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遊戲王Anime 第八十章 掌管命運之人

丹雀 | 2022-03-26 21:33:41 | 巴幣 222 | 人氣 57





  熾熱的艷陽下,一名穿著淡藍色連身裙的女孩,開心的跑進了城市中的一處暗巷。

  在暗巷裡,有一間明明掛著招牌卻十分隱密的占卜屋,但那名女孩毫無畏懼的將大門打開。

  她望著店內擺放著各種占卜用的道具,以及那些偏暗色系的服裝後,逕自的走向店內的最深處。

  「哎呀,這不是玟霖嗎?我們約定的時間還沒到吧?」

  坐在櫃台前的一名黑髮女子,將手中的塔羅牌放回桌上後,便起身走到玟霖的面前。

  「因為每次師父教我占卜術的地方都是在客廳,可是我好想在這裡,被各種占卜道具圍繞其身的感覺。」玟霖抬頭望著總是身穿黑色緊身衣的師父抱怨道。

  「呵呵,我們家的玟霖真的很喜歡占卜術呢!」對方用手摸了摸玟霖的頭,然後從袖口取出了一枚金黃色的硬幣。

  「雖然時間還沒到,不過我們就來玩玩一場小遊戲吧?」

  「小遊戲?」玟霖困惑地望著師父手上的那枚硬幣,絲毫無法理解師父的用意。

  「不過既然是遊戲,還是要有賞有罰,如果妳輸的話,就罰妳今天休息一天,不能接觸任何占卜術。」

  「咦?咦?怎麼這樣!」玟霖一臉不悅的嘟起了小嘴,畢竟對她來說,占卜術是她一生最愛的事物,如果要她一整天不碰占卜術,她寧願選擇不吃飯、不睡覺一整天。

  「相對的,如果妳贏了,我會送妳一份與占卜術有關的驚喜,如何?」

  「好!」

  一聽到「占卜術」相關的詞彙,玟霖二話不說直接答應了對方,完全沒發現這是師父設下的圈套。

  「那麼在我將這枚硬幣彈向空中之前,妳覺得它會以什麼樣的結果,出現在我們的面前?」對方攤開手中的黃色金幣,示意可以讓玟霖檢查有沒有任何機關。

  「當然,妳可以使用任何的占卜術進行預測,因為妳還沒有輸了這場遊戲。」對方刻意調侃的說道。

  因為不管玟霖用任何的方法去預測,對方都能夠自由操縱硬幣的結果,並且預測所有關於塔羅牌相關地情報,畢竟她可是被人尊稱為「傳說中的占卜師」。

  「沒有……」此時玟霖忽然小小聲地說道。

  「怎麼了?什麼沒有了?」

  「沒有結果,不管表面還是裏面……」

  「沒有表面和裏面嗎?」聽到這出乎意料之外的答案,傳說中的占卜師笑笑地說:「如果這就是妳的答案,那我們就開始吧!」

  對方將手中的硬幣向上彈起後,並且操縱硬幣的結果一定會是「表面」時,一陣狂風突然撞開了玻璃窗吹襲而來。

  不過這都在掌控之中,因為她知道在遊戲開始後的第5秒,也是硬幣彈向最高點的時候,會有一陣狂風吹襲而來。

  「喵──」

  「咦?」

  然而沒想到的是,一隻黑貓也從窗戶跳了進來,牠順口的刁住那枚金黃色的硬幣後,頭也不回的拔腿狂奔,再度從窗戶溜了出去。

  硬幣的結果確實不是表面與裏面,也不是掉在地板上的縫隙,呈現直立的狀態,而是名副其實的「沒有」了。

  此時,傳說中的占卜師終於意識到眼前這位女孩,並不是單純的與自己相遇而已,總感覺這一切都被無形的力量所牽引著。

  「好了,剛才說過的,只要妳贏了,我會送妳一份與占卜術有關的驚喜……」

  「結束只是終結的開始」雙方玩家的生命值可以選擇恢復到4000分,接著將所有的卡片移除,以另一副牌組繼續進行決鬥。

  不過這一次的決鬥不單單只是用「動漫牌」一決勝負,而是一場更為艱辛的雙人決鬥。

  因為作為搭檔的我們,完全不知道對方所使用的動漫牌,不管是戰術應用、效果的限制或副作用,以及卡片類型,都深怕會在決鬥中干擾隊友展開。

  此時,那名戴著典型黑色巫師帽且穿著黑色緊身衣的占卜師,笑著說道:「好了,就讓我們繼續進行決鬥吧!」

  對方說完後,立刻將手中一張牌放到了決鬥盤上,說道:「我召喚『元素塔羅─白金銀火(ATK/1400)』,這張牌召喚、特殊召喚成功時,可以從牌堆或墓地將一張『Tenebura模式』加入手中。」

元素塔羅─白金銀火
①【元素塔羅使用者】此卡召喚、特殊召喚時,從牌堆、墓地將一張「Teneburai模式」加入手中。
②【章魚燒愛好者】此卡表側表示存在場上為限,每次發動「章魚燒」之名的卡片時,從牌堆抽取一張牌。

Tenebura模式
以場上一名「元素塔羅」成員為對象發動,將該成員送入墓地,從手牌、牌堆或墓地將一名相同屬性的「Teneburai模式」成員特殊召喚。

  由於「結束只是終結的開始」其中一項效果,發動這張牌的玩家,該回合不能給予對方任何的傷害,所以不用擔心會被首回殺。

  「從手中發動速攻魔法卡『Tenebura模式』,將我場上一名『元素塔羅』成員送入墓地,從手牌、牌堆或墓地將相同屬性的『Tenebura模式』成員特殊召喚。」

  我望著場上那名金色長髮的少女舉起手中的塔羅牌,一陣刺眼的光芒閃爍後,那名少女的背上忽然出現了紅、藍雙色的翅膀,頭上也有著金黃色的光圈,原本甜美可愛的外表,如今變得沉著穩重,完全像是換了一個人。

  「『Tenebura模式─白金銀火(DEF/3000)』的效果是一回一次,可以選擇場上一名成員不受到戰鬥或效果破壞且這個效果也能在對方回合發動,可說是銅牆鐵壁。」

Tenebura模式─白金銀火
此卡不能通常召喚。只能經由卡片的效果特殊召喚。
①【節制】這張卡在手牌、場上和墓地時,當作「大秘儀之力」的成員使用。
②【金幣大盾】一回一次,以場上一名成員為對象發動,直到回合結束前,該對象不會被戰鬥或效果破壞。此效果在對方回合也能發動。

  對方好心的解釋完自家成員的效果後,在場上蓋放2張牌,便結束了回合。

  我看了眼隊友,而隊友也點頭同意後,我便從牌堆抽取了一張牌。

  「我發動魔法卡『提諾旋風』,這張卡的效果是可以選擇場上一張裏側表示的魔法或陷阱卡破壞。」

  我隨意選擇對方其中一張牌破壞後,繼續說道:「我召喚『積極自我表現的提諾(ATK/1800)』此成員召喚成功時,可以從手牌特殊召喚一名『調教咖啡廳』的成員到場上。」

  「我特殊召喚協調成員『哭哭的日向夏帆 (ATK/1000)』,接著與4星的『積極自我表現的提諾』進行調星同步召喚8星『工作中的日向夏帆 (ATK/2600)』。此時,發動『哭哭的日向夏帆』的效果,這張牌從場上送入墓地時,可以支付500分生命值當作裝備卡給自己場上的成員裝備。」

  「沒用的,就算妳用同步成員的效果破壞我方場上的成員,我也能擋下一次破壞,而且『Tenebura模式─白金銀火』的防禦力有3000分,憑妳的同步成員是贏不了的。」

  「不試試看怎麼會知道呢?」我笑著說道:「發動『工作中的日向夏帆』的成員效果,將自身一張裝備卡送入墓地,選擇對方場上的成員破壞。」

  「我剛才已經說過沒用的,發動『Tenebura模式─白金銀火』的效果,選擇自身獲得一次不受到戰鬥或效果破壞的耐性效果。」

  「那麼我從手中發動裝備魔法卡『工作用黑色女用皮鞋』,使裝備成員的攻擊力提高800分。戰鬥階段,我用『工作中的日向夏帆 (ATK/3400)』攻擊『Tenebura模式─白金銀火(DEF/3000)』。」

  見到自己場上的成員被破壞送入墓地的當下,傳說中的占卜師突然開口說道:「果然,經歷過那傢伙的洗禮後,這種程度的防禦很輕易就被破解了。」

  雖然對方沒有指名道姓,但是我們都心知肚明她所說的對象。

  「我結束這回合。」
  狩獵者 生命值4000分 手牌2/5 蓋牌1/0 ‖ 丹楓/龍華 生命值3500分 手牌2/5 蓋牌0/0
  「哦?不蓋放任何一張牌就結束回合,看來自信滿滿呢!」曾經是科博館解說員的鄢,望著場上只有一名成員的我說道。

  「是又如何?」

  「別生氣,我只是開個玩笑。畢竟妳目前只有2張陷阱卡,所以這也不能怪妳。」

  果然沒錯,他們也知道我的狀況還沒有恢復。

  「什麼?妳的牌被他們摸透了?」隊友非常訝異的望著我。

  畢竟獨一無二的動漫牌會被敵人完全掌握,這種情況只有自己傻傻的把牌交給對方一一確認才有可能發生。

  「這是因為……我失去原本記憶的關係,所以獲得動漫牌的方式和其他人不一樣。」

  回想當時,初次與狩獵者一戰後的窘境,我頗為無奈的說:「我的動漫牌組是固定成型的,沒辦法像你們那樣添加其他的牌來強化。不過硬要放的話,目前測試的結果,只能把同為動漫牌的卡片放進牌組使用。」

  不過這麼做的用意完全沒有,因為每副動漫牌的相性不一定會吻合,不如直接使用原本的組合還比較有勝算。

  隊友搔了搔頭後,便沒再多說什麼。

  「既然聊完了,那麼就繼續決鬥。」鄢從牌堆抽取一張牌後,立即說道:「我召喚『鐵路人偶─紅 (ATK/1800)』,接著發動裝備魔法卡『手持菜刀的紅』,這張牌只能在場上表側表示存在一張且只能裝備在『鐵路人偶─紅』身上,當該成員攻擊時,在傷害計算前,直接將對方成員破壞送入墓地。」

鐵路人偶─紅
①【氣動車】此卡在場上或墓地當作「氣動車」的成員使用。
②【鐵路人偶】除此卡名以外,場上存在地屬性、機械族成員時,這張卡也可以當作等級5或等級10的成員使用。此時,我方從額外牌組特殊召喚的成員,只能是地屬性、機械族的成員。
③【競爭之心】場上存在「鐵路人偶─玲奈」的場合,此卡的原攻擊力變成3000分。

手持菜刀的紅
此卡名一回合只能發動一次,場上只能表側表示存在一張「手持菜刀的紅」的卡片。
此卡只能裝備在「鐵路人偶─紅」,裝備成員攻擊時,在計算傷害前,將對方成員破壞送入墓地。

  嬌小可愛的紅髮蘿莉,像是小孩子拿到新玩具般,興奮的舉著那把充滿危險性的武器。

  「好了,戰鬥階段,我用『鐵路人偶─紅 (ATK/1800)』攻擊『工作中的日向夏帆 (ATK/3400)』,此時發動裝備卡的效果,直接將對方成員破壞。主階二,我蓋放2張牌,結束這回合。」

  回合終於輪到我身旁的隊友,我好奇地直盯著他,不知道他會使用什麼樣的動漫牌。

  「只能使用動漫牌決鬥,這點還真是麻煩。」只見他抱怨了幾句後,便將一張牌放到決鬥盤上。

  「只有對方場上有成員時,可以從手中特殊召喚『戈吉爾 (ATK/2300)』,接著將該成員解放上級召喚6星『滅龍魔導士 納茲 LV6 (ATK/2300)』。」

戈吉爾
①:只有對方場上有成員存在的場合,這張卡可以從手中特殊召喚。
②:與地屬性對手戰鬥的場合,在傷害步驟中此卡的攻擊力上升500點。

滅龍魔導士 納茲 LV6
這張卡戰鬥破壞成員的回合的結束階段時,可以把這張卡送去墓地,從手卡、卡組特殊召喚一位「滅龍魔導士 納茲  龍神模式 LV8」。
①:與炎屬性對手戰鬥的場合,在傷害步驟中此卡的攻擊力上升500點

  沒想到是「魔導少年」的牌組!

  話說這種熱血少年漫畫的動漫卡系列,好像都是以「LV」的成員為主,完全符合主角們不斷變強的樣子。

  「戰鬥階段,我用『滅龍魔導士 納茲 LV6 (ATK/2300)』攻擊『鐵路人偶─紅 (ATK/1800)』。」

  由於裝備魔法卡「手持菜刀的紅」只有自己的成員發動攻擊,才能發動卡片效果將對方成員破壞送入墓地,所以現在對方場上的成員,只是一名攻擊力1800分的成員而已。

  「發動覆蓋的陷阱卡『高速切菜的紅』,這張牌只能在場上有裝備『手持菜刀的紅』的『鐵路人偶─紅』才能發動,將該裝備魔法卡送入墓地,破壞對方場上所有表側表示的成員。」

高速切菜的紅
此卡名一回合只能發動一次。
場上存在裝備「手持菜刀的紅」的「鐵路人偶─紅」才能發動。
將裝備中的「手持菜刀的紅」送入墓地,對方場上表側表示的成員全部破壞送入墓地。

  「連鎖發動手中的成員效果,將協調成員『哈比』送入墓地,選擇場上一名『妖精尾巴』的成員發動,該成員一回一次不會被戰鬥或效果破壞。」

哈比
將此卡從手牌送入墓地,選擇場上一名「妖精尾巴」成員,這個回合一次不會被戰鬥以及卡片效果破壞。這個效果在對手回合也能發動。「哈比」的效果一回合只能使用一次。

  「戰鬥繼續,『滅龍魔導士 納茲 LV6』再度攻擊『鐵路人偶─紅』。之後,進入主階二,蓋放1張牌,結束這回合。」

  此時,「滅龍魔導士 納茲 LV6」因為成功戰鬥破壞對方的成員,所以實力提升至「滅龍魔導士納茲 龍神模式 LV8 (ATK/3000)」。

滅龍魔導士 納茲  龍神模式 LV8
這張卡不能通常召喚。只能通過「滅龍魔導士納茲LV6」的效果才能特殊召喚這張卡。
①與炎屬性對手戰鬥的場合,在傷害步驟中此卡的攻擊力上升500點。
②此卡的攻擊宣言時才能發動。從牌組把一張「滅龍魔法」加入手牌。

  狩獵者 生命值3500分 手牌2/2 蓋牌1/1 ‖ 丹楓/龍華 生命值3500分 手牌2/2 蓋牌0/1
  經過一輪的對戰後,每個人都清楚知道對方所使用的動漫牌與戰術後,接下來才是真正的一場激烈的廝殺。

  「抽牌,發動永續陷阱卡『星界盒子』,只要這張牌在場上,雙方召喚、特殊召喚『元素塔羅』之名的成員,或是『Tenebura模式』的卡片所發動的效果都不會被無效化。」

星界盒子
①此卡在場上表側表示為限,雙方召喚、特殊召喚「元素塔羅」或「惡魔塔羅」之名的成員成功時,其發動的卡片效果不會被無效化。
②此卡在場上表側表示為限,雙方發動「Teneburai模式」之名的卡片不會被無效化。

  「接著發動速攻魔法卡『元素塔羅─緊急出動』,只有對方場上有成員時才能發動,從手中特殊召喚4星的『元素塔羅─星河聖羅 (ATK/1400)』,這張牌特殊召喚成功時,將墓地的魔法卡『Tenebura模式』加入手中。」

元素塔羅─緊急出動
此卡名一回合只能使用一次。
只有對方場上有成員的場合才能發動。從手牌將一名等級4以下的「元素塔羅」成員特殊召喚到場上。

元素塔羅─星河聖羅
①【元素塔羅使用者】此卡召喚、特殊召喚時,從牌堆、墓地將一張「Teneburai模式」加入手中。
②【對Daemonia的怨恨】對方場上存在「Daemonia」之名的成員時,這張卡的原攻擊力變成2000分。
③【懼怕鬼怪】此卡不能選擇惡魔族或不死族成員為攻擊對象。

  「發動『Tenebura模式』將場上的『元素塔羅─星河聖羅』送入墓地,從牌堆特殊召喚『Tenebura模式─星河聖羅 (ATK/3000)』。」

Tenebura模式─星河聖羅
此卡不能通常召喚。只能經由卡片的效果特殊召喚。
①【星星】這張卡在手牌、場上和墓地時,當作「大秘儀之力」的成員使用。
②【星河之弓】一回一次,以場上一張魔法或陷阱卡為對象發動,該對象破壞。發動此效果的此卡,該回合不能進行攻擊宣言。

  「哦?一瞬間就召喚出攻擊力3000分的成員,這下我可是燃起來了!」

  「別著急,我發動『Tenebura模式─星河聖羅』的成員效果,一回一次將對方場上一張魔法或陷阱卡破壞。」

  「我剛說了,我可是燃起來了!連鎖發動速攻魔法卡『火龍的鉤爪』,以場上一名『納茲』為對象發動,直到回合結束前,該成員的攻擊力提高1000分。」

火龍的鉤爪
(滅龍魔法)
以自己場上一位「納茲」為對象才能發動。這回合結束前,該成員的攻擊力上升1000分。此卡名一回合只能使用一次。

  「發動效果的『Tenebura模式─星河聖羅』這回合不能進行攻擊宣言,不過我還能通常召喚『元素塔羅─太陽燈里 (ATK/1400)』,這張牌召喚成功時,從墓地將魔法卡『Tenebura模式』加入手中,然後再一次發動魔法卡,把『元素塔羅─太陽燈里』送入墓地,從牌堆特殊召喚『Tenebura模式─太陽燈里 (ATK/3000)』。」

元素塔羅─太陽燈里
①【元素塔羅使用者】此卡召喚、特殊召喚時,從牌堆、墓地將一張「Teneburai模式」加入手中。
②【熱愛塔羅】此卡名表側表示存在為限,一回一次,將手中一張牌送入墓地,從牌堆或墓地將一張「塔羅」、「大秘儀」、「小秘儀」之名的卡片加入手中。

Teneburai模式─太陽燈里
此卡不能通常召喚。只能經由卡片的效果特殊召喚。
①【太陽】這張卡在手牌、場上和墓地時,當作「大秘儀之力」的成員使用。
②【太陽之劍】一回一次,以場上一名成員為對象發動,該對象破壞。發動此效果的此卡,該回合不能進行攻擊宣言。
③【傾聽】以場上一名「Daemonia」的成員為對象發動,直到對方回合結束前,該對象的效果無效化。之後,投擲一枚硬幣,若為反面,此卡該回合不能進行攻擊宣言,不能發動②的效果。

  我方的「滅龍魔導士納茲 龍神模式 LV8 (ATK/3000)」和炎屬性成員戰鬥時,攻擊力提高500分,再加上剛才魔法卡的效果,目前的攻擊力為4500分,對方應該不會特意進行攻擊才對。

  「你使用的動漫牌其主要核心就是『滅龍魔導士 納茲』,只要擊潰了,那麼你的牌組就成了一片散沙。」

  「是又如何?前提是妳能打贏嗎?」

  「呵呵,我不需要『打贏』,我只要發動『Tenebura模式─太陽燈里』的效果。」

  糟了!既然「Tenebura模式─星河聖羅」的效果是針對魔法或陷阱卡,那麼眼前的這名成員針對場上的其他成員也不足為奇。

  「發動『Tenebura模式─太陽燈里』的成員效果,一回一次將場上一名成員破壞送入墓地,但是該回合這張牌不能進行攻擊宣言。」

  場上同為炎屬性的成員,在相互爭鬥之下,雙手燃著火焰的納茲,卻被一把炙熱的太陽之劍貫穿了要害。

  「我結束這回合。好了,接下來你們該如何應對呢?」

  我望著對方場上那兩名攻擊力各為3000分的塔羅少女,不禁回想起當時與杜威一戰時,也是相同的情況。

  只不過那時的對手不僅不受戰鬥破壞也不會被卡片效果破壞,完全是無敵的存在,當下真的完全束手無策。

  但是現在的我不是孤軍奮戰,所以我相信我的隊友。

  「輪到我了,抽牌!我召喚『提諾 (ATK/1700)』這張牌召喚成功時,可以從墓地將一名『調教咖啡廳』協調成員特殊召喚,接著將兩名成員進行疊光超量召喚階級4『惡的櫻之宮莓香 (ATK/2000)』。」

  「原來如此,打算減半我方成員的攻擊力再給予反擊嗎?」

  「沒有錯,我進入戰鬥階段,用『惡的櫻之宮莓香 (ATK/2000)』攻擊『Tenebura模式─太陽燈里 (ATK/3000)』。此時發動成員效果,移除一個疊加素材,將攻擊對象的攻擊力減半,這張卡上升其數值。」

  「惡的櫻之宮莓香」的效果是在攻擊宣言時才能發動,所以沒辦法指定「Tenebura模式─星河聖羅」吸收其攻擊力後,再去攻擊「Tenebura模式─太陽燈里」。

  不過這個效果是永久性的,所以「惡的櫻之宮莓香」就算回合結束,她的攻擊力依舊是3500分。
狩獵者 生命值1500分 手牌0/2 蓋牌0/1 ‖ 丹楓/龍華 生命值3500分 手牌1/2 蓋牌0/0
  「果然一開始不該讓那傢伙先出場,這下相比下來,我們不就遜色太多了。」鄢自嘲地從手中將一張魔法卡亮了出來。

  「發動場地魔法卡『鐵路人偶高峰會』,接著從手中召喚協調成員『鐵路人偶─伊予(ATK/1800)』,這時發動場地卡的效果,我方將地屬性、機械族成員召喚、特殊召喚的場合,可以從手牌或牌堆將一名『鐵路人偶』之名的成員表側守備表示特殊召喚到場上。」

鐵路人偶高峰會
此卡名①②的效果一回合各能使用一次。
①自己場上有地屬性、機械族成員召喚、特殊召喚的場合,可以從手牌或牌堆將一名「鐵路人偶」之名的成員表側守備表示特殊召喚到場上。
②以「鐵路人偶」成員作為素材,從額外牌組將同步、超量成員特殊召喚成功的場合,可以將場上一張牌送入墓地。

鐵路人偶─伊予
①【小型蒸氣車】此卡在場上或墓地當作「蒸氣車」的成員使用。
②【鐵路人偶】除此卡名以外,場上存在地屬性、機械族成員時,這張卡也可以當作等級5或等級10的成員使用。此時,我方從額外牌組特殊召喚的成員,只能是地屬性、機械族的成員。
③【昆蟲吸引者】此卡名在場上表側表示為限,昆蟲族成員只能選擇此卡作為攻擊與效果對象。

  「我從牌堆特殊召喚『鐵路人偶─利衣子 (DEF/0)』,然後場上有其他地屬性、機械族成員時,場上的『鐵路人偶』可以當作5星或10星使用。我將場上5星的協調成員『鐵路人偶─伊予』與5星的『鐵路人偶─利衣子』進行調星同步召喚10星『鐵路人偶─白銀 (ATK/3000)』。」

鐵路人偶─利衣子
①【小型蒸氣車】此卡在場上或墓地當作「蒸氣車」的成員使用。
②【鐵路人偶】除此卡名以外,場上存在地屬性、機械族成員時,這張卡也可以當作等級5或等級10的成員使用。此時,我方從額外牌組特殊召喚的成員,只能是地屬性、機械族的成員。
③【昆蟲愛好者】一回一次,可以將自己場上一名昆蟲族成員作為裝備卡,給此卡裝備使用。

鐵路人偶─白銀
協調成員+協調以外成員一名以上
①【舊帝鐵】此卡在場上或墓地當作「帝鐵」的成員使用。
②【鐵路人偶】除此卡名以外,場上存在地屬性、機械族成員時,這張卡也可以當作等級5或階級10的成員使用。此時,我方從額外牌組特殊召喚的成員,只能是地屬性、機械族的成員。
③【平衡感】這張卡作為超量成員的疊加素材而被送入墓地的結束階段,此卡可以從墓地特殊召喚到場上。因此效果特殊召喚到場上而離場時,此卡不送入墓地而從遊戲中除外。

  「什麼!竟然這麼輕易地就進行10星同步召喚?」我驚訝地望著對方場上那穿著列車長制服的銀白色短髮的少女。

  「還沒完,再次發動場地卡的效果,以『鐵路人偶』作為素材從額外牌組將同步或超量成員特殊召喚成功的場合,可以將場上一張牌送入墓地。」

  「不、不會吧!」

  這樣一來,我方場上不僅沒有任何成員,連一張蓋放的魔法或陷阱卡都不存在,而對方場上除了剛才的同步成員外,還有「Tenebura模式─星河聖羅」。

  「呵呵,我們已經透過之前與你們決鬥的狩獵者的紀錄中,清楚的知道你們沒有任何可以進行反擊的卡片了。」傳說中的占卜師笑笑地說道。

  「好了,這一場雙人決鬥的勝利,就由我們拿下了!」鄢命令著自家的成員與隊友的成員進行最後的總攻擊。

  黑髮女子將一副「大秘儀之力」與「占卜魔女」分別攤開在一名穿著淡藍色連身裙女孩的面前。

  「好了,這兩副牌妳想要選哪一副呢?」

  「咦?這、這就是與『占卜術』有關的驚喜?」女孩睜著自己那水汪汪的眼睛,不敢置信地抬頭望著眼前的師父。

  「是的,這就是驚喜唷!好了,趕緊選一副吧,我要來收拾店裡的東西了。」
  
  「那、那我要這副!」

  女孩用手指向自己左手拿著的「占卜魔女」系列,這反而讓她感到訝異。

  「妳不是很喜歡『大秘儀』嗎?」

  「是呀!我喜歡與占卜術有關的大秘儀。」女孩開心的捧著剛得到的卡片,笑笑地說道。

  看來除了「大秘儀」之外,只要是與占卜術有關的事物,她都非常喜歡呢!

  黑髮女子滿意的將另一副牌收了起來,打算開始整理店內的物品時,眼前的那名女孩,忽然將手中的卡片攤開成扇形的模樣。

  「要抽一張牌嗎?」

  感到異樣的女子,不敢貿然行動,因為她發現到對方手中的卡片散發著一股神祕的氛圍。

  「要抽一張牌嗎?」女孩再度開口說道。

  這一次名為傳說中的占卜師毫不猶豫地抽取了其中一張牌,而那張牌是一張綠底白字名為「難以接受的結果」的卡片。

  「雖然事與願違,不過整體來說並不會太糟,所以不用特別放在心上。」女孩緩緩地解讀著牌意,不過對方的心思卻在別的地方。

  我很確定她在進行占卜時,手上僅有6張牌,分別是6種屬性的占卜魔女,但是為什麼我會抽到這張魔法卡?

  那時的我完全無法理解,直到有一天,她帶來了一位名為芷蒴的女孩,當下我才知道能夠抽取到「占卜魔女」的人,其「命運」都將被掌握。

  那女孩抽取到的牌是「占卜魔女 小水」,那麼她的命運將永遠獲得「小水」的占卜結果,而且不會再有人抽到第二張「占卜魔女小水」。

  對於得出這樣結論的我,並沒有對任何人說出口,但是我知道她們遲早會得知真相。

  在來到這個世界之前,我知道除了「水」以外,另外三種屬性的「占卜魔女」也被人抽取了,唯獨只剩下「光」與「暗」。

  如今,那名被迫永遠獲得「小暗」占卜結果的人也出現了,而那人現在正要遭受到毫無招架之力的最後總攻擊。

  「好了,這一場雙人決鬥的勝利,就由我們拿下了!」鄢命令著自家的成員「鐵路人偶─白銀」進行直接攻擊。

  但是。

  就在此時,一名擁有特殊髮色、呈現四葉草型紋章的雙瞳和與人類不同的不變姿容的長髮少女,平舉著雙臂、堅定地站在場上不為所動。

  「對方直接攻擊時,我方場上沒有任何卡片且手中只有這張牌才能發動,此卡特殊召喚到場上,對方戰鬥階段結束,之後從牌組將一張『紅蓮團』之名的卡片加入手中。」

  「這、這怎麼可能?」鄢大聲的喊道:「為什麼方証岳的動漫牌會出現在妳的手上?」

  「小暗的結果是運氣非常不好,有可能會弄丟東西,不過只要配戴幸運色為紫色或墨鏡就可以避免了。」傳說中的占卜師喃喃地自言自語,然後笑著說道:「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這是怎麼一回事?」除了當事人與占卜師外,鄢還有龍華都一頭霧水的望像自家的隊友。

  「那張牌是在與『貪食』的狩獵者一戰後,為了避免現在這種情況而準備的吧?」

  「沒有錯。」我點頭表示。
  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如果對方已經能戰勝所有人的牌組,那麼就應該放幾張意想不到的保命牌。
  「當時在搭乘校車離開落羽松時,杜威曾建議我將大家的動漫牌混著使用以備不時之需,沒想到現在真的用上了。」

  「竟然是那傢伙的建議,他還真是多事……」兩名狩獵者同時開口說道,彷彿從以前就對杜威沒有任何的好感。

  「我結束這回合。」失去攻擊的機會,鄢很快就結束了自己的回合。

  不過就算逃過了一次危機,現在的情勢還是對他們有利。

  「輪到我了,抽牌。」這時隊友忽然看了我一眼,而我也點頭進行回應。

  「發動墓地的魔法卡『提諾旋風』,將這張牌從遊戲中除外,選擇場上一張表側表示的魔法或陷阱卡破壞,我選擇場地卡『鐵路人偶高峰會』破壞。」

  很好,這樣一來對方就不能進行超展開了。

  「接下來就輪到我反擊了。」黑色短髮的少年一臉興奮的說道:「自己場上的成員數量比對方少兩位以上時,可以從手中特殊召喚『滅龍魔導士戈吉爾 (ATK/3000)』。」

滅龍魔導士戈吉爾
這個卡名的①的效果一回合只能使用一次。
①:自己場上的成員比對方場上的成員少兩位以上的場合,這張卡可以從手牌特殊召喚。
②:此卡一回合有一次不會被戰鬥破壞。
③:與地屬性對手戰鬥的場合,在傷害步驟中此卡的攻擊力上升500點。

  「接著進入戰鬥階段,我用『滅龍魔導士 戈吉爾 (ATK/3000)』攻擊『鐵路人偶─白銀 (ATK/3000)』。此時發動『滅龍魔導士 戈吉爾』的效果,這張牌與地屬性成員進行攻擊時,攻擊力提高500分。」

  「還沒完,我再從手中發動速攻魔法卡『龍之力』,將場上的『滅龍魔導士 戈吉爾』送入墓地,從額外牌組特殊召喚『滅龍魔導士 戈吉爾 龍之力模式 (ATK/3500)』,再次攻擊『Tenebura模式─星河聖羅 (ATK/3000)』。」

龍之力
(滅龍魔法)
以我方場上一位原卡名是「滅龍魔導士」成員為對象發動。該成員送去墓地,從額外牌組特殊召喚一位和該成員相同屬性的「滅龍魔導士 龍之力模式」成員。
(納茲須為滅龍魔導士 納茲  龍神模式 LV8才能發動)

滅龍魔導士 戈吉爾 龍之力模式
這張卡不能通常召喚。只能通過「龍之力」的效果才能特殊召喚這張卡。
①:此卡不會被戰鬥破壞。
②:與地屬性對手戰鬥的場合,在傷害步驟中此卡的攻擊力上升1000點。

  「在傷害計算前從手中發動成員效果,將協調成員『利利』送入墓地,以場上一名『妖精尾巴』成員為對象,其攻擊力與守備力提高1000分。」

利利
自己場上表側表示存在的「妖精尾巴」成員進行戰鬥的傷害步驟時可以把這張卡從手卡送去墓地,那位成員的攻擊力、守備力直到這個回合的結束階段時上升1000分。「利利」的效果一回合只能使用一次。

  「沒想到,你還多留了一手!」對方望著少年場上那名沒有任何情報的新成員,苦笑道。

  「多留一手?」這時少年打斷了對方的話,說道:「只留一手的話是不可能打贏決鬥的,我還有好幾張王牌還沒展現呢!」
狩獵者 生命值0分 手牌0/1 蓋牌0/1 ‖ 丹楓/龍華 生命值3500分 手牌0/0 蓋牌0/0
  決鬥一結束,瀰漫著周圍的灰白色濃霧瞬間消散開來,舞台四周站滿了各學院的代表選手,以及在學院爭霸戰中,共同奮戰的隊友們。

  至於被迫組隊進行雙打的那名少年,也回到了原本的地方,舞台上只剩下主持人費斯特宣布這一次爭霸戰的最後結果。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