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可是我沒看小美人魚

Kmyth | 2023-06-22 16:52:44 | 巴幣 0 | 人氣 91


從對話中,僅能從回答猜測,文中提到的孩子,最大應當只能是國中生。
而筆者又希望孩子擁有"自我負責"和"犧牲的價值",這對於國小生來說,似乎又有些太苛求。

首先,我很讚賞這種觀賞影片後,透過簡單的問題來帶動思考的方式。
這也正是我在選修日本文學近代小說時學到的方式─如何去解析文本。

相信如果這位老師夠專業,應當是沒有把文中後兩段,在課堂中講述出來。
因為那是老師的個人意見。
那老師分享自己的意見有錯嗎?
在部落格,沒有;
但若是在課堂上,
老師作為教育中的權威者,意見就會被當成"正確答案"。
這對於小孩是影響至深的。

並不是說不能教導小孩自己所堅信的價值,
重點是不能用說教的方式從老師的嘴裏說出。
因為那會被當作正確答案般,被背誦下來,但卻不明究理。
必須舉出更多有些微差異的狀況,來讓小孩思考,
最後得出屬於他自己的答案。
而在構思這些微小差異的情境,便是老師自身在思考的過程,
也許會意外發覺,跳脫教學者的身分,自己可能也沒那麼贊同"自我負責"和"犧牲的價值"。

以時事來說,當權貴利用權力可以大撈黑金,
當詐騙犯被通緝還可以吃香喝辣。
卻要人民安分守己的工作,犧牲奉獻,又有多少人能夠接受。
當政治人物為了追求更高的職位,
可以拋棄人民的支持不顧,怠忽職守,
要怎麼去向小孩闡述負責的重要。

可能有些人覺得,舉時事小孩子哪會看?
確實有些不妥,
但,小孩子真的不會看,看不懂嗎?
把小孩當小孩,難道不是一種長輩式的自大嗎?

作為一名國文老師,或許你可以在自己所畫出的理想國中活得很好。
但是你所教授的小孩子,未來是要待在與你相同的象牙塔裡,同一個小圈圈中嗎?
當他身處的環境、與他交流的人中,想法與你完全大相逕庭,
那作為教師的意見,又剩下幾斤幾兩重呢?
在生存與政治正確中,倒底孰輕孰重。
況且,在多數人都選擇殺死王子的時候,那便是屬於那群人的政治正確。

應然與實然的衝突。
一昧的傳教著理想,卻忽略現象的解釋,
只會讓自己的話語淪落至靜靜躺在書本上的文字,毫無用處。
當然,這個社會是分工的,並不是叫國文老師為了講述這些道理,
就要跑去撻伐、抗議,來維持公平正義。
但是當你的孩子舉出這些反例的時候,作為老師又當如何回應?
僅僅是用他們是壞人來標籤化,搪塞帶過嗎?
那當孩子所見都是壞人的環境時,
究竟是要求他當好人高尚一些,還是教她融入壞人群中實際一些?

在我自己的成長過程中,
真的有太多,遵從表象的說教。
而我也傻傻地遵循。
但漸漸地發現,那些話語出自之人,
卻口是心非做著完全違逆的行為後,
我也還算聰明,不多發表意見。
但即便發覺,那種遵循政治正確的習慣,
卻還是無法掙脫,綁縛著。
久了開始發現與周遭格格不入。
大家都知道那些規矩是在演戲,
講台上一套,離開學校另一套。
變通,成為我最缺乏的技能。

--

講得很亂。
總之,講述的思想是比不上體會來的思想。
政治正確,說穿了,不過是一種多數暴力。
即便所鼓吹的價值再怎麼正確,
政治正確,就是程序錯誤,它不應當是"因為對所以對"的毫無解釋。
所謂"正確",不過是因為政治上順從多數就方便、而易於統治。

思想不該靠多數決,而是正反論辯,才經得起考驗。

--

回到原文,
我並不是在苛責該位筆者。
而是假設性"如果筆者在課堂發表了自己的想法,那就是大錯特錯"

不論是自我負責、犧牲的價值,或是守時、整潔,各種標語。
這些都只是表皮。理不理解,真的毫無所謂。
真正的是在這些標語底下,支持與不支持的理由。
一個人因為老師說要懂,而去推崇自我負責的態度,
跟一個不懂得自我負責的人來說,其實是沒有分別的。
更準確地來說,一知半解的前者,可能更危險一些。

他必須是理解到,自己的不負責,可能導致團隊進度落後,
進而影響自己的分數或是團隊的和諧,因而開始發自內心的自我負責。
那才是屬於他自己的思想。
而對於他自身來說,可能會把他稱之為盡心盡力,
文字上有所差異,這都無所謂。

所以99%的孩子都選擇殺死王子,並不會讓這個社會完蛋。
會讓這個社會完蛋的是,不論殺死王子或是變成泡沫,但卻說不出自己一套解釋的人。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