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綴歌] 月桂.綠茵的沉默 022 多比的觀察日記

夢之奏者 | 2022-01-29 02:24:45 | 巴幣 2002 | 人氣 114


022 多比的觀察日記
自從王十字車站攔截失敗之後,多比就果斷放棄阻攔波特先生等人回去霍格華茲了。
一來不想聽從魯休思主人的那過度神經質的保護命令,二來多比也希望依照水仙夫人的期望,在不干涉到綴歌小主人校園生活的情況下,默默守護綴歌小主人。
於是,多比就直接把水仙夫人的建議,直接變成命令了。
反正魯休思主人也反抗不了水仙夫人。
霍格華茲自賢創校初期,就存在著許多家庭小精靈,也因此有著不少只有小精靈知曉或使用的秘密。
而多比,也是利用了只有小精靈才能使用的魔法密道,混進去了霍格華茲裡面。
這個密道,本來只依靠多比的話,是不能直接使用的,還好學校有多比認識的前輩,才得以順利使用。
前提是,在學生們享用餐點的時候,一同幫忙送餐。
「居然獨自執行默默守護這種命令嗎?真有你的啊。」
「多比也覺得很光榮,感謝前輩的幫助。」
「甭客氣,平常大多待在廚房這邊,偶爾有點其他事情也不錯。」
「多比也很喜歡前輩的料理喔~」
「哼……客套話就免了,任務優先,記得送餐的時候過來幫忙就好。」
前輩豪邁的笑著,就揮手道別了。
看著前輩那充滿魅力的身影,多比總是覺得很奇特呢。
不單只是因為前輩的個性,而是放眼整個霍格華茲,甚至是整個英國,前輩都是個非常特別的存在……
霍格華茲的大廚前輩,是一隻平時用兩隻後腿走路,前肢可以抓取東西,多比未曾見過的魔法貓咪。
個頭和多比差不多,但卻很是壯碩。
頭戴一個,有著飛龍與星辰花紋的頭巾,右眼則是戴著一副眼罩。
平時使用的菜刀,其實是一把斷掉一半的闊劍,據說是大廚前輩年輕時使用的武器。
大廚前輩,據說是由現今的校長,鄧不利多先生特別找來的。
沒有人知道前輩的來歷,也不知道前輩的名字,前輩說他只是被雇用的,就叫他大廚就好。
小精靈們對他都敬畏有加,不知不覺就稱之為前輩了。
多比則是聽說,大廚前輩認為,只有他的主人能叫他真正的名字,所以才會保密。
大廚前輩的料理技術非常好,指揮能力也很強,底下的家庭小精靈都很順從。
這次多比能進來,也全靠大廚前輩賞臉。
順帶一提,多比會和大廚前輩認識,也是因為想學習更多料理,來為馬份家服務,才得以認識的。
多比不會去過問大廚前輩的過往………但多比還是很好奇呢。
即便多比運用了小精靈的情報網,也從來沒有聽過,名為艾露貓的魔法生物。
多比趕上了綴歌小主人的始業式。
看到綴歌小主人和朋友安然入場,多比終於是鬆了一口氣。
而在看到波特先生、衛斯理先生也被那位麥教授帶過來的時候,多比也感到很是開心。
只是,麥教授的臉色極為難看,波特先生和衛斯理先生則是滿臉無奈……
以及後面那位,應該是魯休思主人好友的,石內卜教授,臉色更是用驚悚來形容都不為過。
而且……沒看到隆巴頓先生呢……
麥教授囑咐波特先生和衛斯理先生之後,便和石內卜教授回到了教師席那邊。
隱約能看到麥教授有些粗魯的,將一個茶包扔進茶壺裡面……
…………
…………
………………
……………………………………隆巴頓先生……?
「……那個是什麼鬼東西……?」
當名為洛哈的個體,出現在大廳的時候,多比只感到一陣惡寒。
浮誇的外貌。
脫線的說詞。
混亂的演出。
同時,多比能感受到……這個男人的魔法氣場很是強大。
那種,只屬於強者的那種氣息。
雖然和這個洛哈的外表完全不搭。
多比曾經在魯休思主人、石內卜教授、蘭斯洛特醫生,以及鄧不利多先生的身上,感受過這種氣息……
……但是……
還有一股……不知名的……某種東西……
………嗯?好像有著什麼味道?
一股很是好聞的清香。
似乎是從洛哈先生的身上傳來的……
……想想也對,洛哈先生是如此的優秀,這麼優秀的人身上,想必也是有著好文的味道。
洛哈先生那三級勳章的美名,多比也是有所耳聞,這點完全不需 要質疑。
那身衣裝,想必也是有什麼用意吧?
現在看起來,其實也沒那麼難看了呢。
不如說,多比似乎也開始喜歡上那件衣服了呢。
嗯~……要不要偷偷的去和洛哈先生要個簽名呢?
話說回來,洛哈先生真是俊美呢~魯休思主人都無法比擬。
啊啊……雖然對水仙主人有點抱歉,但相比愚蠢的魯休思主人,多比可能更想服侍洛哈先生呢!
還是,等等去問問看,能不能去洛哈先生身邊見習呢?
洛哈先生如此優秀,多比可能會真心想侍奉呢~
或許得和綴歌小主人道別……………………………………………………………
那 個 浮 誇 又 白 目 的 蠢 貨 怎 麼 可 能 比 得 上 綴 歌 小 主 人 !
多比趕緊回神,趕緊用魔法淨化了思考,取回了理智!
然而,多比這才發現,自己已經是一身的冷汗了。
沒想到………多比剛剛竟然會對洛哈先生產生了強大好感……
這個狀況絕對不正常!
魯休思主人先不說,多比對於水仙夫人還有綴歌小主人可謂絕對的忠誠!
多比怎麼樣也不可能去服侍那種噁心又怪誕的奇怪傢伙的!
多比一邊氣憤,一邊看了過去。
就發現這個男人竟是直接踏上了餐桌,邀請綴歌小主人上來跳舞?!
綴歌小主人神色有些為難,並禮貌的拒絕。
然而,這個洛哈卻是糾纏不清,甚至伸手要過去拉綴歌小主人的手……
她不是就說了不要嗎?!
就在多比準備出手的時候,波特先生滿臉怒容的去拍掉了洛哈的手。
真是太厲害的,波特先生!
在那個一堆學生躁動又鼓吹的狀況下,竟是勇敢的挺身而出,保護綴歌小主人。
隨後,綴歌小主人也重新振作,優雅又不失禮節的婉拒了洛哈。
果然,綴歌小主人的身邊,必須要有波特先生……
然而,沒等多比感動多久,狀況再度生變。
結果那該死的洛哈,竟是想將目標轉移到月桂小姐小姐身上!
而且這次行動更快,洛哈居然直接屆衝上前想抓人了!
就在多比猶豫要不要出手的時候,突然聞到一股味道…………
隆巴頓先生,雖說是拯救到了月桂小姐小姐,難還希望你能用個比較沒味道的手段呢。
………噁…!
在開學的鬧劇之後,除了依然昏迷隆巴頓先生之外,大家都開始了新的生活。
雖說不少人因為洛哈與惡臭而受到驚嚇,但並沒有減少新生對於魔法學校的熱情,而老一輩的學生似乎也逐漸習慣的樣子。
雖然多比也不知道這樣是好還是不好。
但至少,綴歌小主人和朋友們,終於是順利開始二年級的校園生活了。
雖說是看顧,但多比沒有進去史萊哲林交誼廳,而是在外面等待綴歌小主人的出現。
多比可是很注重禮節的紳士小精靈呢。
……啊,來了來了。
「白痴奈瘋子的那個肥料讓我睡得不是很舒服……噁…」
剛從交誼廳出來之後,潘西小姐小姐臉色有些疲憊。
「…今天上午的課程是什麼?」
「丙斯教授的魔法史,還有石內卜教授的魔藥學喔。」
綴歌小主人苦笑的回答。
雖說昨天也處於事件的中心,但綴歌小主人似乎睡得很不錯,看起來容光煥發的樣子。
「太好了!丙斯的課就可以好好補眠了!」
「不可以!」
「喔嗚~」
就在潘西小姐小姐舉手歡呼的時候,卻是被一旁的月桂小姐小姐的輕敲了一記手刀。
同時能看到,月桂小姐小姐的另一手,還幫忙潘西小姐小姐拿來的忘記的課本。
「但是丙斯的課就真的讓人想睡嘛~反正只要沒有吵鬧的話,丙斯也不會管學生啊~」
潘西小姐小姐一邊嘟嘴的抱怨,一邊接過自己的課本。
「潘西小姐,我記得妳魔法史的成績不是很好喔?而且,薇爾莉特奶奶不是也有叮嚀妳,今年要改善不好的科目嗎?」
月桂小姐小姐受不了的看著潘西小姐小姐,並把帕金森當主的名字搬了出來。
「嗯啊~~反正這種東西需要的時候再去調查就好了不是嗎?老太婆就一直要我腦袋裝一堆東西,麻煩死了!」
「但是也會有來不及查詢的狀況吧?能用得上的知識盡量記得比較好喔。」
「可~~是~~!丙斯的課真的很催眠啊~月桂小姐妳也有不小心睡過不是嗎?下課的時候,臉上還有筆跡的墨水……」
「那、那只是我前一天剛好太累啦!」
「可是魔法史還是很有趣喔?當做故事聽其實很不錯呢。」
「綴歌,妳明明也有睡著過………」
「欸~~一年級的事情我不記得了~~」
「妳別想拿這個當藉口。」
被潘西小姐小姐點破之後,月桂小姐小姐臉紅惱羞,綴歌小主人撇開視線裝傻。
「而且綴歌,妳也是進度有超前對吧?之前多比有當過妳的家教。」
潘西小姐小姐沒好氣的抱怨著。
「啊,我也被多比教過喔,他的上課方式淺且易懂,又很能掌握重點呢。」
不敢當,月桂小姐小姐太看得起多比了。
「對對對!多比超級會教人的!」
「因為講課簡單,所以筆記很好寫,很快就能記住,複習的時候也很方便。」
「那請多比來換掉丙斯好了。」
「……不、不可以啦!」
「月桂小姐,妳剛剛猶豫了對吧?」
哎呀哎呀~真是不好意思呢~
誰叫多比可是最為能幹的家庭小精靈呢~
而且身為綴歌小主人的小精靈,這種程度也是應該的呢。
真的,不用太誇多比,沒關係的。
「就算妳們這麼說,但丙斯教授也有他的優點呼呃!?」
「綴歌姊姊~~!」
這時,後面一個嬌小的少女,笑容滿面的撲向了綴歌小主人。
綴歌小主人一沒注意,被那股力道給衝擊了身體,勉強才站穩。
接著,熱情的抱住綴歌小主人,在其懷中撒嬌著。
不是別人,正是綠茵家族的二女兒,翠菊小姐.綠茵。
「早安,綴歌姊姊~」
「啊……早安,翠菊。」
這位一年級的新生,雙手緊緊摟住的同時,更是用熾熱的眼神注視著綴歌小主人。
綴歌小主人站穩、回神之後,笑著撫摸翠菊小姐的頭顱和秀髮,回應招呼。
「嘿嘿,綴歌姊姊…」
「翠菊小姐,不要這麼用力撲上去,很沒禮貌喔。」
正準備繼續埋頭撒嬌的翠菊小姐,被一旁的月桂小姐點醒著。
翠菊小姐聽了,則是擺出不悅的神情,嘟嘴看著月桂小姐。
「我知道啦,我才不會做傷害綴歌姊姊的事情呢!」
「月桂,我沒事,只是嚇到而已。」
「對吧~」
「綴歌,妳不要太寵她,這小鬼頭一定會得意忘形。」
潘西小姐說著,同時作勢要把翠菊小姐拉出來。
翠菊小姐更加死命的抱緊綴歌,頑強抵抗。
「……離上課還有些時間,吃完早餐要逛一下學院嗎?」
月桂小姐看了看懷錶,提議道。
「翠菊,妳應該還沒很熟悉史萊哲林吧?」
「好啊!綴歌姊姊可以幫我介紹一下嗎?」
「啊,我等等吃完餐點要去找石內卜教授……很抱歉,不能陪妳們逛。」
綴歌小主人有些抱歉的拒絕了。
有事情找石內卜先生?
魯休思主人還是水仙夫人的事情嗎?
「欸?綴歌姊姊不來嗎?」
翠菊小姐聽到綴歌小主人不能同行,神情非常失落。
月桂小姐看了,走到翠菊小姐旁邊安慰。
「那我們帶妳去逛一下吧?至少知道一下交誼廳附近的…」
「那算了,等綴歌姊姊有空,再來幫我介紹吧~」
翠菊小姐卻是完全無視月桂小姐,笑著和綴歌小主人相約。
月桂小姐則是直接楞住,似乎全身還輕微的抖動了一下。
多比認為,這恐怕不是個好答案。
而月桂小姐那逐漸空虛的眼神,更加深了多比的肯定。
「妳這笨蛋!」
潘西小姐則是衝過去架住翠菊小姐的脖子。
「嘎!放……放開我…!」
「蛤?妳是怎樣?月桂就不行嗎?」
「……人、家……就是要…要綴歌姊姊…………啦……」
「妳…妳知道月桂…」
「潘、潘西,沒關係啦!」
「月桂,可是…!」
「不是,那個……翠菊的臉開始發紫了……」
「……啊。」
「翠菊,沒事吧?!」
「翠菊,妳還好嗎?!」
「咳咳……!妳…妳想殺了我嗎……」
「哎呀~抱歉,抱歉啊~」
月桂小姐和綴歌小主人幫忙查看翠菊小姐的狀況。
翠菊小姐劇烈咳嗽,同時怨恨的瞪著潘西小姐。
潘西小姐則是大剌剌的道歉著,看起來完全沒有反省。
「妳根本完全沒有真心道歉的意思…」
「欸欸……出來了……」
「就是他吧?昨天和洛哈教授對著幹的?」
「很嗆喔。」
「是那種吧?喜歡的女生要被搶走所以生氣了?」
「可是,洛哈真的太帥了。」
「雖然他也是很有名啦,只是……」
「小小隻的,不如說太小了。」
「發育不全嗎?」
「是挺可愛的啦,但是……」
「賴蛤蟆想吃天鵝肉吧?」
「可能覺得自己有點名氣吧?」
「名氣?………喔喔,對喔。」
『擊敗那個人並活下來的男孩。』
多比看了過去。
果然,是波特先生。
波特先生,在克拉先生和高爾先生的陪同之下,穿過走廊。
雖說有克拉先生和高爾先生的陪伴,但其他人的議論紛紛,依然傳入了波特先生的耳中吧?
波特先生的表情很是陰沉,頭也是低低的,看起來比平常更小隻了。
這時,他們三人正巧走到了綴歌小主人的旁邊。
「……波特?」
「…!」
波特先生抬起頭,看向搭話的綴歌小主人。
接著,頭低得更厲害,並快步離去了。
綴歌小主人似乎想喊住波特先生,但最終沒有出聲。
「……克拉,高爾,你們不錯嘛!居然會護衛波特~」
潘西小姐看了,揶揄著兩人。
「呃……其實就我們是室友,碰巧一起走而已。」
「……嗯?高爾,我們找到綴歌小姐喔~」
高爾先生有些尷尬的回答,克拉先生則是完全沒搞清楚情況。
潘西小姐聽了,挑眉楞住,月桂小姐則是一旁苦笑。
「哼……不自量力的後果呢,對吧?綴歌姊姊?」
翠菊小姐不悅的說道,同時看向綴歌小主人。
而綴歌小主人並沒有所回應,只是望著波特先生離去的背影,不發一語。
「昨天謝謝你了,波特。」
「………沒什麼……」
魔法史的課程上,綴歌小主人看到了被孤立的波特先生,眨了眨眼,最後決定走到旁邊的位置。
突然的接觸和招呼,讓波特先生楞了楞,最後低下頭回應。
不愧是綴歌小主人,選了一個良好的進攻時機!
波特先生無法逃脫了!
綴歌小主人先是柔聲的慰問,確認波特能夠交談之後,優雅又怡然的健談著。
波特先生雖然縮成一團,但依然會有簡單的回應。
對此,綴歌小主人不禁莞爾,同時有些趣味的調侃著波特。
波特先生不知所措,又很是害羞,完全不知怎麼回應。
而這反應,又逗得綴歌小主人更樂了。
呵呵,波特先生緊張的樣子確實有趣呢。
和多比之前看到的,波特先生完全不一樣。
在德思禮家的波特先生,寂寞又委屈。
在衛斯理家的波特先生,快活又自在。
而現在,失去記憶的波特先生,正因為那尚未知曉(應該說忘卻)的情感,而不斷煩惱、焦躁。
與此同時,綴歌小主人也得以重新和波特先生培養新的情誼。
雖然有些失禮,但或許和多比聽說的,那偏激的一年級狀態相比,這樣才更加的正常、穩健吧?
雖然多比對於綴歌小主人不自主的摸著藏在腰間的鞭子,依然感到有些擔憂就是了。
這或許就是布萊克家族女性的天性吧?
說起來,水仙夫人也是隨身攜帶著鞭子呢?但通常只會在夜晚的床上使用,多比倒是沒有見過水仙夫人使用鞭子的樣子呢。
但因為床上也會有魯休思主人,多比倒是完全不想知道或看到當下的情況。
所幸,現在的綴歌小主人,看起來狀態穩定,應該不會有太超過的舉動……
「真是的,別那麼緊張啊?我又不會吃了你~」
………應該吧?
對吧?我的綴歌小主人?
「嗯~……總覺得,波特不太想和我說話的感覺?」
晚餐時段,綴歌小主人有些失落的問道。
今天的課程,綴歌小主人繼續試著和波特先生交流。
但波特先生,不知道是不熟悉交際,還是太緊張,一直沒有好的回應。
似乎感覺自己這樣很不行,波特先生最後都開始避開綴歌小主人了,也讓綴歌小主人苦惱了起來。
而現在,晚餐時段,波特先生甚至刻意坐了離綴歌小主人有些遙遠的位置。
「正好!綴歌姊姊也別去理那個矮子!」
「妳別再那邊添亂!」
「嗯吶嗚嗚…!」
正在撒嬌的翠菊小姐一臉幸災樂禍,接著被潘西小姐給拽了過去,拉到一旁,用力按在位子上。
同時,翠菊小姐還被潘西小姐強行餵食紅茶,口中被強灌液體的她,雙手揮舞,瘋狂掙扎。
「我想,波特可能單純害羞而已吧?」
月桂小姐苦笑的安慰。
「波特感覺只是不太知道該怎麼回應妳,但又不想讓你看到他難堪的樣子吧?」
「是嗎……會不會是我說錯了什麼?」
「我想不會的,畢竟波特也沒有表現出反感的樣子。」
「可是,現在想想,我似乎太強勢了……」
「嗯~每次上課都貼過去,或許是有一點強勢吧?」
「果然……」
「那麼,就先稍微保持距離一下吧?」
「……嗯,至少希望波特不要覺得我很可怕……」
「我是覺得沒有拿出鞭子,應該都算溫柔了。」
潘西小姐小聲的吐槽。
多比也這麼覺得。
「綴歌姊姊,也請對我強勢吧!」
翠菊小姐再度回復精神,擁抱了過去。
被抱住的綴歌小主人,則是當做玩笑話,溫柔的摸了摸翠菊小姐的頭。
「對了,翠菊,結果今天午餐的時候有和月桂他們逛一下史萊哲林嗎?」
「沒有,我想等綴歌姊姊帶我去~」
「……這樣啊,大家一起也比較開心呢~」
綴歌小主人微笑的同意。
翠菊小姐開心的撒嬌。
潘西小姐擔憂的看向旁邊。
月桂小姐,則是一臉苦笑。
………嗯……
「~~~~…………」
「~~…………」
「~~~~~馬份……」
多比聞聲看過去。
只見一些史萊哲林的學生,和一些其他學院的學生,窩在餐桌的角落,偷偷觀察著綴歌小主人她們。
先不說那無禮的上下打量,這群人光是眼神看起來也不太友好。
眼神不友善的,大多是高年級的學生們,而他們身旁的隨從,不是年級比較低,就是眼神滿是委屈。。
其中有幾個,是連多比都有印象的,血統較為純正的魔法世家的子弟們。
是馬份家族的政敵嗎?
還是……一年級那個事件的殘黨呢?
「~~…………~~~~…………」
「~~~……」
「~~~~………教訓教訓……」
………真是的……別給多比增加多餘的工作啊。
多比只想好好關心綴歌小主人的生活,實在不想浪費時間在你們這些不自量力的劣等人士身上呢。
「欸欸………聽說了嗎?」
「你說高年級學生的事情嗎?」
「對啊!有幾個高年級學生被扒光,被綁著,然後掛在各自學院教授的門口呢!」
「身上好像還掛著什麼牌子……寫什麼……」
「『我是可憐又不懂的反省的犯罪預備軍』『我是落伍的學長學弟制的使用者』『我學帝雉很像』………之類的奇怪標語……」
「聽說學院的教授一開始很生氣,說要抓犯人,但後來卻都說沒事了?」
「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是說,監視水晶球沒拍到犯人嗎?」
「聽說皮皮鬼又把水晶球弄去玩了。」
「………感覺是什麼陰謀呢~」
「對啊~」
隔天,霍格華茲發生了一些事情。
但因為很快就被壓下去,又幾乎沒人看見,所以知道的人不多,被當做是一個傳聞。
雖然奇異,但因為是在霍格華茲,所以很快就被人遺忘了。
不過,這個傳聞之後,似乎有一些中低年級的學生,逐漸的露出解脫似的笑容就是了。
啪!
~~~~~……!
上課時間一到,教室的門口,突然憑空爆出了大量的花瓣。
兩個家庭小精靈(看起來是外聘的)一邊跟進,一邊吹奏吵雜又俗氣的音樂,汙染著整間教室。
「各位同學~大家好~~!!」
最後,吉德羅.洛哈神清氣爽、滿臉笑容的走進教室。
洛哈的身上,依然是那件滿是金邊與裝飾的浮誇裝扮。
臉上的笑容,燦爛到像是要發光,牙齒潔白的有點嚇人。
「嘟~嘟嘟~答答!撲撲嚕怕!答答!」
不僅身體隨著音樂節奏一同擺動,還跟著哼起了音樂。
雖然兩方面的節拍都沒怎麼對上,看起來很是滑稽。
「嘟嘟嘟……答答、答答、搭……耶!」
好不容易到了黑板中間之後,音樂也頓時完結。
洛哈迅速轉了一圈,擺了一個有些微妙的姿勢,手指著前面的同時,還不忘對著學生們拋了個媚眼。
「哇!!!」
「洛哈教授好~~」
「呀~洛哈教授~~」
「好帥喔~」
「哈哈!很搞笑欸!」
「感覺是很幽默的老師~」
一時之間,台下大多數的學生也熱烈的歡呼著。
雖然也有人覺得滑稽,但觀感上卻是覺得有趣,而非嘲諷。
甚至,還有幾位學生直接尖叫了起來。
開學之時的狂熱似乎還有餘溫,學生們各個都過於興奮。
雖說熱情是好事,但這種像是狂信徒徵收大會的樣子,實在讓多比不以為然。
所幸,有不少學生皺著眉頭,對於這種現象也有著些許不滿。
而明理的綴歌小主人,以及其他幾位千金,對此鬧劇,臉色當然都不怎麼樣。
但或許礙於環境的關係,也沒有出聲制止。
「好的好的~感謝各位的捧場~」
轉了三次圈的洛哈,終於是鞠躬致謝。
旁邊的家庭小精靈也在灑出最後的花瓣之後,立刻使用消影術,迅速退場。
而洛哈也立刻舉起雙手,示意大家安靜下來。
「那麼,各位同學,我們可以開始上課了。」
洛哈說著的同時,目光掃過整個班級。
「雖然各位是二年級了,但傳聞去年開始,霍格華茲的教學進度似乎有所更動。
這樣吧,我們先來簡單的複習好了~」
洛哈拍了拍手,一臉「我真聰明呢~」的表情。
接著,洛哈就拿起了課本,查閱了起來。
……這情況看起來,要複習的是你本人吧?
「……找到了~」
洛哈說著,同時開始看著書本,開始講解了起來。
「黑魔法的定義很多,但通常是指,會傷害、迫害、污染自己與對方的魔法手段。
而黑魔法防禦術,顧名思義,就是用於抵擋、對抗黑魔法的魔法手段與技術。
此外,由於都是以魔法為基礎,所以一些防禦術也能應付一般的魔法攻擊,同時,也為了能壓制、拘束使用黑魔法的犯人,也會有不少攻擊手段。
當然,這些攻擊手段都是非致命的。
畢竟致命的話,就根本是黑魔法了呢(笑)
雖然防禦術的種類繁多,但大致上還是有幾個常見的種類。
首先,魔法造成的傷害主要有三種類型,元素、物理、心靈。
而針對這三種,黑魔法防禦術也有對應的魔法。
元素類防禦術,當然就是指應付元素類魔法囉~
元素魔法的種類繁多,除了基礎的水、火、風、土之外,也有雷電啊~音波啊~等等比較特別的種類。
但共通點就是,都是匯集魔法元素,形成想要的形態與效果。
而元素類防禦術的特色,就是在阻擋、妨礙,或是破壞元素的結構與凝聚。
像是噴噴障,就是將魔力凝聚,擋下魔法的攻擊。
甚至還有止止.魔咒消,直接針對魔法去處理。
物理類防禦術呢~就是針對一些並非魔力的實質類型的攻擊了~
像是元素魔法中,土的魔法其實會伴隨著大量的土塊、石塊,有時候就算切斷了元素的連結,石頭還是一樣卻砸過來,對吧?
或是有時候,突然就有奇怪的飛天汽車撞過來之類的,也不是沒有可能喔~
這就是所謂的,不是魔法的物理類型的攻擊,並需要用其他的方法來對付。
有像是硬硬堅,就是把東西變成硬塊,用來防禦。
或是有柔軟.座墊這種,用魔力凝聚成一個軟軟的團塊,像是枕頭一樣,接下攻擊。
也可以拿來救人喔~
最簡單的話,還可以同樣用土元素的魔法,直接召喚出石頭,擋下攻擊也可以呢~
心靈類的防禦術……就比較複雜了呢,難度也很高。
心靈類的魔法,因為是直接影響一個人的內心,甚至是靈魂的部分,所以一般的咒語是抵擋不了的。
甚至有時候,連被放到心靈類魔法都不一定知道呢。
最直接的防禦手段,就是被下咒的同時,也對自己下咒。
像是可能有人聽過,有些魔法可以進行點簡單的催眠,像是常常忘記東西啊~
或是直接讓一個人突然開始緊張什麼的,都有可能。
這時候,可以先對自己施展止止.魔咒消,或是定定.心靜,能安撫情緒的魔法。
也有人直接用另外一個暗示,讓自己原本的暗示被覆蓋過去呢~
………嗯~差不多就到這邊吧?」
當洛哈講解完畢之後,台下雖然依然有些吵雜,但其中有些人,倒是面露訝異的神色。
或許,連多比都有些楞住了。
洛哈不單單只是複習了黑魔法防禦術的解釋,而是連同應對的手法都言簡意賅的一同說明。
特別是最後,心靈類型的應對,簡單明瞭,卻又實用。
這些看似簡單的技巧,沒有實際戰鬥經驗的人,是很難想到的。
心靈魔法本就很看天賦,能夠熟練甚至用於作戰的更是寥寥無幾。
家庭小精靈出乎意料的,並沒有這種類型的魔法,甚至會心靈魔法的種族實在少之又少。
而即便是多比知曉的,幾十個堪稱天縱英才的人類中,也只有三個人算是這類型的專家。
雖然其中一個……已經不像是人類就是了。
即便是堪稱決鬥世家的馬份一族,其實也多注重攻擊的技能,至於防禦的部份,則是以強烈的防禦咒語或高級藥物來抗衡居多。
但這種有錢的人作法,根本不能當做參考。
也因此,洛哈這個簡單的對應手法,不僅親民,也容易實踐。
雖然多比對這個傢伙滿是厭惡,但實力方面似乎是真本事……
「好的~那我們開始上課吧~
說是這樣說,新學期第一堂,我們也別太操勞,就先分成隊伍,相互使用繳械咒就可以了。
順便也讓我觀察一下,各位目前的功力吧~」
洛哈說完之後,便開始了今天的課程。
雖說可能有些本事,但教導的時候真的是落差很大。
美其名教導,但只要看到稍微不順利的學生,就衝過去,開始自己的表演。
先是對著根本沒能力反擊的學生,用了看起來威力很強的繳械咒之後,一定要先讓學生的魔杖在空中轉個好幾圈,然後再用很彆扭的姿勢,接住魔杖。
看起來似乎是想表現自己的控制力,不過因為舉止過於浮誇,所以看起來顯眼卻不俐落帥氣……
「哇~~!」
「好帥喔!」
「原來繳械咒可以這樣玩!」
「我也要來試試看!」
「去去.武器走!」
不過大多數的學生卻很喜歡,或許是這種花拳繡腿,平時學校幾乎看不到吧?
也因為這樣,縱使洛哈樣子不怎麼樣,藉由高漲的情緒,依然覺得有趣。
「哼~……雖說那副德性,但確實籠絡了學生的心呢。」
潘西小姐雖然沒好氣的說著,但也認同了洛哈的形式。
「畢竟是有實績才有辦法獲取的三級梅林爵士勳章,我想實力是不需懷疑的吧?」
月桂小姐一旁苦笑。
「不過……這樣的影響是好是壞就難說了。」
「……原來如此。」
潘西小姐還是有些不甘願,同時看了看旁邊。
而月桂小姐順著視線看過去,便是理解了潘西小姐的意思。
旁邊,克拉和高爾看著洛哈的舉動,也開始有樣學樣了起來。
但兩人根本沒有洛哈那種程度的熟練度,更別提繳械咒的成功率了。
即便成功使用了繳械咒,卻完全沒法操控飛出去的魔杖,只能眼巴巴的看著魔杖落地,不然就是飛到旁邊去。
實際上,其他學生的感覺也都差不多,多比甚至開始擔心會不會有人被亂飛的魔杖插到。
看似風趣的課程,恐怕伴隨著不太好的影響。
不過別擔心,多比除了月桂小姐和潘西小姐之外,當然也注意著綴歌小主人的安危,只要有多比看著,即便是混亂的教室也………喔?
哈利看著洛哈一邊歡快的胡鬧,一邊卻能施展熟練的技巧,有股說不出的鬱悶。
自己因為不爽洛哈,才想要變強。
然而,洛哈展現的技藝,卻是目前的自己望塵莫及。
不甘與苦悶,逐漸升級成惱羞。
然而,哈利卻還有著其他的問題。
沒有人和哈利組隊。
明明想練習,卻沒有對手。
想想也是當然的,對其他學生來說,哈利開學的舉止可謂白目、不看氣氛的人。
而即便是對哈利沒有意見的人,看到哈利那詭異的神情,也是尷尬得不願靠近。
「…………」
哈利思緒雜亂,最後緩緩的低下頭,有些自暴自棄……
「嗯?波特?你也一個人嗎?」
哈利聞聲,緩緩抬頭。
朝思暮想的少女,就在自己的眼神。
略略屈膝的纖細倩影。
微微瞇闔的銀白雙眸。
淡淡浮現的溫柔笑容。
綴歌.馬份,悄然的來到了哈利面前。
綴歌雙手交叉於背後,同時稍微側身低頭,以符合哈利的視線。
蓬鬆的長袍隱約敞開,白色的制服、蛇鱗花紋的領帶,若隱若現。
內襯其中的墨綠色裙擺,有著白皙雙腿延伸上去的大腿輪廓。
垂廉的金髮,清秀的臉龐,溫和的微笑,散發著說不出的耀眼。
一時間,哈利不禁看得入迷。
綴歌看著哈利的樣子,困惑又感到有趣。
「…波特?你有在聽嗎?」
「………呼蛤?」
「呵……我是問,你要不要跟我一組?練習一下。」
「喔、喔………好……?」
綴歌趁哈利恍神之餘,偷偷地將「詢問」變成了「邀約」。
哈利還沒反應過來,嘴巴就迅速的答應了邀請,甚至最後的回答連自己都覺得疑惑。
「那我們旁邊一點吧?中間那邊太多人了。」
「……嗯,好。」
綴歌領著哈利,到了較為邊緣的位置,除了能遠離喧囂的洛哈等人之外,場地也比較空一些。
「……原本沒有人跟妳組隊嗎?」
「嗯,月桂和潘西一組,克拉和高爾一組,我剛好就多出來囉。」
「不,也沒有說只能兩個人一組……」
哈利看著幾個三、四人一組的同學,嘀咕著。
綴歌聞言,轉身看了過去。
「和我兩人一組,不好嗎?」
綴歌臉頰微微鼓起,鬧著彆扭。
一副小女人的模樣,讓哈利不禁楞住,一時間腦袋空白。
隨後,胸口感覺到一陣蘇麻,撇開了視線。
「……沒、沒有啊……兩個人很好……」
哈利小聲的說道。
「那麼,就這樣吧。」
綴歌笑了笑,和哈利定好距離。
「誰先開始呢?」
「……我先吧。」
哈利覺得論實力,綴歌一定比自己好,所以先讓自己開始,比較不會丟臉。
不過同時,也有想表現一下自己的意思在,畢竟自己暑假也有努力修煉過。
即便連哈利自己都不知道到底修煉了什麼。
「好,來吧!」
綴歌自信的微笑,並將魔杖略略舉高。
哈利舉起魔杖,對準目標。
「去去,武器走!」
咻!
一道紅色光束,從哈利的魔杖射出,射中了綴歌的魔杖,讓魔杖迅速脫離綴歌的右手。
繳械咒成功了。
不過這次的課題是操控擊出的魔杖。
哈利看著綴歌的魔杖,灌注著魔力,同時回憶著洛哈的表演。
「……嗚嗚…!」
下一刻,哈利卻是不禁皺眉。
雖說想照著洛哈的感覺。
但同時,不爽洛哈的情緒也湧現了上來。
啪。
最終,因為雜念,魔力像是斷訊一般,失去了連結。
「……嘿。」
綴歌的魔杖緩緩落了下去,被一直觀察的綴歌穩穩接住。
看著魔杖的綴歌,靜靜沉思著。
對面,哈利則是對於自己失敗感到彆扭,下意識的甩了甩魔杖。
隨後,看向了綴歌。
「……準備好了嗎?」
綴歌沉思完畢,將魔杖指向哈利。
對於哈利的失敗,綴歌並沒有多說什麼。
「……嗯,來吧。」
哈利點頭,舉高魔杖。
「去去,武器走!」
隨著綴歌的嬌嗔,紅色的光束朝哈利的魔杖射出。
準確的命中之後,哈利的右手感受到繳械咒的酸麻,魔杖脫手飛出。
繳械咒成功施展。
「嘿噫~」
「…!」
接著,綴歌雙手握住魔杖,拉扯了起來。
彷彿真的有條線牽引一般,哈利的魔杖,就這樣被拉了過去。
哈利驚奇的看著自己魔杖,遠離自己的上方。
綴歌拉扯之後,迅速空出了右手,伸出,抓住了魔杖。
雖說有些不太一樣,但綴歌在施展了繳械咒之後,成功奪取了哈利的魔杖。
「成功了~」
抓住哈利魔杖的綴歌,笑得花枝亂顫。
綴歌雙手各一支魔杖,雀躍的跳動著,並開心的向哈利展示。
「………嗯,好厲害……」
哈利眨了眨眼,最後也微笑了起來。
同樣是看著對方成功,但看著綴歌的笑容,哈利卻不覺得厭惡。
反而,真心的替綴歌感到快樂。
「……妳是怎麼做到的?」
稍稍打開內心的哈利,走向綴歌,好奇的詢問。
「嗯,其實就是觀察你的樣子啦。」
綴歌將魔杖遞還給哈利之後,開始解釋。
「剛剛,你在失敗之前,其實都有控制住我的魔杖,對吧?那時候,我感覺魔力,像是一個桿子連接在我的魔杖上面。
所以我就想,要不試試看,想像有條線,鉤在你的魔杖上,然後………就想起以前父親大人教過我釣魚的方法。
接著,我就想像你的魔杖是我釣到的魚,釣了過來這樣。」
「釣魚……嗎?」
「嗯,魔力的連接,雖然看不到,但確實存在著。那為了維持住想像,我就用自己能懂的、能想像出來的東西去作為參考。
然後,波特的魔杖也當作了我想釣的魚,可以很好的想著拉過來的感覺。」
「原來如此……」
聽完綴歌的解釋,哈利感到很是佩服,同時,腦海也逐漸有了鮮明的輪廓。
其實,哈利一開始就摸索到了要領,只可惜心思雜亂,才會失敗。
而現在,哈利有了不會排斥的成功例子,能幫助他完成思緒。
「……馬份,再來吧。」
「嗯,該你了。」
看著哈利的神情,綴歌也點頭回應。
哈利回到了位置,再次擺好架式,綴歌也將魔杖舉高。
專注的看著綴歌的魔杖,哈利整理好思緒,回味著剛剛綴歌的手法。
「……去去,武器走!」
紅光,射出。
成功命中綴歌的魔杖。
就看到綴歌的魔杖緩緩升起,盤據在綴歌的上方。
哈利緩緩閉上眼,開始了想像。
想像……
自己的魔力……是絲線……
不,要堅固一點……是釣魚線…………不對,繩索比較好……
對……繩索……
抓住目標……
套住目標……
馬份的魔杖……
將馬份的魔杖抓好……抓緊………
把馬份的魔杖抓過來……
抓好……
抓牢………
「嗯!」
瞬間,哈利猛然睜眼。
一個咬牙,一個悶哼。
魔力的繩索,緊緊抓住了目標。
「嘿!」
哈利右手緊握魔杖,奮力一抽!
咻……!
伴隨著哈利的魔杖,魔力之繩也跟著抽動目標,將其拉扯過去
速度之快,讓綴歌完全來不及反應……
就這樣被哈利拉到了面前。
………
………
……………
………………………………………咖、咖啦框…………
「…………………欸?」
隨著綴歌的魔杖掉落在地的聲響,綴歌也跟著發出了困惑的聲音。
而罪魁禍首的哈利,更是張開著嘴巴,傻愣的看著被自己拉到眼前的綴歌。
綴歌和哈利四目相交,彼此的眼中都滿是驚訝與錯愕。
兩人都因為過於突然的狀況,大腦當機。
綴歌注視著哈利那碧綠的美麗雙眼,覺得如同純粹的綠寶石一般,好生美麗。
哈利仰望著綴歌那銀白的夢幻雙眸,感覺自己的靈魂逐漸被吸取,無法自拔。
「……………波特……」
「哎呀~各位同學~我們差不多該下課了呢!」
「好~~的,請各位同學先回到自己的座位吧~」
『…!?』
洛哈的聲音,讓綴歌小主人和波特先生回神。
像是被電到一樣,兩人劇烈的抖動了一下,接著各自退開。
「……………~~……」
波特先生張開嘴,似乎想說些什麼。
但最後,什麼也沒說,迅速的跑開,回到自己原本的位置上。
綴歌小主人楞了楞,最後轉身去撿起自己的魔杖。
撿起之後,綴歌小主人又發呆了一下,這才回到了另外兩位小姐的身旁。
綴歌小主人坐下之後,發現月桂小姐和潘西小姐,正一言不發的望著她。
月桂小姐輕輕的摀著嘴,微微偷笑。
潘西小姐則是托著臉頰,一臉邪笑。
似乎是被瞧得很不自在,綴歌小主人沒好氣的看向她們。
「……幹嘛?」
「沒,只是覺得波特挺有效率的……
撩不到魔杖,就撩魔杖的主人。」
「潘西!」
綴歌小主人的叫喊,頓時引起了全班的注意。
洛哈和學生們都一臉困惑。
小主人的臉漲紅的如同蘋果。
波特先生雙手抱頭,趴在桌上。
月桂小姐露出關愛的溫柔微笑。
潘西小姐則是展現了更加猥褻的神情。
真是過分呢,潘西小姐。
還請您繼續保持。
話說,這幾天沒看到隆巴頓先生呢?
記得詢問過其他小精靈,隆巴頓先生雖然昏迷了一段時間,但應該已經恢復了才對?
因著魯休思主人的命令,多比平時都得跟著綴歌小主人,想著能在大廳時段觀察所有的重要人士。
但是……好像沒看到隆巴頓先生來用餐的樣子?
開學第三天了,到底是去哪裡了呢?
--
啊~~~~終於是擠出這篇了~~~~~
前些日子,一直非常沒有寫文的手感,總感覺怎麼寫都不太對。
甚至還寫到一半,卻覺得完全沒寫好,於是又刪了大半的事情發生。
另外,這篇的主題是從旁人的視角來觀察,出乎我意外的,我似乎不太擅長寫這種類型。
雖然之前也有過這樣的篇章,但多比的部份卻讓我苦惱了一下,也可能是我多比的人設性格的關係?
光是怎麼樣能陳述「多比的觀感」,就讓我傷了不少腦筋。
所以關鍵的段落,我決定回去原本的格式。
啊……寫起來稍微順多啦~……
是說,最近影響寫作的,還有情緒問題。
這幾個月,狀態和情緒可以說是非常不穩。
有時候早上起來很有幹勁,身體卻很勞累;有時候晚上很有精神,卻沒有手感。
回過神來,離上次發文,已經是好一段時間了。
如果各位還能記得我這個故事,真的是非常感謝。
如果忘記了,也謝謝你們曾經關注。
目前的進度和速度已經比我預期的要慢上一大段,只能說我會好好堅持下去的。
而且,就快要新年連假了,看起來是有一小段不錯的時間和空檔的樣子。
相信我一定可以好好通關魔物獵人的!
--

創作回應

影子
好久才看到這一篇,還以為作者不寫了呢,但是你筆下的主角們實在是非常有個性,跟好笑的劇情[e12]
2022-01-29 07:59:52
夢之奏者
再趕不出來,我也以為自己不寫了
2022-01-30 11:21:16
選對時間的男副角
作者你的故事是眾多哈綴素中我數一數二喜歡的,很愛這些故事,因為這些故事讓人有工作好久就是為了這天。辛苦了
2022-01-29 17:30:48
夢之奏者
感謝,我只希望至少能好好地寫出我所構思的故事
2022-01-30 11:21:42
選對時間的男副角
多比:洛哈那個傢伙太危險了!水仙夫人和綴歌大小姐是最重要的!
魯修斯:ㄟ?我呢?
2022-01-29 17:40:34
夢之奏者
抱歉了魯休斯主人,但是水仙夫人和綴歌小主人真的比較讚
2022-01-30 11:22:24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