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勇氣爆發-同人短篇】在那之後、之後與更遙遠的未來

大理石 | 2024-04-15 18:44:10 | 巴幣 2426 | 人氣 931


※感覺再寫下去整個發展一定會完全偏離官方原定規劃,不過既然是同人創作那應該可以原諒吧?
※雖然我不覺得ATF這個組織會繼續保留,但因為挺有意思的,所以姑且朝著這個方向繼續寫下去了。



----------《在那之後、之後與更遙遠的未來》

  事情的發展有些突然,卻又不是那麼讓人意外,元氣大傷的各國戰後臨時政府進行完第一次聯合會議後,眾人決議讓ATF繼續以美國為首重組並擴編組為國際戰災特殊救援單位,多國籍任務部隊(Allied Task Force)的名稱不變,內任務性質則由拯救世界改為協助重大災情地區進行重建工作,任務期限為三年,視後續成果與重建狀況會再研議是否將延長任務時間。
  
  印太司令部指揮官金古上將被授命兼任為ATF環太平洋區的總召集,戰後晉升為中將的川田薰則以輔佐官的身分留任在金古上將身邊,至於當初臨時以參與環太平洋演習的多國部隊為構成基礎的早期ATF成員,在經過調度後改由美日澳加等四軍為核心成員,其他參與國家的軍隊則依據祖國的安排移師至相應地點的ATF分區。
  
  不過救災的名目說得好聽,實際上大夥都明白ATF的另一個目的是要回收死亡飛艦的遺留的殘骸構造。儘管死亡飛艦在確定完全停止運作後,與其相關的物質也隨之產生了未知的失能現象,但死亡飛艦終究是超出人類文明所能想像的存在,沒人能保證來路不明的殘骸是否會對地球產生其他的影響,甚至是被人以逆向工程摸索出不該存在的科技,所以回收之事勢在必行。雖然也只是與會諸國的共有默契,然而有個起頭總好過什麼都不做。
  
  「啊......夏威夷啊......」躺在沙灘以上的加藤下士望著威基基海灘發出感嘆聲,帶點書卷氣息的圓框款墨鏡藏住了她銳利的目光,「......露露,以後我們得在這待上三年了。」
  
  「美優不喜歡夏威夷嗎?」陪在一旁的露露問。她臉上戴著一副明顯過大的運動太陽眼鏡,那原本是史密斯的東西,現在是露露的東西了。
  
  「哼哼,只要有機械的地方就有我加藤美優,地點對我而言不是問題。」
  
  「問題?」
  
  加藤下士若有所思地停頓了半秒,而後她撇過頭看向遠方椰子樹群,在那彼端樹群之下有兩位體格壯碩的男士正在爭執著某件事,雖然加藤下士所在的距離聽不見對方爭吵的內容,但她多少也能猜得出一些概略內容。「對,問題......的確是有問題,我很害怕自己真的能這麼幸福嗎?露露,你要明白自己正在目睹人生中最美好的過程,當熾熱的友誼超越了生命、當鋼鐵的雄軀併發出柔情,縱使有著不被祝福的可能性,但無畏於社會價值觀與身分的約束,相反的兩人跨越重重阻礙走到彼此面前,最終在命運的祝福下相擁為伴,然後結......結合!......這就是愛啊,露露!但親眼見證愛的誕生,像這樣的我真的有資格嗎?」
  
  「嗯嗯,愛的確是非常美妙的事情,雖然露露所想的跟美優所想的應該是不同的東西......啊,史密斯跪下來了,勇要屈服了嗎?」
  
  露露的判斷沒錯,勇屈服了,他在無奈與憐惜之下同意了史密斯的要求,史密斯聽了連身子都還沒站好之後立刻半蹲之姿緊緊地抱住了勇的腰部,而勇也就這樣放任史密斯用這種胡來的方式來表達自己的感謝之意。
  
  加藤下士與露露兩人雙雙點了點頭讚道,又見證了一個美妙的畫面,夏威夷真是個好地方。
  
  此時理央三尉拿著兩瓶啤酒走來,換上泳裝的她已經完全進入休假狀態了。正確來說,今天的確是自從ATF重組後首次正常實施的輪休假期,但就實務角度而言,ATF環太平洋區特編大隊救難機甲群第一中隊的諸位仍處在戰備狀態,基於隨時都會被召回的可能性,第一中隊的人多半選擇留在基地附近打發時間,而又因為軍人身分有相關住宿優惠,包括理央三尉在內的點放隊員們全都跑到了附近閒晃,於是就有了現在這種第一中隊以戰備狀態之姿穿著私服與泳裝佔領威基基海灘奇妙盛況。
  
  坦白講這跟戰前的夏威夷也沒啥兩樣就是了,誰叫美國印太司令部就在這,只是因為ATF正式成立的關係,所以貢獻經濟的成員從單純的美軍變成了美日澳加等四大國籍軍隊了。
  
  響不解地說:「勇就這麼不想上鏡頭嗎?反正他的模樣早就已經被全世界看光光了,根本不差這次訪談吧。」
  
  加藤下士為理央三尉的無知感到悲哀,於是她對著自己的長官嘆氣道:「唉,理央三尉,碧三尉和史密斯中尉爭的可不是接不接受採訪之類的小事,那是更加深入、更加熱烈......!」
  
  「好了啦,美優。」理央三尉毫不猶豫地把冰啤酒塞進了加藤下士的胸口中,那身稱不上是多潮流但至少還能看的素色泳裝一下子又多了幾分入目不堪的土氣。
  
  「——啊啊!響!好過分喔!」加藤下士發出了微弱的慘叫聲。
  
  「不要學布雷棒說話。」
  
  露露在一旁幫腔說:「美優真的學得很像呢。」
  
  「是吧是吧?精隨都抓到了!」
  
  理央三尉露出莫可奈何的苦笑,她由衷希望這不會成為一種新風潮。「所以勇那傢伙在跟史密斯吵啥啊。」
  
  「當然是伴侶才會吵的事情囉......」
  
  「哈?」
  
  「我沒有亂講話啦!相信我吧,響!」
  
  露露說:「但最近史密斯下跪的次數越來越多了,感覺其實有點噁心。」
  
  加藤下士雙手抱胸,一臉面色凝重的模樣。「的確啊,這樣有點太沉重了......而且同樣的招數用太多,勇總有一天會產生抗性的啊。」
  
  「噯,算了,我自己去問。」理央三尉不耐煩的回答。
  
  話一說完,理央三尉就朝著勇與史密斯所在的位置逕自走去了。
  
  
  
  在話題的彼端,兩位軍官仍舊處於難分難捨的情況。
  
  「史密斯,你這傢伙還想抱到甚麼時候啊......」勇低聲喃喃著。有別於上周還頂著一頭凌亂長髮的模樣,現在的勇已經又把髮型剪回了平頭,這一剪似乎把他的性格給修回了原本那個略顯寡言的自衛隊軍官,這份氣質正好完美契合了他身上的軍禮服。
  
  「但我怕你會反悔。」史密斯用他水汪汪的綠眼睛抬頭望著勇,縱使勇使勁想把他的臉推開,史密斯也依然沒有屈服的意思。此時的他還穿著沾染汗漬與泥土的軍裝,一副剛從執勤地點趕回來的模樣。
  
  「答應都答應了,我幹嘛反悔?只是我沒想到你這個色胚子竟然有這麼欲求不滿。」
  
  「我坦承自己是有點縱慾過度了......可是......可是我真的好想試試看......」
  
  勇羞紅著臉回答:「如果不影響任務的話,休假期間想幹嘛都行吧。」
  
  (「所以你們真的在吵這種事喔。」)正好趕來的理央三尉以尷尬語氣說道。
  
  勇顯得有些慌張。「響?你怎麼會......」
  
  「第一與第二小隊今天點放,你不會是忘了吧?倒是史密斯你怎麼會在這?美軍海陸的人不是在大島那忙著移除塔的殘渣嗎?」
  
  史密斯楞了一會兒,而後他匆匆起身想裝作剛才沒發生任何事。「啊啊,響啊,那個......研發部的人指名要我擔任實驗機的測試員,所以中隊長讓我先回來基地一趟。」
  
  「所以你就趁著空檔跑來這纏著勇不放?嘖嘖,太沉重的男人可是會被討厭的喔。」
  
  「哈哈哈——不可能啦!我怎麼會是沉重的男人呢?是吧,勇?......勇?」
  
  亟欲徵求認同的史密斯只得到了勇略顯煩躁的側目。
  
  「如果你能稍微安分一點的話我會很開心。」碧勇三尉如是說。
  
  「怎麼會這樣......」
  
  史密斯那張充滿朝氣的臉龐刷出了一層慘白,他從來沒料到自己的行為已經造成了勇的反感——不對,其實史密斯早就知道自己這種需索無度的行為肯定會招人厭惡,他雖然不喜歡按照規則走,就連同梯的希洛都被史密斯那荒謬的行為邏輯搞得一個頭兩個大,但那名美國軍官從未忘記過最基本的社交禮儀,用輕浮的心態虛應答覆、以玩鬧的名義傷害他人,這些都是不可為的惡事,超級凱薩絕對不會原諒這種心術不正的行為與態度,但為什麼史密斯依然如此自然地對勇予取予求呢?難道他只是打著幫助勇的名義在幹壞事嗎?
  
  一想到這,史密斯慘白的臉上又多了一片黑影,這樣的慘況就連習慣了史密斯性格的勇見了不免有些憂心。「喂,史密斯,你沒事吧。」
  
  理央三尉倒是一點都不在意,她早就明白史密斯這種天才什麼都行,就是不懂怎麼和形同家人的親密夥伴相處,要是史密斯真的打算跟勇繼續走下去,那他這種無意識中散發出的支配性格一定得改掉。
  
  勇可不是你的人偶啊。理央三尉在心中吐槽著。「好啦,史密斯,給勇一點呼吸空間,他等等還要被八卦記者圍剿呢。」
  
  那名高大的金髮軍官被強制拽離了現場,儘管沉重的打擊讓他一時間無法言語,但他仍時不時回頭用那對無助的綠眼向勇訴諸歉意。勇在苦笑中低聲回應:「別太在意了,好好休息吧。」
  
  「啊對了,勇,」理央三尉臨走前補了一句話,「果然還是短頭髮比較適合你唷。」
  
  「啊......嗯。」
  
  史密斯趁亂補了一句:「不管長髮或短髮我都喜歡!我最喜歡勇了!」
  
  「夠了夠了,現在讓我們去那邊好好聊聊吧,路易斯.史密斯中尉先生。」
  
  兩人緩緩穿越熱鬧的沙灘,盛夏的強光模糊了他們的身影,不一會兒後,理央三尉逮著史密斯回到了露露與加藤下士所在的休憩點,女子團的嘮叨讓史密斯越發抬不起來,勇見了不禁覺得好笑,卻又因為無由來的陌生感而心生不安。自從世界恢復和平和,夏威夷也逐漸找回了往日的步調,將近半年前發生的災難彷彿一場惡夢,如今已經很少有人願意主動談論起關於死亡飛艦的事情了,或許是放下了、抑或是怕觸景傷情、甚至只是單純的失去了話題性,無論如何,對這個邁步未來的世界來說,死亡飛艦這個關鍵詞在它們消失的瞬間就失去意義了,現今ATF的所作所為也正是要確保它永遠不會再以任何形式回到大眾面前。
  
  那是好事啊。勇對自己說,同時他要自己跟上世界的腳步,別被甩出去了。
  
  「碧三尉,你來早囉。」佐竹隊長站在飯店的後廣場外緣喊道。
  
  勇望向同樣穿著軍禮服而非紅色騎士外套的長官,差點連回話的方法都忘了。「......隊長,我判斷這件事有提早抵達準備的必要。」
  
  「那你準備的如何?」
  
  他心虛地低下頭。「......還有待確認。」
  
  「上來吧,我們這身衣服可不是為了大太陽底下活動而準備的玩意兒,就算要沉思你也得選個不會中暑的地方吧。」
  
  「是的,隊長。」
  
  勇聽從佐竹隊長的指示來到了飯店的庭院中休息,綠意與海潮聲驅走了盛夏的毒光,碩大的穿廊送來了宜人的涼風,但勇並沒有因此變得更加放鬆。拯救世界的任務結束了,穩定世界的工作才正要開始,正因為碧勇三尉奮勇作戰的身姿已經隨同布雷棒的口號一起成了災民們的寄託,所以他有義務作為形象人物持續安撫眾人的情緒,同時還得以第一線人員的身分為大眾解釋關於此次災難的前因後果。在某種程度上,碧勇三尉可說是ATF的資產了,當別人試圖遺忘死亡飛艦的時候,而勇卻不得不揹著它們留下的烙印活下去。
  
  那又有什麼不好。勇突然想起了這段話,他曾向史密斯任性地表示過自己樂於扛下所有的責任,士兵是如此、英雄更應該如此,雖然他相信所有同袍乃至全人類都為了同一場災難努力奮,然而在那種情況下,到頭來能撐住戰局的依然只會是那一人一機。
  
  那又有什麼不好。
  
  「碧三尉。」佐竹隊長輕聲喊著。
  
  「......是的,隊長,有什麼事嗎?」勇回答。
  
  「今天的天氣和聯合軍演那天一樣晴朗呢。」佐竹隊長看著白雲飄盪的藍天說道。
  
  「是嗎?我還以為那天的雲應該還要更多一些才對。」勇一邊回答,一邊將視線挪向了天空。
  
  然後勇想起了後來的災難以及自己與布雷棒相遇的過程。至今勇仍無法想像史密斯到底經歷了多大的煎熬,經歷死亡與變形、眼睜睜看著同樣的困局再次發生,他承受著更勝勇的痛苦,但縱使是在那種情況下,史密斯仍舊一肩扛起了鼓舞眾人的責任。
  
  如果史密斯能為了大局......為了我做到這種地步,那被他所相信的我難道就沒辦法嗎?勇默默思索著。
  
  「特別這種事是因人而異的形容,」突然間,佐竹隊長說出了這樣的話,「碧三尉,你覺得自己是特別的嗎?」
  
  「不,我不特別。」
  
  「那就別勉強自己去當一個特別的人了,撇開軍職之身不談,你也不過就是個普通人,會不安、會害怕......勇,不要被英雄這個稱呼給迷惑了,能力跟責任是兩回事,加諸於英雄之名身上大義的也不過是場荒謬的妄論,畢竟英雄主義只是弱小之人為了尋求寄託而捏造出的信仰,只有不想付出的人才會期盼有個甘願犧牲一切的強者能來替自己實現願望......只有無能為力的孩子才會希望世上有個特別的英雄存在,但你我都不是個孩子了。」
  
  「可是布雷棒......史密斯就是個英雄,我也是,對大眾而言,我必須是。」
  
  「我並不是在否定你們的功績,那是你們應得的榮耀,然而你或史密斯中尉又何必因為這份榮耀而困死在世俗搭起的獻祭台上?」佐竹隊長用力摸了摸勇那頭操粗的短髮,好像鄰家大哥在安撫哭泣的小男孩一樣,「都已經經歷了這麼多的事情了,你還打算做回以前那個孤高的碧勇三尉嗎?」
  
  「才沒有!......才......才沒這回事呢。」勇露出倔強的表情,五味雜陳的壓力燻紅了他的眼睛。
  
  佐竹隊長回以溺愛的笑容。「這次報告書就免了,現在讓我們一同前往下個戰場吧。像個英雄一樣,一個平凡又普通的英雄。」
  
  勇用手背狠狠地揉了揉雙眼,剎那間他迷惘的眼神又亮了起來。「是的,隊長。」
  
  幾分鐘後,勇與佐竹隊長齊肩走進了飯店與ATF的公關部碰頭,接著他們又和總部反覆確認了接下來的訪談劇本與宣傳重點。當下勇作為ATF與日本自衛隊的形象人物,他的發言即代表了雙方的立場,有些話能說、有些話不能說,其一字一句都得萬分謹慎——盡管細節繁雜瑣碎,但勇很快就進入狀況了,中途沒有任何猶豫與不安,那份果斷像極了眾人所期待的英雄。
  
  其實全程陪在一旁佐竹隊長也不得不承認自己早先的安撫之詞有些強詞奪理,因為勇縱使選擇了逃避,他也必然要承擔這些要命壓力;縱使參與戰爭的人都是英雄,但世上也找不到第二個親手消滅死亡飛艦的碧勇三尉,而勇之所以被推上臺前的原因也不只是因為他駕駛著布雷棒打敗了滅世惡敵,更重要的是那個男人確實很特別,只是他本人不相信自己有任何特別之處就是了。
  
  是缺乏勇氣嗎?佐竹隊長暗暗思索。要是他能把抗令的勇氣來拿相信自己就好了。
  
  十點整一到,訪談如預期般地在翡翠酒店的小型會客室中開始;十一點五十分準點,訪談平安地落幕,眾人帶著各自的成果離開了翡翠酒店,明天碧勇三尉的樣貌將以封面人物之姿再次走遍世界,好奇、讚譽與猜疑會一次次地打響他的名號,然後再過幾個月、再過幾年,人們就會在和平中逐漸淡忘這件事,屆時英雄將隨著死亡飛艦一同死去,正如同世界所期盼的那般化為歷史的墨跡,而若真到了那一天,勇氣還會伴著無名之歌一起淵遠流長嗎?
  
  
  
  傍晚六點,勇在海潮聲中醒來,此刻的他沒有窩在客廳的單人沙發座上,反而是躺進了涼臺前的沙發躺椅;勇還記得自己在補眠前連軍禮服都懶得換了,連日累積的疲勞與壓力讓他無暇顧及自己的睡眠品質,不過現在的他不知何時已經換上了舒適的短襯衫與短褲。
  
  是史密斯吧。勇想著。你在哪?史密斯?
  
  勇依著輕柔的海風再次入睡,等下次睜開眼時,他身旁的坐椅就又多了個人影。
  
  「史密斯......」勇呢喃著。
  
  在那聲呼喚後,史密斯立刻握住了對方渴求慰藉的手。史密斯說:「辛苦了,勇。」
  
  「史密斯,謝謝你。」
  
  史密斯意會到了勇的消沉,他本來以為今早的打打鬧鬧能讓勇找回活力,但現實永遠比他想的還要複雜。「還撐得下去嗎?」
  
  勇沉默了半餉。「如果我說不行的話,你會要我拿出勇氣嗎?勇氣......爆發,對吧?哼,盡說些蠢話。」
  
  微弱的光芒照亮了史密斯懊悔的表情,如果他還是布雷棒的話,勇就不必獨自承擔這些重擔,如果不是他將英雄的夢想加諸於勇身上,勇就不必像今天這樣煩憂,如今世界之敵已經消失了,作為英雄的勇卻被迫留在過去,紀念著人們不願再回想起的慘痛災難,這份榮耀猶如詛咒,既不帥氣也不瀟灑。史密斯不經想著,這些是否都是他的錯。「......勇,英雄只有在災難發生的時候才會現身,因為對抗災難是他的天職,但英雄在穿上戰甲之前也只是個平凡人,他有個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祕密身分,也有屬於自己的生活與野心......勇,你是英雄,可是你也是勇.碧,他們都是你的一部分,卻不是你的全部。」
  
  「我有得選擇嗎?」
  
  「有的,永遠都有,你可以選擇放過自己、相信他人,也能選擇一輩子都深陷在他人強加的責任中,但做出選擇的不會只有你,看清楚周遭的人吧......請看著我,勇。」
  
  「史密斯......」
  
  「不要再默默承擔一切了,享受當個普通人,然後讓我成為你的英雄吧。」
  
  勇笑著反問:「那誰來當你的英雄?」
  
  「嗯......露露?」
  
  「這可真是不得了的發展。」
  
  「說笑的,」史密斯輕輕吻了勇的手背,「我可是個占有慾很強的自私渾蛋,能成為我的英雄的人非勇.碧不可,這可是終身事業,你就認命吧。」
  
  「肉麻死了。」
  
  「對了,偷偷跟你說,露露今晚住在加藤下士那,所以......」史密斯一邊解釋著,一邊將不安分的身子挪到勇的上方。
  
  「所以你找好參考資料了嗎?」
  
  「欸,這個......有是有,但是......有點刺激的超乎想像......現在想想這或許不是甚麼好主意......而且感覺好像會很痛......」
  
  說時遲那時快,勇一個翻身便把史密斯反壓在地,沉沉的悶響與衝擊讓史密斯嚇得連喊痛都忘了。
  
  「這時候才想退縮也太遲了吧,拿出勇氣來啊!路易斯.史密斯!」勇低壓聲量低吼著。
  
  史密斯不甘示弱地攬住勇的後腦勺。「......哼,要比勇氣的話我可不會輸的唷,做好覺悟吧,勇.碧!」
  
  兩人在彼此熟悉的虛張聲勢中走入了無人打擾的黑夜,而後他們將一同迎接明日的早晨以及往後的每一個破曉,無論在何種環境、以何種身分、相隔有多遠,那是屬於兩位英雄的新任務,任務完成期限為:永遠。 

創作回應

X樣忠實粉絲
「欸,這個......有是有,但是......有點刺激的超乎想像......現在想想這或許不是甚麼好主意......而且感覺好像會很痛......」

嗯!?該不會是......結腸突破!?好色!!超色!!史密斯的史密棒尺寸肯定能做對吧!!!跪求後續!!!!

話說我也有想過ATF後續的故事,諸如布雷棒和死艦被ATF列為最高機密資料、導致ATF被聯合國強迫公開,最終ATF不從所以脫離軍隊成為無國界部隊四處打擊用死艦殘骸來做武器研發的組織(無論是恐怖份子或是軍方科研)
2024-04-15 19:25:12
大理石
經典續作走向,不過以CY的角度來說他們應該不會想設計人類內賊式的展開啦,一定又是地球甚麼東西太香了又引來一批神經病外星人來搞侵略w
2024-04-15 20:46:42
大理石
然後有關那個色色......就......感覺再講下去真的太寡廉鮮恥了,真的要繼續寫嗎><"
2024-04-15 20:48:11
戴著黑框眼鏡的御刃堂忠實粉絲
現在是野戰時間——如果有的話一定是……(小聲
2024-04-15 20:07:59
大理石
一定是在舒服柔軟的床鋪上享受美好第一次^^
2024-04-15 20:48:45
派瑞公爵忠實粉絲
其實我有想過,再現實一點去考量,在拯救世界的光環下,史勇想幹甚麼都沒問題!不管是當明星當總統當政客只要有點手段通通"大丈夫"~~根本不用遮遮掩掩的,沒錯!尤其是世界級婚禮甚麼的
2024-04-15 22:02:55
大理石
光明正大地舉辦婚禮,這樣會讓史密斯太爽,絕對不行><
2024-04-15 22:09:33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