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裏世界遠足同人文] 恐怖片之夜

Kanfish | 2023-04-12 00:26:33 | 巴幣 0 | 人氣 141

時間點:小說卷七結束後,有劇透

先前的事件結束後,擱置已久的裏世界骨架大樓打通計畫,到了最近終於又如火如荼地展開。

鳥子在整理好心情後,也恢復了往常的精神。每次經歷一整天的施工勞動後,一如往常地拉我去大吃大喝。雖然總是吃到快吐了,但看著她恢復平常的樣子,終於覺得放心不少。

週五我們都沒課,一起到骨架大樓繼續施工。中午休息時,她似乎想到了什麼新主意,一臉興奮地問我:

「空魚,今天的慶功宴,來我家舉辦怎麼樣?我們可以先去澡堂洗澡,然後買個披薩或炸雞,到我家邊吃邊一起看電影!」

「哦哦,怎麼會突然想這麼做?」

「想說慶功宴除了吃東西,可以試試看別的活動。而且今天做得這麼累,明天應該不會馬上繼續吧?這樣我們看到晚一點也沒關係。」

「那這樣也可以直接買東西在小櫻家吃?」

「可是我的 Netflix 要在我家才能用電視看阿,總不可能在小櫻家擠著手機螢幕看?」

要特別過去鳥子家,而且兩人單獨待在家裡,她該不會打算做什麼......不不我是在想什麼,只是一起看個影片,也不會待到太晚,結束後就直接坐車回去沒問題的!那就順著她的意好了。

「知道了,那就這麼辦吧。」

「耶!空魚最好了~」

----------

欸欸不知怎地慶功宴居然變成這種情況......

坐在鳥子家的沙發上,她緊緊靠在我的懷裡,一邊抓著我的手擋在眼前。

「呃呃怎麼會這麼可怕!!」

「那你幹嘛說要看恐怖片啦!」

「想說沒看過日本恐怖片很好奇啊,而且也想多認識空魚感興趣的怪談領域......」

「唉那不要勉強啦,我再講給你聽就好了,別再看下去了?」

「不行,沒看到後面結局感覺更可怕,空魚的手借我擋著就好了。」

豈止手借給你,整個人都被你緊緊抱著了好嗎......雖然感覺是不壞啦,不過我很確定,我的心跳這麼快,絕對不是因為恐怖片太可怕......

----------

電影終於結束了,鳥子失魂落魄地坐在沙發上。

我出言安慰:「其實你想想,平常我們和裏世界接觸,不是遇過很多更可怕的東西嗎?」

「但是那些東西,已經知道是裏世界的一部分,反而習慣了,只會想說怎麼擊退或逃跑,不會想那麼多。而且大部分的怪談故事我也不清楚。電影裡面有那些故事啊、情節啊,反而很可怕,變得更嚇人了...」

「也對,畢竟這就是都市傳說和鬼故事會在網路上廣泛流傳的原因吧。」

「我很少看這些東西,沒想到會這麼恐怖...」

「好啦你別想太多,就是個電影嘛,不會造成實際傷害的,比起裏世界的怪物還是好很多。」

我一邊收好桌上的炸雞紙盒和垃圾,一邊繼續說:「時間也不早了,那我回去囉,垃圾我順便拿去丟。」

「不要啦!空魚不要把我一個人丟下!」鳥子驚慌失措地說。

「可是再晚就沒有電車了,我會回不去啊。」

「吶......空魚,今天可以留在我家睡嗎?」

腦袋轟地一聲巨響,我愣愣地看著鳥子。其實當初答應來鳥子家,我心底深處大概就想過這種可能性,只是現在真的發生,我也弄不清楚自己是期待還是害怕了。

「反正明天不用上課,空魚也隨身帶著換洗衣物吧。拜託啦!現在一個人待著的話,我真的覺得很害怕。」

「......那好吧。」我嘆了一口氣放棄抵抗,放著被恐怖片嚇壞的鳥子不管的話,好像也太殘忍了。

----------

我很快就為剛剛的仁慈感到後悔。

換好睡衣,我準備在沙發躺下,一邊問鳥子有沒有多的棉被或可以蓋的東西。

「沒有耶,空魚你來床上一起睡啦,這樣我也會感覺安心一點。」

「............」我看著側躺在床上,穿著輕薄睡衣、金髮散落在身側的鳥子,心裡開始在想自己是不是被這個女人給設計了。

「我沒有要幹嘛,現在真的只是嚇得要命而已。」鳥子帶著不安的表情說道。

看起來好像是真的,欸不過如果不怕的話,你是會想幹嘛啊......?

「好啦我過去一起睡,你別再自己嚇自己了,我們來講點別...」

「啪!」就在我話講到一半的時候,電燈忽然熄滅了。

「這是怎麼回事?」鳥子不安的聲音再次響起,似乎也一邊坐了起來。

「冷靜,可能剛好停電而已,你先帶我去找開關試試看。」我一邊說著一邊走到床邊,找到鳥子牽住她的手。

「滋...滋...嗡...」不等我們反應過來,電視自己亮了起來。

「誒所以不是停電吧...這跟剛剛的電影劇情也太像了......」鳥子的聲音微微顫抖著。

電視上雜訊飛快地流動,發出令人很不舒服的聲音。如果真的按照劇情進行下去......我決定先擋在鳥子和電視之間,不要讓她看到螢幕。

我的選擇果然是正確的,畫面定格在一口古井,一隻蒼白的手臂,正攀在井口往上爬,是一名白衣女子。

「鳥子,你不能再繼續想著電影劇情了,里世界感應到你的這份恐懼,正在把它再現出來。」

「可是現在滿腦子都是剛剛的畫面,我停不下來啊......」鳥子抱著我,把頭緊緊埋在我的身上。

雖然電視上的女人正在往這邊爬,但現在應該還只是中間領域的現象,如果繼續惡化下去,毫無防備地進到晚上的裏世界就不妙了;就算沒這麼糟,我也不想知道那個女人爬過來之後會怎樣。

但是能怎麼做呢?現在是在鳥子家,周圍是安靜的住宅區,不可能亂開槍啊!難道要趁白衣女爬出來前砸了鳥子的電視?會有用嗎?

腦袋正在急速運轉的我,莫名想起之前對鳥子和小櫻說過的話:

「在怪談裡面,通過改變氣場從而得救的說法也是存在的,比較常見的就是,聊 H 的話題的那種。」

電影場景的重現,是因為鳥子心中的恐懼被裏世界利用,如果我能減輕她的害怕,弱化這個怪談的氣場,也許這一切就會「退散」?

但我應該怎麼做呢?鳥子現在也不是能聊猥瑣話題的狀態,恐怕得用更強硬的手段,中斷她對那部電影的注意力。

上次在 DS 研,曾看到她對耳邊說話和低音很沒抵抗力,看來只能試試看了。

我把臉湊到鳥子的左耳旁邊,一邊用左手圈著她的頭遮擋視線,接著用低沉的嗓音說:「別怕,我在這,把注意力放在我身上。」

鳥子身子一僵,停止了原先的顫抖。很好,看來有效果了。

不過電視的嗡嗡聲仍持續著,而且女人爬行的聲音比剛才更清楚了。沒有多少時間猶豫,得採取更強硬的手段。

心一橫,我決定採取直覺想到的第一個行動,轉頭輕輕地吻了鳥子的耳朵。

可以感受到鳥子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同時,電視機那邊的爬行聲也停止了。

我繼續親吻著鳥子的左耳,輕輕地咬了她的耳朵,伴隨著吐息遊走在耳朵附近。
遊走過耳朵附近的每一吋肌膚。

「唔...」隨著鳥子的一聲輕呼,電視機的聲音停止,啪地一聲關上了。

這時我已經沿著耳朵往下,親吻到她的頸部,可以感覺她身上散發出溫熱的氣息,呼吸也變得急促,手輕輕地搭在我的頭和腰上。

必須下最後一劑猛藥。這麼想著,我從鳥子的頸邊抬起頭,雙手捧著她的臉,閉上眼睛,將我的唇印在她的唇上。

「啪!」燈又亮了,看來是安全了。心裡想著可以了呢,但不知怎地有些捨不得停下。

「啊!」忽然之間,鳥子使力一拉,我也倒在了床上。

她略為起身,轉頭看著我:「空魚其實很會呢。」鳥子雙頰暈紅,一邊把一撮頭髮撩到耳後,一邊用帶點羞怯但愉悅的神情看著我。很會什麼?除魔嗎?

----------

「剛剛空魚好帥啊,好可靠。」鳥子躺在我的臂彎裡,圈著我的腰,頭靠在我的胸前,一邊將我抱得更緊一邊說到。

電燈恢復後,鳥子也平靜了下來,我把燈關掉,和鳥子一起在床上躺下。擔心她又再次害怕起來胡思亂想,我也不好再說什麼要睡沙發了。

只是她現在這樣緊抱著我,叫我怎麼睡得著啊!

「沒事就好......不過抱歉啊情況緊急,又不能用槍,只想到改變氣氛那招,做了很多平常不會做的事。」

「沒什麼好道歉的,你是為了救我嘛,而且倒不如說......」鳥子的聲音忽然變小。

「倒不如什麼?」

「倒不如說...其實我還滿喜歡的。」鳥子像是下定決心,語氣堅定地說道。

「好喜歡......空魚主動向我靠過來的時候。」鳥子仰頭看著我,在窗外透進來的微弱月光中,她的臉近在咫尺,眼神中散發著一種滿足與迷離的神情。

「唔...知道了。」我的臉瞬間發燙,實在控制不住也難以想像自己現在的表情,趕緊別過臉去。

明明剛剛做了那麼多更超過的事情,但當時一心只想著要改變氣場,心裡反而很鎮定。現在真正面對著鳥子,光是這樣兩人在床上相擁,我就快招架不住了。

不行,我得要藏住發燙的臉頰,也不能讓鳥子一直靠在胸前,聽著我發狂的心跳聲。

喜歡我主動靠近是吧...我稍微抽出手臂,整個人往下移動,把臉埋進鳥子的胸前。

既溫暖、柔軟、又充滿鳥子的香氣......我開始覺得躺到鳥子的床上似乎也不壞。

靠在胸前,耳邊傳來鳥子的心跳聲,是讓人感到安心的節奏。

我抬頭看向鳥子,她臉上仍有著淡淡紅暈,用溫柔的眼神看著我,帶著一抹微笑。

「怎麼突然靠在這了......難道...空魚想起上次二重身的事情?」

對吼,上次那個傢伙半夜莫名出現在鳥子家,一臉可憐兮兮的樣子,結果居然讓鳥子抱著睡了一夜!

可惡,居然比我搶先一步!

「別吃醋,現在讓你抱個夠。」鳥子邊說著,更加緊緊地抱住我,一邊撫摸著我的頭。

「而且......有很多事情是二重身沒有的。」說完,鳥子用一隻手抬起我的下巴,臉朝我靠了過來。

啊!要被親了。我閉上眼睛,感受到鳥子的唇覆在我的唇上。被鳥子親過幾次,感覺似乎......沒那麼抗拒了。

彷彿這樣還不夠似的,鳥子輕輕地咬了我的下唇,舌尖若有似無地輕撫過上方。最後,像在廢墟愛情旅館那次一樣.....她把舌頭伸了進來。

到這時候我腦袋已經一片空白了,也不知道該怎麼回應,但我決定至少...至少不要躲開。

持續了片刻之後,鳥子停了下來,鬆開我的下巴,臉略為往後退。我們凝視著彼此,兩人都微微喘著氣、呼吸急促。

「這絕對是...沒有和二重身做過的。」鳥子用有些羞怯和調皮的神情對我說道。

「欸...嗯...啊這樣啊。」我仍然處在腦袋一片白光不知道要說什麼的狀態。

「噗哧!」鳥子笑了出來,再次把我抱進懷裡,一邊摸著我的頭一邊說:「果然不管怎樣,空魚還是空魚,真可愛。」

接著她稍稍退開了些,但還是保持在很近的距離,看著我說:「今天謝謝空魚了,陪我看恐怖片又救了我,我很喜歡這次的慶功宴。」

「嗯嗯,雖然發生了很多意料之外的事,但我也很開心。」

「那晚安了,空魚。」

「晚安,鳥子。」

說完,我們靠著彼此,如同之前的默契一樣,握著對方的手入睡了,誰都沒有放開。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