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同人小說]仙劍奇俠傳II--第二章-17-

毛瑟基 | 2022-06-02 20:44:28 | 巴幣 0 | 人氣 52

連載中同人小說--仙劍奇俠傳II
資料夾簡介
※本故事版權(純同人非商業二創,非大宇公司出品)由作者KIKEY保留,本次張貼僅為個人備份,謝絕一切轉載要求,頓首!

  說到武藝高絕,姜婉兒確實當之無愧,但是她的實戰經驗卻是少之又少。在鎖妖塔內和眾妖魔鬼怪切磋對戰不計,自出鎖妖塔後到化身為姜婆婆在仙劍派打雜這段期間,除了打發幾名混混山賊,就只有和一名瀟湘劍派的高人交手過。除了實戰經驗少,姜婉兒所遇到的對手幾乎都是明刀明槍,沒遇過下毒使陰之徒,所以根本沒想到會在神不知鬼不覺的當兒遭到暗算。
  
  看到對手產生異狀,五毒教主內心不禁暗暗稱幸偷襲奏效,同時她決定轉守為攻,逼姜婉兒血行加速,提早毒發身亡。只見她運起在五毒教內只有教主方得修習的最高秘傳--五毒神掌--一股股灼人眉目的熾熱毒氣從五毒教主的毛細孔內逼出,兩手十隻指甲也由藍紫色蛻變成朱紅,赫然是五毒神掌中最至剛至陽的「熾蠍掌法」。
  
  要修練五毒神掌必先有足夠的內功根基才可以入門,每次練功都得吸取「五毒獸」的毒質幫助修練。由於現任五毒教主鍾玉讓和歷代教眾練功方式不同,先修練內功再涉獵其它毒學,毒功的起步雖慢,進境卻是一日千里,只花了不到十年便修練完前人得花上二十年方能完功的「五毒神掌」。
  
  眼見情勢逆轉,姜婉兒並不坐以待斃,連忙以冰針封穴,制止毒性從右掌上傳,然後左手外覆「寒魄冰帕」應敵,以避免直接接觸到五毒教主的手掌。只見五毒教主凌空揮出一掌,一道火柱沿著掌風噴射而出,姜婉兒暫避其鋒,衣角還是被波及燒焦,而且被火光燙得雙頰泛紅,渾身燥熱。
  
  「這火毒頗為凶狠,若體溫上升,『冰針封穴』勢必無法壓制奇毒,現下的功力又不足以將寒魄冰帕化為冰劍,難道今天要畢命於此?」姜婉兒躲過了第一波的攻勢,模樣十分狼狽:「早知道這苗女如此兇殘,詭計多端,剛才應該別跟她囉唆,一劍斃了她才是。」
  
  「婆婆......」一旁的憶如和阿奴都很擔心姜婉兒的處境,但是眼前的光景根本無法出手。特別是阿奴,一方是自己的親阿姨,另一方卻是故人之女,無從決斷要幫那邊。
  
  「熾蠍擺尾!」五毒教主易掌為腿,幾個乾淨利落的掃堂腿直攻姜婉兒下盤,飛腿到處,依舊激起一道道火牆。姜婉兒苦於奇毒在身,無法使出全力,加上對於火毒有顧忌,只能一直閃避。
  
  眼見越來越落居下風,姜婉兒暗想:「戰局拖得越長越不利,不如趁現在還剩下五成功力,使出猛招擺平對手,再設法逼毒......」打定主意後,姜婆婆勁灌寒魄冰帕,把握僅有的一點機會使出「劍神訣」最需全力以赴,也最兇猛的「長虹貫日」直指五毒教主眉心要害。
  
  「這婆娘要拼命了!」五毒教主並不躲避,相反地,為了挽回先前重挫的威嚴,她決定趁姜婉兒功力不足的時候硬接「劍神訣」,贏一場徹徹底底的勝利。
  
  只見碧藍色的劍氣如弩箭襲來,五毒教主雙手一張,使出「熾蠍掌法」中的「鉗封術」,這是模仿蝎子雙鉗的動作,分毫不差地夾住灌滿姜婉兒內力的「寒魄冰帕」,並且牢牢地抓緊。眼見最後一招已然落空,姜婉兒也不顧自己的死活,決定放棄封穴,鼓足全身內力意圖震碎五毒教主的筋脈。
  
  「別跟她拼內力!」劉延君還沒調息完全,但是看到援軍有難,還是連忙先示警:「她身上似乎帶著可以隨時補充內力的物品,和她比拼內力不划算啊!」
  
  劉延君的警告似乎來遲了一步,姜婉兒的內力已經排山倒海地往五毒教主身上灌注,教主一開始雖然不敵,但是正如劉延君的警告一般,稍後就恢復耗竭的內力,神元氣足地逼退對手。可憐的姜婉兒有如帶血的斷線風箏飛退了十幾丈,到憶如身邊才止住退勢。憶如看到自己的忘年之交為自己拼鬥到這種地步,即使她再堅強,也不免落下擔心的眼淚,因為她實在不能再失去這位對她有如親人般的女性啊!
  
  「婆......姜姊姊,別再拼了,憶如還希望帶您去蘇州玩呢,您可得要好好地活著!」
  
  「憶如放心,我一時半刻還死不了......」姜婉兒不顧即將毒發,依然設法重組下一波攻勢,她已經決定連留待驅毒的內力都不保留,全力施為:「我答應過要讓妳回去看嬸婆,看娘親,就絕對不會食言。」
  
  看到這種情形,五毒教主不禁暗笑:「都油盡燈枯了,還以為會有奇蹟出現嗎?」隨即轉念又想,姜婉兒畢竟是絕頂高手,一個不小心定然會像蓋羅嬌一樣陰溝裡翻船:「算了,只要帶走聖女,這一趟就不算白來了,何必跟一個快死的人浪費時間呢?」
  
  於是,五毒教主信步向憶如走去,畢竟眼前再也沒人可以威脅她。此時旁邊突然有人衝出:「不准妳帶走憶如!」五毒教主是一代宗師,照理說等閒的人不可能近身,但是來人既沒有半點內力,又沒有殺氣,而且教主眼前也只想到要抓憶如,結果竟然被牢牢地抱住大腿。
  
  「大師兄?」憶如驚叫。
  
  沒錯,來人就是被逐出師門,正在療傷中的單子文,在大戰爆發後,由於仙劍派內外一片混亂,他趁黑跑了出來,一直躲在附近偷偷觀戰。
  
  「雖然我已經沒有武功,又被逐出師門,但是請上天賜給我力量,讓我可以保護師妹,以贖前過吧!」單子文向來膽小,但是為了彌補日前對憶如所犯下的過錯以及報答救命之恩,他還是拼命衝出來阻止五毒教主。
  
  面對這位實力比自己高出不知道多少班的絕頂高手,單子文固然鼓足了勇氣,還是不免嚇得眼淚鼻涕流得滿面都是。「勇氣可嘉,可惜......」五毒教主一個俐落的揚腿,將單子文甩落旁邊的斷崖:「有勇無謀,徒然送命而已。」由於那一腿中隱含著「熾蠍火毒」,單子文在被踢下斷崖前,身上的衣物就開始起火燃燒,加上斷崖高逾千尺,顯然兇多吉少。
  
  「大師兄~~!」雖然曾經差點被污辱清白,但是又為了拯救自己而送命,憶如即使對於單子文曾有過怨恨和反感,現在全然煙消雲散。
  
  環顧四周,除了還在和雷長老交戰的牛大城,整個仙劍派幾乎已經可以說毫無反擊之力。想到可以藉著聖女一統苗疆,甚至北犯中原,讓廣達萬里見方土地的人民對自己效忠朝拜,這番呼風喚雨的景象眼見就要成真,五毒教主內心真是說不上的歡喜,狂傲之態溢於言表。
  
  「要是憶如落到這苗人的手上,不知道會有怎樣的下場......」聽聞過苗疆蠱毒掌控人心的厲害,姜婉兒暗暗凝聚內力,同時也感到奇毒越來越不受控制:「憶如,原諒我食言,不能陪妳到蘇州市集挑髮簪了......」
  
  距離聖女越來越近,不過十幾丈的路程,五毒教主竟然覺得走得比平日還久,內心不斷地洶湧動盪,到底是因為興奮,還是因為內心隱隱覺得不安?
  
  突然,一陣陣陰風揚起,洶湧的烏雲慢慢地將天上的皎潔明月遮蔽,原本寧靜的夜晚,傳來了陣陣淒捩狂笑以及野狗的哀嚎。「妖氣沖天,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眼看聖女就在跟前,但是猛然湧現的妖氣,讓原本順利的計劃似乎又產生了波折。
  
  只見一名穿著黑色披風的長大身影從山崖峭壁間以不可能有的飛快速度逼近,他的四周不但妖影幢幢,甚至還有鬼火引路,任誰都看得出來者絕非人類。

  「天老鬼來了!」姜婉兒確定來人的身份後,內心大喜,同時連忙將原本要作最後一搏的內力轉來壓抑奇毒,因為事情有了轉機:「雖然來晚了一點,不過總算可以保住憶如,至於苗女就準備迎接大難當頭吧......」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