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同人小說]仙劍奇俠傳II--第二章-16-

毛瑟基 | 2022-05-31 16:37:33 | 巴幣 2 | 人氣 46

連載中同人小說--仙劍奇俠傳II
資料夾簡介
※本故事版權(純同人非商業二創,非大宇公司出品)由作者KIKEY保留,本次張貼僅為個人備份,謝絕一切轉載要求,頓首!

  「嘿嘿,想不到鍾玉讓妳也有今天啊!」因為受傷而在一旁調息的藍長老和盤長老內心竊喜。
  
  自從鍾玉讓當上鍾家長老以及五毒教主開始,仗著臻入化境的武功以及惡毒的心計誅滅異己,雷盤藍三家的家老重臣苦不堪言。難得看到平日不可一世的教主如此狼狽,嘴裡不說,心裡也不禁跟著幸災樂禍,渾然忘記今日進犯蜀山的目的。
  
  被挫了頭威,如何可以服眾?五毒教主當然也明白這一節,不顧自身傷勢嚴重,將內力源源不斷地灌入天蛇杖內,企圖藉著兵器扳回一陣。奇怪的是,雖然冒傷鼓勁,卻看不出五毒教主內傷有加重的趨勢,天蛇杖在接受了強大的內力下,顯得比平日更加璀璨光輝。
  
  「以為手上沒有兵器,就可以欺我嗎?」姜婉兒傲然凝視著掄杖揮舞的五毒教主,同時拿下腰間所纏的藍色布巾。
  
  這條以白絲繡上圖案的藍色布巾乍看平淡無奇,卻是由九天冰蠶絲所編織,名為「寒魄冰帕」,乃當年姜婉兒之母倩娘所留下的遺物。「寒魄冰帕」並非等閒,不但一般的神兵利器不能傷,而且烈火不侵,誠然世間珍寶。只見姜婉兒將「寒魄冰帕」對角捲成長條,手中內勁一吐,空氣中的水氣凝附在冰帕上,再瞬間凍結,不過短短光景,一條柔弱的手絹竟然變得堅逾鋼鐵,儼然如柄二尺來長的劍。
  
  「有『寒魄冰帕』在手,妳就更沒有勝算了!」
  
  姜婉兒手握神兵,後發先至地殺上,威力更勝以指代劍,五毒教主雖然握著白苗族天蛇聖杖,竟也討不到半點便宜。先前和劉延君戰鬥時,所使用的「靈蛇杖法」,一遇到姜婉兒,不但靈活全失,還被「劍神訣」的「倒持太阿」牽制,杖頭沈得有如千斤重,幾乎快無法發招。
  
  「怎麼沒聽過仙劍派有這樣的高手,看起來年輕,內力卻像是有六七十年的修為,難道今天真要栽在她手下?」五毒教主一分心,杖法出現破綻,姜婉兒怎麼會錯過如此良機?手上內勁一收,「寒魄冰帕」由剛轉柔,纏住了天蛇杖,手一抽,硬生生地把天蛇杖從五毒教主手上奪下。
  
  「還說要跟我較量兵器,結果連拿都拿不住,笑話!」姜婉兒拿起方才奪到的天蛇杖,不屑一顧地丟棄到一旁。
  
  成名十多年來,五毒教主從來沒受過這樣的屈辱,只是眼前不容她多想,因為姜婉兒已然殺上,「劍神訣」的勁風割面生痛,對於赤手空拳的她十分不利。突然一道壯健的身影橫在五毒教主面前,硬是替她擋下了姜婉兒一掌。不過,來人武功雖高,和姜婉兒還是有一段差距,不但被震退到幾乎撞倒教主,還噴了一口鮮血。
  
  看清來人是誰,教主不禁大感意外:「雷長老,你來這幹嘛?我的命不需要你救!」雖然心有不甘,但是五毒教主的語氣並沒有意料中的嚴峻。也許是因為沒想到一向恨她入骨的雷長老竟然會棄下惡戰,前來搭救吧!
  
  「嘿嘿......」雷長老抹去嘴角的血跡,慨然笑道:「賤人,妳的命可是我的,除了我,沒人有資格殺妳!」
  
  「有命殺我再說......」五毒教主不改平日的傲慢回嘴道:「而且,與其擔心我會被殺,不如擔心如果你使不出『魔雷吞天地』該怎麼辦?」
  
  彷彿是弱點被揭發一樣,雷長老先是一震,隨後又恢復鎮定:「妳居然知道這件事….幸好妳不是十幾年前知道….」
  
  看到雷長老和五毒教主對話的神情,姜婉兒心裡產生異樣的感覺,而且是似曾有過,卻淡忘已久的。不過,她隨即想起保護憶如的重責大任,便厲聲喝到:「大鬍子,你也有資格當我的對手,看是要你戰我,還是她戰我,還是一起上都沒關係,別在那邊嘀嘀咕咕的!」話是這麼說,姜婉兒也明白,若真的雷長老和五毒教主連手,她這一仗必然不樂觀,只是大敵當前,絕不能先墮了氣勢。
  
  這時,先前被雷長老棄下的對手牛大城也趕過來了,他對姜婉兒雙手一揖:「不知道姑娘是哪位敝派前輩的高足,敢問如何稱呼?今天仙劍派多賴姑娘同抵外侮,不然後果真不堪設想。」
  
  姜婉兒雖然懂得江湖規矩,卻不願意正面答復,只是淡然地說:「我家族和師承都沒有仙劍派弟子。」說到這裡,她看著雷長老和五毒教主,想起父親生前的訓誨--與人交手必要通報名號,才心不甘情不願地說:「好吧,為了讓那兩個苗人死得明白點,我還是說罷......」
  
  「我是姜清風的女兒,家父生前曾入過仙劍派,不過應該已經被破門了,所以確實不是仙劍派弟子,這樣的答復還滿意嗎?」
  
  「姜清風......?」牛大城畢竟是對仙劍派門內事務最清楚的人,腦海中不住地回想後總算想起:「那不是我太師叔祖嗎?如果他老人家還在世,想必都已經過了百歲,怎麼可能會有個看起來不到二十歲的女兒呢?」
  
  轉念至此,又想到當年仙劍派門內被流傳告誡的故事,那是在鎖妖塔還沒有被毀掉之前的事情:「令尊莫非就是當年......當年違反門規,被妖精所迷惑的姜清風?」牛大城才剛說完,臉上就莫名地多了幾個巴掌印,痛得他幾乎要暈了過去,還不知道為何挨打。
  
  「我爹娘不是你們說的那樣!」姜婉兒看得出牛大城粗魯老實,不懂得拐彎抹角,因此並不下重手,但是聽到自己雙親受辱,總是心裡不快。
  
  「你們人類總是因為自己的無知,而把許多的罪過加諸在妖魔鬼物身上,相較你們這為了野心私慾,可以大動干戈的醜態而言,妖魔還可愛樸實得多......」姜婉兒忿忿地說著,彷彿在為母親陳述著冤屈。牛大城這些年也聽酒劍仙說過一些人們對妖怪的誤解,因此並不敢答腔。等到罵夠了,姜婉兒知道牛大城也是為了保護憶如而奮戰,便說:「這些都是過去式了,其他等打完再說。」

  於是,四大高手再度捉對廝殺。姜婉兒還是鬥上五毒教主,牛大城則是對付雷長老。
  
  現在有了無塵劍,不再擔心兵器被破壞,拿手的「御劍術」使得更加得心應手。論年紀,雖然牛大城比雷長老小了十歲,由於他潛心修練正宗內功,內力並不會比性情浮躁的雷長老遜色。不過雷長老天賦異禀,對於「雷霆魔功」的運用幾乎可以說是如火純青,加上天工斧之利,這一仗照理說佔了比較大的贏面。
  
  只是,雖然「雷霆魔功」是金屬兵器的剋星,但是遇上了不會導電的無塵劍,威力不禁大打折扣。第四層「狂雷衝九宵」剛好又可以被「御劍術」的「御劍伏魔」推卸掉;加上兩人的兵器素質平分秋色,所以,目前的雷長老確實無法殺得了牛大城。
  
  「方才似乎聽說眼前這苗人還沒有辦法使出最高階段的武功,這樣我可以牽制他一陣,等太師叔祖的女兒打敗了苗人首領,那這一仗就可以守下來了。」牛大城眼見可以擋得住雷長老的攻勢,心裡不禁樂觀了起來。
  
  另一方面,姜婉兒也覺得拿「寒魄冰帕」贏了赤手空拳的五毒教主並不光彩,便收起兵器,準備以拳腳功夫應戰,不料正要開始運功時,卻發現狀況不對:「怎麼脈像如此紊亂,莫非中毒?可是苗人是在何時下手?」這時,姜婉兒想起一開始和五毒教主的對掌:「原來如此,苗人的下毒手法還真是防不勝防......憶如妳放心,今天我拼著一死,也要保護妳周全!」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