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驚悚短篇】黑暗、黑暗

大理石 | 2023-04-06 02:03:06 | 巴幣 134 | 人氣 340


----------《黑暗、黑暗》


  張屋主說這間密室的實際尺寸為四十八平方公尺,和一間高中教室差不多,拿來住人綽綽有餘,哪天他心血來潮或許還會多隔兩個空間拿來當起居室,而在此之前這裡全都任我隨意使用。
  
  為我獨享的四十八平方公尺,能有擁有如此寬闊的臥室可真是尊榮待遇,缺點就是空了些、冷了些、暗了些,而且還很臭,其中有一半的臭味來源是我早先遺留下的穢物,另一半的臭味來源則是沒能完全清掃乾淨的血汙與肉渣。
  
  你說這是住人的地方?我問張屋主,我下半輩子真的都得住在這裡嗎?
  
  「是的,所以也許你能先從打掃環境開始著手。」那個男人一邊輕柔地回應,一邊將我從輪椅攙扶至安放在角落的鐵床上。
  
  「......你......把我當畜牲一樣看待......」我忍不住控訴,但那聽起來不像是我的聲音,它沙啞、破碎、卑微如蟲蟻,它像是被割除聲帶狗會發出的氣音。那不是我的聲音。
  
  「那你能試著從我這獲得屬於人類的尊重嗎?」張屋主蹲在我的腳前回答,那雙明亮的眼睛被一旁的檯燈照出了為父者般的柔光,他以為自己正在哄小孩,他以為自己已經掌控了全局,「別生氣,我只是在開玩笑罷了,陣仔!」
  
  我的確想生氣,我氣他用酷刑摧殘我的身體與意志、氣他在我的臉留下恥辱的傷疤,現在那個男人還打算將我的永遠地困住在這座骯髒的牢籠中,用恐懼與黑暗逼我發狂,他想找的不只是一個夥伴,還是想要創造一個跟一樣他腦子有病的共犯。
  
  我恨你,恨你!......但我無力反抗,原因不再於體格或力氣,而是因為我已經屈服於他的恐嚇與安撫。
  
  不,不要發抖,別讓他知道我在害怕......該死!我的手指好痛!......我的指甲呢?
  
  ——突然間,張屋主將我擁入他的懷中。他的胸膛又熱又寬,其厚實的質感有如碳纖維編織而成的鎧甲,我曾以為那個男人只是個注重體態保養的人,他不高不矮、身形勻稱,實際上他顯瘦的外觀底下藏著的是為了執行某些工作而鍛鍊出的強悍體格。儘管張屋主親暱的舉動讓我覺得噁心,但我卻不禁放鬆了情緒,甚至主動任對方擺布,也許是因為我太久沒和人接觸了,也許是幾周、或幾個月,打從被綁票之後我就沒再見過任何張屋主以外的活人了,如今他是我唯一的依靠與僅有的傾訴對象。
  
  時過半餉,他對我輕聲耳語:「啊啊,夥伴,我不是故意讓你難堪的,只是我希望你未來也能參與其中,畢竟以後這座山頭就是我們的基地了,這裡不可能光靠我一個人打理,暫時我也沒那麼多時間能耗在這,因此你得學會自力更生,至少自己的房間要自己整理才行。噢,對了,你想知道我都在外面幹嘛嗎?首先我還在尋找和你我一樣的同胞,儘管機會渺茫,但值得一試,對吧?其次我其實也在挖掘能保護這座山的關鍵素材,為了這兩個目的,我時常得走遍整個島嶼,偶爾還會出國......忙碌,倒也沒那麼忙,可是不在的時間肯定比較多的,而當我不在的時候你就是這裡的管理員,懂嗎?」
  
  我不敢回話,反正我不管回什麼話都沒用,他想怎麼說就怎麼說吧......管理員什麼的,說白了不就是一個奴僕嗎?但奴僕也罷,我不想死在這,我必須想辦法討好他,所以從現在起,他講甚麼都是對的......我是不是很可悲?石頭,你會笑我軟弱嗎?你肯定會的,畢竟你不像清仔那樣懂得察言觀色,你就是顆惹人厭的臭石頭,被你砸到算我倒楣,哈哈哈!
  
  「嗚嗚......」糟糕,笑出聲來了。
  
  「別害怕,」張屋主輕輕地拍了拍我的背,「好好休息吧,等我出差回來後就親自帶你了解一下屬於我們的新環境......這地方很古老、很複雜、很多秘密,不曉得鑽研過建築史的你是否也會對其略知一二?覺得身體好些就出去逛逛,我不會鎖門的。」
  
  ......別、別走!不要留我一個人在這!幹你娘!
  
  ......不對,這不是正好嗎?也許......我能趁機逃出去?
  
  張屋主的身影消失在鐵門後方。他沒說謊,那扇門沒有關上,自由的微光填滿了門縫,只要我肯爬下床,這間獸籠就無法困住我!但不是現在!他還在門外逗留,我得有點耐心才行......噢,我懂了,他其實也在等我走出大門,因為這是忠誠考驗的一環。
  
  別被騙了!不會鎖門的意思是我沒資格穿過那扇門,要是擅自行動就等著吃苦頭吧!下次他準備玩些什麼花招呢?削皮?拔牙?還是說來點經典的水刑?這些拷問的終極目的是為了使我屈服,還是單純只是他的性癖使然?
  
  真愚蠢,我明明可以親口問他的,因為張屋主是個好人,他會毫無保留地回答乖孩子的提問。
  
  沒錯,下次見到他就問問吧,他肯定會告訴我......一切的真相。
  
  
  
  真相,這個詞在我的夢中化為了黑水。我知道,我們是同一類人,我們都飽受幻覺所苦,我們每日每夜都讓冰冷的泥水隨意擺布,那些骯髒的液體如同紅蟲般在我們的皮膚上顫抖著、蠕動著,最後牠們大肆啃食,但那些黑水不是在皮膚上挖出個洞,而是沿著鼻孔與柔軟的眼窩一逕往深處鑽。
  
  看不見了,好痛、好黑。
  
  打從童年時代我就明白世上存在著人類無法描述的現象,我居住的台灣、我生活的台東,這個充斥著神佛的國度竟也堆積了無盡的汙穢之物,真虧世上還有這麼多宗教與神祕學相關從業者,怎麼乩童跟仙姑手中的法器還沒辦法刨除一塊黏在磁磚上的口香糖?然而超自然現象歸超自然現象,我接受、同時我也視而不見,只是那片黑水是完全不同規格的存在,那是"不同世界"的事情,我能感受到它有意識地侵犯著這塊土地,它在試探這片土地是否能夠容納下它臃腫的軀體。
  
  但那又如何?正常人依然不會被影響,會發瘋的只有我們這些神經病!我是瘋子!
  
  ......真丟臉。我為什麼要在夢中崩潰?
  
  虛幻的黑水隨著夢醒而退去,展開在我面前的依舊是那間骯髒的混凝土密室,我能聽見換氣機的低鳴聲在穢物前徘徊,不斷湧入的濕冷空氣正咬著我的傷口不放。在昏昏沉沉地睡了兩輪後,如今我已經稍稍擺脫了恐懼的枷鎖,只是酷刑留下的疼痛仍時時刻刻提醒著我,我是個瘋子給看上的小畜生,所有的好轉都是邁入地獄的徵兆。
  
  當前密室的門依然留下了一道縫隙,但縫隙之外沒了光芒。
  
  門洞被封死了嗎?這裡......會成為我的墓穴嗎?大概是因為已經料想到這種可能性了,所以此等發展反而讓我有些開心。
  
  「......食物。」我不自覺的呢喃著。
  
  擺放檯燈的木茶几上留下一個來自便利超商的塑膠袋,袋子裡裝著四個口味各異的三明治與兩個御飯糰,一時間我不確定這究竟是惡毒的玩笑還是單純的善意。我還是先關心其他事情吧。那張木茶几像是特地從家具行買來的原木高價品,半徑莫約三十公分的圓桌面上留下了深沉而厚重的木紋,撐著桌面的則是洗鍊的黑色方管,儘管在大賣場也能看到類似的產品,但我很直觀地能感受到這件家具肯定不便宜。
  
  然後是食物。
  
  「這是你的玩笑嗎?」我對門的另一端或某個裝有攝影機的角落大聲問道,想當然耳,我沒獲得任何回應。我本來還想更瘋一些,將死之人的瘋狂可不會只是吼個幾聲就能了事的,但我斷裂的肋骨與嚴重拉傷的斜腹肌卻一點都不給情面,我現在光是大聲點說話就會痛到無法呼吸了,更況且是隨便撒野?
  
  結果發瘋不成的我不知怎麼的竟然動了走下了床的念頭——或說跌下了床才對。
  
  噢嘔......我真佩服自己怎麼這麼會找罪受。還記得你在床上躺了多久了嗎?不要只顧著喘息跟嘔吐,這是你應得的教訓,要是有來世,你一定得記住,長期躺在床上的重傷病患不會因為多睡了兩晚覺就獲得健全的雙腳。
  
  輕輕地吸氣、輕輕的呼氣,別太大力,你可以的。
  
  呼、喝、呼、喝......
  
  還好老姊不必看見我這副狼狽的模樣,因為她是個很容易焦慮的、情緒的女人,只要一點小事都會惹她悶上一整天,而我這點小事可能會讓她愁上一整年,甚至是大哭特哭。有什麼好哭的呢?對,就是受了點傷,然後原本的醜臉又更醜了些,反正我這輩子也不打算結婚或搞啥人際了,這就當這是整個容吧。
  
  笑一個好嗎?不要......在我耳邊哭......嗚......
  
  「嗚......呃啊......!」我發出淒厲的喊聲,為了證明我有辦法自力坐上輪椅,我必須靠吼叫來發出力氣,「啊啊啊啊——!」
  
  這就對了,我做到了!哈哈哈!我做到了,我不是廢人!不,我沒有裝病......我只是需要休息,我不需要你的安慰,我只是需要休息!
  
  ......我在哪?喔,我在他媽的宇宙無敵寬的活棺材裡!
  
  ......我不會有事的,清仔會找到我......我們約好了要去看新片,那是什麼片子來著了?國片?歐美片?我記不得了......清仔,你不會因此討厭我吧?我不是稱職的電影發燒友,很多時候我甚至不太想靠近電影院,你不曉得那個昏暗的房間住了多少個怪胎,當人們看著發光的螢幕,而它們則看著螢幕前的人們。電影院是那些怪胎的餐桌,是它們的胃。清仔,我從未把這件事告訴我你,我講過無數則荒誕的遭遇,但唯獨電影院的事情我隻字不提,因為這件事會壞了你的興致。
  
  好累,再讓我睡一會兒吧。假如能在睡夢中長眠倒也不壞,既然如此,那我可夢點能夠作為尾聲的臨終畫面才行啊。
  
  那就,就海邊吧,小學的時候我曾看過一片非常乾淨的沙灘,我所謂的乾淨不是指沒有垃圾,而是一片沒有陰影、沒有雜音的空間。有人說孩童能看見成人看不見的東西,電視上的民俗學專家跟道觀裡的師傅總是對此朗朗上口,但我的症狀卻是隨著年紀增長而越發嚴重,反倒是孩童時代的我活得非常自在,不必被無所不在的死角嚇得發慌。
  
  好了,現在大設定有了,那麼海岸邊......我坐在活水湖外側的沙灘上。當年的活水湖現址其實還只是一片埋在木麻黃森林中的沼澤,既然湖還沒挖,堤防當然也不存在,所以零星訪客到達此地時唯一能見到的就是一片延綿不斷的灰色沙丘,鬆軟的沙坡距離太平洋的浪濤可能還有上百公尺遠,沙塵、細石、圓礫石,三條灰色砂層錦然有序地由內陸像外海拓展。我坐在最內陸、離海最遠的砂丘上,木麻黃的針葉在我的頭頂上沙沙作響,傾仰的茅草叢發出駭人的呼嘯聲。
  
  東海岸的天空是紅色的。紅色的?紅色的天空......猶如風暴造訪前的血紅色澤,海水是黑色的,有人在沙灘上跳舞。
  
  
  
  ......
  
  ("嘿,啊有要緊麼?")
  
  陌生人的呼喊聲將我從臨終的美夢中喚醒,我忍不住回頭瞪了他一眼,隨後我才發現自己已經不在密室裡了。
  
  「你醒了唷?」陌生人又說了一句,他似乎有點訝異我真的醒來了。
  
  輪椅的嘰咂聲迴盪在這條漆黑而深邃的廊道,我不曉得這條路會通向哪,但周遭古老而充滿機能性的構造讓我不禁心裡發慌。就算沒研讀過建築史也能明白,此處是一座堪稱古蹟的軍事設施,但台灣有編列的軍事設施遺跡都在國防部的管轄範圍內,所以張屋主到底去哪才找出了這樣一座無人看管的廢墟?
  
  另一方面,我很驚訝原來密室的門並沒有被封上,我還活著,暫且看起來是自由之身,原來什麼試煉、什麼死亡密室的,全都不存在,那些不過都是自己嚇自己罷了。
  
  「你在笑啥?」陌生人不安地質問。
  
  我該講什麼才好呢?我好久沒跟其他人說話了!「......我......還活著。」
  
  「真是恭喜了,等等我會找瓶香檳替你慶祝一下。」
  
  「......你是誰?」
  
  「被某個變態綁架的王八倒楣蛋,真你娘的,」對方喃喃碎嘴,「這世上怎麼會有這麼閒的神經病?」
  
  老實說陌生人的造訪實在太突兀了,我一度以為對方可能是張屋主的共犯、或他新找到的神經病成員,不過從他顫抖的呼吸與一拐一拐的行動節奏來看,陌生人似乎也吃了不少苦頭,而且就那神經質的態度來看,他也不像是會和張屋主交朋友的人。
  
  「......那......你......知道出口在哪嗎?」我問。
  
  「毋知啊,你咧?」
  
  我稍微思考了一下,他問一個坐著輪椅、口齒不清、滿目瘡痍的木乃伊人說對方知不知道出口在哪?好吧,挺合理的,說不定我是這座軍事基地的指揮官投胎轉世也說不一定。「不知道。」
  
  「你一定有些頭緒吧?那傢伙甚至沒給你的門上鎖呢,你還被安置在他媽的豪華大套房裡,你不可能不知道出口在哪或哪邊可能是出口吧?」陌生人停下腳步來到我面前問道。此時手電筒的光源狠狠地砸向我的眼睛,在那片白光中我只能隱約看見對方有著一輪消瘦的輪廓與厚重的頭髮,等過了幾秒後,陌生人似乎終於意識到了自己正在折磨一個重傷患者,這才稍稍挪開了光源。
  
  急病亂投醫,我懂,待在這片黑暗裡,任何人都會被逼瘋的。
  
  「......我......似乎被他當成了同胞,」我一五一十地交代著自己的處境,「然而那都是在各種折磨之後的事情了,現在的我根本無法自由行動,更遑論是去找出口在哪了。」
  
  「同胞?為什麼?」
  
  我該坦承說自己跟他一樣瘋嗎?要是說了,我肯定會被當瘋子。「......不知道,天曉得瘋子在想啥。」
  
  「這倒也是。」
  
  語畢,我們共同面對了第一次沉默。
  
  陌生人靠在牆邊休息了會兒,他似乎有些後悔把我給帶出房間,要是我不知道這座基地的格局,那麼帶著我上路無遺是自找麻煩,不過或許是看在我足夠安分的份上,陌生人非但沒有逕自離去,反而還出現了一種捨我其誰的責任感,說不定他其實是想著能拿我當談判籌碼,畢竟瘋子的同胞可不是天天都能碰見,而瘋子對於自家人的執著肯定也非同一般吧。
  
  好吧,總之我有了個意外的求生夥伴,問題是我們都不曉得該怎麼離開這座基地,假設這裡是座未被編列管制的老軍事遺址,那它極可能是個地下設施,而就通道的規模來看,我猜此地可能遠比想像中的還要大,也許它還跟某個礦坑相連也說不定,要真是如此,光靠我們這點機動性能可能還得碰碰運氣才能趕在張屋主回來前找到其他出口。
  
  我說其他出口,是因為那位自稱為阿良的男人其實的確有找到一道疑似出口的厚重大門,但門不意外地被上鎖了。儘管他考慮過要在門邊守株待兔,目標是等著張屋主回來的那一刻趁機將其制伏,只是這座基地早就布滿了監視器,所以埋伏這招非但不可行,還可能讓自己吃不完兜著走。
  
  順帶一提,阿良在被囚禁的這段期間已經陸續被張屋主切斷了三根左手指與兩根右腳趾,奇怪的是張屋主似乎並不打算折磨阿良,他每隔一段時間都作業性地截走阿良的一根手指或腳趾,截肢作業雖然沒好心到給阿良打上一劑麻醉針,倒也不會放任他失血致死。阿良覺得自己像是活飼料,那些指頭可能都被拿去餵了某種野獸,甚至被張屋主自己給吃下了肚,一想到這阿良就氣的渾身發抖,連一句罵話都講不完整。
  
  總之大門沒輒了,我們只能祈禱通道深處還有其他出路。考慮到地下設施的設計安全性問題,此處的確可能還有其他出入口,至少它應該有個能進行換氣的豎井區域才對。
  
  在我們第二次休息的時候,我主動向阿良談起了有關張屋主的事情。「在我昏睡之前,我聽張屋主說他要出差一段時間,所以我們或許還有足夠的時間可以探路。」
  
  「張屋主?是姓張名屋主喔?」阿良一邊吃著張屋主留下的食物,一邊困惑地喃喃反問。
  
  「他說自己姓張,是這裡的屋主,所以我私下就把他叫做張屋主。」我回答。
  
  「欸,不吃嗎?」阿良看著我腿上的那份食物問道。
  
  「......痛的吃不下......喝水就行了。」
  
  本來我以為阿良會伸手把我那份食物也拿去吃,因為他似乎已經餓上好一陣子了,不過他只是苦笑了一下,似乎是可憐我的處境。「那傢伙是邪教來著吧?沒想到入教方式這麼激進。」
  
  「......其實外傷,比我想像中的更少,他似乎不希望我變成殘廢。」
  
  「唉唷,又麼良心可真是阿彌陀佛,」阿良擺了擺他缺指的左手,「老實說我不知道是連續五天被切指頭比較幸運還是被折磨到體無完膚比較幸運,要是我們倆都能活著出去,那我敢說我可能要幸運得多了。」
  
  「是啊,是啊......」
  
  「說真的,那傢伙大概也沒想過我會發現禁閉室的密道,連我自己都很訝異那間死牢竟然有這麼大的漏洞。當然啦,懂開鎖什麼的就又是另一回事了。」
  
  我突然想到,張屋主都是有計畫性地進行狩獵,他能知道我的秘密,這也就代表他知道所有獵物的秘密,然而阿良如果不是被他當作是同胞,那他又是基於甚麼條件才被帶來這的?難道說他除了尋找同類之外,其餘的部分是誰都可以嗎?
  
  隨機連環殺人魔,真是難纏的變態,而且在這種到處都是監視器的小島國要做到不留痕跡可是件難事,只是張屋主連未登錄的軍事遺跡都能抓出來當老家來住了,我也沒啥理由懷疑人家的實力與財力。總歸就是個怪物吧。
  
  「噓、你聽見了嗎?」阿良突然問道。
  
  他高舉手電筒照向通道的彼端,目前我們身處在一座寬足三米的巨大迴廊,我聽見了迴廊附近有些許水流聲,也許這條路正跟某個水利設施相接也說不定,不過腹地狹窄的台東沒有流量穩定的河川,旱季的時候甚至有不少溪谷會面臨完全無水的狀況,所以我猜那可能是一座封閉的地下水脈,從那是沒辦法離開這座牢籠的。
  
  「是水聲,但我不覺得那會是條生路。」我回答。
  
  「不是,我聽見了腳步聲,是那傢伙......」
  
  燈光的另一頭沒有任何東西,我也不覺得剛才有聽見任何像是腳步聲的東西。「沒事的,阿良,接著找些往上的路吧。」
  
  阿良聽著我的話往另一條路走。
  
  自從他提到自己聽見腳步聲後,早先的從容便不復存在了,畢竟他不是真正的幸運兒,因為幸運兒不會被連續殺人魔給看上,所謂的幸運兒也不會被扔進黑暗的地底中自生自滅......我們被困在空蕩蕩的死亡迷宮中,此時此刻沒有誰是比較幸運的。
  
  說來奇怪,我沒在這座基地裡見到任何影子,黑暗固然可怕,它卻安靜地讓人沉醉。我在外面......在我依然自由的時候,那裡的黑暗是混合了各種顏色的渾沌,而這裡的黑暗即是空無,已經好久沒這麼安靜過了,好久、好久......
  
  「把我留在這吧,阿良,你一個人找路會更快些,」我說,「我會沒事的,那個瘋子肯定捨不得我就這麼去死......但你就不同了,他很明顯沒看上你,呵呵......快,去吧,如果我遇到那個瘋子,我會試著幫你拖延一點時間......」
  
  阿良思索了一會兒,也可能根本沒多想,因為他還真的沒理由多照顧一個素不相識的陌生人,而且籌碼之論說來也是不切實際,畢竟瘋子之所以瘋狂,就是因為對方捉摸不定,總之無論如何,阿良看來是同意了我的建議,他甚至不打算說任何話,那個男人只是走到前方看了我一眼,隨後便帶著手電筒往回走了。
  
  他蹣跚的腳步聲漸行漸遠,我的意識也隨著黑暗逐漸下墜,冷冽的空氣托著我無力的軀體,那一陣陣灼熱的呼吸變得遠之又遠,聽起來像是從岩縫吐出的潺潺水流。
  
  
  
  ......注意。
  
  我也聽見了,阿良,在隧道深處有其他人的腳步聲。他是誰?它是誰?它們是誰?
  
  我錯了,這裡不是瘋子們的寧靜天堂......這裡是一座活墳場,它們......找到我了。
  
  (「啊啊......」)
  
  那是誰的呻吟聲?噢,那是我的聲音,真好笑,原來成年男性也能發出這麼細弱的音色。
  
  拜託,冷靜點,你又不是第一次面對黑暗!但裝硬漢的確是你的不對,剛才你應該請阿良把你推回那間狗窩才是,活該!活該!
  
  (「我沒事、我沒事......」)
  
  我得......想辦法往回走,然後想點快樂的事情,要是現在停止思考的話一切就完了,黑暗會將我分解,它會把我的意識從這副皮囊中給刨除;我不會死,但我會消失,像團霧氣、像陣火花,什麼都不留地就這樣沒了,我甚至想不起來自己的身體長什麼樣......不,我、我不能......這裡不是我該停留的地方。
  
  顧不得身體的哀號,我使勁讓輪椅迴轉了半圈。真的是半圈嗎?難道我不是正朝著更深處前進嗎?不管了,先移動要緊,我不能留在原地坐以待斃。轉瞬間,輪椅的滾動聲再次充斥了黑暗,這次才多了些憋扭的悶聲,這些都是我存活的證明!
  
  等、等等,這裡有斜坡,我得——
  
  (——砰乓!......)
  
  媽的!該死的!我不記得這條路是斜的啊!
  
  好極了,所以這是哪?我被卡住了嗎?我似乎掉進了一個小坑洞,撕心裂肺的劇痛短暫地標示出了我尚存的肢體位處何方,原來我像條蝦子一樣蜷縮在窄小的盆狀構造中,儘管坑洞並不深,實際上也就是半公尺那個高,只要調整一下姿勢就能站起來了,問題是我現在甚至連呼吸都有困難——不,不是有困難,我快、快沒辦法呼吸——冷靜點!輕輕地、慢慢地,不要怕痛,該痛得早就痛完了,你得換氣才行!
  
  呼、喝、呼、喝......對,就是這樣......你渡過了窒息危機......
  
  然後依舊卡在洞裡動彈不得。噢,我甚至現在才發現我泡在水灘裡,正巧還能洗個澡對吧?哈、哈哈哈......
  
  也許外面下雨了,因為這區域到處都能聽見水滴的聲音。
  
  我不相信當年的建造者會刻意把設施物蓋在水脈之下,所以我猜是外頭下雨了,同時設施物因為年久失修與地震損害之故導致了漏水與地板出現坑洞等問題。我還記得自己上次瞄見了張屋主的筆電日期顯示了一月二十九日的字樣,也就是我被綁票後莫約一個月之後,假如體感時間還能相信,我猜現在應該又過了一個月左右的時間,換言之是二月底,這時候的台灣碰上帶水氣的寒流不算啥奇怪的事情,也難怪我總覺得這裡特別的冷。
  
  是吧,又是科學的勝利,我破解了黑暗之謎,我以為那群魔鬼追到了這片黑暗裡,實際上只是因為我又冷、又累、又痛、又餓,諸多不利因素導致我可悲的妄想變得更加嚴重.......
  
  輕一點、慢一點,繼續呼吸......
  
  好冷,這裡好冷,冷水刺進的傷口、刺進了我的骨頭......
  
  「......救命.......阿良......」我下意識地擠出了呼救聲。
  
  好吧,就這樣了......
  
  媽媽......這次是真的唷......我沒說謊......
  
  沒有......

創作回應

桜井メイル
陣欸你要不要換份工作好……?
2023-04-07 01:42:50
大理石
強☆制☆入☆職
2023-04-07 01:45:2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