」他腿軟的不停往後靠。

兩人相互看了一眼,只能無奈地搖頭:「教授,你還活著啦。」

洛哈愣了一下:「欸?我還活著?我居然在吸魂衣包覆我的情況下還活著!?」

他歡呼著:「太神奇啦~不愧是神奇的我,在大量的吸魂衣控制居然還能全身而退,我一定要把這個寫成一篇小說—阿痛痛痛!」

看著這個棒槌又陷入進自己的世界裡,綴歌直接用貞德給洛哈一發十字固定—

「你自戀到這種地步…我想你根本對女粉絲沒甚麼興趣吧—」綴歌無言。



================================


  「甚麼?船上的系統密碼都是你設置的?」綴歌難以置信道。


「哈,畢竟我可是很會“編寫“的,這可難不倒我。」洛哈轉了轉他的手臂,在得知了哈利他們理解自己被污名化性侵女粉絲的事情後,他的心情大好,決定要幫助他們。

看著洛哈到了一旁的電腦前高速的用手指敲打鍵盤,哈利張大嘴巴:「天哪,達力打電腦的速度都沒這麼快—」

過段時間,電腦的紅燈變成了藍色:「好啦,安保系統全部解除了,現在只要讓我到艦橋去取得中斷的授權—」

「想不到你對麻瓜用具居然這麼熟練—」看到洛哈此等表現連綴歌都不得不五體投地。

「畢竟我過去也是在麻瓜的環境下長大的。」洛哈漏出自信的笑容。

一旁的門打開,他說那裡是往艦橋的方向。

哈利再度變出武士刀,跟綴歌一同左右掩護洛哈,一邊前進—


================================

  【佛地魔旗艦】


「三號艦失去了聯繫,波特跟馬份進入後就徹底斷絕了!」一名食死人報告道。

站在艦橋的人不停捂著額頭,聽著各處戰報—

「隆巴頓宅邸在進行頑劣的抵抗,因有麥米蘭、法利等古老家族支援,久久攻不進去—」

「綠茵、帕金森家族集中在馬份家舊邸打算進行長期抗戰—」

「鳳凰會總部位置依舊無法查明—」

『碰!』他憤怒的猛敲窗戶:「閉嘴,我聽都聽煩了!」

「主人到底去哪裡了—!!!」小巴提—柯羅奇憤怒的大叫。

艦橋上不見佛地魔的蹤影,小巴提心中萬分焦急,主人已經消失了好長一段時間,不只沒跟自己或是貝拉下達任何新的指令,也沒留下其他指揮作戰的指令。

這樣下去指揮系統真空,軍團造成的損失更是難以估計。

『轟—!』突然整個艦橋傾斜至一邊,一旁的三號艦用一發軌道砲轟向了自己—

「報告!三號艦徹底被波特等人佔領!」

小巴提又驚又怒:「怎麼會?速度也太快—喔,我知道了,洛哈那個混帳—!」

他已經徹底氣炸離開艦橋,其他食死人問道:「柯羅奇大人,您要去哪裡?」

「我要去三號艦,港口鑰的連線還在嗎?」

食死人看了下系統:「…已經斷線了。」

「該死!」這幾艘船艦有強力的反消影術,小巴提眼睜睜地看著三號艦即將掉頭,他心一橫—

「使用大蛇砲,把三號艦給炸了!」他大叫。

食死人驚恐道:「可是大人,沒有主人的授權,而且摧毀戰艦他可能會—」

「責任我一個人負責,快動手!」

食死人們這時欲哭無淚,因為他們明白佛地魔陰晴不定的個性,他肯定不會對自己的親信下殺手,但對我們這些炮灰就不知道了—

「大蛇砲預備—」食死人再次用魔杖在儀器中充能,一道藍色光束對準三號艦—

「充能完畢!」

「開火!去死吧,波特!!!」

三號艦突然一整艘船偏到一旁去,光束射出只擦到三號艦的側翼。

「甚麼!?」

「不要小看擅長飛行的人了!」哈利跟綴歌左右各抓住三號艦的操作把,它駕駛的邏輯與飛天掃帚一致。

「洛哈教授,加足馬力!」綴歌大叫。

洛哈舉起手來:「收到,黑龍會的書呆子們,看看甚麼叫做華麗的逃脫!」他一捶按鈕,整艘三號艦充滿電弧,能量超載,隨即整艘船飛快的往前衝!
「別讓他逃了!開火開火!」

大蛇砲的光束不停四射,但偏偏就是射不中三號艦—

「哈利,左邊!哈利,右邊!」綴歌與哈利兩者運用著超乎常人的默契與高超的駕駛技術,閃過了每一發大蛇砲,最終三號艦總算逃離旗艦的射程範圍—

眼巴巴看著船艦逃掉,小巴提怒不可遏,他大吼直接抽出能量刃把指揮用的沙盤切成兩半。





********************************



  「原來是這樣啊…你們還真是瘋狂。」我吃疼的說道:「不過這還真是應證我的想法—護法究竟能否在惡人上面也能使用…看來就算是有時正義的舉動,或許也會招來護法的反噬也不一定。」

「但至少我跟哈利都克服過去了。」綴歌說道,我也點頭:「我跟月桂的護法沒變…或許也是因為我們的對手都是非人類吧,不過這麼一來我們不就跟恩不里居一樣在歧視嗎?想一想還真是諷刺—」

「或許吧,不過我們還是得繼續走下去,護法或許就是應證著我們最後的底線了。」綴歌默默說道。

「…嗯,謝謝妳,大小姐。」

我後面再提到洛哈:「但我更驚訝的是,原來洛哈這方面居然這麼厲害,簡直就是一個活生生的駭客。」

「駭客?」綴歌問道。

我解釋:「喔,就是麻瓜世界中有著電腦系統,裡面的數據…打比方就像是魔法的符咒,則駭客的工作就是負責破壞或者干擾電腦系統的數據。」

綴歌點頭:「我懂了,大概就像洛哈所擅長的記憶修改術,那必須要做一系列的記憶破壞與編成,這麼一說的話他還真有本事呢…」

「對了,那個派西—衛斯理他怎麼給你們在一起呢?」綴歌後面問道。

「嘛…跟洛哈的原因如初一輒,反正就是把他給救出來了。」我回答道,盡量先避免透漏他遭受到人體實驗這方面的事。

「這樣啊…我看他的狀況似乎吃了不少苦,也不願意透漏他發生甚麼事…難道恩不里居對他—」

「噓—」我擺出安靜的手勢。

綴歌心領神會:「…幸好恩不里居已經死透了。」

「是啊。」


================================


  暴怒的小巴提在砍爆了沙盤後,在這時艦橋的大門打開,佛地魔總算出現了。

「發生了什麼事,三號艦怎麼不見了?」佛地魔當面質問小巴提。

小巴提欲言又止:「波…波特跟馬份,在洛哈的叛變下把三號艦給搶走了。」

「請…請降罪,主人—」他緩緩地低下頭。

遠以為即將要面對佛地魔的怒火時,沒想到他只是沒,惡魔小巴提的頭:「我忠心的二世啊,是我的責任,佛地魔無故的消失卻沒有下達任何指令造成指揮真空,才導致你的失敗—」

「主…主人?」小巴提似乎很震驚主人居然會反省自己的錯誤—

佛地魔微笑的對他點頭,小巴提此時頭又更低,對他無故消失的一切不滿都瞬間煙消雲散:「謝謝主人—」

佛地魔笑道:「這次的失敗既往不咎,當然,我這次獨自消失也不是在無所事事。」他舉起接骨木魔杖,此時一名全身被綁,頭被麻布袋套住的人掙扎著,緩緩地飄進來。

「主人,他是—」

佛地魔獰笑著:「鳳凰會,總算有著落了。」

他把頭套摘下,裡面被綁的人涕泗橫流,恐懼的看著周遭—

那人便是蒙當葛—弗列契。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