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同人小說]仙劍奇俠傳II--第二章-13-

毛瑟基 | 2022-05-13 21:08:44 | 巴幣 2 | 人氣 53

連載中同人小說--仙劍奇俠傳II
資料夾簡介
※本故事版權(純同人非商業二創,非大宇公司出品)由作者KIKEY保留,本次張貼僅為個人備份,謝絕一切轉載要求,頓首!

  樹叢中的人不防酒劍仙這神來一擊,慌忙地用隨身兵器擋格,但是功力相差懸殊,被劍氣硬生生地逼出藏身之處。酒劍仙定睛一看,來人雖然作中原打扮,但是手上所持的兵器分明就是苗族的軟鞭,身法和武功招數也並非中原路數。不過更令酒劍仙驚訝的,是她快捷的身法,被劍氣削落的樹枝落葉還沒掉落地面,樹叢中的人竟然已經退到二十丈開外,輕功驚人。
  
  「朋友,既然是苗疆人士,何必扮作中原人,偷偷摸摸地幹著見不得人的勾當呢?如果是想找我交手,本道爺可是從來沒怕過打架的喔!」雖然隔著相當的距離,但是酒劍仙「傳音入密」的功力卻使得說話聲有如近在耳旁一般。
  
  也許是對自己的輕功有信心,也許是相信酒劍仙自重身份,不會趁機追擊,來人好整以暇地扯去披在外面的漢服,露出底下的白苗族服飾,原來竟然是位不過二十出頭,膚色白晰,儂纖合度的妙齡女子。從衣著的細緻程度,不難想見她的地位崇高。只見這位白苗女子巧目倩兮,嫣然笑道:「道長言重了,您的武功高強,堪與我們教主媲美,晚輩哪敢冒犯?」
  
  「教主......是五毒教的人!」酒劍仙心裡起了不好的預感:「仙劍派和五毒教一向秋毫無犯,姑娘何必阻止我降妖伏魔呢?」
  
  白苗女子又是撲哧一笑:「道長與其有時間計較我跟風魔獸的關係,不如快點回仙劍派看看吧!您老人家離開蜀山也有好幾天了,大家應該會很想念您的!」才說完,白苗女子就一溜煙地跑遠了,酒劍仙眼見追趕不及,只好罷手。不過疑問卻在內心裡不斷地縈繞著。
  
  「聽說五毒教最近幾年有位極受教主重用的輕功高手,還被封為『風長老』,應該就是剛剛那位姑娘了,想不到這麼年輕就有一身好輕功….」想到這裡,酒劍仙暗叫不妙:「對了!如果沒有這等輕功,如何準確地掌握風魔獸的動向呢?......看來我中了調虎離山計,得盡快回到仙劍派才是!」
 
<仙劍派--前門>
  
  相較於其它幾場戰鬥,蜀山六絕劍「萬劍流」謝正以及瀟湘劍派掌門人唐鈺這兩位快劍高手的一戰可算是最為勢均力敵。只見到兩人身影一交錯,空中就已經傳來數百響連密不斷的金鐵相擊聲,瀟湘劍派起手式「清軒聆夜雨」以及第二式「青楓舞秋庭」並用恰好能夠和仙劍派劍法「萬劍訣」的「萬劍斷流」以及「漫天劍舞」打成平手,難怪江湖上會把蜀山仙劍派和湖南瀟湘劍派並列,同居「四大劍派」之一。
  
  一番交手過後,兩大高手相距五六丈對峙,唐鈺向來對自己的外貌修長俊美感到自負,並且貴美賤惡,但是在經過這番對決後,不禁對於貌如市井之徒的謝正產生了改觀。
  
  「起先看到這廝五短身材,相貌不揚,還以為不過是仙劍派的一般俗家弟子,沒想到對於快劍的造詣竟然如此之深,真不愧為『蜀山六絕劍』之一,而且......」唐鈺強自壓抑不住微顫的持劍右手:「一般兵器遇到我的『鎢鋼子母劍』多少要吃點虧,被削下點碎屑,但是他的兵器竟然不見半點傷痕,兼以內功渾厚,真是棋逢對手!」
  
  另一方面,謝正也有自己的想法:「罪過......罪過......本來帶『解牛劍』上山,是為了幫師父製作壽宴,只是壽宴還沒開始製作,卻得把這件傳說中的廚具拿來打打殺殺,真對不起易牙祖師爺......」
  
  卻說謝正本來是成都第一大餐館的老闆兼第一號主廚,之所以蒙劍聖收為弟子,是另一段傳奇故事,在此略過不提。不過,除了精湛少為人所知的劍術以外,謝正的廚藝更是如火純青,甚至得到了曾經由天下第一廚師--戰國時代齊國易牙使用過的「傳說廚具」認可,得以解除封印使用;名廚的聲譽還驚動過當今皇帝玄宗,而被邀請到皇宮獻藝一個月。
  
  不過,基於對廚師界祖師爺易牙的尊重,除非遇到絕頂高手時,謝正絕少使用傳說廚具,包括其中唯一的一柄利刃--「解牛劍」作為武器。
  
  「好吧!為了打倒謝正,不負瀟湘劍派的威名,我只好......」這時,唐鈺將「鎢鋼子母劍」上的子劍卸下,右手持母劍,左手持子劍,再度同時使出瀟湘劍派的兩大劍招--「朝陽迎春曉」以及「寒霜冽冬軒」出擊。只見母劍劍法柔順嫵媚,完全感覺不出任何殺氣,謝正卻明白在柔弱劍招的背後,有不相稱的凶狠殺意;至於子劍雖然殺氣凜冽,卻只是虛晃一把而已。
  
  「既然你一次拿兩個傢伙,那我也不客氣了!」謝正從背囊裡取出另一把傳說廚具–龍涎叉,準備使出他從仙劍派劍法裡脫胎而出的新招。
  
  謝正對於美味的探索鑽研已久,常常在思索究竟有沒有辦法可以將劍法及烹飪技術合而為一。幾經失敗,終於從劍意中體會到廚藝的真諦,悟出將兩者兼容並蓄的劍招--易牙九劍。這套劍法,不單是劍法,還包含了製作九道從前菜到點心的菜餚的廚藝技術,甚至可以隨著時代需要而隨時更新,充分地發揮了仙劍派「萬劍訣」不役於物的特性,也因此被劍聖授以「萬劍流」的名號。
  
  「子劍冷,母劍熱......客官可知道突然吃冷又吃熱,可是會腹瀉的嗎?」謝正利用「龍涎叉」格開子劍,「解牛劍」老實不客氣地直取母劍而來,唐鈺哪會乖乖受制於人?連忙以柔幻多變的劍招還擊。謝正見狀,臉上突然推滿笑意,這正是他出絕招的前奏:「飲食得要均衡才行,待小的為您上菜吧!前菜--十全大拼盤!」
  
  所謂的十全大拼盤,乃是十種冷品作成的拼盤,包括有涼筍、醉雞、乾果和溪蝦等等,想要做好這道菜,不但需要熟習十種不同材料的處理方法,例如剁、片、剝、削等等,還得動作快,謝正創出此招,讓「萬劍訣」除了快,還兼具出手詭異多變的特點。
  
  唐鈺還不明所裡,母劍已經被十種不同的劍勁纏黏沾打,想抽手,母劍卻不由自主地失控。運用巧勁讓敵人身形失控本來是瀟湘劍派的拿手絕活,如今,唐鈺身為瀟湘劍派掌門人,竟然被別人拿自己的絕活惡整,怎能不心驚?還沒來得及驚慌,又被謝正一腳踢中左手,子劍脫手而去,著實狼狽。
  
  「客官,看來您對拼盤相當滿意,就容小的再為您進第二道菜--一品鮑魚翅吧!」謝正對於瀟湘劍派和五毒教同流合污的行徑相當不苟同,加上門下弟子又被殺害,動起手來更加地不客氣。
  
  一般在料理鮑魚和魚翅時,都會作勾芡,訣竅就是要黏稠卻又容易入口。用在劍法上,就是個「黏」字訣,唐鈺幾番想抽回母劍,都失敗了,眼看一場挫敗難免。這時,恥辱、羞愧以及挫折一擁而上唐鈺的心頭:「不可能......不可能......我鑽研了這麼多年的『瀟湘劍法』,最不濟應該也可以平手啊!怎麼可能會輸給仙劍派劍法呢?而且連區區一招『萬劍訣』都敵不過?」
  
  「蠢材!你只知道墨守成規,一味地閉門造車。劍法是活的,不夠靈活的劍,只有被淘汰的可能!」謝正教訓唐鈺道:「如果瀟湘劍派只是這樣的死劍,怎麼足以和仙劍派一樣聞名江湖?你真是讓前人蒙羞啊!」
  
  連身為敵人的謝正都這麼說,唐鈺臉色更是有如槁木死灰:「被武林淘汰?我….我不要!我可是瀟湘劍派的掌門人,怎麼可能會被淘汰?」「可….可是….」唐鈺的內心已經開始動搖:「為什麼我連仙劍派的第二級高手都打不過?難道瀟湘劍法到了我手上就不行了嗎?」
  
  想到這裡,唐鈺的理智已經被勝敗沖昏了,甚至開始語無倫次起來:「枉費我以為苦修這麼多年的劍法,可以拼得過李逍遙......結果還打不過劍法不如他的師兄......更想不到,結果竟然是一場空......我不要!我不要!這樣永遠得不到阿奴的心啊!」
  
  看到唐鈺這般模樣,謝正雖然感到萬分不值得,但是久經陣仗,他明白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加上唐鈺又是進犯者,他最起碼得斷掉對方的手筋,以免他加害其它的仙劍派弟子。只見這時唐鈺兩眼冒出無數血絲,猙獰的表情有如惡鬼一般,彷彿在盤算什麼毒辣心計的惡狠狠神態讓謝正不禁為之一驚:「這個人怎麼能有如此惡毒的表情?如果我現在饒他不死,他還是有辦法繼續作呃。唉!請祖師爺和師父饒恕我的殺孽,今天我一定要為武林除害!」
  
  不過,謝正還沒來得及出手,唐鈺卻突然按了母劍劍柄上的掣鈕,只見另一柄子劍從母劍劍柄暗格彈出,直指向謝正面門:「蠢材是你吧!誰說我只有一把子劍而已?」「勝利是不求手段的!」雖然自貶身價地使用了下三濫的手法,唐鈺仍然在心裡為自己辯護:「你說過凡事要活用......沒錯,結果卻招致你自己的死亡啊!」然而,謝正豈是那麼容易被擺平的?他連忙舉起左手的「龍涎叉」及時叉開偷襲的子劍,並且將之棄置在一旁。
  
  「不愧是『蜀山六絕劍』,不過,你的身法已經亂了!」高手交手,勝敗只在一線間,唐鈺怎麼可能不把握住謝正擋劍時所露出的破綻呢?於是他使出瀟湘劍法中最惡毒的殺招--「雪瀑映殘櫻」,謝正一時反應不及,被陣陣鋒銳的劍氣穿過了身體,血點漫天,真的有如飄揚在寒風中的雪櫻花瓣一般。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